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小雨也走出了帳篷。

衆人拿出一張大的帆布鋪在地上,衆人席地而坐。

“把酒都倒上。”我一聲令下所有隊員的杯子裏都倒滿了五糧液。龍小雨開始不肯倒,架不住我是隊長,我一聲令下她的杯子裏面也就倒上了白酒。

“兄弟們,明天我們就要上賽場了,這頓酒就算給咱們自己壯行的壯行酒吧,是爺們的,都給我幹了。”我大聲說道。說完我帶頭一口將整杯白酒一飲而盡。或許是受到我的感染吧,其他隊員紛紛舉起杯子把杯中的白酒一飲而盡。我瞥了一眼,發現龍小雨也跟着幹了,雖然幹完之後咳咳咳了幾聲。

“來,吃肉!”說完我帶頭用刀子在烤好的野兔身上割下一塊肉來,大口吃起來。其他人也跟着吃了起來。

“味道真香啊!”衆人吃了一口不覺讚道。

或許人生最幸福的事情之一就是這樣大塊吃肉,大口喝酒。一幫大老爺們就這樣吃着喝着,小龍女也跟個爺們一樣,絲毫喝的不比我們少。

“來隊長,我小風敬你一杯。”小風端着杯子跟我說道。

“要不是隊長,我這輩是擡不起頭來了。”想到自己當初差點成了太監,小風很感慨,多虧他遇到了我。

“小風,這是你小子命不該絕。”我笑着說道。

“我看是命根子不該絕吧。”小雷喝了點酒也大聲說道。

衆人也都是哈哈大笑起來。只有龍小雨的臉色更紅了。

“老大,明天的比賽咱們能有把握嗎?”一個隊員有些擔心的問道。當這個問題問出來,今天射擊成績不理想的幾個隊員低下了頭。

“當然有把握,你們相信我嗎?”我大聲說道。龍小雨也好奇的看着我,不知道我有什麼辦法。

“相信!”衆人齊聲說道。

“好,只要大家聽我的,我們肯定能順利過關。” 素手調香

“現在我把明天的分組說一下……”我把我心裏的想法說了出來。

當我說出我的想法之後,衆人眼睛瞪的大大的,沒想到我會如此腦洞大開想出這種辦法來。不過既然我是隊長,我說的那就是命令。

“隊長,那明天下午的二十公里負重跑呢?”一個隊員問道。

“我今天觀察了一下你們,我已經有了辦法,咱們這樣這樣…..”我再次說出了我的主意。衆人也都是一陣驚訝,沒想到我這個新來的隊長居然鬼點子這麼多,不過大家也多了幾分信心。

既然明天比賽的事情已經安排妥當,剩下的事情那就是盡情喝酒了,大家進龍隊這麼長時間,還是第一次集體喝酒,所以大家喝的都很痛快,也很盡興,衆人紛紛跟我敬酒,龍小雨卻很少有人跟她敬酒,我估計他們是太怕她吧。

一直喝到九點多,大家紛紛回到自己的帳篷休息,雖然喝了不少酒,但是作爲龍隊一員還是都很有自制力的。

龍小雨走步有些不穩,我趕緊過去扶着她,一開始龍小雨還不太願意,怕其他隊員看到,結果我一鬆手她差點跌倒所以也就不反對我扶着她了。

一進小龍女的帳篷,就聞到一股少女般的香氣。看來應該是小龍女一個女人身上特有的香氣吧。加上今天晚上喝了不少酒,聞着小龍女身上的香氣我有些心猿意馬,一把將小龍女抱在懷裏。嘴脣也印了上去……

“嗯嗯…..”小龍女反抗了幾下便繳械投降了,酒能亂性一點都不假。雖然有些生澀,但是卻別有一番滋味。小龍女牙齒緊閉,我試了幾次,舌頭卻怎麼都鑽不進去。

正在這時,我的手機不爭氣的響了起來,小龍女也清醒了幾分趕緊從我懷裏掙脫開來。

一看電話居然是陳靜打來的。我趕緊離開了小龍女的帳篷,我可不想讓她聽到什麼曖昧的東西。

“姐夫,你在哪呢?我老爸想請你明天來我家吃飯。”電話一通,陳靜說道。

“我不在南海了,我在長洲。”我說道。

“什麼?你離開南海了?跑去長洲了?”

