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頭城恨道:「是的他下線了,但是他再也不會上線!」

此話一出,大家都用驚訝的眼神看著他,能成為華夏區老大沒有一個是傻子,很顯然大家都猜到了什麼,但是此時卻沒有一個說出來。果然從此之後的王者宇昊逍遙在也沒有出現過,那麼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天色將暗,在一個小山上,一個十五歲少年眼神恐懼的看著眼前的怪獸,不對,準確的說是一隻毒獸。一隻碩大若牛的蠍子。

冷昊宇此時的心情差到了極點,在這小山上居然會出現鐵尾毒蠍這樣的毒物,難道是因為剛才踩到了狗屎?在這樣的小山上一般都只有一些小的猛獸才是。看著那雙嗜血的眼睛,冷昊宇心中苦嚎道:「老天你這不是玩我嗎,我才重生不到半個月的時間啊,難道又要我再死一次?」

心中苦嚎著,但是卻改變不了眼前的危機,鐵尾毒蠍突然身體一動,速度如電直接沖了過來。雖然鐵尾毒蠍的速度其實並不是很快,但是這對冷昊宇來說真的就如同閃電一般。在這速度面前根本就沒絲毫還手之力,鐵尾毒蠍尖銳的蠍子尾巴直接刺進了冷昊宇的身體,毒素瞬間將冷昊宇的整個身體變成了黑色。感覺呼吸越來越沉重,意識越來越模糊,冷昊宇最後絕望的閉上雙眼。

鐵尾毒蠍在將冷昊宇毒死之後,在他屍體前轉了一圈,然後似乎不屑一般轉身走開。空曠的小山上獨自留下冷昊宇的屍體,一晃幾個小時過去,天色慢慢暗了下來。而此時冷昊宇的屍體卻開始發生了一些細小的變化,從外表上看,只見冷昊宇身上的黑色從臉開始慢慢的消散。幾個小時之後黑色完全消失,他的身體恢復了原來的樣子,此刻就像入睡了一般。

只是此時的冷昊宇還完全就是一具屍體,因為在他身上完全沒有半點生命的特徵。沒有呼吸,也沒心跳,此刻無論是誰見了都不會當他還活著。當然這只是外表,其實在他身上黑色開始消散開始,冷昊宇就已經有了意識,他能清晰的感覺到外面的變化,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此時一點都不能控制自己的身體,哪怕動一下眼皮,或者手指都不能做到。就好像他的靈魂被禁錮在了這具身體之中一樣。

依稀記得在他倒下的瞬間,在朦朧中似乎聽到了一個錯覺般的聲音,叮:宿主死亡,願望水晶之力復甦,現在開始恢復身體。

這聲音來得很短暫,加上其非常的熟悉,所以冷昊宇只當自己出現了幻聽。這聲音在半個月之前,他可是經常聽見的,只是那個時候的他可不是一個弱小不堪的十五歲少年,而是一個當之無愧的王者。只是因為一場yin謀他重生了,重生在這具孱弱身體之上,在迷茫了短短一段時間之後,他終於接受了自己重生的這個事實。但是怎麼也沒想到的是,自己剛接受這個事實,但是馬上死亡又一次降臨,這一次他都不知道是不是還會重生,或者說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希望自己再次重生。

上一次的重生很莫名其妙,這一次因為沒有昏迷,他本以為自己會知道一些重生的秘密,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他開始恐慌了,因為他發現自己並沒有死。如果只是死亡那絕對算不上恐懼,畢竟他也算是死過一次的人,真正讓他恐懼的是他發現自己意識清醒卻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這樣的狀態那絕對是比死還要讓人恐懼不安。

看不見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但是卻能聽,能感覺。就好像自己被人使了定身術般,這樣的狀態讓冷昊宇有種崩潰的感覺,關鍵是他不知道要這樣保持多長時間。這樣的狀態幾個小時之後,在他已經快要絕望之際,突然他再次聽見那熟悉的聲音。叮:身體修復完畢,激活願望水晶,現在請許願。

隨著這聲音,眼前一亮,突然冷昊宇感覺自己能看見了,只是這似乎並不是通過眼睛。在他的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個無比熟悉,但卻不應該在這個時候出現的畫面。因為這不正是在中出現的場面嗎?

他驚愕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在請許願幾個字下面是一個對話窗口,難道如同在中一樣。冷昊宇內心激動,在短暫的驚愕之後,他帶著有些顫抖的腔調說道:「回,回到重生前!」

然後點確定,但是在他點了確定之後,雖然這也如同當初在遊戲中一樣,那個對話框消失。但是半響之後,那聲音再次響起。叮:修復身體消耗能量過多,剩餘能量不足。此願望不能實現,請重新輸入願望。

然後那個對話框再次出現,冷昊宇這時已經頻臨絕望,當然還有些不解。但依舊帶著些許僥倖,然後點了一下那對話框,道:「成為第一強者,不死不滅。」

然後又是提示失敗,請重新輸入。這讓冷昊宇無奈苦澀一笑,有氣無力的在對話框中道:「每天實現一個願望。」


毫無疑問這樣的願望自然又是失敗,冷昊宇破罐子破摔般再次許下幾個願望,結果當然都是失敗。在連續幾次之後,那聲音再次出現。叮:因為其能量不足,現在只能實現以下願望,請選擇。在這聲音之後,在他的前面出現了兩個選項,a:提升五十級。

b:轉職ziyou職業。

這讓冷昊宇納悶了,現在他根本就不知道眼前到底是什麼情況,而且他可是知道自己現在所重生的世界並不是那個虛擬遊戲。這五十級什麼回事,如果說這個就很讓冷昊宇鬱悶的話,那麼第二個選擇無疑更加讓冷昊宇吐血,什麼ziyou職業?如果說在中。這所謂的ziyou職業其實也就是沒有職業,當然這有一個好處,那就是無論什麼職業的技能都能學習。

