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是從審美穿戴,還是從方方面面來說,比不了的。

別說什麼人好看就等於一切,在這年代,長得再好不會收拾,也等於白搭。

寇熇更新了自己的INS,分享了晚飯的照片,沒有放人物,只是拍了一些菜和肉,主要是肉,江巍照原本是要送她回去,她過來玩,他得保證她的安全。

「我送你吧。」

「大哥,我們倆不順路,你把我扔到地鐵站就好,我坐地鐵回去。」

「也沒多遠,我送你吧。」江巍照覺得把小姑娘扔在這裡,就挺不人道的。

他家江珩能私家車堅決不肯坐地鐵,寇熇這孩子吧,還是比江珩更招人喜歡。

「不了,吃飽了也想走走路,大哥就別管我了。」

「那好吧,路上當心,到了家給我來電話。」

把寇熇送到附近的地鐵站,她下了車他這邊車才開走,這附近人還是比較多,但不影響寇熇什麼,她又不是明星也不怕被看,背著包走過去排隊買票,等了一下下,前面的兩個女孩子好像硬幣不夠了。

「差一塊錢……」

「要不去窗口買吧。」

這個悲催的,好不容易排到了,還得折騰到窗口去。

寇熇挑眉:「一塊錢嗎?」

前面的小姐妹點點頭:「請問你有嗎?勻我們一塊行不行,我微信轉給你。」

那個微信刷票她還沒研究明白,還沒用過呢。

寇熇從自己的包里找出一塊錢遞了過去:「用吧。」

「小姐姐微信給一下。」

「算了。」

對方一個勁的想還,寇熇卻覺得一塊錢能買到如此美麗的緣分,那多值得呀,何必買斷呢。

就當做是今夜的美好運氣吧。

買了票拿著車卡離開,排隊進站,寇熇站在哪裡,她就是一道風景線。

上了車,還有男的偷偷偷拍她。

這種事情寇熇早就習慣了,當做沒看見就好了。

一個男生把照片放到了自己的群里,發聲問著:「地鐵上看到的小姐姐,這顏值身材是什麼水平?你說我得買什麼樣的車才能娶到這樣的女人?」

男人也喜歡長得美的女人,誰不喜歡美好的事物呢,還不允許人想想啦。

下面冒出來一排懟他的。

寇熇玩著手機,她住的酒店就在這附近,坐車也就兩站地。

她出來念書了,和家裡那些哥哥們聯繫就少了很多,現在也不像是過去那樣常見面了,一年到頭可能真的就是見一次面而已,今年她爸離開了上中,她和寇家的人見面的機會就更少了,說起來也挺神奇的,她奶那個老妖婆活著的時候還算是有點凝聚力,掛了以後大家就很少往一塊兒湊了。

翻著自己在燒烤店的自拍照,那是她進門的時候拍的,江巍照和服務員講他們預定了位置,她等的正無聊就拍了一張,無論怎麼拍她都拍不出來丑照,臉蛋在這裡放著呢,正在臭美,突然看到一張臉,一張有些模糊的臉,寇熇擴大照片的角落。

放大在放大。

她無聲笑了笑。

好久不見啊,霍忱!

這都能遇上。

很明顯他們曾經在同一家店遇上了,不知道他是過來消費的還是在裡面工作,寇熇搖搖頭,和自己打個招呼多好。

他不會沒看見自己,照片里他明明看了過來,應該是認出她來了。

地鐵到站,距離她住的酒店還有一站地,寇熇卻下車了。

朝著反方向又坐了回去。

雖然她覺得現如今自己和霍忱的事兒早就淡去了,但朋友嘛,見了面還是應該開開心心的。

心底有真實的聲音講,無論她表面上是故作深沉她的心已經出賣她了,什麼閱歷什麼心思見到他以後通通都扔掉了。

寇熇回了那燒烤店,這一路走來,笑的一臉春風得意,可是到了門口她卻站住沒有繼續前行。

既然躲了她,那他還是介意,自己這個時候出去不是叫他難堪嘛。

是了。

寇熇啊,你還是不會替人著想啊。

老同學見面也不一定就非得來個擁抱是不是。

想多啦,寇熇同學!

