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磊剛剛看完衣卒爾反饋的相關信息,對於強勢的利堅國,石磊心中有一個『好』計劃。

東南亞地區的另一端,奧亞國。

一名金髮男子查看著東南亞地區的新聞,他臉上露出了一抹笑意,自言自語道:「stone,你又在頑皮了啊!」

一名身材壯碩的黑人青年,站在金髮男子的身後,沒有說話,只是寸步不離的保護著金髮男子。

「卡塔,我記得,我們在印尼國,有一個暗殺小組,對?」金髮男子詢問著黑人青年卡塔。

「是的,先生。」卡塔肯定的回答道。

金髮男子露出一抹無奈的神色,「卡塔,我說過了,你可以叫我艾倫,也可以叫我菲尼,不用如此客氣的叫我先生!」

是的!

金髮男子是天使議會第四巨頭拉斐爾,飼養身份是菲尼.杜勒斯,真實姓名是艾倫.雷伯恩。目前。拉斐爾隱居在奧亞國,使用了全新的身份。

「好的,菲尼先生。」卡塔依舊恭敬的說道。

拉斐爾嘆息著搖頭。不再糾纏稱謂的問題,「卡塔,那個暗殺小組是什麼情況?」

卡塔稍微思考了一會,才解釋了起來,「菲尼先生,我們在印尼國的暗殺小組,總共有四個人。他們原本是活動於非洲戰場的國際雇傭兵。但目前固定在印尼國進行暗殺工作,屬於我們的編外組織,依靠我們提供很大一部分情報消息。」

拉斐爾是世界巔峰級黑客。雖然無法和石磊對抗,但拉斐爾依舊是網路世界的神靈。拉斐爾可以通過網路獲得非常多的信息,這些信息,有些時候非常有價值。

「只是編外組織嗎?卡塔。我們可以命令他們執行任務嗎?」拉斐爾很信任卡塔。需要在現實世界拋頭露面的任務,基本都是卡塔在執行。

「可以!但他們也可以拒絕!假如說,他們判斷任務的危險程度過高,他們就會拒絕執行任務。」卡塔說明著情況。

拉斐爾笑著道:「任務很簡單,只需要他們炸毀印尼國首都雅加達的城市電廠而已!」說完之後,拉斐爾莫名其妙的笑了起來。

『我倒是被stone帶壞了,不過針對電力設備下手,還真是非常非常的有趣!stone。我們好久沒有見面了,我先送給你一個禮物!』拉斐爾心中暗自道。

卡塔點頭道:「好的。菲尼先生,我會將任務情況告訴給暗殺小組,他們應該會接受這個任務。菲尼先生,我們在什麼時候行動?」

「今天!」拉斐爾肯定的說著,『如果我猜測得不錯,stone那個傢伙,也會在今天執行後續計劃?』

「明白了,菲尼先生。」 總裁大人,限量寵! ,前去通知暗殺小組,讓他們執行相關的任務。

夏國,雙慶市。

翡翠大廈負五樓,核心機房區域,石磊正在快速的敲擊著鍵盤,他在查詢上一次試圖炸毀景雅苑七棟與十棟的兩個間諜,究竟是什麼身份。

經過了長時間的入侵,石磊終於進入了印尼國的軍事網路,在軍事網路的資料庫中,查詢著兩人的信息。

然而讓石磊意外的是,那兩人的數據資料,居然也不在印尼國的軍事網路資料庫內。這樣的情況,有兩種可能性。

第一,他們不是印尼國人,他們在陷害印尼國。第二,他們屬於印尼國絕對機密的人員,甚至不存在網路檔案記錄。

石磊默認他們是第二種情況,哪怕查不到詳細信息,石磊也打算對印尼國動手。難道箭在弦上,還能不射出去嗎?

「衣卒爾,準備投放蠕蟲病毒!」石磊將造成雙慶市大停電的蠕蟲病毒提取出來,並且對它進行了優化設計,石磊準備將蠕蟲病毒,投放到印尼國首都雅加達的互聯網路,造成雅加達大停電之後,再執行第二步計劃。

「yes,sir!」 深淺 ,開始在互聯網路內,搜索電網相關的網路通道。

石磊通過lip鏡片式信息處理器的虛擬透明化屏幕,查看著蠕蟲病毒的進展。石磊故意讓蠕蟲病毒自主查找電網系統,而不是由他親自處理,這是為了讓蠕蟲病毒留下更多的證據。

假如說讓石磊親自出手,哪怕石磊故意留下證據,也顯得有些突兀了一點,在高手的判斷之下,絕對可以猜測出來,那是石磊故意留下的,反而不如讓蠕蟲病毒自主運行,留下真實自然的證據來得妥當。