但是同樣的因為沒有職業,所以在加點的時候就沒有屬性加成。在遊戲中是沒有人會去選擇什麼ziyou職業的。只是現在居然出現在提升五十級的下面,也就是說這個所謂的轉職ziyou職業能比得上五十級,這讓冷昊宇有些不可思議。不由問道:「這個ziyou職業跟一般的ziyou職業有什麼不一樣嗎?」

在問完這話之後,冷昊宇苦心中苦笑道:「自己還當真在遊戲中了。」

但是讓他意外的事發生了,那就是在他問完這話之後,那聲音再次響起。叮:因為這是願望水晶轉職,所以在成功轉職之後,可以選擇其中一個職業的屬性加成。

呃,冷昊宇意外了,一愣道:「我這是怎麼了,難道還真的回到了不成?只是他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因為他清楚的記得自己的身體被炸成了碎片,那是一顆能將一座大樓炸成齏粉的炸彈,在他遊戲倉傍邊爆炸造成的效果。

不過在想想自己這段時間遇到的事情不由很有些迷茫,以前他一直不相信這個世界有所謂的神魔,但是現在他都已經重生了。如果說真的沒有神魔的話,那麼他的重生這豈不是不能解釋。既然這樣的事情都已經發生在眼前,那還有什麼不能接受的。沉思半響,五十級雖然珍貴,但相信自己能升上去,可ziyou職業就不一樣了。於是選擇了第二個選項,然後選擇法師的屬性加成。

而就在他選擇之後,突然他感覺眼前一亮,他居然一直睜著眼睛。然後發現自己居然能動了,不可思議的站了起來,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身體。驚奇的發現鐵尾毒蠍的毒素居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消失,自己此刻似乎充滿了能量。但是這樣的場面讓他更加不解迷茫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雖然不解,但是不管怎麼說自己還沒死,此刻他腦子亂亂的。想想既然如此那就先回去吧。迷茫中的冷昊宇開始往回走,此時天色剛明,但是當冷昊宇走回破天宗的時候,已經是十點多,此時正是破天宗最為熱鬧的時刻,不時有弟子外出或者修鍊。

冷昊宇像往常一樣,獨自一個人默默的走在不惹人注意的地方。雖然他不想惹人注意,但是突然一個聲音響起:「冷昊宇你昨天那去了,居然沒來我這報道。看到我居然還想跑,是不是又皮癢了?」

聽到這聲音,冷昊宇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了一下,其實冷昊宇自己都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事實上半個月前他似乎就是被眼前的這個傢伙給一掌拍在腦袋上,然後在醒來之後就變成了現在的冷昊宇。剛醒來的冷昊宇還整處於一種驚愕之中,根本就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當時看他的樣子,讓那些傢伙都以為他被打傻了。

冷昊宇看了一眼叫自己的傢伙,然後轉身繼續往前走,但是那胖胖的傢伙卻一下走到他的面前,啪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臉上。道:「怎麼沒聽到我在叫你嗎?」

如果是以往冷昊宇絕對會轉身繼續走回去,但是此刻他卻愣住了,因為就在這瞬間,突然他聽到那個熟悉的聲音。叮:甘德才對你惡意攻擊,你有十分鐘正當反擊時間。

見冷昊宇愣在當下,甘德才頓時又是一巴掌拍了過來,這一巴掌直接將冷昊宇從驚愕中清醒過來。甘德才大怒道:「裝傻聽不見我叫你是嗎?」

此時突然冷昊宇再次聽到聲音,叮:觸發任務,當前身體因為長期受到欺負,所以在見到此人時會有恐懼心理。任務要求,十天內擊敗此人。獎勵:經驗等級加一,新手武器一把!任務失敗等級減二。此任務為強制任務!

而就在冷昊宇看這提示的同時,甘德才再次大怒又是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身上。冷昊宇冷冷看著甘德才,此時心中的怒火絕對能將森林變成沙漠。但是他卻必須忍下去,因為他知道兩人之間的差距,現在自己絕對不是甘德才的對手。雖然對出現的提示有很多疑問,但此刻明顯不是追究的時候。其實就算沒有這個任務,冷昊宇也絕對會讓甘德才為此付出代價,因為他曾經是王者,王者不可辱。; 甘德才見冷昊宇發愣的樣子,哈哈大笑道:「真的傻了,給我滾吧!」大笑著一腳踢在冷昊宇的腹部。

胖子甘德才的力氣很大,冷昊宇被踢得倒退數步沒站穩,一屁股坐在地上。冷昊宇窩囊的站起身看著嘻嘻哈哈正要轉身離開的甘德幾人,不理會旁人的嘲笑的目光。他冷冷的朝甘德喊道:「十天之後,生死幻境見。」

