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昊天。”想起剛剛在天意居被古飛雷羞辱的一幕,徐灼心中又升起一股怒意。


“這古昊天每天吃妖獸肉,靈丹妙藥更是管夠,再加上古飛雷這樣的厲害老爹指點,能達到六階一點都不奇怪!”薛姍姍撇嘴道。

“難道出身家世好,就註定要高我一等?”徐灼暗暗攥緊了拳頭,心中升起一股不服輸的勁頭。

達不到五階鬥兵就沒有贏的可能?未必!

很快,豐盛的美食端了上來,徐灼跟這兩位少女邊聊邊吃,讓徐灼吃驚的是,藍月霏雖然年齡不大,但是知道的東西卻很多,在她那裏徐灼倒是知道了不少東西,對白虎城乃至青雲帝國,也有了更深的瞭解……

飯後,徐灼與藍月霏和薛姍姍道別離去。

“月霏,今天吃飯的時候,我看你好像對徐灼很熱情啊,過去我可從沒見你這樣對過哪個男生!”薛姍姍神祕兮兮的看着藍月霏,笑道,“你不是……對他有意思吧?”

藍月霏卻是輕笑道,“別胡說,我在成爲鬥將之前,是不會考慮男女之事的。”

頓了一下,藍月霏繼續道:“姍姍,你還記不記得,當初天武學院的入院考覈時,曾有一個新生,半個時辰之內闖過了幻境森林?而且還殺了一頭七階妖獸?”

“記得……難道你是說?”薛姍姍一雙小眼睛被她瞪得大了點,“那新生是徐灼?”

“經過我這段時間的調查,十有八九就是他!”藍月霏道。

“那你剛纔怎麼不問他?”薛姍姍看着自己這位漂亮閨蜜,不解道。

“你覺得,要拉攏一個天才,是在他尚未成長起來容易,還是等他顯露才能之後再拉攏容易?”藍月霏笑道。

“呃……”薛姍姍顯然不善於考慮這些,琢磨了片刻後,才露出恍然之色,“我明白了!不過……這樣做你不覺得累啊?”

“姍姍。”藍月霏看着薛姍姍道,“你要明白,我們生在大家族之中,有很多事是身不由己,就算不想做的事,有時候也非做不可。”

“哦。”薛姍姍點點頭,有些不適應此時的藍月霏。

“好啦,不說這些,咱們走了!”藍月霏笑了笑,拉起薛姍姍一同離去。

……

離開醉仙閣,徐灼一路前行回學院宿舍,此時天色已晚,大街上冷冷清清,幾乎見不到一個人。

月光照射下斑駁的樹影,風起之時,樹影隨之搖曳,如同一重重鬼影一般。

正在此時——

嗖!嗖!嗖!

一旁的商鋪房頂上,忽然騰空躍出兩道人影,月光之下,徐灼發現這兩人一個身材魁梧,一個嬌小苗條,顯然是一男一女,兩人都拿了一件鎖鏈一般的兵器,從天而降,直撲向徐灼。

譁~!那男子手臂一抖,一條鐵鏈順着他的手臂呼嘯而出,鐵鏈末端有一圓形尖錐,足有半米之長,如一根短矛一般刺向徐灼! 今晚來醉仙閣,徐灼並沒有帶騰蛇棍,他見尖錐破空而來,當下身形一閃,向一旁移開了一米,尖錐落空,刺在了地面之上,頓時崩碎了地面,飛濺起一片碎石。

不等徐灼身形站穩,那名女子已是落地,其手中也是一件鎖鏈樣兵器,只不過她手中鎖鏈的末端,卻是一柄弧形鐮刀,黝黑的刀身,雪亮刀刃,在月光下閃爍寒光。

“你們是什麼人!”徐灼冷喝道,他見眼前的一男一女都身穿黑衣,面色蒼白冷峻,看不出絲毫情緒,渾身透着濃烈的血腥殺氣。

儘管徐灼也曾面對過一些強者,但是從未有哪個能像眼前這兩人,有着如此濃烈的殺意,這簡直就像是從死人堆裏剛爬出來一般!若是膽小的,只怕沒動手,就已經嚇得腿軟了。

“將死之人,哪來的廢話!今夜你就要成爲我們手下的第308個亡魂!”那女子冷哼一聲,右臂一甩,那鎖鏈鐮刀破空切割來,只不過,這鐮刀並非直線攻擊,而是在鎖鏈控制下扭曲攻來,讓人根本無法捉摸其攻擊軌跡!