蠕蟲病毒在印尼國首都的互聯網內部,自主運行著追蹤電網系統的情況。經過石磊修改之後的蠕蟲病毒很犀利,短短十數分鐘的時間,便找到了電網系統的位置,正在嘗試進行突破網路防禦。

石磊依舊沒有幫助蠕蟲病毒突破電網系統的防禦,而是放任蠕蟲病毒自己突破。除非,蠕蟲病毒真的無法突破防禦,石磊才會輔助突破。

但目前的情況,怎麼看怎麼覺得印尼國雅加達的電網系統防禦即將被突破。

雅加達。

卡塔命令印尼國的暗殺小組,執行拉斐爾吩咐的任務,暗殺小組的四名成員,接受了這一項任務。

雖然這一項任務有幾分麻煩,但遠遠談不上危險。電網系統所在的電廠,屬於禁區,普通人禁止入內。可對於暗殺小組來說,根本不是什麼問題。

炸掉電廠的任務難度,遠遠低於了暗殺政要或者富翁,對於暗殺小組來說,這一個任務的難度比較低。

暗殺小組的四名成員,分別騎著大馬力摩托車,穿梭在雅加達城市內部,通過抄近路的方式,來到了城市排水渠通道內部,他們打算通過排水渠,進入地下管網系統,直接來到電廠所在的位置,從地下攻擊電廠。

這樣的方案,可以最大程度的避免正面衝突。

暗殺小組的四名成員,從拉斐爾手中獲得了雅加達的地下管網系統地圖,他們直奔目標位置,進行安裝高爆炸彈。

為了徹底炸毀電廠,完成拉斐爾的任務,暗殺小組的四名成員,安裝了超過計算量兩倍的炸彈。雖然如此多炸彈,有可能造成嚴重後果,但他們本來就是亡命天涯之徒,又怎麼可能在意這些『小細節』?

「完成了嗎?」代為為一的暗殺小組成員,詢問著其他三名成員。

其他三人點頭確認之後,四人快速原路返回,由於地下管網系統內部,傳輸電磁信號很困難,他們設置的是定時炸彈。

如果動作不搞快一點,他們都有可能被炸彈波及。

暗殺小組的四名成員,快速離開了地下管網系統,駕駛著大馬力摩托離去。雅加達電廠地下的管網系統,定時炸彈的時間,顯示著還有五分鐘。

lip鏡片式信息處理器的虛擬透明化屏幕,顯示著蠕蟲病毒的情況,蠕蟲病毒按照石磊的預期一樣,破開了電網系統的防禦,進入了電網系統。

衣卒爾提示道:「sir,蠕蟲病毒被發現,正在遭到逆向追蹤。」

石磊臉上露出了一抹笑意,「終於被發現了?很好!希望他們抓住蠕蟲病毒留下的信息啊!」

印尼國的網路安全部門,的確在反追蹤蠕蟲病毒,他們發現蠕蟲病毒的目標居然是電網系統的時候,便緊張起來。

隨著逆向追蹤的進行,印尼國的網路安全專家越來越驚訝,因為他們發現蠕蟲病毒居然在獨立自主的運行。同時,蠕蟲病毒還在不停的上傳數據。

為了弄清楚蠕蟲病毒的情況,印尼國的網路安全專家,嘗試著追蹤蠕蟲病毒上傳數據的目標位置。

然而,蠕蟲病毒上傳數據的渠道,並不是直接上傳,而是通過了多個伺服器進行跳轉。印尼國的網路安全專家,一層一層的追蹤下去,解析著每一個跳轉伺服器的數據,試圖追蹤到最後的真實地址。

印尼國網路安全專家們,越來越接近真相,但他們卻越來越緊張。因為,情況越來越不妙,他們破解的跳轉伺服器,使用的防護技術越來越高級。

「部長,情況不太對!」一個戴著眼鏡的年輕人,剛剛破解開一個跳轉伺服器,直接大聲吼了起來。

印尼國網路安全部的部長回應道:「有什麼不對的?」

「如果我沒有猜錯,我剛剛破開的跳轉伺服器,好像是洛杉磯中央情報局的備用伺服器,我們即將進入中央情報局的網路!」戴眼鏡的年輕人臉色非常難看。

石磊的確為蠕蟲病毒設計了上傳數據的功能,也的確是上傳在了中央情報局的內部網路。石磊非常邪惡的借用了利堅國中央情報局的內部網路,狐假虎威的教訓印尼國。

只是不知道,印尼國會不會忍氣吞聲?