這話一出,甘德才和他身邊的幾個人突然身體一停,然後一起轉身過來,滿是不可思議的看著冷昊宇。似乎不認識了冷昊宇一樣,半響之後,甘德才緩過神,一臉嘲笑的說道:「你剛才說什麼,再說一遍,大爺沒聽清楚。」

冷昊宇無半點感情色彩聲音傳出:「十天後,生死幻境見。」

這一次甘德才確定自己並沒有聽錯,頓時幾步跨了過來。像受到莫大侮辱一般,大怒道:「你說要跟我在生死幻境見?」

「怎麼你怕了,要是怕的話,那就不要接受。」冷昊宇依舊平靜,只是眼神中卻有了一些不屑。

這不屑的眼神讓甘德才怒極而笑道:「好,很好,十天之後生死幻境見,我倒要看看,你憑什麼敢跟我進生死幻境!」

而冷昊宇根本就不理會他,在說完之後,轉身就繼續走。甘德纔此時臉上發青,想上前在教訓一下冷昊宇,但是卻被他身邊的人攔住,開口道:「你都答應了跟他生死幻境,現在動手可就違反規則了,這是要受到懲罰的。」

甘德才一愣之後大罵道:「這小子難道真的傻了不成,要不怎麼會跟我一起進生死幻境。」

跟在他一起那人名為卜雲龍,這傢伙跟甘德才關係很好,開口道:「誰知道他的,反正這十天你不能對他動手。」

生死幻境是破天宗的一個duli幻境。

在破天宗內還有不少的幻境存在,只是這些幻境都是給破天宗弟子歷練用的。而生死幻境的作用卻是內部弟子用來解決恩怨的地方,在破天宗內並不允許私自鬥毆。發生了矛盾就得到幻境中解決,只是這樣的幻境並不是只有一個等級。而生死幻境無疑是最高規格的一個,雖然名為幻境,但是在裡面死亡那感覺卻無限真實。而且在生死幻境中被對手擊殺,按照規定還得給勝利者當一個月的奴隸。在這一個月的時間失敗者就是勝利者的奴隸,勝利者有權要求失敗者做任何事。所以見一貫軟弱的冷昊宇居然提出要進生死幻境甘德才才如此驚愕,加上冷昊宇那不屑冷漠的眼神直讓他氣得臉色發青。

冷昊宇為什麼會突然間提出進生死幻境呢,那自然是有原因的。首先自然是因為那個莫名其妙的任務,還有就是在他接了任務之後,突然他發現自己的視覺有些改變了,或者說在他視線之內出現了一些本不應該出現的東西。但是這東西卻是他極為熟悉的,這不正是在中的視覺效果嗎,一個任務提示出現在他視覺的右下角。

冷昊宇在選擇確定將其隱藏之後,突然心中想到打開地圖,然後在他視覺的右上角自然的出現了一張透明而清晰的地圖。這發生的一切,讓冷昊宇有些惶恐無措。但是當他在繼續查看了幾個中的功能並且都成功之後,雖然還不知道具體是怎麼回事,但是冷昊宇卻意識到自己似乎走運了,加上那個強制的任務於是才要求進生死幻境。然後他之所以匆匆離開,其實只是為了好好的回去研究一下,他自己不是真的有了類似在中的系統功能!

回到自己住的地方,冷昊宇獨自一個人坐在床上,平復了一下激動的心情之後開始研究這突然出現的系統,經過一番研究之後冷昊宇鬆了一口氣,臉上露出激動不已的表情。

來到這個世界已經有半個月的時間,雖然這半個月的時間很短暫,而以他的身份也不會知道太多關於這個世界的事情。但是最基本的一些他算是弄清楚了。在最開始迷茫的幾天過去之後,他總算是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實。

現在他所在的這個世界沒有前世那樣的科技,不要說什麼飛出大氣層探索宇宙,就連基本的電能都沒有。這是一個冷兵器所主宰的世界。但是根據這段時間他所了解的東西,冷昊宇感覺這個世界似乎並不是前世古代那般,科技還沒誕生是因為落後。因為這個世界的歷史最少超過一萬年。當然也不是前世傳說的那種神話世界,因為仙神在這個世界同樣是傳說為。

在冷昊宇心中,如果真的要命名這個世界,那麼冷昊宇將他命名為高武世界。

據他所知,在這個世界的武者修鍊的主要是一種被命名為靈氣的東西,當然這個在冷昊宇看來就跟前世武俠小說中的真氣是一個道理。只是這些修鍊者的強大卻遠遠不是前世那些大俠所能比擬。這個世界或者說這顆星球到底有多大冷昊宇並不是很清楚,畢竟這些對冷昊宇來說並不值得關心。當然這個世界的修鍊者到底有多少種體系,現在的冷昊宇也不敢確定,畢竟他現在還只是一個最基層的弟子。

而他現在所在的門派破天宗,雖然算不上頂尖大勢力,但是也並算是小門派。一個有弟子超過十萬的勢力,相信誰也不會認為弱小。就冷昊宇所知道自己所在的這個門派,給他的感覺就是這絕對是一個強者為尊的世界,也就是說在這個世界,只要你有實力,那麼你想做什麼都可以。但要是你沒有實力,那麼不管是誰都可以在你的身上踩上幾腳。

