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姬見掌印來勢兇猛,不敢抵禦,連連後退。黑鼠妖瞬間反應過來,鼓起全身勁氣,皮膚變得油亮光滑,堅硬無比。看那模樣,刀槍莫能傷之,尋常的法術更是直接免疫。這就是黑鼠妖的厲害之處,天生就具有對許多低等級的法術免疫異能,加之那二顆門牙,更是具有獨特的破解各種法術真元的作用,成爲他最厲害的法器。由於他天生具有此種異能,被萬妖谷收編後,傷害了無數不知內情的修行者,建下了不小的功績,入谷才短短的二年多,就被提拔爲四等妖了。

不過免疫則免疫,天煞滅魂手可不是一般低等級的法術。只是由於葉秋胡亂摸索出來,並未知其精髓,更未得其正統功法。藉助較爲雄厚的內元,運展起來,威勢逼人,實際傷害力卻並不是很大。但就算如此,黑鼠妖也吃力不小。這次更是聚集全力,狠狠地衝上去,想要一舉突破葉秋的掌印。

唉呀!黑鼠妖一頭栽向前面的小妖們,直把那些可憐的小妖撞的血如水濺,而黑鼠妖也跌倒在地,狼狽不已。原來這是葉秋虛晃一槍,白色虛實掌印看似威力巨大,實則是個虛影。虛虛實實,這就是天煞滅魂手最顯著的特點之一。 88_88035場地大亂,各方高手蜂擁而至。

