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納斯大聲的進行著解說著,這是第五白銀戰隊最後也是最為猛烈的掙扎,如果讓他們翻身,那麼所有的節奏即將全部打亂,所有的優勢將會被重新改寫!

「怒濤之嘯!娜美使用怒濤之嘯準備將風女和盧錫安留下,但風女的龍捲風實在是太准了!在這樣的地形,沿途越來越大的龍捲風娜美無處可逃!

盧錫安這次使用了進攻的冷酷追擊,他不僅側身躲過了浪潮,還近身了!中了!怒濤之嘯擊中了風女!不!風女的龍捲風也擊中了娜美!

五連暴!五連暴!

這是什麼運氣!

無盡加電刀的暴擊幾率讓此時的盧錫安有如神助!娜美在一秒之內被秒了!被秒了!」

「閃現大!出現了!安妮的閃現大!大住了盧錫安!」基羅立刻跳了起來!「上面有安妮!盲僧快殺風女!快殺風女!」

現在的基羅幾乎已經有些語無倫次了,似乎他的話好像李青能夠聽到似得。

為什麼要先殺風女?而不殺被定住的盧錫安呢?

「一個也不能走!」李青一個瞬眼進入了紅buff巢穴,一個超極限的天音波直接擊中了那個總是礙事的風女!

「哈哈!一個也不能跑!一個也不能跑!」基羅頓時喜笑顏開!這個李青,真的和他想的一模一樣!現在打的就是氣勢,一個也不能跑!


安妮在定住盧錫安的一套爆發之後,發現自己的傷害不足以帶著治療的滿血盧錫安,但即使就算是這樣,他也將盧錫安打掉了將近三分之二的血量!

而李青這邊,殺一個沒有了龍捲風的風女,對於二十層殺人劍的盲僧來說,簡直是不能再容易了。

在摧筋斷骨之後李青的四次普通攻擊和迴音擊的收尾,哪怕是將李青虛弱,他也難逃赴死的命運!

「青哥兒!打他!打他!他要跑拉!」王若雨的屏幕已黑,她現在已經完全不在乎剛才被嚇的感受了,現在她只想贏,只想贏!

李青轉過身朝著盧錫安的方向走去,咧嘴一笑:「沒了閃現了盧錫安,你能跑到哪裡去?」

龐大的殺意從李青的身體充斥而出,剛才王若雨的哭聲讓他的憤怒爆發到了極點,哭了!你們居然讓我最疼愛的妹妹嚇哭了!

不可原諒!不能原諒!

此時此刻的李青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眼神究竟有多麼可怕,他也完全不知道王若雨在他心中的地位,已經高到了一個什麼樣的層次,他現在唯一的念頭,就是毫不猶豫殺了對方所有人,然後無情摧毀敵人的所有心理防線!

然而,正當李青貼著牆壁準備使用進攻瞬眼發射最後一擊無情的天音波的時候,召喚師峽谷頓時靜止了!

召喚師峽谷雖然靜止了,但世界上所有親眼看到這場比賽的觀眾們全部沸騰了!

「贏了!贏了!超神學院贏了!」

「哈哈哈!這場比賽真的太驚險了!哈哈!據說這是一隻新隊!連青銅段位都沒有到的新隊!」

「盲僧?盲僧有這麼厲害嗎?二十層殺人書?一個日炎斗篷怎麼就這麼厲害?我看他手中的金幣至少還有兩三千吧,如果這兩三千再補上一個裝備,真的就是無敵了吧!」

「不然咧,你以為白銀戰隊看不清楚形式?這場團戰一輸,盲僧直接無敵,一個人都能單挑三個以上了,如果這都還不認輸,等著別人四殺,五殺么?」

投降了!

無盡戰隊投降了!

基羅也是一臉驚愕帶著複雜的喜意看著這場比賽突然靜止的畫面,那宣布著終極破運一家勝利的系統聲音,那無盡戰隊主動投降的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決定。

「我覺得,我們應該對他們道謝,」維納斯眼中不知道為什麼有些晶瑩了,「而且,我覺得你應該向海茵道歉。」

「呃~妹妹,你能不能給你哥留點面子?你叫我給一個女人道歉?」基羅回過神來,尷尬一笑,他的眼神停留在這個畫面不動,他盯著的,是一個女人,一個長發及腰坐在地上喜極而泣的紫發女人,悠然間嘆了一口氣,「好吧,妹妹,覺得我應該買什麼東西賠禮?」

維納斯指了指右下方人群涌動的一方,微微一笑:「喏,我想這個禮物應該足夠你賠禮了吧。」

天神基羅循著妹妹的手勢看向右下方的人群,人群中有一個數百人形成的保護圈,這群人裝備精良,氣勢無窮,為首的是一個老人,一個鷹眼銳利滿臉皺紋的老人!

