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如老魔所說,聚少成多,孤魂野鬼們鬼力集中在一起,也是非常可觀的。

現在的葉知秋,金丹中凝聚了太多的鬼力,陰盛於陽。

如果回到狐國,再吸收一定的狐國子弟的氣血,葉知秋覺得自己就可以突破了。

只是龍虎山逃出來的魔靈,卻一個不見,像是徹底消失了一樣。

紅山老魔答應去找那些魔靈,也一去不回,再無音訊。

葉知秋正要回狐國的時候,消失兩月不見的紅山老魔忽然找來。

“前輩一去兩個月,龍虎山逃出的魔靈,都打聽到了嗎?”葉知秋問道。

老魔嘿嘿一笑:“找到了找到了,找得我好辛苦!你猜猜,那些妖魔逃在何處?”

葉知秋想了想,說道:“華夏九州,我幾乎全部用搜魂大陣過了一遍,但是沒有魔靈的絲毫線索。所以我覺得,魔靈可能不在華夏國;又或者,魔靈有預知能力,一直躲着我。畢竟搜魂大陣不能一次性覆蓋九州,所以,有漏網之魚也很正常。”

假設魔靈在青州,葉知秋搜冀州,那麼就無法搜獲魔靈。都市之抽卡系統

等道葉知秋搜查青州的時候,魔靈再轉到冀州,就可以安然無恙了。

葉知秋就擔心這種情況,魔靈跟在自己的身後,自己一直向前,永遠也搜尋不到。

紅山老魔點頭:“你說對了,龍虎山逃出的魔靈,根本就不在華夏九州。”

“在哪裏?”葉知秋問道。

“在海外的深海海底,用你們的說法,就是在西太平洋中部區域。他們聚在一起,白天躲在海底作樂,晚上就出來害人,騷擾過往船隻。”老魔說道。

我湊,還要我出國去抓鬼?

“而且,羣魔聚集的地方,還有你的朋友,在那裏和羣魔鬥法。”紅山老魔又說道。

“什麼?我有朋友在海底魔窟?”葉知秋一臉懵逼。

葉知秋現在幾乎沒有道門中的朋友了。

夏偉玲和許佩加,都被困在聚靈池,龐昊還傻乎乎的,會是誰在海底魔窟?

誰還有這個本事,可以和羣魔鬥法?

“你去了就知道,我還有些私事,先告辭了。”老黑嘿嘿一笑,忽然消失。

“喂,前輩……”

可是老魔已經消失,再無迴應。

葉知秋皺眉,自語道:“與羣魔鬥法……莫非是幼藍?”

幼藍現在金丹大成,以她的修爲,的確可以和羣魔一戰。

除了她,葉知秋想不到還有誰。

想到這裏,葉知秋放棄了回青丘狐國的打算,直奔海外而去。

對於東西太平洋,葉知秋也沒有多大的概念。

出海以後,葉知秋直接在海底遁行,一邊放出神思,以遊神御氣之術,展開地毯式搜索。

葉知秋現在的遊神御氣,覆蓋範圍有好幾百裏,像是一個巨大的雷達。

但是太平洋麪積太大,搜索起來也不容易。

一天一夜之後,葉知秋終於發現了魔靈的蹤跡。

在一個海底峽谷裏,聚集着無數沉船,魔靈們就在這裏,打造了一個沉船魔窟。

那些龍虎山逃出來的魔靈,葉知秋看過資料,所以認識。騎士的愉悅征途

但是這裏還有許多魔靈,並不是龍虎山逃出來的。

有些分明是外國人的魂魄所化,看魂影就可以知道。

在魔窟上方的海面上,有一座孤零零的海島。

海島上有一個孤單的身影,正是幼藍!

果然是幼藍在這裏!

葉知秋心情有些小激動,正欲浮出海面和幼藍見面,卻又忍住了。

因爲上次的事,幼藍一直很羞愧,所以才遠遁海外。如果葉知秋去相見,只怕幼藍又會因爲羞愧而逃離。

想到這裏,葉知秋決定暫不現身,也不動手伏魔,先看看幼藍的行動。

於是,葉知秋就在海底魔窟的不遠處,潛伏下來,放出神思,關注着魔窟的動靜,也關注着海島上的幼藍。

這時候是白天,正午時分。

魔窟裏羣魔亂舞,一派歡樂氣氛。

幼藍忽然手持雙劍,闢水而來。

葉知秋默默地看着,這兩把寶劍,應該是分別以後,幼藍自己祭煉出來的。

只是幼藍雖然有了一身的修爲,但是道法道術卻非常有限,很難將修爲發揮得淋漓盡致。

好比一個武林人士,渾身內力,卻招數有限,顯得笨手笨腳。

幼藍殺氣騰騰地衝來,高聲喝道:“一窩無膽鼠輩,躲在海底不出來,就能逃過一劫嗎?都給我滾出來,真刀真槍地分個高低!”

