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下方,泥土礦石之中,夾雜著一個傢伙,劇烈的坍塌讓它慢慢清醒過來,「咔嚓咔嚓」的聲音響起,它大吼,一下子破土而出,

「哈哈,沒想到我又重見天日啦,」

天空中,立著一個機甲人,六丈大小,全身金黃色,精光燦燦,然而他的眼睛,透出一股凶氣,讓人膽寒,連直視他的眼睛都不能,

「陳二旦,你個天殺的,」

中年老四他們大罵,連連倒退,最後堅決逃走,

黃金人,很早很早的時候,原本是荒天路第一城中最強大的一個黃金鐵人,其堅硬程度是其他鐵人的數十倍,

很早的時候,一名修士踏上荒天路歷練,身上有一隻幽冥頑獸神魂附體,就如陳二旦有紫龍附體一般,當時的情況又有一些不同,那名修士意識被幽冥頑獸主導,四處殺人,吞食修士的神魂和生命精華,

幽冥頑獸十分強大,大殺四方,第一城中無人能制服,后來調動其他城的強者,一同擊殺幽冥頑獸,一番劇烈的大戰,幽冥頑獸倒是沒事,但它附體的修士被打爆肉身,而幽冥頑獸逃跑,最後被它得到機會,附體黃金鐵人,

黃金鐵人是法寶,但是意識薄弱,被幽冥頑獸抹除意識,取而代之,幽冥頑獸十分強大,手段逆天,把自己變成黃金人的靈魂,可以說黃金人是法寶,幽冥頑獸是器靈,就像降龍戟本身和內部的龍魂一樣,

幽冥頑獸有強大黃金體,可以說是不敗金身,而且本身手段太過逆天,沒有人能殺死,最後荒天路的大人物想盡辦法,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將其鎮壓封印在礦洞之中,

萬年之後,機緣巧合之下,陳二旦的出現,誤打誤撞將幽冥頑獸放了出來,雖然沒有親眼見過,但是聽說過幽冥頑獸的傳說,中年老四他們哪裡是幽冥頑獸的對手,保命為先,

中年老四他們都逃命了,陳二旦哪裡還敢停留,跟著眾人逃命,

「草泥馬,怎麼回事,」

在這十萬火急之時,陳二旦發現自己跑不動,立在原地,尿都差點急出來,前後左右上下,四下看去,什麼都沒有,

「怪逼,見鬼了,」

突然,板磚的聲音在識海中響起:「小子,怕什麼,老龍要出手了,」

幽冥頑獸,神魂強大,和紫龍一樣,都是獸魂,對紫龍來說,簡直是一塊大肥肉,

「小子,身板不錯,不過還得鍛煉鍛煉,」


紫龍的聲音響起,


「哈哈,多少年了,我又重見天日,我要毀了荒天路,,,」

幽冥頑獸大吼,聲音如雷,不少人被震得吐血,有的直接當場爆碎,沒死的神魂顛倒,眼中全是驚恐,礦區一片飛沙走石,彷彿世界末日來臨,

「哈哈,什麼**破玩意兒,給大爺死過來,」

人們聽到一個十分牛逼的聲音,回頭看去,只見陳二旦飛上天空,與幽冥頑獸對立,

紫龍要出手,在這種情況下,陳二旦怎麼能浪費這個裝牛逼的機會,

「卑微的人類,死吧,」

一千分之一個眨眼不到的時間,幽冥頑獸出現在陳二旦面前,六丈高的身板,黃金色的大腳從陳二旦頭頂踏下,強勢而兇殘,幽冥頑獸太強大,一腳之下,上千丈的礦區塌陷,陳二旦被一腳踩下,墜入地底幾百丈,

「陳二旦那傻逼,就這樣莫名其妙的送死,」

「唉,,,」

眾人嘆息連連,趕緊逃命,

「我草泥馬,老龍,你他瑪怎麼不出手,」

在地底不斷下陷,全身疼痛,紫龍沒有出手,陳二旦大罵,要知道,這裡是礦區,地質堅硬,要不是陳二旦被中年老四放在爐子里煉過,這樣下陷幾百丈,就算是五行體,早就成爛泥,