通過那個倒霉蛋一些殘缺的記憶得知,以前的冷昊宇無疑就是一個沒有實力的傢伙,雖然他並不知道別人修鍊的情況,但是冷昊宇卻能很清楚的感覺到,自己在修鍊的時候,吸收靈氣的速度並不算慢。但就是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想要晉級卻是困難重重。冷昊宇現在想來,感覺上似乎是需要的靈氣比別人多的原因。在他這樣的年紀一般人都已經是黑鐵高級,馬上就要升到青銅。天賦好一些的甚至已經是青銅級。但是他呢,還只是入門而已,就連黑鐵都算不上。所以在破天宗的外圍弟子中,他就是一個的誰都可以上來欺負一下的弱勢小子。

更是在半個月前,被那個名叫甘德才的傢伙給弄死了。好在的是現在的冷昊宇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倒霉蛋,在最初的迷茫了幾天之後。終於確定了自己現在已經穿越,雖然他很接受不了現在所在的這個世界。任何一個在高科技時代生活的人,突然來到一個冷兵器時代都不會習慣吧。雖然他幾次想要自我了斷算了,但是最後他還是決定生活下去。好好的生活下去,因為連重生這樣的事情都發生了,而且傳聞這個世界的頂級強者更是飛升仙界。所以冷昊宇堅信,也許有那麼一天,他還能回到前世那個被命名為銀河的星系也不一定呢!

在決定好好的生活下去之後,冷昊宇便開始了修鍊,只是他很悲劇的發現。雖然上天讓他穿越重生了,但是卻忘記了給他穿越者的福利。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他既不是妖孽之才,更是不是世家傳人。在自己的身後也沒強大得讓整個世界顫抖的背景。

至於神器,絕學,神獸……

這些更是什麼都沒有,有的在只是一堆在以前遊戲中得到的技巧。但是這些技巧在這個世界似乎根本就沒什麼用呀。顯然自己是一個倒霉的穿越者,雖然沒有那些福利但是冷昊宇還是決定自己既然重生穿越,那麼就一定不要辜負了這多得到的一世重生。

這也就是他去獵獸場歷練,然後差點再次死亡的原因。不過所謂福禍相依,這一次差點死亡讓他知道,不是他沒穿越者的福利,而是那福利似乎晚了那麼幾天,現在才到!系統,熟悉的系統,有了這個熟悉的系統,冷昊宇相信自己一定能站在世界的巔峰,或者在將來的某一天能回到那個熟悉的星系也不一定呢。畢竟一切皆有可能不是嗎!

雖然知道這是一個真實的世界,但是這系統卻跟遊戲中沒有多大的區別,地圖,背包什麼的都在,當然還有自己能查看屬性之類的功能。


畢竟這不是遊戲中,比如其他世界喊話,發公告之類的功能就沒有了。當然還不只是這些,跟在遊戲中還有很多不一樣的地方,最基本的就是職業技能。比如說在遊戲中,新人可以去職業導師那領取屬於自己的職業技能。但是現在卻沒地方可以領取。

打開自己的屬性頁面,冷昊宇發現果真很悲劇,空空的技能頁面,遊戲中的初始屬性。怎麼看都感覺不爽,也不知道是不是這具身體的主人在之前就是垃圾,還是因為系統出現的原因。反正就是現在冷昊宇就是一個赤.裸裸的新人,等級為零的新人。

在連番的查看之後,冷昊宇站了起來,不管怎麼說,得到這系統怎麼也算是好事,那麼接下來自己要做的就是在系統的幫助下從新成為絕對的王者。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升級需要的經驗比在遊戲中足足多了五倍,但是這對冷昊宇而言卻算不上什麼,畢竟這可不是遊戲而是一個真實的世界,他有的是時間升級。而且冷昊宇總感覺這系統給的好處還有很多,當然這需要他自己去慢慢體會了。

新人進入遊戲之後,第一件事情是做什麼?升級?錯!接任務?還是錯。最先做的是學技能,沒有技能那就什麼事都做不了,所以現在冷昊宇要做的事情就是先去學技能,但現在有一個問題那就是這可不是遊戲,根本就沒所謂的職業導師,那麼該如何學技能。冷昊宇想了一會,拿起自己床邊的一本技能書,心想不知道這技能是要怎麼樣才能獲得。

在心想的同時,將這本初級功法打開,而在打開的瞬間,系統聲音傳來。叮:是否學習技能,初級破天劍術!

這個聲音讓冷昊宇興奮了,技能還能這樣學的嗎,那肯定不用想,傻子都知道怎麼選擇了。而就在他點擊學習的同時,讓冷昊宇無語的事情發生了,因為手上的那本秘籍消失了。冷昊宇臉色古怪的看著空空如也的雙手,居然還真的跟在遊戲中一樣。這樣學習雖然速度很快,但是以後要怎麼學技能呢,這學一本少一本可不是一件什麼好事呀!

當然這些事情現在可以先不管,首先自然是查看一下自己的屬性。果然在技能頁面中出現了一個初級破天劍術。介紹:初級破天劍術,等級一,增加戰鬥力兩點,敏捷一點。升級需要要熟練度一百!