無聲笑笑,又沿著來的路往回走,這麼一來一回的折騰進去了多半個小時,但也許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的原因,寇熇滿身輕鬆,吃進去那麼多的肉也都消化沒了。

總覺得今天沒白宰大哥,應該宰的更狠點,大哥很有錢的。

回了酒店,剛進門手機就響。

江珩!

寇熇把手機往床上一扔,自己進了浴室去洗漱,泡了個澡做了個面膜小小折騰去了一個小時,從浴室里出來,先是回了她爸的電話,都是一些家裡和公司的事情,她現在和老寇的關係非常好,老寇看她也順眼,她做什麼都不挨說,總結就是,她奶掛了以後,她這命就突然好了起來,日子好過的很啊。

寇銀生提起來江珩就很不爽的樣子,他不喜歡江珩,條件各方面都好,但人不行,如果女兒是個傻白甜那就算了,問題他寇熇不傻啊,他是不贊同這種聯姻方式的,可寇熇不聽他的,他現在管不住寇熇,你有意見講講她會聽,但做不做你說了不算,他是更喜歡秦商啊,那小子才叫君子呢,雖然年紀大了些,孩子也有了,但不影響的,他願意離婚,自己就願意把女兒嫁給他的,那時候動過這樣的想法,不過聽說人家夫妻關係很好的,寇熇又講自己不願意找個爹,更不願意當個小三,寇銀生無奈,老有老的好,懂什麼。

「江珩邀請你過去玩的?」

不然幹嘛就突然跑過去了。

寇熇:「也算也不算。」

「那到底算不算?」

講話怎麼模稜兩可呢。

「他媽邀請我過來的,我給他媽面子,阿姨太熱情了把我送到了他家,誰知道他玩那麼大,我這個正牌未婚妻遇上了,他送了我一記耳光,我回了他兩記。」

寇熇故意把寇銀生往歪的方向引導。

江珩脾氣那是真不好,但也不會無緣無故打女人。

寇銀生噴親生女:「當初我就說這人不行。」

這叫什麼孩子,小時候小時候不聽話,長大長大也沒聽話到哪裡去,聯姻這種事情都是家裡長輩逼著做的,他沒逼寇熇自己就去了,從小到大她就沒聽話過。

「行不行的又不是真的要跟他結婚,他有可利用價值,我對他來說也是一樣的,大家互相利用利用有什麼不好,真的結婚了還能各玩各的,安啦,老寇別擔心。」

寇銀生被不孝女氣的翻白。

得,這是他想多了。

他當初不該生個女兒的,生個兒子就無敵了。

聽聽這想法。

好啊。

「沒什麼可說的了,掛了吧。」

省得把自己氣死。

寇熇:「有女朋友在家呀,那掛了吧掛了吧。」

省得自己耽誤事兒。


寇銀生:「……」

這個混賬王八蛋!

我上輩子就是欠你的!!

掛了她爹的電話,才給江珩打回去。

江珩知道江巍照帶著寇熇去吃飯,把自己大哥噴了一通,甩了江巍照一臉脾氣。

誰讓你帶著她去吃飯的?有那個錢給要飯的都不該給寇熇,想起來寇熇他腦仁就疼,寇熇之於他來說,這女的就是雌雄一體,是可以變異的,也不知道是個什麼玩意兒投胎變的,反正挺可怕的。