魔窟裏的妖魔們蜂擁而出,結成陣勢,看着幼藍,嘻嘻哈哈地大笑。

爲首的老魔,披着一件黑色的披風,臉色慘白,頂着兩個巨大的黑眼圈,脣邊有一對獠牙,還掛着一絲絲鮮血,像是西方吸血鬼的造型。

龍虎山逃出來的魔靈,卻跟在吸血鬼的後面。

就這個場面來分析,龍虎山的魔靈們,是前來投奔吸血鬼的。

吸血鬼,纔是這裏的老大。

幼藍站在一座沉船的頂部,喝道:“你們一日不死,姑奶奶一日不走!所以,你們還是死了心吧,乖乖地滾過來送死!”〔9.11日,第二更。明天繼續。〕

。m.

2 葉知秋微微點頭,兩個月不見,幼藍變了許多。

以前的幼藍很溫柔,現在卻很凌厲。

這源自於幼藍的修爲增加,也因爲幼藍的心路歷程吧。

吸血鬼斜眼看着幼藍,很不耐煩地說道:“你已經糾纏我們一個月了,也沒把我們怎麼樣。我看,你乾脆加入我們好了,我剛好缺一個東方夫人!”

其餘的魔靈們哈哈大笑。

葉知秋覺得很奇怪,這西方的妖魔,怎麼也會說華夏語言?

其實魔靈很強大,學習能力也遠超人類。成爲妖魔幾千年的時間,這個吸血鬼早就學會各國語言了。

“孽障找死!”幼藍憤怒,揮動寶劍殺來。

吸血鬼也縱起身,從身後的斗篷下面,抽出一個異形兵器,迎戰幼藍。

那個兵器有些類似十字架,但是前方開叉,又像是鄉下的燒火叉。

其他的魔靈們也蜂擁而上,羣毆幼藍。

幼藍仗着金丹護體,也凜然不懼,大戰八方。

忽然間,海底呼啦啦作響,兩個妖魔張開一塊巨大的白布,向着幼藍兜過來。

白布一出,立刻有惡臭蔓延開來!

而且白布上面,有很多西方的惡魔頭像,猙獰恐怖,張牙舞爪的,似乎要從白布上衝出來。

這有些類似老法海的七寶袈裟,只是這白布的邪氣太重,和佛沒法寶截然不同。

“一幫無賴,又用裹屍布來救命!”幼藍一咬牙,轉身而去。

很明顯,幼藍忌憚這裹屍布。

吸血鬼也不追擊,召喚手下回歸,哈哈大笑道:“這個死丫頭,總有一天,我要用裹屍布把你抓住,讓你做我的夫人!”

龍虎山的魔靈紛紛上前,怕馬屁道:“大帝的裹屍布,果然是無上法寶,妖女望風而逃!”

被叫做大帝的吸血鬼點點頭:“這是兩千多年前,我尸解化魔的白袍,一切生靈,遇上我的裹屍布,都會血肉消損,化爲白骨。你們不用擔心,只管在這裏逍遙快活,沒有人可以抓走你們!”

龍虎山的魔靈們千恩萬謝,點頭哈腰。

葉知秋看着就來氣,這些華夏魔靈,還有沒有一點節操了?好歹你們也來自於華夏,竟然在西方惡魔面前搖尾乞憐,簡直丟了華夏妖魔的臉!

想到這裏,葉知秋按耐不住,一道金光遁出,直撲吸血鬼!

吸血鬼正在吹牛,忽然看見金光射來,不由得大吃一驚,揮動燒火叉抵擋,又大叫:“快幫我擋住,裹屍布!”

葉知秋的修爲遠勝於幼藍,又是偷襲狀態,妖魔們哪裏擋得住?

只見金光一閃,葉知秋已經現身,一掌拍在吸血鬼的腦袋上!

嘭!雷光爆發,吸血鬼啊地一聲慘叫,魂影被震得倒飛而去。

葉知秋的掌心裏,畫了雷符,吸血鬼措手不及,捱了雷劈。

來自龍虎山的魔靈們大吃一驚,紛紛叫道:“他是葉知秋,人間道第一高手!”

這些魔靈從龍虎山逃出來,逃竄的過程裏,知道了葉知秋的本事和相貌特徵,所以一眼認出。

“原來你們還認識我!”葉知秋哈哈大笑,忽然身影爆開,化作無數分身,虛虛實實,將所有的魔靈全部圍住!

衆魔驚慌,想逃跑,卻無路可走。

吸血鬼捱了雷劈,漸漸清醒過來,親自揮動裹屍布來戰葉知秋,嘰哩哇啦大罵:“又來一個多管閒事的華夏人,我要代表撒旦消滅你!”

代表撒旦?你怎麼不代表月亮呢?