想了一下, 召喚神話之大秦天帝 ,在啟動之後,一套套動作出現在他腦海中。但是並沒像在遊戲中一樣啟動技能然後身體自動運行,冷昊宇按照腦海中的動作開始施展身體,這一施展就好像冷昊宇早就已經非常熟悉這一套動作一般。而且冷昊宇還發現,一套動作之後,熟悉點增加了。但是冷昊宇卻有些苦悶,因為要是真的需要施展完全的一套動作才能增加一點屬性點,那可是個大麻煩,這每施展一遍最少也需要兩分鐘的時間,雖然這樣算起來升一級也只需要兩百分鐘的時間,雖然只是兩百分鐘這看起來並不多。但是不要忘記了,現在只是升到二級而已,在後面需要的屬性點不知道多少,最重要的是還有一個問題,那就是他不可能只學一個技能。

雖然感覺苦逼,但是對於這系統的規定他也無可奈何,也就只能接受了。而且現在似乎還有很多問題等著他,現在既然學了技能,自然就應該去升級。如果是在遊戲中自然是去做一些新手任務,但是現在可不是在遊戲中,自然沒有人發布新手任務給他,那麼這升級可就有些麻煩了。現在自己還只是一級,按照這具身體主人殘缺的記憶,在外面雖然有不少的猛獸可以給自己練級,但是現在零級的他可不敢出去招惹那些傢伙。因為那不是去練級,而是出去送死。

他現在要是遇到稍微強大一點的猛獸都沒辦法,很是苦悶的冷昊宇這個時候剛好聽到開飯的鐘聲。破天宗既然是一個門派,那麼吃飯什麼的自然是在一個統一的地方,當然因為破天宗人數太多,自然不會是全部都在一起吃飯,自然的分成了好幾個食堂。

正好肚子餓了,冷昊宇往食堂的方向而去,就在冷昊宇獨自吃飯的時候。看著手上的豬肉,冷昊宇不由靈光一閃,自己現在不能出去殺猛獸升級,但是能不能去殺豬呢?破天宗養的豬自然沒什麼攻擊力,這樣的話自己要殺那豈不是方便多了?當然現在還有一個問題就是,不知道去殺豬能不能得到經驗值。

想到此,冷昊宇吃飯的速度快了幾分,在吃完飯之後來到食堂的後面。這是一處不小的食堂負責幾百人的伙食,冷昊宇找到這處食堂的負責人卞啟然開口道:「卞師傅,我能不能在這找點事情做?」

; 如同大多數管理食堂的人一樣,卞啟然是一個胖子,帶著微笑上下打量了一下瘦弱的冷昊宇之後問道:「你想找什麼事做?」

見有戲,冷昊宇臉色微喜,忙回答道:「我想幫忙殺豬,不,所有能殺的都可以幫忙殺!」

卞啟然好奇的看著冷昊宇,這樣的要求還真的有點奇怪。再次上下打量了一下冷昊宇,半響之後開口道:「雖然你現在的實力還差,但是你這樣的年齡最好還是抓緊練功才是,要是年齡到了不能成為外門弟子被趕出破天宗可就不好了。」

在破天宗有規定,超過十六歲還沒達到青銅級者,將被趕出破天宗,這其實就相當於升學失敗。現在冷昊宇還不清楚這等級跟系統之間的等級換算,但是算起來這等級需要得絕對不會太少,而現在冷昊宇已經十五歲,也就是說他現在已經只剩下一年的時間,要是在十六歲還沒達到青銅級,那麼他將被趕出破天宗。如果真的這樣,對一般人來說就表示這一生跟修鍊無緣了。雖然這個世界修鍊的人很多,但是散人能修鍊有成的絕對不多。這其中有一個關鍵的地方就是,散人根本就沒修鍊的資源。

如果說沒有系統在身,冷昊宇的人生也許是悲催的。因為一年的時間,要達到青銅這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要知道在青銅之前,還有入門和黑鐵兩個等級。但是現在冷昊宇有了不知道怎麼出現的系統,那麼一切都不一樣了。對於一年的時間成長到青銅,冷昊宇可謂信心十足,而現在要做的只是第一步。他故作悲慘道:「我是個孤兒,不想被趕出破天宗,所以想賺點錢,然後進幻境中修鍊!」

在破天宗內部的幻境很多,各個等級都有,而這些幻境不同於生死幻境的功能。他們的主要作用是給弟子們歷練,只是這歷練卻不是完全免費的,雖然每個月都有一天免費修鍊的時間,但是除了這一天進入幻境卻是要付出一定的費用。而一般的弟子都是通過在外面獵殺一些猛獸,或者一些師門任務,然後回來換錢。

卞啟然釋然,他也想幫幫這個可憐的孩子,想了一下開口道:「既然這樣那好吧,你進去殺一隻豬給我看一下,雖然這豬沒什麼攻擊力,但也不是你說殺就能殺的。如果不行我這裡可不會給人白食。」

冷昊宇有些激動的開口道:「多謝卞師傅,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馬上就能試驗是不是能得到經驗,他能不激動嗎。

看著激動的冷昊宇,卞啟然露出長者的慈祥笑容,帶著冷昊宇走到豬圈外,卞啟然對著裡面的豬開口道:「現在你去把他給殺了,給你殺豬刀。」

說話的同時將案板上面的一把殺豬刀交到了冷昊宇的手上,冷昊宇隨手接過。習慣性的查看了一下殺豬刀的屬性,發現只是帶了幾點可憐的物理攻擊。當然想想這只是一把普通殺豬刀,冷昊宇也就釋然了,要是隨便一把殺豬刀都是神器屬性,這才是不可能的事情!