.(未完待續。。) .

利堅國是全世界軍事最強大、經濟最發達、科技最先進的霸主級國家。

整個世界範圍內,利堅國十分強勢。特別是面對國力弱小的國家,利堅國的強權主義,表現得淋漓盡致。

石磊在思考,當印尼國發現蠕蟲病毒向利堅國cia中央情報局上傳數據,他們會如何處理?

印尼國的網路安全部門,的確也在糾結,究竟應該怎麼處理。當然了,他們肯定會優先阻攔蠕蟲病毒。

「卡加林,你確定嗎?」印尼國網路安全部長愛德華,表情凝重的問道。

卡加林是網路安全部門的核心技術人員,他表情肯定的說著,「部長,我確定!我已經查到了更準確的證據!蠕蟲病毒上傳數據的目標地址,正是利堅國洛杉磯cia中央情報局的內部網路。」

「有沒有可能是某個黑客,故意嫁禍給cia中央情報局?」愛德華部長說出了一種可能的情況,也是事情的真相。

卡加林卻搖頭道:「不可能!部長,你想一想,那可是cia中央情報局!蠕蟲病毒上傳數據的最終位置是cia中央情報局的內部網路,而不是公開網路。部長,我想你應該比我更清楚,cia中央情報局的力量有多麼強大?」

愛德華沉默了下來,等待了十數秒,才開口道:「卡加林,想辦法阻止蠕蟲病毒的侵襲,保留蠕蟲病毒上傳數據的相關記錄。我會處理這件事情的。」


卡加林嘆息一聲,「我明白了,部長!」

關於這一件事情的處理方案。卡加林知道,最終是不了了之,愛德華不會和利堅國叫板。

然而,卡加林剛剛答應了愛德華,準備阻攔蠕蟲病毒。可蠕蟲病毒突然之間發生了變異,快速的感染印尼國雅加達地區的電網系統,造成電網系統內部的管理軟體出現問題。無法調控電網系統的情況。

『糟糕!』卡加林心中暗自叫遭,果不其然,在卡加林還沒有來得及發出警告的時候。整個網路安全部的照明系統,發生了閃爍。

由於網路安全部門擁有備用的電力系統,因此,照明系統僅僅是閃爍了幾下。便恢復了正常。

愛德華部長大聲問道:「怎麼回事?」

卡加林苦笑道:「部長。蠕蟲病毒突然發生變異,加強了入侵能力,蠕蟲病毒已經成功進入電網系統內部,破壞了電網系統的管理軟體功能。如果我沒有估計錯誤,整個雅加達地區的電力供應,已經被蠕蟲病毒中斷。」

「該死!快點想辦法解決!」愛德華部長大吼道。

愛德華雖然是網路安全部的部長,但愛德華的技術並不是最好的,技術方面的事情。還需要專業的技術專家處理。

愛德華走到卡加林的身邊,小聲詢問道:「卡加林。現在的情況如何?」

卡加林苦笑的搖頭,「部長,說一句比較打擊士氣的話,如果蠕蟲病毒真的是cia中央情報局投放的,我們很難在短時間內除掉蠕蟲病毒。不過,我們…」

「轟~~~~」

卡加林正在說話,一聲沉悶的爆炸,打斷了卡加林的話,整個網路安全部的工作人員,感覺到了一陣陣劇烈的晃動,彷彿發生了地震一樣。

愛德華部長被劇烈的晃動,掀倒在地上,腦袋撞在辦公桌的側面,居然暈了過去。

等待晃動停止,卡加林趕緊將愛德華扶了起來,並且大聲道:「叫救護車!」

雅加達城市電廠,此刻彷彿經歷了世界末日一樣,如同被隕石擊中。整個電廠全部化為廢墟,斷壁殘垣密布,各種斷開的電線,冒著電火花,部分建築物燃起火焰。

以電廠為中心,附近三百米左右的範圍內,幾乎都遭到了毀滅性打擊,大量受傷的人員,試圖逃出這個區域。

哀嚎聲、慘叫聲、痛吟聲,瀰漫在電廠周圍的空氣之中。

印尼國的消防、警察與醫療人員,正在快速趕往電廠所在的位置。當消防人員趕到現場的時候,卻不知道應該怎麼處理。

電廠的情況很複雜,各種各樣的電線滿地都是,一些電線正冒著電火花,消防人員根本不敢貿然進入電廠範圍救援,或者是滅火。

警察和醫療人員抵達現場之後,也面臨了一模一樣的情況,電廠內部如此危險,誰敢冒著生命安全進去?