葉知秋噗地一笑,揮手彈出七顆本命金砂:“吾有神箭,七星耀芒。上衝鬥牛,下伏魔王。青龍在左,白虎右傍。玄武后護,朱雀前當。 重生迷醉香江 釘頭七箭,中!”

嗖嗖嗖!

七點白光射向吸血鬼,排成了北斗七星的陣列。

“我收,我收!”吸血鬼仗着裹屍布的威力,將裹屍布擋在身前,繼續衝來。

噗噗噗!

本命金砂射到,立時洞穿了吸血鬼的裹屍布!

“啊……撒旦救我!”

七顆本命金砂全部打在吸血鬼的身上,讓吸血鬼哀嚎不已。

這是葉知秋在茅山仙人洞學來的釘頭七箭術,專治一切魂體。雖然吸血鬼是西方的妖魔,但是魂魄構成是一樣的。

葉知秋如影隨形,隨手收了裹屍布,又打出紫幽咒將吸血鬼定住,笑道:“老鬼,裹屍布很厲害嗎?哈哈!”

這一切都在瞬間,葉知秋從出手到制敵,只有半分鐘。

“你是什麼人,你爲什麼如此恐怖!?”吸血鬼大叫。

惡魔竟然覺得人類恐怖,很新鮮。

“因爲我不是你的救世主,而是你的撒旦!”葉知秋冷笑,收縮紫幽咒,準備將吸血鬼收入囊中。

綜皇帝 卻不料紫幽咒收縮之下,吸血鬼竟然現出了本體,竟是一個南瓜那麼大的人面蝙蝠!

“臥槽,這是什麼怪種?”葉知秋一愣。

原本以爲這傢伙只有魂影,卻不想它還有本體。

人面蝙蝠大叫:“我是蝙蝠惡魔和人類魂魄的結合體,尊敬高貴的大神,大仙,我願意出賣自己的靈魂,做您永遠的奴僕,求你饒了我的性命!”

這句話說的,很西方。

葉知秋哈哈大笑,彈指射出三昧真火:“我的奴僕成千上萬,隨便扯一個出來,都比你好看!”

烈焰騰起,就在海底將人面蝙蝠化爲灰燼,收了它的魔靈。

其他的魔靈們被葉知秋的分身困住,竟然嚇得瑟瑟發抖,沒有一個敢逃跑!

葉知秋掃視着一干魔頭,喝道:“你們是自己投降,還是要我動手!?”

魔靈們分爲兩派,一派是魔窟裏的原住民,都是西方的惡魔;

另一派則是龍虎山逃出的魔靈。

西方的惡魔們看見吸血鬼被擒獲,早已經嚇破了膽,略一猶豫,跪了下來。

而龍虎山逃出的妖魔,卻在此時集中爆發,沖天而去!

這些魔頭被龍虎山封印千年,吃盡了苦頭。他們也知道,如果再被抓回去,會更加遭罪!

所以,他們只能垂死掙扎。

葉知秋追趕不及,罵道:“還敢逃跑?就算你們逃去大羅天,我也不會放過你們!”

因爲這裏還有西方的魔靈要收服,所以葉知秋只好暫時放過那些逃犯。

如果去追剿逃犯,西方的魔靈就會趁機逃脫,總之只能顧上一頭。9.12日,第一更。

本章完 而且葉知秋知道,幼藍應該還在附近,查知海底的動靜,肯定會攔截那些魔靈的。

果然,葉知秋收了那些西洋妖魔之後躍上海面,發現海島上正在大戰。

幼藍以寡敵衆,正在獨鬥羣魔。

那些魔靈只有十幾個,圍着幼藍死戰。估計魔靈們是想劫持幼藍來威脅葉知秋,所以竭盡全力,出手狠辣無比。

幼藍還能頂得住,但也是險象環生。

葉知秋一道縱地金光遁去,口中大喝:“幼藍別怕,我來助你!”

“師公……”幼藍驚喜地大叫。

魔靈們大吃一驚,放開幼藍,嗖嗖地向四周逃竄。

“哪裏走!”葉知秋一揮手:“赤元出鞘,飛劍斬兇!”

錚……

赤元劍光華大放,電光一般射出。

庶道為王 頃刻間,好幾個魔靈已經被赤元劍穿胸而過,魂影飄落。

葉知秋和幼藍分頭追擊,十幾個魔靈,只有兩個逃了出去,其他的全部落網。

其實葉知秋可以追上那兩個逃跑的魔靈,但是他不想去追。

因爲幼藍。

如果葉知秋去追魔靈,說不定幼藍也會趁機離去。

好不容易纔見面,葉知秋想和幼藍聊聊。

“幼藍見過師公。”幼藍上前施禮,又道:“師公,你怎麼會來到這裏?”

“我得到消息,說龍虎山逃出來的魔靈在這裏,所以前來抓捕。沒想到,在這裏遇見你了。”葉知秋拉着幼藍的手,說道:“兩月不見,幼藍,你一直在這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