冷昊宇拿著殺豬刀走進了豬圈,在裡面的幾頭豬見冷昊宇走進,都轉頭看向他。似乎感覺到危險,一個個看著冷昊宇聲音低沉的叫喚著,這讓冷昊宇不由的有些緊張起來,查看了一下豬的屬性,這豬居然還是兩級。只是因為它們並不主動攻擊人,它們頭上的名字也就是白色的,這就讓冷昊宇鬆了一口氣。雖然豬的屬性比冷昊宇還好,但是冷靜之後的冷昊宇卻沒有一點擔心,心中想了一遍唯一的那個技能,然後手中殺豬刀刺了出去。

刀瞬間刺進豬的脖子,在豬嚎叫的瞬間,冷昊宇手一動,直接將豬的半個脖子都切開。如果只是一刀刺進去,就算刺到動脈豬也不會瞬間死亡。而那最後的掙扎力度還不小。所以普通人在殺豬的時候,都會幾個人將豬死死的按在案板上面才由專業人士下手。

但很顯然冷昊宇他們都不是普通人,不管怎麼說他們都是修鍊人士。豬的半個脖子都被冷昊宇給切開,發出幾聲嚎叫之後,抽搐片刻就沒了氣息。而在這時候冷昊宇如願的聽到了經驗增加的聲音。此時冷昊宇才長長的鬆了一口氣。這時在外面的卞啟然開口道:「表現得還不錯,但是殺豬可不是殺了就行的,這還得處理才行,現在你將他帶出來吧!」


冷昊宇的臉色頓時有些難看了,這殺豬雖然有經驗,但是這經驗絕對不多,如果只是殺還好一些。但是這還要處理,這可不知道要花費多長時間,這樣獲得經驗真的划算嗎?臉色雖然很難看,但是也只能將那死豬抬了出去,將其放在案板上面。卞啟然似乎沒看見冷昊宇的臉色,自顧道:「你肯定不會處理吧,來我教你,雖然這個以後你不一定能用上,但是你既然來了就得好好的學!」

在說話的同時,卞啟然身體動了起來。而就在卞啟然對豬下刀開始動作的瞬間,系統聲音在冷昊宇耳邊響起。叮:卞啟然傳授技能,採集術,是否學習!

冷昊宇心中激動,這樣也行?那還用問嗎,自然是選擇學習了,在選擇學習之後,在他技能頁面中多了一個採集術,但是卻是灰色,這讓冷昊宇有些費解。而卞啟然一邊說話,手上的刀在死豬身上不斷的翻動,只是十多分鐘時間。一整隻豬就被他分成了好幾部分,能要的不能要的。好肉次等肉等等。在完成之後,卞啟然開口道:「我的速度也不算很快,要是你能在一個小時之內搞定一隻就不錯了,現在你再去殺一隻,然後弄給我看看!」

而這個是冷昊宇發現那技能頁面的採集術已經亮了起來,啟動採集術之後,一套動作出現在冷昊宇的腦海中。見冷昊宇居然不動,卞啟然皺眉道:「怎麼還不動!」

冷昊宇回過神忙道:「我這馬上就去!」

說完馬上走進豬圈,熟悉的將一隻豬殺完,帶了出來。然後將其放倒案板上面,採集術啟動,然後冷昊宇動了起來。而在一邊的卞啟然震驚的看著在案板邊上不停轉動的冷昊宇,他這那裡像是初學者呀,除了最開始幾分鐘的生澀,就算是一般的老師傅也沒這個本事吧!雖然難以置信,但是事實不容爭辯。本來他還打算讓冷昊宇一邊做一邊教他一些技巧的。雖然這些所謂的技巧實際上已經說過,但是只是聽說和實際cāo作,這期間卻是有很大區別,但是此刻在冷昊宇的身上卞啟然卻看不到一點生疏的感覺。

二十分鐘后,一整隻豬被冷昊宇整理好了。看著分配得一點不差的豬肉,卞啟然驚訝道:「還真沒想到,你那麼快就學會了。」

雖然這速度相比生手而言是很快了,但是對卞啟然而言。卻也算不上什麼,畢竟大家都是修鍊的人,這只是殺豬自然算不上什麼。當然要是他知道冷昊宇已經學會一個技能,不知道會怎麼想。冷昊宇學會的那個技能可不是什麼殺豬技能,而是採集術,看了說明冷昊宇更是激動不已,因為這個技能的的說明是採集獵物身上有價值的東西,這個獵物可就有點耐人尋味了。因為凡是被冷昊宇所殺的都算得上是獵物!