蘇陌早就猜到,現場各路年輕修士按兵不動,其實大致也猜測到四翼蝶的來歷,並不僅僅他們這一隊猜測蝶后的顯赫背景。

「轟轟轟!」


懸空顫動,寶器旋轉,鏗鏘不絕於長空,攜帶的殺光騰騰如烈火,將蘇陌和神秘女子徹底淹沒。尤其是首當其衝的血色戰矛,殺氣最甚,攻擊力強悍到令人髮指的地步。

「鏗。」

蘇陌一掌前挺,五指如刀,轟出大片星火,燃燒數十丈虛空,迫使沿邊溫度極速上升。焦灼的空氣讓人呼吸都感到急促。

「不怕死的一起上。」蘇陌抽出人王劍,一劍長虹生,當場砍廢那柄血色戰矛,金屬碎屑掉落一地,咔哧作響,非常刺耳。

「哧!」

再一劍如流星撞落天穹,帶起大片血花,如煙花綻放。

「嘶嘶。」

四域年輕修士心悸,暗中倒吸涼氣,而後準備跳過蘇陌,襲殺向他身後的那位年輕女子。

「吼、」興許是本能的戰意,蘇陌並未過多猶豫,當場就揮動人王劍,再度斬殺數十位年輕修士,血水如雨墜散下來。

「哧。」

一柄血色短刃猝然襲擊,釘殺向女子眉心。

「鐺!」

蘇陌一道金色大掌如潮水席捲,肆意滾動,硬生生的將這柄短刃捏成粉末,速度太快了,一般人無法跟上蘇陌的速度。

「嗯?」神秘女子原本處於被圍攻的境地,但蘇陌的數次出手,讓她轉危為安,沒有受到一點傷害。女子不言不語,僅僅美目旋轉,下意識的打量蘇陌的背影,眼神怪味。

「哧、」又一道暗黑金色大掌自天穹輾壓而下,黑光遮天蔽日封鎖這一片長空,滔天波動震裂虛空,而後一掌化成五道黑光燦燦的指節,要洞穿蘇陌的天靈蓋。

神秘女子突然翹首看向高空,「不可。」

「嗖、」

暗金色大手五指收斂,剎那偏移方向,一巴掌扇進裂開縫隙的地面,頓時帶起大片的粉色光芒。

「轟轟轟!」兩種光澤轉眼交融,宛若兩條真龍在搏殺,彼此攻擊,彼此碾壓,旋即碎裂成星火,被微風吹響四面八方。

「小哥,謝謝你哦,剛才如果不是你當我的肉盾,人家還真不知道如何是好。」神秘女子咯咯輕笑,赤腳掠過蘇陌,一頭扎進被掘開的地面縫隙消失不見。

蘇陌詫異,剛準備一腳跟進縫隙,被無良道士阻止,「別進去。」

「嗖!」蘇陌毫不猶豫,手提人王劍,數步點動,回到無良道士的身邊,各方出手的年輕修士彼此收斂氣勢,形成微妙的對峙氣氛。

「怎麼回事?」蘇陌疑惑道,「為什麼不能進去?」

無良道士看了眼那道被開出巨大溝壑的地面,眉頭緊蹙道,「你不是盅師,一旦貿然進入,會容易陷入絕境。那神秘女子身懷二十橋明月蕭,她不會出事,現在等吧。」

蘇陌瞭然,然後巡視四方,各路高手心平靜氣的守著巨型溝壑,準備守株待兔。

「一旦出來又是一場廝殺啊,現在就等神秘女子能不能成功帶出蝶后。」王束莫名擔憂,一句話剛說完,發現無良道士和周無憂相視一眼,神色微變。

總裁霸寵替身妻 還有什麼話要說?」蘇陌也發現問題,他看向周無憂。

周無憂沉聲道,「我剛才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氣息。」

「嗯?」蘇陌眉頭微微揚起,心頭無端一陣跳動。

「是那個人的味道,他又出現了。」周無憂面色凝重,顯然在第一時間察覺到問題所在,他巡視四方,壓低聲線道,「應該就在附近,一定要小心。」

「誰啊?」王恩焦急,大大咧咧道。

無良道士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先前那位數十外域奇才的疑似修鍊魔功的人,剛才那一道暗金色大掌,瞬間鋪出,應該是想滅了蘇陌。」