「是軍神家族!」基羅心中一動,突然對著維納斯幽怨的一瞥,無奈的道:「妹妹啊妹妹,你可要折騰死你哥哥咯!你說說,我還是你親哥嗎!唉!」。

… 82_82882……

召喚師峽谷,隨著所有英雄的虛影全部定格,李青等人全部限制在虛影之內的範圍進行移動。

「贏了!」李青揚起拳頭朝著空中使勁的揮舞著,大聲笑了出來,「哈哈哈!贏了!」

「贏了?我們贏了?」海茵直接坐在了地上,那美妙的聲音在空中響起的時候,她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一想到自己的命運終於即將脫離軍神家族的控制,海茵淚流滿面,終於,終於,她成功了!

「啦啦啦啦~贏咯,贏咯!要進超神學院咯!」王若雨在原地興奮的跳著舞,快樂的像一個小蝴蝶。

「李青,謝謝你。」夏纖柔凝望著揮舞著勝利之拳的李青,眼眸晶瑩。

林媚嘴角不自覺得浮出一絲微笑,她對自己今天的表現非常的滿意,我林媚,可以不輸給任何人,母親,你看到了嗎,我的進步。

「哦耶!哦耶!贏了!爽啊!哈哈哈,哈哈哈!」王動眼神充滿了笑容,他沒想到他們真的贏了!居然真的贏了!

以一個連青銅段位都還沒到的垃圾菜隊贏了一個白銀戰隊排行榜第五名的超級強隊!

那是他甚至可以仰望的戰隊啊!

但是高興之餘,王動的心中卻有無限失落,什麼時候,才能在神選之戰上與他們並肩作戰呢?

這份勝利的喜悅,帶著一絲絲苦澀,王動深深的將它藏在心底。

……

「出來了!他們出來了!」

「破運之隊!破運之隊!英雄!英雄!」


啪啪啪啪!

隨著雷聲般的掌聲,穿上制服的終極破運一家再次踏上了紅毯,與第一次踏上這個紅毯不同,現在的破運之隊獲得了所有人的尊敬!

所有的鏡頭全部都給與了凱旋而歸的黑馬戰隊,他們現在是英雄,應該享受這樣的待遇!

基羅和維納斯微笑的看著下方享受著萬丈榮光的破運之隊,赫然間,基羅眉頭一挑,將視線放在前方百米的空中。

「來了。」維納斯微笑的道。

「是啊,該來了,如果沒有簽訂死亡契約,或許我們還能夠見到另外一場比賽吧。」基羅道。

隨著一聲清亮的猶如玻璃掉在地上的聲音出現在紅毯上方的天際,一個巨大的血紅色的召喚陣正在緩慢的進行刻畫!

「哈哈哈,哈哈哈!」

「來了!來了!五殺狩獵,魔月戰隊,無盡戰隊,都去死吧!」

「哈哈,輕敵的後果!結果全軍覆沒,哈哈哈!」

晨曦望著天空中的即將完成的血色召喚陣,淡淡的道:「居然是這等層次的仲裁者降臨,難道?」

「這個召喚陣與平時血腥對決時所降臨的很不一樣,這次是鮮紅色的。」黎凱歌皺眉的望著上空,這種顏色的召喚陣,這種壓迫力,難道要來大人物了嗎?



「太厲害了!沒想到真的有人打得過無盡戰隊!」趙宏偉滿眼讚歎的看著紅毯上的勝利者,拍了拍身邊的黑痣帥哥的肩膀,笑道:「仙賜,看來我們沒機會表現了。」

「是嗎?」趙仙賜微微一笑:「我不這麼覺得。」

「喲,喲~對面的男孩你看過來,你的秘密我來猜,我來猜奇怪,,喲喲!」琳將手做成話筒狀對著趙仙賜直接開始唱起了rap。

「嘔~」趙仙賜直接回過了頭,他真得受不了這個人自編自導的歌詞了。

見到一直都淡定的趙仙賜居然也承受不住琳的噁心,所有人都哈哈大笑了起來。

「喲,喲,你的心好冷,需要我來疼,喲,喲。」琳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一盒胃藥,直接貼近了趙仙賜的身體,準備好心好意將這盒葯遞給他,「嘔~」趙仙賜直接一個奧術躍遷,踉蹌的摔倒在了十米處的地上再次狂吐。