冷昊宇謙虛道:「這主要是卞師傅你教得好。」

卞啟然大笑道:「你小子還真會說話,算了,我先出去,你在這給我再殺十頭豬吧。殺完之後,再運到其他食堂去!」

一聽還要運走,頓時冷昊宇心中苦惱了,急忙開口道:「這個,卞師傅你看我能不能不送呀,要不這樣,這還有什麼要殺的,都讓我來殺好嗎?」

卞啟然好奇的看著冷昊宇,半響之後點若有所悟的點了點頭道:「也是,這要是被人家看見了始終不好,行吧,今天要殺的東西還多,那邊的雞去殺一百隻,鴨子殺一百隻,魚殺五十條……」

在冷昊宇驚愕的表情中,卞啟然一開口就說了一大堆,只是在說完之後,才突然道:「跟你說這些有什麼用,你又殺不完,算了你去殺吧,能殺多少殺多少!」

一聽說居然要殺那麼多東西,冷昊宇心中有些激動了,要知道對他而言這可都是經驗呀。他忙是開口道:「不怕的卞師傅,我能殺,只是,能不能讓我只殺,你們來處理呀!我保證完成任務。」

卞啟然想想也行,畢竟有那麼多事情,不可能叫他一個人去做,然後微笑道:「那好吧,你只管殺就行了!」

冷昊宇歡喜地對卞啟然說道:「謝謝卞師傅。

卞啟然拍了拍冷昊宇並不寬闊的肩膀,溫和道:「好好乾,我不會剋扣你工錢的。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冷昊宇。」冷昊宇很認真地說出這三個字。; 卞啟然交代了一下,就去忙別的事情。冷昊宇提刀正準備大開殺戒的時候,突然又是一個驚喜。因為這居然是一個系統任務,那就是殺完剛才卞啟然所說的那些東西,然後得到一千點經驗,和一千個金幣。雖然只是少少的獎勵,但是不管怎麼說這也算是意外的收穫。在獎勵的刺激下,冷昊宇頓時提刀就開始大殺四方,在開始的時候他還會注意一下,不要讓血掉在他身上,但是在殺完十頭豬之後。身上不知道什麼時候沾了一點血,而在殺雞的時候又不知道什麼時候沾了一點血。這之後冷昊宇索性不再理會,所以在兩個小時的廝殺之後,冷昊宇身上的衣服已經變成了暗紅色。

而這兩個小時的時間也不是白費的,殺了幾百隻動物,雖然每一個的經驗都不多,但是這總的加起來就不少了。加上完成任務得到的經驗,冷昊宇升了一級,而在升級之後。又是一個驚喜出現,那就是這得到的屬性點居然是遊戲中的五倍。不錯整整五倍,雖然升級需要的經驗也是五倍。但是這卻不是成正比的,因為這升級得到的屬性點是固定的,也就是說雖然現在冷昊宇還只是一級,但是實際上他得到的屬性點已經能比得上遊戲中五級所得,雖然因為其他的一些原因自然不可能真有五級人物強大,但也足以讓冷昊宇興奮。但是就算是在遊戲中要升到五級,這需要的經驗可不只是升一級的五倍那麼簡單!

很是幸福的將屬性點加好之後,冷昊宇才開始查看爆的裝備,不錯就是爆了裝備。殺了幾百隻動物,不但給了冷昊宇不少的經驗值,甚至還給冷昊宇爆了一些小東西出來,其中有幾瓶小藥水,有幾十個金幣,還有就是一件不是很好的鎧甲。查看了一下這件名為破爛的鎧甲的裝備,屬性很差,就算在遊戲中都是最差的裝備。但是卻依然讓冷昊宇激動不已,當然讓冷昊宇激動的卻不是這件鎧甲,而是能爆裝備這個事實。

畢竟這是真實的世界,而不是遊戲。既然殺這些東西都能爆裝備,那麼以後獵殺更高級猛獸,甚至妖獸的時候,那能爆出什麼好東西呢?想到這,冷昊宇甚至能預見自己在不久的將來一身神裝出現的場景。就在冷昊宇憧憬未來的時候,卞啟然突然走進來,看著被冷昊宇堆放好的屍體,驚訝道:「那麼快就殺完了?」

冷昊宇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見冷昊宇那滿身血腥的樣子,卞啟然嘖嘖出聲道:「看你這樣子,你是當成在修鍊了是吧,現在你是回去繼續修鍊呢,還是幫我將這些東西整理好?」

冷昊宇的本意是馬上回去,換件衣服休息一下,然後進幻境中練級,現在他可是有一千多金幣在身。但是就在卞啟然話說完的瞬間,任務又來了。雖然獎勵依舊不是很多,但是冷昊宇還是接了下來。這任務是要冷昊宇將這些屍體協助卞啟然整理好,獎勵是採集術熟練度,看了一下獎勵的熟練度足以讓採集術升級了。

在接了任務之後自然就開始幫助整理這些屍體,於是冷昊宇的表現又一次讓卞啟然震驚了,因為明明自己根本就沒教過冷昊宇怎麼處理除了豬以外的其他東西,但是在冷昊宇的手上卻一點都不生疏,這樣式似乎並不比他這個老手差多少。雖然好奇,但是也詢問的意思,因為這個時候的冷昊宇的表情實在太專註,導致他都不好意思打擾。其實卞啟然想得不錯,此刻的冷昊宇還真的就沉浸在了練習採集術中。

幾個小時之後,在卞啟然的幫助下總算是將所有的屍體採集完畢,在得到獎勵的同時,採集術如願的升級了。在卞啟然手上拿了可憐的一個金幣工錢之後,冷昊宇回到自己住的地方,換洗之後,才再次來食堂吃飯。只是他滿身是血的樣子,卻被甘德才看到,也許是冷昊宇滿身是血的樣子嚇到了他,反正就是甘德才雖然有心想上前羞辱冷昊宇,但是卻還是遠遠的避開,這在以前根本就是不可能的,要是以前每一次甘德才看見冷昊宇都會上前羞辱一番。

