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沒事的,剛纔看你吃得正歡,就沒叫住了,看你的樣子應該還沒吃飽吧。”冰雅閣將最後地半碗也要打上來給夢道臣

“不用了,不用了,我已經飽了,你先吃,去去就回。”說實在的,夢道臣有些被感動到了,他一直堅信,如果有人能將他幾乎所有的東西給他,就是對他最好,現在的冰雅閣就是

家裏的屯糧,夢道臣也算知道個大概,真的沒有多少,平常都是以野味,野菜爲生,所謂靠山吃山,只有在沒有野味的時候才勉強能吃點家裏的屯糧,這頓過後,應該差不多完了

他立馬起身,走向門外

不一會兒,夢道臣回來了,手裏還拿着倆條魚,“吃好了嗎?這裏還有倆條魚。”

“嘿嘿。”冰雅閣竊喜着,拿着魚走向外邊

哼,男人都是這副臭德行


“哦,對了。”夢道臣突然走了回來,似乎想起了事情

冰雅閣默默地看着他,也是好奇

“你先別動,給你個好東西。”

夢道臣走了過來,眼神一下子間變得犀利,此時的他已經不是夢道臣了,而是龍莫敵,只見他對着冰雅閣的額頭輕輕一點,龐大的能量瞬間跑了進去

冰雅閣的瞳孔瞬間放大,眼中折射出許多光線,腦海中也是一個個畫面不斷地穿過,上面是一篇篇的古字,古樸,厚重

畫面到了最後一頁,這一頁就三個字

《戰體決》 愜意的日子總是過得飛快,每天就這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由於冰雅閣已經達到了武者層次,閒暇時,倆人也會切磋一下,增長一下實戰經驗,也會聊一些修煉遇到的問題,有趣的是,冰雅閣竟然能夠運用龍莫敵戰爭體的戰鬥本能的“斷骨”絕招,不過這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招式,雖然對於冰雅閣的強大體質來說,幾天的時間就能自主癒合,但對這一招掌握嫺熟後,就沒有再用過了

期間,夢道臣也會聽從他師傅的指引,給冰雅閣灌輸也仁義禮智信的故事,算是給她洗腦了

五個月後的一天.

夢道臣,冰雅閣還是像往常一樣在林中打些木柴

突然,遠方的樹林中明顯有些震動,小鳥都爭相飛走了

夢道臣,冰雅閣紛紛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望了過去,經過五個多月的修煉,冰雅閣已經是武者七層了,夢道臣則更快一些,達到了八層,洞察力自然強上一些

“小天,你去看看是不是野豬什麼的,晚上加餐。”冰雅閣見震動消失,笑道,以爲是太急的野獸不小心撞到大樹上了

“你小心一點,我感覺是個大傢伙。”夢道臣提醒道

“啊?那一起過去看看。”冰雅閣走到夢道臣身邊,經過這幾個月的相處,她對夢道臣可謂是相當的佩服,治療會,藥草會,戰鬥會,搭屋子也是手到擒來的是,幾乎就沒他不會的,當然,除了做飯

“不用了,它來了。”話音剛落,兩顆雞蛋大的紅燈籠冒了出來,陰風也隨之撲面而來,摻雜着濃厚的血腥味

夢道臣將斧子交給冰雅閣,“你拿着,等下要是感覺到什麼不妙就一斧子下去,懂嗎?”

冰雅閣點了點頭,忍住了想幹嘔地衝動,握緊了斧子

紅燈籠漸漸靠近,身影也能看清了,原來是一條大蛇,全身上下盡是黃色鱗片覆蓋着,鱗片的上邊還有着倒刺,大概有六米長,身體粗壯得像石柱一般

這是一頭妖獸,黃鱗蟒

只是,這個地方爲什麼會有妖獸呢?

夢道臣環顧四周,他們在這裏已經五個多月了,爲什麼偏偏這個時候有妖獸出沒,難道是有人圈養的魔寵?

黃鱗蟒吐着鮮紅的信子,慢慢地品味着兩人的味道,下一秒,它的眼珠子嗜血的兇光,蛇頭如同一道閃電,對着夢道臣撞了過來

夢道臣也不甘示弱,一拳猛地轟出,他能感覺到這條蛇的修爲與他不相上下,那有怎麼能弱了它?