“龍蛇狂舞!”徐灼雙拳連連轟出,瞬間三十六道勁氣龍蛇呼嘯而出,將鐮刀所有路線封鎖。

鐺!鐺!鐺!鐺……

鎖鏈鐮刀撞上一道道勁氣龍蛇,頓時被崩得亂飛,失去了準頭,那女子吃了一驚,立刻收鐮刀,身形一扭躲開了剩餘的勁氣龍蛇。

“還沒完!”徐灼一招佔上風,立刻彈身而起,想要乘勝追擊,將女子拿下。

“休想傷她!”一旁的黑衣男子冷斥一聲,幽冷的鎖鏈尖錐已是甩出,要攔下徐灼,顯然是要保護那女子。

只不過,徐灼連看都沒看他一眼,左臂一擡,霸盾立刻啓動,崩!的一聲,將襲來的尖錐擋了出去。

“怎麼可能!”黑衣男子暗吃了一驚,他看徐灼動作絲毫沒停,繼續撲向黑衣女子!

“夢雨小心!”黑衣男子急道。

說話間,徐灼已是到了黑衣女子的身前,雙拳轟出,頓時一道道拳影滾滾而出,鋪天蓋地砸向黑衣女子!

“好狠!”黑衣女子心頭也是一凜,手中鐮刀橫切而出,其目標正是徐灼的雙手!

她對自己寒鐵鐮刀有足夠自信,這一擊必將徐灼雙臂斬斷!

見鐮刀襲來,徐灼並不躲避,左臂霸盾直接大力砸出,正中黑衣女子的鐮刀,頓時一股龐大力道轟然而出,黑衣女子驚叫一聲,其手中鐮刀已是被徐灼的霸盾生生砸飛出去!


而黑衣女子也是被大力震得連連倒退,臉上露出驚愕之色。

“就你們的實力,還想刺殺我!”徐灼不屑冷哼,“說,誰派你們來的!”

“該死!”黑衣女子面露慍色,她好歹也是名聲赫赫的一流殺手,徐灼輕視的態度,讓她自尊心大大受挫。

譁~!黑衣女子一拽手中鎖鏈,身形一閃,人已到了黑衣男子身旁。

“楓哥,殺了他!”黑衣女子聲音陰冷。

“死在我們的必殺技下,他也死得其所了!”黑衣男子沉聲哼道。

必殺技?徐灼目光一凝,體內三處靈府的能量暗暗鼓動,隨時準備出手。

此時,黑衣男女的氣勢陡然一變,兩人緩緩擡手,鎖鏈在他們手中垂落,輕輕晃動着。

嗡~!

一聲鐵鏈輕顫之聲,黑衣男女手中的鐵鏈如同有電流通過一般,輕輕的顫抖搖晃起來。

嗤嗤!

黑衣男子手中的尖錐忽然如鑽頭一般旋轉起來,周圍的氣流也隨之紊亂起來,以尖錐爲中心,竟形成了一個小氣流漩渦。

“雙蛇絞殺!”黑衣男子冷喝一聲,遒勁的手臂一抖,那尖錐鎖鏈咔嚓!一聲鑽入地下!

幾乎同一時間——

噗!

黑衣男子的尖錐在徐灼身後破土而出,高速旋轉着刺向徐灼後背!

“鑽地速度好快!”徐灼吃了一驚,正要閃身躲避,忽然一抹寒光閃過,那黑衣女子的鎖鏈鐮刀已呼嘯而至,長長的鎖鏈閃電一般纏住了徐灼的右腿!

一時間,徐灼右腿被纏難以脫身,身後又有尖錐刺來!

“這次你死定了!”黑衣男子喝道。

“陸地飛騰術!”徐灼雙掌陡然拍向地面,頓時碎石崩飛,氣流爆躥,強大反推力將徐灼推向空中,同時躲過了身後的旋轉尖錐。

不過,那黑衣女子卻是慘了,她手中的鎖鏈還纏在徐灼腿上,徐灼冷不丁騰空而起,黑衣女子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帶上了半空……

黑衣女子心中大驚,腦子飛快旋轉想對策時——

嘭!徐灼毫不客氣的一腳踹在黑衣女子臉上,直接將其從半空踹了下去,重重跌落在地。

“夢雨!”黑衣男子驚呼一聲,閃身來到黑衣女子近前,見她白皙的臉蛋兒上赫然有一個腳印,口鼻中更是流出了鮮血。

“徐灼,你居然敢踹她!”黑衣男子怒不可遏,手臂一震,鎖鏈尖錐頓時形成了螺旋狀,嘩啦一下一圈圈纏繞在了他的手臂之上,頓時黑衣男子的手臂被鎖鏈包裹,成了一條鋼鐵手臂。

“金蟒伏虎拳!”黑衣男子暴喝一聲,身形如炮彈一般彈射而出,那條鐵臂帶着萬鈞重力砸向徐灼!

徐灼並不躲避,靈氣灌入右臂,頓時右臂筋肉虯結暴脹,周圍泛起淡黃色光芒,在黑衣男子的鐵拳到時,右臂陡然轟出。

嘭~!