「好單純的孩子,唉,看來還需要改造改造。」趙宏偉哈哈大笑起來,將纏繞在身上的白鰻召喚到了另外一個空間,不管這個召喚陣要召喚出什麼樣的存在,今天他們是沒有任何留在這裡的必要了。

「晨曦小隊!解散!另外,琳!你跟我來!」晨曦對著琳手指一勾,臉色極為不悅。

「你是我的眼,你是我的手,你就是我的心窩窩~哦~」琳笑嘻嘻的唱著小曲,見到女神召喚自己,終於放過了那個狂吐的趙仙賜。

「還唱!你再唱信不信我撕了你的嘴!」晨曦眼神一瞪,琳立刻忙不迭的住了口,但還是忍不住唱了一句:「喲,喲,啊!救命啊!」

一道耀眼的白光從晨曦身體中迸發,這道白光瞬間將琳籠罩,被白光籠罩的林似乎被禁錮了一般,完全不能動彈,他慢慢的浮向空中,晨曦每走一步,他的身體就會不受控制的跟著移動,就如同一隻提現木偶一般!

「出現了!月光女神的皎月磁力!」

「歌王琳,你也有今天,哈哈哈!」

「唉,你不知道嗎?琳可是月光女子團的第二把交椅,別看他現在叫得這麼凄慘,鐵定沒事!」

趙仙賜終於吐完,用手絹擦了擦嘴,他看著被月光禁錮的琳,臉上充滿了疑惑:「月光女子團?琳不是男人嗎?」

黎凱歌走到趙仙賜面前,上下打量了趙仙賜好幾眼,趙仙賜連續退了幾步,心中有些發毛,這個人的眼神,怎麼這麼讓人驚悚?


「你不是超神學院的學生。」黎凱歌看著穿著超神學院統一制服的趙仙賜,從一開始他就很懷疑這個人,一個能手持雷王法典而不受傷的人他不可能沒有印象,而月光女子團則是最近幾年所有超神學院新生的夢魘,如果連月光女子團都不知道,那麼這個人,就必然不是超神學院的學生了!

這邊的超神學院學生全部一臉迷惑的看著趙仙賜,他明明穿著超神學院的制服,怎麼就不是超神學院的學生了?

趙宏偉臉色微變,眼神中閃過一絲警惕,間諜,探子?什麼目的?

黎凱歌深深的看著這個冒牌超神學院學生的冒牌貨,眼中的寒意漸漸變勝,所有有可能危害超神學院的存在,作為十一輪迴超神龍龜先鋒隊隊長,必要之時,可以隨時抹殺威脅!

而這時,趙宏偉的白鰻重新浮現在他的面前,電光閃爍!

「仙賜,哪怕你和我同樣姓趙,如果你說不出一個讓我信服的原因的話,就別怪哥哥我對你不客氣了!」趙宏偉似笑非笑的看著趙仙賜,眼神銳利!。

… 82_82882「好吧,好吧,我坦白!我坦白!」趙仙賜頓時哭笑不得,這兩人給他的壓力真的太大了。

趙仙賜嘆了一口氣:「其實,我是這次考核超神學院的新生之一,以我的能力,其實早已經得到了超神學院的錄取通知書,但那幾個戰隊的干擾……」

「我明白了!」黎凱歌立刻打斷了趙仙賜的解釋,將手一伸,「把你的錄取通知書拿出來!」

趙仙賜無奈的將手中空間戒指一翻,一張紅色的錄取通知書出現在眾人面前。

趙宏偉一把拿起通知書,看到通知書上的照片和印章之後,眉頭終於舒緩過來,右手搭住了趙仙賜的肩膀,「哈哈,歡迎你加入……」

滋拉!

一道火紅的電光直接將趙仙賜包裹,白嫩帥氣的美人痣帥哥頓時變成了爆炸頭的非洲男!

「趙——宏——偉!我——恨——你啊!」趙仙賜終於無法再淡定了,他完全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被偷襲!

「哈哈,哈哈!失誤!失誤!我兄弟想要給你打個招呼,結果電壓大了點,哈哈哈哈!」趙仙賜趕緊撒丫子就跑,順便不忘對趙仙賜做了一個輕微的雷電禁錮,風緊,扯呼!