蘇陌沉默,仔細回味剛才匆忙一瞬發生的異變,那一掌最終沒有斬殺向他,最後強行改變方位,拍進了地面。

「他們有關係。」蘇陌突然道。

「嗯。」無良道士點點頭,「這兩人來歷玄乎,一個在外圍掌控局面,一個進下面尋找蝶后,等會肯定要死人。」

「你懷疑修鍊魔功的男子會製造混亂?」蘇陌咬牙,回視王恩一眼,當機立斷道,「將我南荒的年輕修士召集過來,不要分散。」


王恩點點頭,轉身離開。

「有盅師擋道,貧道的神蟲盅失去了作用。」無良道士一臉肉疼,他無奈搖搖頭,「等會只能嘗試性的看看有沒有漏網之魚。」

「至於那隻位居天王境的蝶后,多半沒機會帶走了。」

蘇陌蹙眉,「我等幾個聯手,實力還不行?」

「不行。」無良道士搖搖頭,「盅師這一脈很神秘,天生親近蟲類,只要稍稍耍點手段,現場的人至少要死一般。代價太大,最好不要妄動。」

「而且現場有很多修士知道自己爭取不到蝶后,肯定會存心攪局,到時候局面會越來越亂。」

蘇陌嘆息一口氣,而後他眸光收斂,開始排查可疑對象,不知為何,他總感覺這位修鍊魔功始終隱藏在暗中的男子,先前接觸過。

「我南荒應該不在內。」蘇陌嘀咕,然後看向外域,「實力超出一般修士,並且接觸過的,除卻十三鷹便是雷霆子,清修,到底會是誰?」

「無良,有沒有人能夠同時具備兩種氣息?」蘇陌反問,提出質疑,「我總懷疑這人很熟,至少打過照面。」

「這、」無良道士沉默,顯然也在排查疑似人選,但此人境界相仿,又刻意隱瞞,只要不露馬腳,很難查出到底是誰在暗中出手年輕修士。

場面死寂,各方年輕修士蟄伏桃林,殺氣隱隱擴散,全部都在密集關注地面。蘇陌和無良道士交涉無果后,選擇靜觀其變。

一夜消逝,無聲無息,風平浪靜。

「怎麼還沒出來?該不會是走了吧?」開始有年輕修士按耐不住,小聲推斷道。

此話一出,立即有人反駁,「走不了,別忘記這裡是界中界。」

「轟、」

第三日,桃林下方突然出現,一股王道氣息瀰漫,震裂地面,爆發出奪目的粉色光澤。衝擊波過於激烈,諸多修士被逼退到外圍,空出很大的場域。

「要出來了。」人群躁動,眸子射出道道精銳的光澤。

「啊~」

一剎那,後方發現巨變,一道暗金色的大掌橫空落定,五指如天鉤,當場將一位年輕的修士帶入空中,五指洞穿他的天靈蓋,不斷溢出五道黑艷的血跡。

「這、」凄艷血水綻放,那具屍體竟然詭異的開始黑化,如焦炭一般,這一幕過於駭人,嚇傻了在場所有。

「轟、」暗金色大掌拋掉屍體,對拍而下,迅速抓中第二人,以同樣殘暴的手段虐殺第二人,速度太快了,幾乎片刻之間。

「哧!」五道血光如同衝天柱般,引起莫大恐慌,那一帶迅速大亂,人群開始倒退,不敢過於靠近,以免被斬殺當場。

「到底是誰在暗中出手?可敢出來一戰?」十三鷹身後的一位扈從也被虐殺,死狀凄慘,讓他很是惱火。

「啵啵啵。」與此同時,桃林下冒出滾滾粉色塵土,如狼煙一般遁入雲霄,恐怖絕倫,吸引了部分人的視線。

鹹魚女忐忑記 交出蝶后,饒你不死。」雷霆子嘴角泛起冷笑,一步跨出,剛準備出手,橫空而過的暗金色五指,如天雷炸裂虛空,筆直的襲殺向他。

「陰險小人,當我怕你?」

「嗤嗤嗤!」暗金色的光澤逐步綻放,如一塊大磨盤,綻放無量光,壓制的虛空都沉悶下來,隨即一掌化成九掌,覆蓋整片天宇,黑壓壓的一片,視線受阻。

雷霆子色變,「你、」

「噗。」一掌拍落,當場就將雷霆子轟的吐血,速度太快了,根本無法顧及。

「快走。」天宇中,隱現一道沉悶的喝令,如驚雷炸裂,刺激的數人耳朵瞬間溢出血跡,踉踉蹌蹌倒退,無力載倒,生死不知。

神秘女子展顏一笑,「哥哥,你自己小心。」

「想走?」蘇陌眉頭揚起,一劍人王,阻截神秘女子的去路。

女子回頭輕笑,雙目綻放極為魅惑的光彩,「小哥,你真的忍心攔我嗎?如果我走不了,會被他們殺掉的。」

蘇陌驚覺頭暈目眩,努力讓自己靜心,但剎那的失神,神秘女子已經如鬼魅般離去,只留下一道魅惑至極的聲線,「小哥,合作愉快哦。」

「嗤嗤嗤。」蘇陌咬牙,錯逢最佳時間,非常遺憾,但下一刻莫名殺機起卷,有人暗中攪局,「蘇陌跟這兄妹兩人有見不得人的合作,殺了我外域如此多的奇才,先抓住他。」

「你哪知眼睛看到我跟他們合作了?」蘇陌怒目一瞪,驚得很多人倒撤。

一陣嗤笑傳來,「那女子說合作愉快,難道不是嗎?」

「明人不說暗話,既然質疑我跟他們合作,為何表面真身?」蘇陌抖動人王劍,劍氣滔滔,「有種滾出來說。」

這一剎,殺氣瀰漫。。

… 第三章 妖索甦醒1

葉秋趁着這個空隙,連殺身後數十小妖,回到廣場大廳中去。退路已被黑鼠妖和妖姬二人雙雙攔截,想要強行闖過去,幾乎是不可能的。既然妖姬可以從別的通道繞到葉秋的前面,這地下環道定然還有別的出口。大廳中一般都是些實力不強的小妖,只要伺機從另一個出口快速逃出,他與米顏就有了生的希望。

葉秋不禁有了些微的後悔,他太託大了。如果當初通知了執法者們,或許他就不會如此孤身奮戰了。如果就這樣死去,那麼藍英,還會有誰去尋找。當然,當時的葉秋完全不能考慮這些後果。米顏被這些妖類擄走,生命隨時可以受到傷害,哪有時間去考慮那些。