夢道臣往後移了一步,黃鱗蟒被打得有些昏頭轉向,不斷地甩着蛇頭,眼中的兇光更甚

一記擺尾橫掃而來,夢道臣,冰雅閣立馬跳開

黃鱗蟒的蛇頭瞬間繃緊,如同弓箭一般,再次衝了出去,它很聰明,懂得人在空中很難變化身形,而且它這次選的也不是夢道臣,而是冰雅閣

“畜生,竟然如此聰明。”夢道臣誇了一句

冰雅閣這邊,她完全沒有見過如此大的蛇,早就被嚇傻了,哪裏還記得自己是個有着七層修爲的武者,只得下意識地雙手護住頭部

“砰”冰雅閣被黃鱗蟒狠狠地砸到了大樹上,冰雅閣的雙手瞬間出現了一個大的血口子,血流不止

蛇的身體,頭骨最爲堅固,這也是它們用來進攻的武器,要不是冰雅閣用雙手當着,恐怕她的胸口都要被撞塌。

黃鱗蟒警惕地迴轉身子看向後邊的夢道臣,不過夢道臣卻是一點動作也沒有,他喊道,“雅閣,這是你的第一關,如果你連一條小蛇都殺不了,就別想着什麼武者世界了,應該你根本不配.”

“放心,我會弄死它的,放心。”冰雅閣自然是知道夢道臣的用意的,她起身擦了擦嘴角的血跡,一臉平靜的對着黃鱗蟒道,“畜生,再來。”

黃鱗蟒像是聽懂了她的話,大吼一聲後,尾巴對着冰雅閣瘋狂刺去,如同一根根石箭射了過來,

冰雅閣可不會去硬碰硬,她腳尖輕點,躍起避開了它的攻擊

黃鱗蟒尾巴猛地對着地面重重一拍,揚塵飛起,它以尾部爲支點,直接將蛇頭甩向冰雅閣

“哼,你真的以爲我怕你不成?”冰雅閣也來氣了,落地捏拳,對着蛇頭砸了過去,“咔。”一聲脆響,這是斷骨的聲音

冰雅閣再次被打飛,她的右拳之上血肉模糊,隱隱間還能看見白骨,全身上下的衣服也變得破爛不堪,頭髮披散着,看上去有些狼狽

黃鱗蟒只是甩了兩下頭後,再次襲向冰雅閣

“笨蛋啊,我平時怎麼教你的,大蛇打七寸啊,誰教你去跟它正面碰撞的啊?”夢道臣大急地喊着,他身形閃動,只要冰雅閣緩不過來,他就出手製住這條黃鱗蟒

“讓我來。”冰雅閣倔強地開口道,她一溜身,身子躲到了大樹後邊,黃鱗蟒直接撲了個空,

隨即一堆木柴碎屑飛射而來,正是夢道臣所打的木柴,這些木柴成條狀,在冰雅閣的手中卻宛若是一根根的木箭,雖然不足以打破黃鱗蟒的鱗甲,但阻擋視線還是可以的

“咔,”斷骨聲傳出,冰雅閣在林中快速地奔走着,手中的木屑不斷飛出,


黃鱗蟒大吼着,尾部四處胡亂地拍打着,幾個呼吸間便已揚塵滾滾了,是要阻擋冰雅閣的視線,不妙啊!

夢道臣爲冰雅閣捏了把汗,又不着聲色地看了一眼左前方的樹林上,臉,有些凝重

“哼,就是聰明?”冰雅閣不屑地笑了笑,甩掉了手中的木屑,急速退走,黃鱗蟒一見冰雅閣退走,以爲她害怕了,立即從揚塵中衝了出來,張着血盆大口,眼中的嗜血的兇光更盛幾分

“果然還是上當了。”冰雅閣從腰間掏出斧子,得意一笑,重重地甩向黃鱗蟒的血盆大口,同時轉換方向,往黃鱗蟒衝了過去

黃鱗蟒停頓了片刻,大腦袋側移了一下躲開了斧子,而後對着冰雅閣撞了過去

冰雅閣也是一個側身,同時她揮手輕拍,“咔咔”拍開了黃鱗蟒的大腦袋,同時又是一拳打開了它的尾巴,黃鱗蟒的破綻就在眼前了,

她毫不猶豫,一拳猛地對着蛇的七寸打了下去,這次是“咔咔咔”三響

“咻咻咻。”林中突然出現了幾道冷箭,射向冰雅閣的背心

一塊木塊突然也甩到了冰雅閣的背後,也很恰巧地擋掉了所有的冷箭

冰雅閣那拳重重地打中了黃鱗蟒的弱點,黃鱗蟒在地上翻滾了幾圈後,昏死了過去

“小子你竟然能發現我們,還敢壞我們好事。”不屑地聲音從上方傳來,而後兩道身影落到了黃鱗蟒身邊,夢道臣也來到了冰雅閣的身旁

“怎麼?你以爲自己是鬼啊?我早就看見你。”夢道臣不屑地說着,他很早就發現了這二人,應該是這條黃鱗蟒的看護人,

只是這二人來了也不制止,也不有所暗示,那夢道臣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的了,他不能動,因爲他不知對方是敵是友,只能儘量保存自己的實力,同時他也希望冰雅閣能贏,這樣才能爭取最大的主動權