打電話,對方不接,摔了電話。

寇熇就猜著他應該會特別生氣,挑了個他生氣到極點的時間接了電話。

「嗨。」

她叫了客房服務,叫了按摩服務,人躺在床上正舒舒服服享受呢。

「你死了嗎江珩。」寇熇手撐著下巴,讓按摩人員力道稍稍放輕點:「有點重,有點疼。」

服務人員點點頭,表示明白。

「你幹什麼呢?」江珩問。

他之前想去酒店睡,那頂樓的房間是他長期包的,今天打算過去住,結果說他未婚妻入住了,這把江珩氣的腦袋冒煙,這絕對不是寇熇第一次打著未婚妻的名頭利用他,住酒店這種都是小事兒啦,她挖角的功夫才是一流。

「做按摩啊。」翻個白眼送給他。

雖然他看不到。

覺得電話那頭的人腦殼可能有點問題,反應太慢,負一萬分!

江珩深呼吸:「你來就來,有那麼多的酒店你不住,你為什麼非要挑我住的地方?」

寇熇:「因為這裡好,沒有比這裡好的。」

她要的都是最頂級的。

江珩惱火,「我們倆還是拆夥吧。」

寇熇就是個狐狸精,問題這狐狸還不是他喜歡的類型,綁在一起他損失大過所贏啊,這不划算啊。

寇熇深思以後嘆息,「我也想拆夥,你說我這麼年輕你那麼老,怎麼看都是我不合算,你老就算了你還不幹凈嘖嘖嘖……你媽知道你一個月換一次伴嗎?一個月換一次可能都被我說長了,一天一換的吧。」

她一臉譏諷。


是個男人就這副德行。

他哥就真的是個天使,弟弟就算了,扔煤堆里挖不出來的貨!

江珩點了根煙,他坐在頂樓看著樓下的風景。

他是真的怕了他媽碎碎念,老媽子年紀大了是不是,做兒子的不好惹她生氣的,而且他媽之前生過重病,所以才說為什麼要有媽這一種生物呢,真的是……礙手礙腳,讓他做什麼事情都得留點分寸。

老媽碎碎念,大哥的嘴更碎,那就是他第二個媽。


「你別去搞我大哥。」

寇熇安安靜靜看著地上的地毯,眼睛緩緩向上看。

「你這話講的有歧意啊,我可沒有搞他啊。」

「你離我大哥遠點。」

他是真的擔心,他家老大心腸好,對誰都好,寇熇就是個壞的冒青煙的小妖精,她要是想……自己看得透她,老大不見得能看透。

「明天我想去見見奶奶,想通過奶奶介紹一位阿叔給我認識,未婚夫你有沒有時間啊。」

江珩感嘆:「寇火高啊,什麼男人能眼瞎的找了你這個黑心小巫婆呢。」

無事獻殷勤,這話說的太對了,什麼叫他媽想寇熇了,他回去一問,他媽說是寇熇給她打的電話,說要過來看看她,看她是假,想要踩著她奶去辦點事情才是真。 18號寇熇在自己的INS更新運動四個小時以後的新照。

我以為馬甲線要保不住了,但還好!!

並且曬了晚飯,烏雞松茸麵湯,配字,真鮮!

這位大美人的頁面就是如此,晒晒吃的晒晒玩的健身的圖片,偶爾也會分享一些購物的照片,就是那種你瞧一眼就知道她是個有錢人家的孩子,或者嫁了個有錢的丈夫的女人。

霍忱點開手機,又鎖了屏。

此時店外面進來一位老先生,瞧著年紀挺大了,具體不多不好猜,身邊跟著兩位男性,其中一位扶著他上了台階,一樓正門拉門處有一個小台階,那台階不高,少數過門檻的人都拌過,老先生一臉笑呵呵,過門檻的時候沒當心,腳下撞了。

「小心。」

霍忱系著圍裙正好從二樓下來順手搭了一把,扶住老爺子的手,給穩住了。

「哎呦喂,這是能吃肉太高興了連路都不看了嘛。」

說話打趣兒的是個年紀小點的,從模樣上看,是兒子的可能性比較大。

「他成天就這樣管東管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