大廳中的小妖密密麻麻,擠滿了每一個角落。以至於葉秋越至大廳,竟然沒有落腳之處。他再次聚集真元,天煞滅魂手影一掌壓下去,頓時斃殺四五小妖,隔出三尺大小的空地。

小妖們完全不相信葉秋竟然可以在黑鼠隊長和姬使法的雙攻下逃出來,加之葉秋那凶煞般的真元氣息,氣勢驚人的功法,一時間讓他們驚的紛紛愣在原地,不知進攻了。

葉秋可沒有閒着,他雙腳剛落地,見機亮出樹行妖索,全部的真元充斥進妖索內。妖索受到真元的刺激,猶如老樹的根部,不斷地伸展曼延着,長出無數條藤根。

“啊……”“呃……”“救命啊……!”小妖們慌亂起來,只見受到刺激的樹行妖索猶如瘋了一般,觸到小妖的身體就如蛇般纏繞上去。不到眨眼的功夫,妖索的藤根就把小妖勒至窒息。

從妖索的主莖上至少延伸出數百條藤根,這一照面,就有幾十小妖在藤根的纏繞下大呼救命。其他的小妖那曾見過如此厲害的法器,加之本身就對樹行妖索有着深深的恐懼,很快地,他們就失去了抵抗的意志,小妖們產生起逃跑的念頭,大廳的包圍圈眼看就要崩潰。

“妖子們聽着,誰若抓住這人,本使法重重有賞!求色得色,求財賞財。”妖姬不知何時已經出來,輕飄飄地浮向葉秋,聲音輕柔委婉,卻使快喪失鬥志的衆妖們精神一震,再次向葉秋攻來。

葉秋頓時感到壓力鋪天蓋地的襲來,衆妖們高吼着,瘋狂不畏死地前赴後繼。他左手操控着樹行妖索,右手再次聚元成行,向小妖們打去,可是情況依然無法改變。

“哈哈……葉魔士,識時務者爲俊傑,我勸你還是不要再做無謂的抵抗了,否則被我的妖子們不小心傷着了,那可不太好!今天,你是無論如何也逃不了了,哈哈……!”妖姬見葉秋捉襟見肘,慌亂地應付着潮水般的圍攻,不禁開心地哈哈大笑起來。

“嗯……!”背後的米顏發出一聲痛苦的悶哼,原來一不小心,被背後的一蒼狗妖傷着了。

精疲力竭的葉秋真元急劇地耗損着,過度操縱的神念已經陷入了睏倦,他的意識慢慢地有些模糊。米顏的這一聲悶哼,猶如一支強心針,頓時使他打了一個激靈。他着急地大喊一聲,“米顏,你沒事吧!”

可是米顏依然深度昏迷,葉秋血紅的眼睛狠狠地盯上背後的那蒼狗妖,這時,另一隻灰鼠妖的爪子再次在米顏的背後掃過。尖銳的爪子劃破包裹米顏的布條,發出呲的撕裂聲。也同時在米顏的背後留下另一處傷口,受痛的米顏無力地又發出一聲痛苦的**。

“不要傷了……”妖姬見狀正準備大喊,她花了這麼大的代價,可不想只換來一個奄奄一息的米顏和一名極度仇恨的修魔者。

“啊……!”嘶竭的怒吼回震在廣場大廳中,震的廳頂的碎屑紛紛落下。近處的小妖,更是痛苦地捂住耳朵,看來耳膜十有**被震裂了。

狂怒的葉秋頭髮豎起,目眥盡裂,牙齒咯咯作響。他的眼中完全變成了血色的世界,魔化的真元肆虐地在他體內狂衝亂撞。突然,他的腦海中閃過一個畫面。黑雲,陰沉濃重的黑雲。死寂,荒蕪空漠的死寂。驚雷,開天闢地般的驚雷。大雨,淹沒世界般的大雨。散亂的黃土和碎石,一束鮮花橫臥在急速流淌的混濁黃水中。閃電過,一座空寂的墳塋很快聚集了雨水形成了一汪淺淺的水坑。

“啊……!”葉秋再次大吼,憤怒的吼聲中夾雜着刻骨的痛楚和泣血般的仇恨。一絲莫名的憂傷從心底深處飄起,猶如催化劑般,瘋狂了體內本已暴躁的魔元。葉秋不明白腦海中爲何出現這些畫面,他不明白自己爲何如此的憂傷。他只知道,瘋狂的魔元就像那暴風雨來臨前的海浪,快要毀滅一切。