只是沒想到他們會用暗箭這種卑鄙的手段來保護黃鱗蟒

“嘿嘿,小子你可真夠膽的啊!不知你是無知呢?還是無知呢?敢跟我這樣說話的人現在可沒一個活着的。”其中一人開懷大笑,他指着那條黃鱗蟒,“就衝你打傷這條黃鱗蟒就是死罪一條,明白嗎?”

“我當是什麼白癡呢?沒事跑到這裏來耀武揚威胡亂給人定罪的。”夢道臣蔑視地說道,他的眼中閃爍着危險的氣息,不屑一笑,擡起腳步慢慢地走了過來 “找死。”那人提着手中的刀橫砍而來,直取夢道臣首級

另一人也十分的默契,見同伴出手,劍光一閃,刺向夢道臣的下身

“哼。”夢道臣帶着冰雅閣急速爆退

雙方差距太大,這兩人一個九層武者,一個武士一層,夢道臣又帶着個人,很快就被截斷了去路

“小子,你不是很硬氣嗎?怎麼?現在不跑了嗎?”武士一層那人玩味地說着,“放心,我不會讓你死那麼快的。”

說罷,他又是一刀橫斬,後面的九層武者一刀斬落,他們的默契十分的好,幾乎封住了夢道臣他們所有的去路

“雅閣,小心。”夢道臣說道,隨後,他突然把雅閣抱入懷中,高高的一躍而起,避開了攻擊

剛剛還有點氣喘吁吁地冰雅閣,被夢道臣這麼一抱,頓時間屏住呼吸,臉色也瞬間漲紅,弱弱地輕聲道,“你先把我放下來。”

“哼,追。”

夢道臣可不管冰雅閣,在樹上不斷地跳躍着,他對力度地掌握十分地好,每一次都把樹枝踩出裂縫,卻從沒把它弄斷,這可給後面那倆人造成了不小的麻煩

“媽的,這小子真是邪門,跑得真快,走,咱們先回去,我就不信查不出這二人是誰。”武士一層的那人看着越來越遠的夢道臣,自知已經追不上了,

果斷說道

……

“小天,你 快把我放下來,他們都沒追來啊。”冰雅閣扯着夢道臣的衣角輕聲說道

“嗯?是嗎?”夢道臣回頭確認了一下,這才把冰雅閣放下了

“哼,”冰雅閣哼了一聲,轉身看向兩人離去的方向

“小子,回去。”突然間,龍莫敵的聲音傳來

“啊?師傅,你是不是說錯了。”夢道臣有着疑惑地說道


“你們的人就在這裏,他們肯定還會追查到你們是誰的,所以現在你要回去滅口。”龍莫敵很平淡地說着

夢道臣想了想,能夠讓黃麟蛇這麼放肆的,一般也是這片區域的一股勢力,他們要是真的對普通人出手,真的沒人會說什麼的。

“可是….”夢道臣還是想着最後的慶幸,畢竟,兩條人命,很重!

“你小子平時不是腦子轉得挺快的嗎?現在怎麼就這麼笨?剛纔他們把刀指向你的時候,你就可以給他們定罪了,知道嗎?”

“可是…”

“別跟我廢話,我就問你,去,還是不去?”龍莫敵嚴肅地說道,

“若是真的以爲剛剛逃出來是慶幸,那纔是你最大的不幸。”


他的話很重,重到夢道臣都有點喘不過氣

倆個人,和一村子人,都重,都是人命關天

“放心,反正以後該後悔的可不是我。”龍莫敵無所謂地說道

夢道臣思索了一翻後,長長地呼了一口氣,“雅閣,你知道剛纔那些是什麼人嗎?”

“好像是….”冰雅閣別過夢道臣的眼睛,不敢看他,臉上還是羞紅一片,突然她想到了什麼,臉色煞白,口齒不清地說道

“對了,他們,他們是黑蛇的人。”

“黑蛇?這是什麼,怎麼沒聽你說過。”夢道臣有種不好的預感,

“黑蛇是這附近的一股大勢力,連我們附近城鎮的大家族都不太敢惹他們。可,關鍵是,他們是一羣土匪,有好幾個村子都被洗劫過了,這次,可能是盯上了我們村子,我們又打了它的蛇。”冰雅閣一邊說着,一邊眼淚刷刷地往下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