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塵:「……」他愣了半響,終於震怒道:「天星子,你真是老糊塗了啊!竟敢與聖域為敵!」

李雲霄冷笑道:「老糊塗的是上塵你啊,竟敢這樣跟老哥說話。」

「哼!果然是自己找死,老夫敬你是聖域司長,這才給你幾分顏面,既然你不需要了,那我就把這份顏面收回!」

天星子身上的氣勢一下爆開,抬起手來,頓時天壓地涌,絕強的力量在他掌心凝聚。

李雲霄雙眸中透出喜色,這才是真正超凡入聖的絕強力量。

之前天星子都是出工不出力,上塵逼迫他抉擇之下,就真心真意的徹底倒向李雲霄了。

「青嘯霸拳!」

天星子輕喝一聲,五指一抓,頓時漫天雲涌盡數握在掌心。天空上浮現出巨大的拳影,像是流星一樣掃過天際。

上塵驚喝道:「快逃!」

他的黑袍一甩,瞬間將乙曦罩住,化作一道黑光逃去。

「砰!」

那青色霸拳追上黑影,一下將它擊的粉碎,浩瀚巨力在空中蕩漾開,橫掃一切!

「嗯?很古怪的術。」

天星子歪著腦袋看了一陣,道:「竟然真的無影無蹤,消失在我的感知下了。」

李雲霄笑道:「上塵乃是聖域最為神秘的兩司之一司長,沒有一點真本事的話如何能安坐這麼多年,就連兜率天峰都被他收了去。」

天星子道:「老弟的瞳術可否看穿他的術?」

李雲霄道:「若是平時問題不大,但我此刻傷勢極重,難以將瞳術之力發揮到極致。上塵的暗術我有一定的了解,他們走不出我的法則之鏈,正好藉機恢復傷勢。」

天星子點頭道:「以老弟的鯨吞之法,要想完全復原也只是分分鐘的事,到時再殺他們也不遲。」

突然一道黑芒在不遠處浮現而出,化出一張枯瘦的臉孔,一閃之下又恢復成光團,想要破空而去。

李雲霄輕笑道:「隨便聊幾句就讓他現身了,這可比瞳術管用得多。」

天星子同樣冷笑不已,道:「哼,實力再強又有什麼用,智商上的硬傷是如何修鍊也彌補不了的。」他伸出五指一抓,天空一滯,不斷向他掌心處坍塌下來,那道黑芒拚命掙扎了幾下,竟無法逃離。