當第二批消防人員,帶著周全的防火防觸電消防服,抵達了現場后,才緩解了這樣的情況。

雙慶市,雙湖區。

翡翠大廈負五樓,石磊正目瞪口呆的看著lip鏡片式信息處理器虛擬透明化屏幕內部的信息。

「衣卒爾,這是什麼情況?」石磊震驚的問道。

衣卒爾如實的回應道:「sir,根據系統監控的信息分析,雅加達地區的電廠,發生劇烈的爆炸,整個電廠徹底損毀,雅加達地區供電被中止。」

石磊表情一怔,「啥玩意?」

衣卒爾重複解釋了一次,並且,接入了雅加達電廠附近區域的安全監控攝像頭,將雅加達電廠的現場情況,傳送到lip鏡片式信息處理器的虛擬透明化屏幕。

「白痴!」石磊咒罵了一句!

石磊的意思是,雅加達電廠為什麼會爆炸,而不是說,他沒有聽清楚,雅加達電廠發生爆炸。

如果石磊的記憶沒有錯誤,他編寫的蠕蟲病毒,似乎僅僅只是破壞電網系統的管理程序,僅僅只是從軟體層面,阻止電網系統的管理軟體,正確分配電力供應方案。

蠕蟲病毒再怎麼犀利,也僅僅只是軟體層面的操作而已,哪怕蠕蟲病毒錯誤的調配了電能管理方案,也不會造成如此嚴重的爆炸。

「莫非,我突然具備了超自然能力,編寫的程序擁有具現化的特殊力量?」石磊自嘲的說道。

衣卒爾語氣冰冷無感情的打擊石磊,「sir,根據系統模擬測試數據,雅加達電廠的情況,至少需要100千克高爆炸彈,才能夠實現。蠕蟲病毒並不存在任何超自然力量,雅加達電廠的爆炸原因,並非因為蠕蟲病毒。」

石磊翻了翻白眼,他只是在吐槽而已!

不過,石磊突然又開心起來,石磊為蠕蟲病毒設計的上傳數據通道,接入了cia中央情報局的內部網路。並且,印尼國已經發現了蠕蟲病毒,還追蹤到了cia中央情報局的內部網路外圍。

現在,雅加達電廠在現實世界,發生了真實的爆炸,而不是只被蠕蟲病毒在軟體層面蹂躪。那麼,第一嫌疑對象肯定是利堅國。

對於目前的情況,印尼國還能忍得住嗎?

印尼國會不會找利堅國算賬?

雅加達是印尼國的首都,如同京城市在夏國的地位,如果京城市發生了特大爆炸案件,整個夏國都會震動。

印尼國雖然不如夏國強大,但印尼國的首都發生性質惡劣的爆炸案件,印尼國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夏國時間,下午四點;印尼國的時間軸,提前了一個小時,也就是下午三點。

網路安全部長愛德華,經過簡單的治療便恢復了清醒,他將網路安全部調查到的情況,彙報給了印尼國的總統。

印尼國的總統素托,憤然選擇召開新聞發布會,指責利堅國的行為。素托倒不是衝動行事,看似莽撞的行為,卻有深思熟慮的打算。

假如說,素托私下尋找利堅國處理雅加達電廠的事情,恐怕利堅國會快速的消除相關證據,來一個抵死不認帳。

現在直接公開出來,讓利堅國有了顧忌,無論這一件事情,是不是利堅國在背後搞鬼,利堅國都要站出來處理。

印尼國的新聞發布會,聲色俱厲的斥責了利堅國,並且羅列出網路安全部收集的資料,表示利堅國的確是罪魁禍首。

這一則新聞,快速在全世界引爆了新聞焦點!

西方國家的新聞管控很松,幾乎所有的新聞媒體,全部在報道這一件事情。夏國的新聞也湊熱鬧的報道,不過,夏國的新聞,政治目標更濃郁一點,夏國的新聞媒體,幾乎集體表示,身為世界警察的利堅國,在全世界範圍,高調錶示反恐維和,但利堅國自己卻在偷偷扮演恐怖分子,這簡直無比嘲諷。

面對印尼國的公開指責,利堅國也很惱怒,他們根本沒有在雅加達電廠,製造爆炸案件,也不可能那麼做。

利堅國選擇了反擊,他們將無人駕駛飛機和海航直升機遭到擊毀的消息公布了出來,並且將印尼國assn船舶沉沒的消息也公布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