兩個拳頭如流星一般撞擊在一處,頓時一層層氣浪激盪開去,引起一片的飛沙走石。

“好強的力道!”徐灼手臂感到陣陣的發麻,正準備收回手臂時,卻忽見黑衣男子手上的鎖鏈嘩啦一下鬆開,鎖鏈的末端如同一條靈蛇一般,刷!的一下纏上了徐灼的手臂,轉眼間把徐灼右臂纏了個結實!

這樣一來,那鎖鏈一半纏着黑衣男子的手臂,另一半纏着徐灼的手臂,將兩人連在了一起。

“蠢貨,你以爲金蟒伏虎拳是白叫的?”黑衣男子冷哼一聲。

徐灼心頭一動,他感到,那絞纏着自己手臂的鎖鏈竟如蟒蛇一般,漸漸收縮,纏的越來越緊,很快那就勒進了手臂的肉裏!

“你這條手臂,我收下了!”黑衣男子猙獰的咧嘴一笑,更快的催動鎖鏈收縮。

咯咯……鎖鏈越收越緊,發出咯咯的鐵環爆鳴之聲。

“金蟒伏虎拳,就是這種程度嗎?”徐灼冷冷道,這種程度的絞纏之力,根本不足以破他的金雷鍛體!

“什麼!”黑衣男子一愣,他忽然感到,徐灼的手臂忽然變得堅固無比,如同一根鐵柱一般,無論他再怎麼催動鎖鏈,也難以再收縮一分!

“給我開!”徐灼忽然一聲斷喝,其右臂猛地鼓脹起來,那鎖鏈直接啪!啪!斷裂開來,掉落在地上。

噗~!黑衣男子一口血噴了出來,身形踉蹌倒退。

呼——!徐灼一步跨出,雙拳連連揮動,一道道拳影如同重錘一般轟擊在黑衣男子的身上。

砰!砰!砰!……

徐灼每一記重拳都帶着恐怖的崩暴之力,落在黑衣男子身上之後,崩暴之力頃刻間轟入其體內,將其骨骼臟腑盡數崩碎!

“楓哥!”那黑衣女子雙目圓瞪,驚叫道。

噗通!黑衣男子無力倒下,其口鼻中不斷有血跡流出。


徐灼一腳踏在黑衣男子胸口,“是不是慕容家派你來的!”

“楓哥……”那黑衣女子帶着哭腔叫道,“我們不是他的對手,你就告訴他吧,或許他能放過你……”

“夢雨!”黑衣男子陡然喝道,聲色俱厲,“我們殺手……絕不能說出……僱主名字!”

“可是……”黑衣女子面色掙扎,她知道,若她說出了那個僱主的名字,楓哥是不會原諒她的。

“徐……灼!”黑衣男子眼中有着猙獰瘋狂之色,他咧嘴森然笑道:“你最好……殺了我……否則我還會……”

啪嚓!徐灼腳上一用力,直接將黑衣男子斃命。

“楓哥!”一旁的黑衣女子悲呼一聲,想要衝上前來,但是她剛走出兩步便停了下來,略一猶豫之後,銀牙一咬,掉頭朝相反方向逃去。

黑衣女子知道,她根本救不了楓哥,反倒會搭上自己一條命,不如暫且逃脫,等來日再找機會報仇。

看着飛快逃走的女子背影,徐灼也沒去追,今日對方殺不了自己,以後,更不可能了。

而且,他也沒有追殺女人的習慣。

“想不到,我剛離開天武學院,慕容家就派來了殺手,看起來他們已是恨我入骨了!”徐灼心中冷笑,白虎城,除了慕容家,根本不會有人派殺手對付自己,“既然你我之間已是不死不休,那我也無需客氣,只要我徐灼不死,早晚有一天要把你們慕容家連根拔起!”

…… 夜幕之下,那名叫做夢雨的黑衣女子腳下絲毫不停,在一處處商鋪民宅上疾馳而過。

“徐灼,你殺我夫君,這個仇……就算我傾盡畢生之力,也一定要報!”夢雨一雙美眸中閃爍着嗜血冷光,

夢雨與黑衣男子是夫妻,同時也都是白虎城的頂級殺手,兩人自從做殺手以來從未失過手,十年來,兩人厭倦了刀口舔血的日子,因此決定隱退,過普通人的平淡生活。可誰知前日慕容家族的人找上門,要他們夫婦殺一天武學院的新生,本來兩人忌憚天武學院的背景,不想接這任務,但慕容家族付出的報酬實在誘人,而且他們也深知慕容家族的做事風格,若是他們不接這任務,慕容家族不會放過他們!

考慮再三,兩人決定做最後一次,便徹底隱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