「砰!」

黑芒倏然爆開,化作兩道身影分離。

上塵怒喝道:「出手跟他們拼了!」

歧天劍瞬間出手,天空上化出一道巨大劍影,不斷有符文在四周閃現,還有各種詭異的圖案逐一衍生出來。

「斬!」

上塵單手掐訣,一指指劍落下,整個天空被劈開,那劍勢斬向天星子掌心。

乙曦也是猛一咬牙,揚手就扔出數道符籙,在身前逐一爆開,化出七具棺木,上面畫滿各種符文。

中間一具竟是暗金色,另外六具皆為臧紅,兩種顏色十分醒目,相互搭配下顯得非常詭異。

李雲霄眼皮一跳,雙眸中瞬間閃過極濃的殺意。

這一招他曾經在楊元書身上遇見過,將強者的屍體煉製成傀儡布陣,威力極大。

此招雖然極富想象,天馬行空的令人嘆為觀止,但實在是令人所不齒和極度厭惡。

天星子冷冷的看著那一劍斬落,突然眼角餘光瞥見那七具棺木,頓時露出愕然的神色,眉心皺了起來。

「砰!」

「砰!」

「砰!」

那七具棺木一下爆開,裡面的屍體全部浮現而出。

每人臉上表情獃滯,但都是稜角分明,氣質極佳,而且身著鎧甲,仿若栩栩如生。

中間一人更是頭戴金冠,身披戰袍,英姿煞爽之下,若非面容死灰毫無生氣,還會誤以為一方霸主降臨。

「這是……!」

天星子猛地倒吸了口冷氣,眼中一片駭然,竟然忘記了上塵的一劍斬下,失聲道:「定飛掣大人!」 歧天劍斬下,擊在失神的天星子身上,巨大的劍光起,直衝蒼穹。

方圓百丈盡數在那一劍劍威之下,即便是李雲霄也被那威勢震退百丈。

上塵大喜,但不敢怠慢,急忙雙手掐訣,一道道訣印打入前方的劍威之上。

頓時無數符文翻滾起來,如同蒸江煮海,整個天空都沸騰,全是「轟隆隆」的震響。

李雲霄臉上露出驚色,上塵這一劍幾乎是他的畢生絕學,天星子在失神之下被斬中,怕是陷入了巨大麻煩。

一劍斬完,上塵似乎還不放心,黑袍一甩,整個人便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天空上立即浮現出巨大的黑影,一道淡紫色的掌印緩緩吞吐而出,無數黑色符文在四周恍惚不定,凌空擊落下來。

「轟隆!」

掌勢轟入那漸弱的劍威內,兩股力量疊加在一起,再次掀起驚濤。

無邊威能向著四面八方震散,整個天空被打的支離破碎。

兩招之後,上塵暴退百丈,落在乙曦身側,警惕的盯著前方。同時抓住一把丹藥就塞嘴裡,咀嚼兩下盡數吞下。

滾滾空間風暴漸散,眾人的目光望向其內。

一個灰色的蛋殼浮現在所有人眼前,上面整齊的排列著陣紋,看上去像是龜甲,又像是一個巨大的核桃,中間一個大篆的古怪字體,隱約辨識出「闇」字。

李雲霄瞳孔一縮,驚道:「闇黑甲!」

上塵和乙曦都是渾身一顫,臉上露出震驚之色,立即警惕起來。

所謂的闇黑甲乃是真靈闇黑的甲殼,幾乎是天地間最堅硬的幾種東西之一。

「咔!咔!」

那核桃裡面發出聲音,整個蛋殼形狀一下打開,不斷收縮起來,化作一方陣盤,被天星子托在手中。

他的面容陰鷲無比,長發有些凌亂的在空中飄動,雙目如刀的盯著手中闇黑甲打造的陣盤。

「砰!」

那陣盤倏然爆開,化作無數碎片,緩緩的在空中散開。被風一吹之下,全部化成灰飛,永散天地間。

「遇風而碎,果然是闇黑甲。上塵一擊竟能做到如此程度,真是不簡單吶。」李雲霄喃喃的讚歎道。

「哼!」

天星子冷哼一聲,右拳猛地一握,一股罡氣爆開,整個人的氣勢不斷攀升,寒聲道:「剛才那一劍,就是殺死你自己的劍!」

他的身形暴起,瞬間就到了上塵面前,一拳猛地轟落下去!

整個空間壓縮到了極點,上塵整個人影徹底變形,五臟六腑都往中間坍塌下去,他大駭之下咬牙舉起劍來斬出!

