即便是有些地方,這些人是已經聽過一遍的,卻依然是沒有流露出絲毫的不耐煩的神色。甚至於,方天南還可以感受到,這幾名殿主,是把自己設身處地的代入到,唐嫣所介紹的環境中,進行思考的。


尤其是大殿主臉上的表情,時而的皺起了眉頭,時而的又表現的相對的淡然。

「好了,我和天南所經歷的事情,基上就是這樣了。」三殿主唐嫣,呼出一口氣,說道,「若是接下來,大家在討論具體的應對措施的時候,有什麼疑惑的地方。到時候,我和天南再進行解釋好了。……」


「那麼,我們首先把目光,放在如今大陸上的整個局勢上面。」大殿主介面,說道,「其餘的勢力,暫且不說,他們肯定會想盡辦法,來完善我們修建完成的空間大門的。但是,我們卻需要防範一下。空間通道修建的過程。詳細的操作方式,不能泄露出去。」

「這方面,我們星殿內,也就是五名殿主。以及方天南。這六個人一起。參與進去的。」星殿的苦長老,分析著說道,「我想。應該是保密性,非常的高的。」

「解釋一下,這裡面,其實就連我都不是很了解。」二殿主在這個時候,忽然的苦笑著,說道,「那一段時間裡,我正在處理星殿內的各種瑣事,所以,對於空間通道的修建,具體的過程,我也是不了解的。所以,擔心其餘的勢力,會趁機複製下我們的空間大門這一點上,我們不必要,太過在意。」

「就是啊。」星殿的五殿主屠三屍,笑著說道,「即便是他們了解到了具體的數據,以及空間之門的全部結構,又有什麼用呢?只要他們沒有三姐,又或者是天南這樣的擁有著空間之力的宗師境修鍊者,就完全拿空間之門,沒有任何的辦法。」

「話是這麼說,但是,防範的心理,我們還是需要做好準備的。」大殿主看了看在場的眾人,說道,「如今的情況之下,其餘的勢力,沒有能力修建空間通道,不表示,在將來的時候,這些勢力,依然沒有修建空間通道的可能。」

方天南聞言,不暗暗的點了點頭。

只要是星殿抓住了空間之門,落戶在星殿的山門這一點,那麼,不管這一次的計劃,最終的結果互是如何的,星殿做佔到的利益,肯定是最大的!

。。。。。。

「接下來,我們是不是應該討論一下,在進入空間通道之後,所需要面對的一些難點?」苦長老在整個會議室內,沉默了片刻之後,議著說道,「暫時的,我們還不清楚,到時候究竟會有多少人,一起進入到空間通道之中,但是,目前的計劃,就是每個勢力,儘可能的安排一名成員。……」

「確切的來說,我們星殿的人選,至少會有兩名,……」說著,二殿主也不做解釋,直接的把目光看向了三殿主唐嫣和方天南。

這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呵呵,……」苦長老的老臉上,自然的流露出一絲笑容,說道,「這也是我們星殿的優勢之一。」

「對於空間通道之內可能會發生的一些意外,我們這些外行的人,就暫時的,先聽聽三妹,和方天南的意見吧。」大殿主在這個時候,再次的把目光,停留在了三殿主唐嫣的身上。

「具體來說,就是要等待著空間大門的進一步完善。」三殿主唐嫣,也不猶豫,直接的說道,「但是,就現在的情況來看,我和天南之前有過交流,覺得,以如今的空間大門的規模,想要一次性的傳送到擁有著完整的修鍊者傳承的大陸上,希望還是非常的渺茫的。」

「難道要再修建一個更大的空間之門?」大殿主沉吟著,說道,「真要動手的話,其實,這一點並不難。但是,……」

「在修建空間之門的時候,使用的空間之石越多,那麼,空間通道內的能量,雖然是豐厚了,會出現意外的概率,無疑也會增強。」三殿主唐嫣順著大殿主的話語,說道,「這方面,到時候再看吧。如果我們星殿之中,只有我和天南一起參與進去的話,即便是再遇到一次空間亂流,也不用太過擔心。唯一的問題是,界牌上,要如何處理?」