“是啊,我這邊公司有點事情處理一下。”

“那好吧,我姐姐挺想你的。”陳靜有些失望的說道。

“那你呢?”我笑着問道。

“我….嘿嘿不告訴你。”陳靜像個小女孩似的臉色一紅說道。

“呵呵,別忘了你還沒給我跳舞呢。”我笑着說道。

聽到我提跳舞,陳靜的臉更紅了,趕緊說道:“好了好了,等有機會給你跳還不行嗎?小心眼,我要睡覺了。”說完陳靜掛了電話,不過心卻撲騰撲騰跳個不停。

回到帳篷我又拿出明天比賽的手冊翻看起來。我得熟悉一下每天的比賽,畢竟這次跟羅老爺子誇下海口更何況這次大比武是在長洲軍區,作爲東道主如果首輪比賽就被淘汰的話那羅老爺子真容易把我拉出去斃了。

我倒是有些擔心明天的二十公里負重跑,不是擔心別人,我是擔心我自己,雖然我有武功,但是有武功不代表不怕累啊,況且我從來沒有試過跑二十公里還負重跑。我擔心自己堅持不下來。有什麼辦法呢?

我突然想起了那位高人送我的那本《黃帝內經》,我記得好像有個配方是可以消除疲勞增強體力的。不過那本是我這次沒帶回來啊,我趕緊給老三打了一個電話。

“你大爺的,都幾點了你還給我打電話。”電話接通後,老三罵道。

“滾你大爺的,我是好心提醒你。”我笑着說道。

“提醒什麼?”老三被上次的事情嚇的心理有陰影了,連忙問道。

“晚上起來尿尿!”

“去你大爺的。”

“有屁快放,今天晚上太累了。”老三淫笑着說道。

“你到我房間裏幫我找個配方。”

“明天不行嗎?”


“艹,你怎麼跟老孃們似的,讓你去你就去,明天我有正事要用呢。”

“你大爺的,等等啊。”說完老三起身穿好衣服下了樓來到我的房間。

“在哪呢?”


“在電腦桌下面那個抽屜裏。”

“你大爺的,怎麼還藏在這了。”老三嘟噥着。

“找到了,哪個?”

“就是那個說能增強體魄消除疲勞那個,好像在第九頁裏面。”我說道。

“找到了,你記一下啊。”

“需要狗尾草、枸杞……”老三把需要的中藥材說了一遍。

“行了,繼續回去睡吧。”

“曹!” 387

第二天早上,天剛矇矇亮我就起來了,因爲今天要比賽我實在是睡不着了。走出帳篷,清晨,萬籟俱寂,東邊的地平線泛起的一絲絲亮光,小心翼翼地浸潤着淺藍色的天幕,新的一天從遠方漸漸地移了過來。

這時候值班的戰士也發現了我,向我的方向打了一個敬禮,然後繼續目不轉睛的盯着前方。

這當兵的還是真夠辛苦的,小小年紀就得經受這些,想想自己年少之時,正是遊戲青春,吃喝玩樂。

我不禁搖了搖頭,感覺以前的那些所謂的青春真是糟蹋了。

我走到小龍的帳篷外,輕聲叫道:“龍副隊,醒了嗎?”