所有人都愣住了,妖姬更是呆呆地注視着瘋狂了的葉秋,眼神一片空白。剛從甬道里出來的黑鼠妖隊長也嚇了一跳,不明白這名修魔者爲何似走火瘋化般。

暴戾狂躁的魔元最終還是找到了出口,它們流星般地衝進樹行妖索,漲大着滅魂手印。如魔煞般的葉秋,此時心中完全被嗜血的念頭充斥。滅魂手印在魔元和葉秋意唸的雙重影響下,由原本的人形掌印變成了骷髏手骨般的手印,三隻黑手影也變成了六隻,如魚得水般興奮歡悅,不時幻化成猙獰的骷髏頭。


樹行妖索更是發生了劇變,枯綠般的索莖變的漆黑,似乎喪失了一切的生命氣息,發出若有若無的綠煙,讓人不寒而慄。它擴展的藤根也在慢慢成行,形成以妖索本體爲主幹,上百藤根爲支體的完整樹根體系。妖索漸漸脫離葉秋的左手,向廣場大廳頂部浮去。擴展的藤根支體越來越多,猶如一張大網,快要覆漫住整個大廳。

黑鼠妖隊長大吃一驚,似乎預感到了什麼,對着大廳中**的鼠妖大喝道,“快,咬斷那些根藤!”說完率先向空中妖索的一藤根衝去,抱住就啃。就在此時,浮在空中的那無數根藤猶如章魚的觸手,探下大廳。碰到妖類,則迅速捆束起它們的身體,然後藤根的頂端冒出上千條根鬚。或如一張大口,吞地就把小妖的頭包住,似那食人花一般,把它當成食物消化掉了。或如貪婪的蛆蟲,爭先恐後地擠進小妖的口中,吞食它的內臟血肉。 88_88035「哧。」

蘇陌抬手一劍,劍氣如長龍,斬裂虛空,當場將一位年輕的黃髮男子震出虛空,男子後撤數步,一臉陰沉的凝視蘇陌。

「將你剛才的話再說一邊。」蘇陌提著人王劍,一步一步逼近。

黃髮男子來自外域,此番進入道宮,本就被蘇陌一人威勢壓得喘不過氣,現下好不容易逮住機會聯絡各方高手針對蘇陌,不想被他一劍斬出了虛空。

「你要做什麼?」這位實際名為雲鶴的男子沉聲道。

蘇陌提著人王劍,上下打量雲鶴,語氣平淡道,「你說我跟那盅師合作,請拿出證據。」

雲鶴深吸一口氣,巡視四方,而後看向雷霆子數人,這才敢強提一口氣,沉聲道,「那女子親口說的,難道你當我等耳聾?」

「明明只是趁機攪局的無稽之言,你竟然拿這件事做文章?當我南荒的修士都是傻子?」王恩嗤笑,諷刺道,「想針對蘇陌,就拿出好的理由,別在無事生非,以免丟了你們外域的臉面。」

雲鶴冷哼一聲,掃視蘇陌一字一句道,「想要洗清關係,抓住那盅師一問便知,不然你蘇陌難逃干係。」

「好啊。」蘇陌微笑,「你去抓。」

「額。」雲鶴愣住,隨即沉聲道,「為什麼我去抓?貌似是你跟她有洗不清的關係吧?你想洗清冤屈,難道還要我等出手?」

「轟!」

剎那間,一道暗金色的大掌翻雲吐霧,自天穹而落,當場轟殺向雲鶴,殺氣騰騰如烈火,將兩邊的虛空都燃燒。

「嘶嘶。」速度太快了,根本無法避免。

饒是蘇陌第一時間發現異狀,但也補救不及,那道暗金色大掌宛若上蒼之手,眨眼將雲鶴崩殺,天靈蓋出現駭人的五個血洞。

「噗~」一簇血水被帶到長空,綻放如血色妖花,讓各路高手避退,一面驚駭。

場面森林,頓時爆發一聲怒嘯,「蘇陌,你還敢說自己跟他們沒關係?」

「你們聯手殺我外域修士,太殘暴了,你今天別想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