「界牌?」大殿主疑惑著問道,「你們之前的那一塊界牌,難道不能用了嗎?」

「那個,……」方天南猶疑了一下,苦笑著說道,「在冰火島上的小世界中,我和三殿主的能力,都是被禁錮了不少的。所以,想要找到消失的界牌,並不容易。……」


「這樣的話,還真是麻煩了啊。……」大殿主聞言,不得沉默著,思考起來。

「用其他的界牌,可不可以代替呢?」二殿主詢問著說道。

要知道,在之前的會議上,三殿主唐嫣講述到界牌的時候,都是一語帶過的,並沒有進行深入的解釋。完全就好像是在訴說著一篇遊記一樣,把自己和方天南所經歷的,看到的,訴說了一遍。所有在當時的情況下,感悟到的心得,卻是沒有泄露出半句。

是以,哪怕是在五殿主的行宮之中,三殿主唐嫣講解的時候,增加了一部分的感觸,界牌方面,也沒有引起其餘幾名殿主的足夠重視!

。。。。。。

三殿主唐嫣,臉上流露出莞爾的表情,說道:「若是任何一塊界牌,都可以在空間亂流中使用的話,那麼,我之前也不會說,我和天南能夠順利的回來,是一種幸運了。……」

「哦?」大殿主聞言之後,卻是不得眼神一亮,隨即,笑著說道,「來,來,來,這方面三妹得好好的說說。我看,之前的時候,包括我們幾個在內,可都是被你給騙了啊。……」

「哪有啊。……」三殿主唐嫣眼看著大殿主似乎是明白了什麼,不得小聲的辯駁了一句。

結果,大殿主邊上的二殿主,似乎也暫時的放下了,內心中對於界牌這方面的擔憂,轉而笑呵呵的打趣起來:「呵呵,這才是三妹你,比較符合你的年紀所應該有的表情啊。不要老是裝著一副嚴肅的樣子,那樣看上去,會顯老的。」

「呃,……」三殿主唐嫣頓時就無語起來。

下意識的,三殿主唐嫣還側頭看了方天南一眼。誰曾想,此時的方天南,正在抿嘴偷偷的笑著呢。三殿主唐嫣的臉上,不得更加的惱怒了幾分。

「天南,接下來的話,就讓你說了。」三殿主唐嫣沒好氣的吩咐了一句。

「呃,……」方天南頓時就愣了愣,嘀咕著,「不是吧?……」

「既然三妹都如此說了,那麼,天南,這部分就你來說吧。」大殿主沖著方天南說道。

方天南臉上的表情,顯然還有幾分猶疑。不過,很快的,方天南就開始考慮起自己的措辭來。因,就在這個時候,方天南的腦海里,乍然間,就「聽」到了三殿主唐嫣的一聲冷哼!

對於方天南來說,這就是「惡狠狠」的威脅啊!

方天南只能是解釋著,說道:「其實,在冰火島上的小世界內,我和三殿主就分析過了,想要界牌,可以在空間亂流中,能夠成功的使用出來,需要滿足一個必要的條件,那就是,這塊界牌,能夠吸收空間能量。」

「只能是空間能量嗎?」大殿主沉吟了片刻,目光似乎是有些深遠。

「不一定是只能吸收空間能量,但是,卻需要能夠吸收空間能量。」方天南的話語,講得頗有些繞口,所幸,在意思上,表述得還是非常清楚的。

星殿的幾名殿主聞言之後,這才點了點頭。大殿主還感嘆了一句:「這就好。否則的話,恐怕就只能是聯合天竺門了。」


「大殿主的意思是,天竺門擁有一塊只能夠吸收空間能量的界牌?」方天南好奇的問道。

「是的。」大殿主想了想,解釋著說道,「不過,那一塊界牌,除了能夠吸收空間能量之外,也沒有什麼別的用處了,至今,都還沒有辦法打開相應的小世界。」

。(未完待續。。) 星殿的大殿主,對於其餘幾大頂尖勢力所擁有的界牌的信息上的了解,自然是要比三殿主唐嫣來得更加的豐富。是以,從大殿主的口中,獲悉了在這個大陸上,竟然還著的是有著一塊只能是吸收著空間能量的界牌,方天南還是非常的好奇的。