對於其他的冷昊宇可沒興趣,在吃完飯之後。也不休息直接往幻境迷宮而去,幻境迷宮的存在對破天宗而言有很大的作用。每天不知道有多少弟子在幻境迷宮中進行實戰歷練,在幻境中可以進行生死戰鬥,在這裡面會遇到現實中各種危險,甚至也會有死亡出現。但是跟在外面的死亡不同之處在於,在裡面死亡並不會真的死去,只是會讓人清晰的感覺到死亡,然後虛弱一段時間而已。

冷昊宇之所以那麼迫切的想來幻境中修鍊,其實是想證實一件事情,那就是在幻境中拼殺是不是也能得到經驗。如果說能得到那自然是件大喜事,但要是不能得到的話,那麼這幻境對冷昊宇而言就沒有絲毫用處可言了。

幻境迷宮並不只是一處,因為幻境迷宮也是分成了不同的等級,不同的等級在幻境中遇到的對手自然也不一樣。同樣收費也是有所不同,冷昊宇選擇的是黑鐵級幻境迷宮,其實現在才一級的冷昊宇只有入門的實力,但是無奈幻境最低級也就是黑鐵,好在的是在黑鐵級幻境裡面,並不是說全都是黑鐵級對手,這其中也有不少入門級動物。在繳納了十個金幣之後,深吸一口氣,然後進入幻境!

一踏進幻境,只見眼前的景色一變,冷昊宇發現自己現在所在的地方居然是一個茂密的森林內。嘗試了一下打開地圖,冷昊宇鬆了一口氣,在視覺的右上角出現了一快張透明的地圖。然後冷昊宇立馬切換成大地圖模式,然後在他的眼前就是一張有十米平方的大地圖,而代表自己的那個點就在最中間,將地形記清楚之後,將地圖換成小視覺模式。

那是因為在大地圖中是看不見其他生物,只能看見一張地圖,上面什麼都沒有。雖然地圖在這裡面能打開,但是冷昊宇還是不知道在這幻境中獵殺能不能得到經驗值。想到這,他馬上開始移動起來。很快在地圖上看見了一個紅點。換算了一下距離,發現這個紅點所代表的生物離自己的距離不是很遠,大概在百米之內。

看了一下地形,冷昊宇輕輕的靠近,很快他躲在一棵大樹後面看見了那個紅點所代表的生物,這是一隻狼。當然因為現在所在的地圖只是黑鐵級,所以這隻狼也只是普通的狼而已,但是冷昊宇查看了一下對方的等級,發現等級卻不算低,居然有十級之多。也還不知道這個世界級別與自己級數的對比,所以冷昊宇並不知道這隻狼到底是什麼級位。但是看了一下對方的生命值,冷昊宇有心中有點打鼓了。

對方高達三百的生命值顯然不是那麼好相與的,而且還有一個問題,那就是這是一個真實的世界,在沒試驗之前冷昊宇並不能確定要是將對方的生命值磨完,是不是真的能要了對方的命。不過值得慶幸的是,此刻並不是在現實中,只是在幻境中而已。加上現在冷昊宇雖然只是一級,但是實際上他可是加了整整五級的屬性點,所以他並不是真的一點還擊之力都沒,加上自己的cāo作,冷昊宇相信自己一定能將其成功獵殺。

查看了一番地形之後,發現在周圍並沒有其他的生物,冷昊宇慢慢的靠了上去,但是就在他的剛靠近不到十米。這隻狼就發現了冷昊宇的存在,轉身猩紅的眼睛死死的看著冷昊宇,低沉的吼聲從他的喉嚨發出。然後只見它身體一弓猛的撲了上來。此時在冷昊宇的手上只有一把屬性為幾點物理攻擊的普通鋼刀,電光石火之間抽刀上前就與之戰在了一起。

對戰五分鐘之後,那隻狼終於被冷昊宇一刀從脖子上砍過,被砍斷半個脖子的野狼倒地死亡。在這狼死亡的同時,他所期待的經驗提示如約而至,在這經驗到手之後,他總算是鬆了一口氣,之後就是一下躺在了地上,五分鐘的戰鬥雖然短暫,但卻消耗了他所有的精力。獵殺這隻狼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而跟這狼的戰鬥讓冷昊宇明白了一些跟遊戲中不一樣的地方。

那就是這狼的生命值消耗完,也是會死亡的。但是不一樣的地方是,攻擊不同的部位消耗的生命值並不一樣,這就好像在遊戲中的弱點攻擊一般。只是在這裡弱點攻擊更加明顯,而其他地方的攻擊也顯得更加無效。在遊戲中只要攻擊足夠,就算是一刀砍在對方的耳朵上也能將其斬殺,但是在這卻不行,如果真的只是將對方的耳朵給砍掉,那麼很有可以只掉幾點生命值,就算再高的攻擊也是一樣。

; 這就跟現實中一樣,弱點攻擊那就顯得更加厲害了,比如說要害部位,甚至能在滿血的情況下一刀斃命。比如能一刀將其頭砍下,就算對方再高的生命值也會死亡。而這在遊戲中卻是不行的。當然受到這影響的不只是對手,冷昊宇自己也是一樣,也就是說就算他還是滿血,但是只要對方的武器當真能插進他的心臟,那麼他一樣也會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