黎凱歌無語的看著這兩個人,他將目光再次放在那血紅色的天空,喃喃的道:「居然這麼長的時間,看來要處決的人級別應該非常的高,是五殺狩獵的人呢?還是魔月戰隊的人呢?呵呵呵,我想這麼多做什麼,反正都已經勝利了,不是嗎?」

黎凱歌自嘲的笑了笑,他將目光再次轉向那個同樣望著血紅色傳送陣的破運之隊,「不滅五殺,不進超神!可惜了,有人幫你們代做了。」

……

李青臉色淡然的看著上空,眼神帶著一絲複雜,完全沒有了出來時的興奮,道:「這就是血腥仲裁者的召喚陣?」

海茵將李青的神色一收眼底,點頭道:「是的,紅色血腥仲裁者,說明這次要處決的人級別非常的高。」

「青哥兒,你為什麼一定要親手殺五殺狩獵?」王動奇怪的道,剛才李青一行人回到神選之殿的時候,李青非常鄭重告訴他們還會有下一場戰鬥。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海茵給大傢伙解釋了一下死亡契約的規則,因為在考核之前,雙方都簽署了死亡契約。

如果是普通的私人所簽訂的死亡契約還好,那麼只要雙方同意,協議是隨時可以修改的。

但英雄聯盟坐下三大勢力之一超神學院與另外三股不弱於超神學院三股勢力簽訂的死亡契約,這種契約是可以驚動血腥仲裁者的。

所以,只要死亡契約一旦生效,就算李青再怎麼折騰,也絕對不可能公然挑釁強大的血腥仲裁者,眾所周知,哪怕只是最低級的仲裁者,他們都代表著的都是鐵血無情嗎,絕對的法律!

「青哥兒,青哥兒?」王動拍了拍李青的肩膀:「這個五殺狩獵到底跟你有什麼干係?」

「沒什麼,就是沒有對上最厲害的對手,有些遺憾。」李青臉色恢復了過來,既然他現在改變不了,那就不要強求了。

「若雨。」李青走過去雙手搭著這個可愛女孩的雙肩,她的雙肩似乎快要和自己平齊了,微微一笑:「晚上慶功宴之後,你娘肯定很想你,你也有很多天沒看見她了吧。」

「哈哈!我打電話!我要給娘打電話!」王若雨似乎終於記起來了什麼,立刻興奮的拿出了手機,撥出了一個號碼,「娘啊,娘呀,我贏咯,我贏咯~」

李青就不打擾這兩娘秀母子愛了,他走到海茵面前,他知道現在這個女人有很多話要說,但現在的他卻更加關心那所謂的死亡契約。

李青指了指上方的紅色而詭異的召喚陣,對海茵嘆氣道:「唉,你早說我就不簽那個死亡契約了,你看,只打贏了第五名我們就進入了超神學院,這不是我想要的劇本啊。」

夏纖柔微笑的走到李青左側,非常認真的道:「人生不如意十之**,現在的結果,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我不知道第一戰隊和第三戰隊的實力到底怎麼樣,但就算它是黃金的第一戰隊或者是王者的第一戰隊,我們也會陪著你一起抗爭。」

「嘿嘿,說這麼煽情幹什麼,要真是黃金第一戰隊,那我還真不敢這麼任性了。」李青樂哈哈一笑,同伴們信任他,他也要為同伴們的性命負責,若是像天神戰隊那種水準的層次,李青絕對不會輕易放出大話,要放大話,那也至少修鍊足夠的實力覺得有一定的把握了再說。

得得得~得得得!

隨著一陣馬蹄聲,李青六人循著聲音看向紅毯前方。

在陽光的照射下,刺眼的銀色光芒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龍鱗魚馬獸!

李青心中一喜,直接笑著迎了上去,準備一把抱住了這似乎有些淚汪汪的怪物搭檔,在他心裡,能夠和他一起用心跳舞唱歌的,不管是人還是獸,都是他的朋友了。

但李青正準備和這個即將簽訂契約的搭檔分享喜悅的時候,一騎絕塵,這個搭檔的身影直接從李青身側飛速而過。

「這?」李青瞬間尷尬了,怎麼回事?它不是撲向我的嗎?

「哇嗚嗚嗚,哇嗚嗚嗚~」細膩的哭聲,讓所有的人心碎,那聲音飽含的委屈和孤獨,讓海茵以及林媚都非常奇怪的看著這一隻怪物。

這隻怪物怎麼在蹭夏纖柔的腿?一邊蹭一邊流淚,哭的樣子真的非常傷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