只是,大殿主隨後也解釋了,僅僅是知曉了有這麼一塊界牌的存在而已。

又因這一塊界牌,至今都沒有辦法打開相對應的小世界,在關注度上,反而不如其餘的一些界牌了。

方天南暗暗的琢磨著,倒也的確是如此。

就好像是星殿之內,幾名殿主最在意的,恐怕還是星煉場、星殿秘地等可以打開小世界的界牌吧?否則的話,一塊僅僅是用來當做擺設的界牌,又怎麼會引起殿主級別的修鍊者的重視呢?

「那就是說,我們星殿的內部,也只有是星煉場相對應的這一塊界牌,可以再嘗試一次嘍?」方天南總結著說道。

「我倒是覺得,若有機會的,我們派弟子再去一次冰火島上,尋找著那裡的小世界所對應的界牌,比較的合適一些。」邊上的二殿主開口,說道,「畢竟,星煉場對於我們星殿而言,實在是太過重要了。」


「我和天南,在冰火島上的時候,不是沒有想過這個可能。」三殿主唐嫣,到了這會兒,似乎是終於調整好了心態一樣,解釋著說道。「只是,這樣的概率很低。」

「哦?」二殿主聞言,頗有些意外的看了三殿主唐嫣一眼,問道,「怎麼講?」

「在我和天南,還在小世界內部的時候,就認真的去找過界牌。」三殿主唐嫣說到這裡的時候,會議室里的其餘成員,都是微微的點了點頭,畢竟。每一塊界牌。若是沒有發生什麼意外的話,基上都是在其所對應的小世界之中,「但是,一來。是因我們兩個當時的處境。非常的危急。完全沒有辦法展開空間之力,來尋找對應的界牌;二來,就是在小世界的中心位置。似乎是並沒有察覺到任何的界牌可能會出現的氣息,……」

「也就是說,這塊界牌,可能被留在了空間亂流之中?」星殿的大殿主,忽然的就皺了皺眉頭。

「只是有這樣的一個可能吧。」三殿主唐嫣也只能是無奈的道了一句。

若是真有希望的話,作星殿的三殿主,唐嫣又怎麼會不清楚星煉場對於星殿的重要性呢?

。。。。。。

「我看不如這樣吧。」大殿主總結了一下,說道,「估摸著,冰火島上的小世界,有了三妹和方天南的這一次舉動之後,接下來正式開啟的時間,也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再說了,即便是冰火島上的小世界開啟了,又有什麼用呢?我們星殿的內部,可沒有適合的擁有空間能量,又是火屬性天賦的弟子,前去尋找界牌了。」

否則的話,冰火島上的小世界內的界牌,也不會等到方天南去獲得了。

「所以,暫時的,我們就把星煉場的界牌,作後備,到時候,真的沒有其餘的辦法來進行代替的話,我們也只能是先讓三妹攜帶著星煉場的界牌了。」大殿主似乎是做出了最後的決定一樣。

畢竟,星煉場對於星殿來說,的確是總要。但是,難道方天南和三殿主唐嫣對於星殿來說,就不重要了嗎?

若是再一次的進入到空間通道之後,一旦方天南和三殿主唐嫣遇到了空間亂流,沒有界牌的存在的話,想要安全的返回到星殿,那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了。

「其實,我琢磨著,我們星殿,是不是應該放出這樣的消息,來吸引其餘的幾大頂尖勢力的人,攜帶上一塊界牌呢?」這個時候,作星殿的四殿主,任倩在邊上說道,「反正,除了我們星殿之外,其餘的幾大勢力中,也是有著類似功用的界牌的。到時候,他們因沒有空間能量,用不了,不表示我們星殿的人,也用不了。……」

「你的意思是,只宣揚出其中的一部分信息?」二殿主聞言,不得神色微動,「這倒是個不錯的注意。只要是,隱瞞下使用界牌的時候,必須是擁有著空間之力的修鍊者,那麼,讓他們帶上一塊界牌來作生命的保證,並不困難。……」