「剛才還沒完全睡醒,」

紫龍慢悠悠地說道,這才控制陳二旦身體,一拳往上轟殺,

「轟隆,,,」


幾十里的範圍大爆炸,整顆星球劇烈震動,紫龍出手,非同凡響,幽冥頑獸被轟擊,倒飛上天,陳二旦全身寶光飛舞,跟著沖了出來,

天空中,陳二旦和幽冥頑獸大打出手,五行體和黃金身不斷衝擊,似法寶撞擊的金屬聲響起,每一閃交手如打雷一般,十分刺耳,十分震撼,

「哇,陳二旦和那傢伙打起來了,」

礦區外的廣場上,中年老四他們已經上了飛船,本來已經要逃走,此時看到陳二旦在和幽冥頑獸大戰,吃驚的同時停了下來觀戰,

「居然能和黃金機甲硬碰硬,五行體果然牛逼,」

「那是因為我錘鍊過,」

……

陳二旦和幽冥頑獸在天空衝擊,不多時就衝擊上千次,看得人起雞皮疙瘩,陳二旦到底是什麼做的,

陳二旦和黃金機甲沒有分出勝負,該是紫龍和幽冥頑獸真正出手的時候了,

「嗷吼,,,,」

星球顫抖,黑色籠罩,不見天日,陰森恐怖的氣息如大風一樣在狂吹,各種妖魔鬼怪出現,猙獰而嚇人,彷彿來到了幽冥地獄,一隻幽冥頑獸頂天立地,身體很大,看不清楚長什麼樣子,只知道黑色,光是氣息,就讓大地崩潰,

「老夫面前,休得放肆,」

人們什麼也看不見,陳二旦身臨其境,也是看不清楚什麼情況,只看到,一道巨大的紫金色光芒爆發,

接下來就是黑色和金色的布滿大半個星球,之後就是不停的大爆炸,席捲幾千里,天空雲彩逃跑,大地被炸翻,幸好大戰發生在天空,若是發生在地面,影響更大,

「仙界來的又如何,凡界是淺灘,你蹦不起來,」

幽冥頑獸嘲笑紫龍,

幽冥頑獸的確牛逼,無數年過去,更加強大,一番大戰,紫龍都奈何不得,不過剛才紫龍沒有動用本源,現在被幽冥頑獸嘲笑,怒氣橫生,一道美輪美奐的光芒綻放,那是仙界才有的仙力雖然不多,但是整個星球都要崩潰,