「轟!」

拳勁砸在劍尖上,一股力量繞著長劍旋了上去,整個歧天劍顫鳴不已。

「砰!」

上塵右手黑袍盡數爆開,露出枯瘦的手臂,上面血管根根爆裂,整個人被震飛出去。

天星子殘忍的一笑,正要欺身上前,突然數道攻擊從兩側飛旋而來,皆是凌厲無比。

「哼!」

他怒喝一聲,翻手為掌一下拍出。

「砰!」

「砰!」

數道爆聲響起,將四周的攻擊全部震散,隱約之中,數道人影將他圍住,正是那七具屍骸。

為首之人頭戴金冠,手持戰戟,威風凜凜的屹立在他面前。

天星子一下冷靜了下來,盯著那人看了一陣,這才將目光投向另外幾人,最終望向遠處,道:「上塵,你還真該死啊。竟然連自己的師尊也挖了出來。」

「什麼?!」

李雲霄和乙曦都是一驚,紛紛望向那名金冠屍傀,屍傀的臉上雖然毫無生氣,卻有一種無邊的落寞。

天星子冷冷道:「定飛摯大人,數百年前聖域的執政者,出自暗司,正是上塵的師尊。」


上塵冷哼一聲,道:「暗司的事不需要你管。師尊的為人我最是了解,讓他重見天日?必然是很開心的。」

「哈哈,難怪大人千方百計將這具屍傀弄了出來,原來是特意的呀,哈哈!」乙曦大笑,這具屍傀對他而言是無價之寶,一早就知道大有來頭,但想不到來頭竟如此之大。

李雲霄和天星子都是覺得一陣惡寒,這兩人欺師滅祖,倒也算是物以類聚了。


天星子冷哼道:「定飛摯大人本是我非常敬重的一位前輩,現在也只能得罪了。」

李雲霄道:「老哥此言差矣,讓他塵歸塵,土歸土,便是最大的敬重。」

天星子道:「正是。」他伸開手來一抓,斬魂刀赫然出現,刀芒一下在身邊旋開。

上塵陰沉著臉,道:「天星子,此刻收手的話還來得及,之前的一切都不計較。」

天星子冷笑道:「不計較?你將我的闇黑甲擊碎,跟我說一切不計較?」

上塵道:「闇黑甲雖然珍貴,但我願意拿出等價之物來賠償。況且此事也是你一再挑釁在先,我不得已才出手的。」

「等價之物?就算是你的命也值不了這麼多錢!」

天星子臉色一寒,斬魂刀直劈而下,沒有任何花哨,一刀鎖定七具屍傀!

乙曦驚怒道:「就算你是超凡入聖,也太小覷我的手段了!」他雙手飛速掐訣,無數訣印在身邊起舞。

那七具屍傀似乎有了靈性,一下暴退十丈,但並未逃去,而是分別出手,彼此間形成一道陣法。

巨大光圈倏然升空,上面閃爍出無數符文,朝著中央收縮過去,壓向天星子。

「轟隆!」

斬魂刀刀芒劈在那光圈,刀靈一下浮現出來,大吼著徒手一撕,天地崩碎!

七具屍傀被震退開,乙曦內心駭然不已,額頭上冒出大顆的冷汗,手腳發冷,似乎已經意識到了對方的可怕。

上塵道:「別驚慌。天星子此刻雖顯強悍,但明顯後續不足了。剛才我的歧天劍雖被闇黑甲擋下,但依然有劍氣傷了他。似乎一開始他就力有不逮。好好操控我師尊的肉身,用心施展我教你的秘法!」

乙曦這才鎮定下來,雙手在身前一合,不斷掐出古怪訣印。

七具屍傀在一擊震退後,口中發出可怕的呻吟聲,眸子一下全部睜開,變得赤黃色。

每人的氣勢都在不斷提升,而且姿態不一,訣印不同。似乎在拚命回憶生前所學,不斷施展開來。

一具屍傀突然暴起,手中一柄鐵鐧解封開來,當空就打下!

「哼!生前也不過是九星巔峰的強者,死後更是力量不存,螳臂擋車!」

天星子虛握五指,一下拍出。

「砰!」


那具屍傀的鐵鐧震的不斷顫鳴,整個身軀拋飛了出去。

隨後又是幾道身影閃動,每個屍傀好像憶起了生平絕學,盡數猙獰的攻擊過來。

天星子眉心一皺,這些屍傀的力量雖然遠不如生前,但似乎更加難纏,因為已經打不死了。

之前被擊飛的那具屍傀,胸膛都陷了下去,五臟六腑肯定碎了,但依然沒事一般再次大吼衝殺上來。

李雲霄更是看的真切,這七具屍傀比當初楊元書那些還要厲害的多,應該是經過特定的煉製,那肉身的承受能力極強,難以打壞。

而且天星子的狀態也的確在不斷下降,和皇甫弼一戰後就未能恢復,先前受到上塵歧天劍的斬擊,的確是受了傷在體內。

「死!」

天星子也起了怒火,一刀斬下,頓時化出漫天刀影,如同切割機一般推向四面八方,整個空間支離破碎,要將那些屍傀一併捲入進去。

「轟!」

一具屍傀受到刀之風暴的侵襲,瞬間被絞成粉碎。

乙曦大驚,急忙操控那些屍傀暴退開。

突然一道光芒閃過,在天空上化出一條裂痕,從漫天刀影中開出一條通道。

一柄戰戟橫空而出,直接打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