說話間,二殿主的臉上,不時的就閃過一絲陰冷。

要知道,這樣的議,絕對是用來坑其餘的幾大頂尖勢力的修鍊者的。

。。。。。。

「成!」星殿的大殿主沉吟了片刻之後,就點了點頭,說道,「那就這麼決定了。」

一時間,會議室內在場的人,都不得倒吸了一口冷氣。

「萬一,被發現了呢?」苦長老有些猶疑著說道,「我倒不是說不贊成這樣的建議,而是舉得,一旦我們這麼做了,就需要先準備好一些事發之後的應對措施。……」

「其實,這完全是沒有必要的。」三殿主唐嫣解釋著,說道,「若是在空間通道傳送的時候,沒有發生意外,沒有遇到空間亂流,那麼,不管其他勢力的修鍊者怎麼想,都無所謂,畢竟我們也用不到界牌。而一旦遇到了空間亂流,到時候,能夠返回來的,恐怕也就是只有我和天南了,到時候,再怎麼解釋,還不都是我們兩個說了算?」

「這倒也是!」苦長老砸吧著嘴角,嘀咕了一句。

似乎是下意識的,有了三殿主唐嫣的這一番話語之後,在場的眾人,都陷入到了沉默之中。之前的時候,如果說,星殿的大殿主,在方天南、唐嫣這兩人,以及星殿的星煉場的權衡之中,選擇了方天南和唐嫣的話,那麼,這會兒,有了三殿主唐嫣的話,眾人反倒是覺著,這樣做的好處,的確是既可以保證星殿中星煉場的存在,還可以適當的減弱其餘頂尖勢力中的實力。

簡直就是一舉兩得的事情啊!

唯有方天南的內心裡,很是清楚,其實,不管接下來的空間通道的傳送,結果如何,對於u其餘的幾大頂尖勢力來說,想要不付出,只收穫,那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即便是星殿,能不能獲得最後的成功,也是說不清楚的!

正如方天南所預計的那般,這個「神棄之地」的修鍊者,期待著前往擁有完整的修鍊者傳承的大陸,難道那個大陸上的修鍊者,就沒有任何人想到過「神棄之地」嗎?

方天南就在冰火島上的小世界內,見到過喬伊娜!

但是,何自從上古時代以來,這個大陸上就從沒有出現過擁有著完整的修鍊者傳承的大陸的修鍊者出現的記錄呢?

說白了,就是方天南覺得,哪怕是參與空間通道的修鍊者,可以成功的抵達擁有著完整修鍊者傳承的大陸,會不會,又或者是能不能返回到這裡,都是一個大大的問號!

。。。。。。

在商議了關於界牌的問題之後,接下來的討論,大多集中在參與空間通道的人選,比如,除了方天南和三殿主唐嫣之外,還要不要再增加一名殿主,以保證隨行的成員中,星殿的優勢,又或者是,空間通道內的傳送,是否需要一些防禦類的靈器上的支持,等等!

但凡是方天南和三殿主唐嫣兩人,這一次在空間通道內遇到的任何一個危機,都會被會議室內的眾人,經過詳細的探討。

末了,當這一次的會議結束之後,方天南不得湊到了三殿主唐嫣的身邊,小聲的嘀咕了一句:「這樣的決定,對於其餘的修鍊者勢力來說,是不是太過殘忍了一些?」

「殘忍?」三殿主唐嫣的臉上,忽然的,就流露出一絲莫名的微笑來,說道,「當你成殿主,又或者是有更多的時間,在這片大陸上行走歷練的時候,就會覺得,這樣的爭鬥,在整個修鍊者世界之中,是再正常不過了。……」

似乎是想起了,自己在歷練的時候,發生的一些殘酷的事實,從方天南還在青雲宗的時候,去往彌撒城,僅僅是因交易到了不錯的物品,而被其餘的隨行者覬覦,到了最後,甚至於發生了地元境修鍊者之間的戰鬥,再到方天南在青峰山脈內的傳承之地,看著火雲宮的弟子,一個個的陸續死亡,有那麼片刻的時間裡,方天南琢磨著,正如三殿主唐嫣所講述的,修鍊者的世界,終歸就是殘忍的吧。