「不要啊,」

幽冥頑獸感覺到一股無法抗拒的力量,眼中驚恐,大吼起來,

雖然不多,但仙光之下,一切皆毀,什麼黃金機甲,化為粉末,什麼幽冥頑獸,被紫龍吞噬,

一切靜下來,天空之中,陳二旦如夢初醒,什麼都沒感覺到,幽冥頑獸已經淪為食物,只有黃金色的粉末在空中飄飄洒洒,

陳二旦沐浴在粉末之中,無比神聖, 「沖啊,」

廣場上里,所有的修士在往礦區里沖,紫龍和幽冥頑獸一番大戰,礦區被打翻,無數的龍紋玄鐵被炸翻出來,眾人哄搶,

「剛才怎麼回事,」

中年老四他們沖了過來,詢問陳二旦,

「沒事,剛才我護道人出手了,」

陳二旦忽悠道,

眾人震驚,守城門的老頭子可是達到悟道境,尊者級別的人物,居然沒有發現陳二旦的護道人,不過想想也是,剛才短暫的大戰,已經超出尊者級別的範疇,具體也不好估計,

一群中年人看著瘋狂搬運龍紋玄鐵的修士們,臉色難看,中年老四道:「你看看你乾的好事,」

另一名中年人道:「修鍊一途,也講究氣運,或許這就是這幫人的氣運吧,」

「趕緊去搬玄鐵,完成人物自行來接受處罰,」

中年老四說完,與其他幾人離去,

「草,還要處罰啊,」

對於處罰,陳二旦還是心有餘悸,

礦區里全是笑聲,全都感謝陳二旦,那幫礦友早就幫陳二旦和金獅把任務完成,

陳二旦眉頭緊鎖,問一名礦友,道:「你們有沒有見到金獅,」

「沒有,沒有它的消息,」

一群人面面相覷,自從陳二旦被抓走到現在,還沒見過金獅,

陳二旦有種不好的預感,難道金獅被擊殺了嗎,陳二旦一時間不知道如何是好,一下子悲傷起來,眼睜睜看著慕容一夜從自己身邊消失,現在連金獅也……,

活要見金獅,死要見屍體,陳二旦一定要找到金獅,

就在這時,一名修士興高采烈地走了過來,說到:「陳二旦,謝謝你讓我們這麼快完成任務,」

陳二旦哪裡有心情理他,

這人又道:「你們在找一頭穿著大褲衩的金色獅子嗎,」

「是的,你見過它,」

陳二旦激動起來,急忙問道,

這名修士道:「經常見到啊,那隻穿著大褲衩的獅子經常跟著一頭白色母獅子到處跑,可能是發春了,之前我還看到它勾搭那母獅子,被那母獅子的主人訓了一頓,」


「卧槽,」

一群人腦袋冒黑線,陳二旦倒是鬆了一口氣,哭笑不得,他瑪的金獅真不靠譜,見色忘友,這麼久了都不來找自己,

金獅沒事,眾人鬆了一口氣,礦友們已經完成任務,準備離開,讓陳二旦一起,然而陳二旦將還要接受處罰的事情說了出來,而且還要等到金獅再一起離開,

與一群礦友告別,陳二旦去尋找金獅,

在礦區找了很久,終於看到金獅,穿著大褲衩,人立行走,低著頭悶悶不樂,似乎有什麼心事,

「你個缺貨,還以為你死了,跑哪裡去了,害得老子好找,」

見到金獅,陳二旦一陣大罵,

生怕陳二旦發現自己的秘密,金獅趕緊將情緒整理,反口道:「好你個陳二旦,獅爺也在到處找你,還以為你被打死了,」

陳二旦想揭穿金獅,想了想又沒有說出口,當下道:「我們準備離開這裡,」

廣場破破爛爛,大雕歪斜,不成樣子,管事查了一下,陳二旦和金獅任務已經完成,便將他們的鐐銬卸掉,

陳二旦並沒有立即離開,雖然新年老四沒有強制他接受處罰,但是陳二旦清楚,這不是什麼處罰,而是一種暴力錘鍊,不管如何,畢竟荒天路是鍛煉修士的地方,所以陳二旦也很想接受『處罰’,

幾名負責看管礦區的中年人正在修復大殿,見陳二旦到來,中年老四笑了起來,當下就道:「陳二旦,我果然沒看錯你,」

陳二旦微微一笑,顯得有些賤,說道:「有好處,自然要來,」

中年老四十分欣慰,說到:「你能理解很不容易,跟我走吧,」

陳二旦和金獅跟著中年老四進入地牢,

「不會吧,又要搞這種,」

陳二旦想起被爐子煅燒的感覺,頭皮發麻,

來到一道金屬大門前,中年老四說道:「荒天路第一站,主要鍛煉修士的肉身,挖礦是一種鍛煉,很愚蠢的鍛煉,而且,龍紋玄鐵是氣凝結而成,在你們不停的挖礦過程中,呼進大量的龍紋玄鐵氣,這些氣慢慢沉澱融合進修士的肉身,修士將會變得強大,肉身堅硬,強大大增,」

「讓你們來挖礦,目的就是鍛煉,增強體質,」

陳二旦和金獅點頭,

中年老四看了陳二旦一眼,繼續說到:「上次給你的處罰,一般人還得不到,那可是三昧真火,進入只有被燒死的下場,只有強大的人才能得到三昧真火的焚燒,好處你也有體會,但是對於你,我覺得還沒有到完美,」

「就像打造刀劍一樣,你給高溫煅燒,被冷水粹練,還缺一個過程,那就是打造,這是一個鍛造過程,必須完成才能完美,接下來,你就接受打造吧,」

中年老四說完,打開金屬大門,

陳二旦沒有說話,直接走了進去,中年老四迅速將大門關上,鬼笑起來,

「這是要做什麼,」

看到中年老四鬼笑,金獅問道,

「一邊去,」

金獅被和呵斥,

……

陳二旦進入大門,這是一件全封閉的房間,裡面沒有別的東西,只有十八個鐵人,

這些鐵人每人手裡握著一柄大鎚,大鎚寒光閃閃,鎚頭有半個陳二旦大,聯想到中年老四說的打造,陳二旦雙腿發軟,

「不要啊,」

陳二旦轉身逃跑,要出去,

中年老四下達命令,十八個鐵人同時行動,結果可以想象,

「嘣嘣嘣嘣嘣嘣嘣,,,,,,」


「啊~~~~」

在那些鐵人眼中,陳二旦就是一坨生鐵,它們要做的就是將陳二旦錘鍊成精鐵,

十八鐵人同時出手,速度不是一般的快,一開始陳二旦還能反抗,到最後根本沒有反抗的力氣,全身痛得不行,都快成一坨鐵塊,

金獅和中年老四通過映射在觀看,金獅全身起雞皮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