「而且,我們現在雖然是商量出了這樣的一個辦法,是針對其餘的修鍊者勢力的,但是,誰知道其餘的幾大頂尖勢力中的人,會不會有聯合在一起,準備到時候針對我們的呢?」三殿主唐嫣繼續的說道,「不然的話,大哥又何必議,再增加一名殿主,來一起參與這一次的計劃?」

「呃,……」方天南聞言,也只能是苦笑著,不知道說點什麼好了。

。(未完待續。。) 柳依依扁了扁嘴,就往座位上走去。

她可不信,有菲菲老師在前面,夜宸還能對她幹啥。

而她走到夜宸身邊時,卻又聽到從夜宸嘴裏飄過來的若有若無的聲音:“小戲精……”

又把她氣的不行。

於是她故意的用手肘用力懟了夜宸一下。

夜宸皮糙肉厚的柳依依這一下在他感覺其實和撓癢癢沒什麼區別。

柳依依走到座位上後直接就轉過頭不再理會夜宸,夜宸見狀只是笑了笑便沒再說話。

很快上課鈴聲響起,江菲菲也開始了她正式的授課。

而她並沒有急着上課,而是在上課之前向夜宸和秦飛倆提到了一件事。

那就是昨天她給他們倆佈置的作業,同時也是給他們倆的難題,事實上江菲菲也知道,除非他們倆在回家的時候問別人,否則幾乎不可能做出來這道題的。

江菲菲看了一下秦飛和夜宸二人,發現他們倆竟一臉的自信,絲毫沒有那種即將上陣的懼色。

“看來,他們倆也是早有準備啊。”

江菲菲想着便說道:“你們倆,誰先上黑板上演示啊?”

夜宸還未說話,秦飛就蹭的一下站了起來走向黑板。

夜宸見狀也是笑了笑,並未說話。

秦飛心裏想的是這種事就要他先來做,因爲他知道這最後一題難度係數不是一般的高。

除非對高二高三的知識有所涉獵,否則是不可能做出來這道題的。

而他正好會這道題,或者準確的說,是他用一些小手段逼迫高二學霸來做這道題。

現在他試卷上最後一道題的解題區域填的滿滿的,自然是信心十足,現在他只需要在黑板上把解題步驟完整寫下來,這樣一來,不僅可以得到臺上性感女老師的誇獎,還有可能得到柳依依的青睞!

可謂是一舉兩得!

秦飛大步走到講臺附近,然後從粉筆盒裏拿出粉筆,禮貌性的對江菲菲笑了笑。

江菲菲雖說有點不太喜歡秦飛看自己的眼神,但爲人師表她還是笑着點了點頭,伸手做出了個請的姿勢。

接着秦飛便拿起粉筆照着試卷上的答案在黑板上快速書寫,很快,秦飛就把整道解題步驟全部寫在了黑板上。

江菲菲大概看了一眼,頗爲認可的點了點頭:“不錯,除了解題思路頗爲保守之外,基本上是對的。”

秦飛聽到江菲菲這話也是咧開嘴笑了起來。

然後頗爲不屑的看向夜宸,同時還不忘用眼神往柳依依那裏瘋狂放電。

那眼神就像是說:“我做完了,看你小子待會兒做不出來怎麼收場。”

夜宸對於秦飛的挑釁卻是連看都沒看一眼。

柳依依自然看到了秦飛對自己的眼神,瞬間覺得秦飛噁心無比,她本來對秦飛就沒什麼好感,這樣一來反而更厭惡了。

而她此時感覺夜宸反而在她心裏形象要比秦飛要好太多了,雖然夜宸有點不愛學習還喜歡惹她生氣,但夜宸做事風格還是很規矩的。

而且柳依依對於秦飛對夜宸的挑釁感覺很是好笑,夜宸都能輕鬆寫出整張試卷的答案而且這道題還是剛剛當着她的面完成的,到了講臺上又怎麼可能會出醜。

秦飛下了講臺後,夜宸就緩緩走上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