雖然我的聲音極輕,但是我聽見我說完之後,帳篷內有了響動,沒過一會兒小龍女就走出了帳篷,只是頭髮還有些亂,眼睛也有些紅腫,看來昨天晚上實在是喝太多了。

“什麼事兒?”小龍女低聲問道。她不明白我這麼早就跑來叫她起牀有什麼目的。

特別是想起昨天晚上面前這個人親吻自己的時候,小龍女臉色有些發燙,幸虧早上還不是那麼亮,否則丟死人了。

“龍副隊,我想問一下咱們隊裏有一些中藥材嗎?”我問道。

“中藥材?你指什麼?”小龍女好奇的問道。

“就是狗尾草、枸杞……”我把幾樣藥材跟小龍女說了一遍。

“除了你說的狗尾草沒有,其他那幾樣還都有。”小龍女聽了之後說道。只不過她有些好奇,難道我一大清早的叫她起來就是爲了問這個?

“有多少?”我趕緊問道。

“幾乎每個隊員都有吧。”小龍女回答道。

“每個隊員都有?”我有些難以置信。

“你說的這幾樣中藥一般我們都拿來泡水喝,這是咱們隊醫建議的。”小龍女看我比較驚訝連忙解釋道。

想想也是,這幾樣藥材都不是什麼名貴的中草藥,基本上市面都有賣的,而且價格也不貴。

“龍副隊,咱們去那邊聊聊吧。”我指着遠處的一座小山包說道。說完也沒管小龍女便向山包走去,小龍女猶豫了一下還是跟了上來。

“小龍女,對於今天的二十公里負重跑你怎麼看?” 重生七零小撩妻︰首長,借個種 ,我輕聲問道。

對於我稱呼上的變化,小龍女也意識到了,心裏一甜。

“二十公里負重跑好像還跟去年規則一樣吧,就是計算所有隊員的用時,最後以平均時間算成績。”小龍女說道。

我微微點點頭。

“咱們隊裏昨天我觀察了一下,有幾個隊員好像腿勁不足。比如說小土、阿牛……”我說了幾個名字。

當我說完後小龍女瞪大眼睛看着我。

“我臉上長麻子了?”我看着小龍女奇怪的表情問道。

小龍女這才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態了。趕緊說道:“沒……沒什麼,不過你說的很準,咱們這幾個隊員的確不如其他隊員速度快。”

看來我觀察的還是準確的。

“爲了不讓他們拖後腿我有個辦法你看行不行。我們安排隊裏體力耐力比較好的幾個隊員帶着他們,這樣他們的速度應該能快一些,其他隊員盡力以最快速度趕到終點。”我把我的想法說了出來。

“辦法是不錯,可是…..”

“可是什麼?”

“可是咱們隊裏體力特別好的還指望他們把成績提高呢,如果讓他們留在後面帶那幾個隊員的話,他們會不會不願意啊。”小龍女把自己的擔心說了出來。

“如果真是那樣的話,只能說他們不配留在神龍小組,不配是龍隊的一員。”我斬釘截鐵的說道。

小龍女沒說什麼,她也承認我說的沒錯。既然是團隊項目,比的就是團隊協作精神,如果連這點犧牲精神都沒有的話還談什麼團隊精神呢。


我們聊着聊着,只見東邊的太陽的大半變臉露出來了,它漸漸收斂了光芒,像一隻光焰柔和的大紅燈籠,又似乎是一個頑皮的孩子,任性地在這張碩大無朋的牀面上頑皮的蹦跳,我驚訝的不敢眨眼,生怕眨眼的一瞬間,那盞紅燈籠會被一隻巨手提走,我瞪大雙眼正欣賞着,突然那太陽顫動了兩下,像是在伸一個懶腰,再似一個輕快、敏捷的彈跳,完全的展現在東方。

“好漂亮啊。”不不禁出聲讚美道。

不過當我說出這句話來,我意識到小龍女誤會了,因爲她的臉紅了,頭也低了下去,像個頑皮的少女,羞澀的把弄自己的衣襟。


“我說太陽!”

“滾!”

······················

“隊長,副隊,你們好興致啊。”我們正閒聊間,小風走了過來,笑呵呵的說道。經過昨天那頓酒,我和這些隊員的距離拉近了很多,這也是我希望看到的,要想帶領這支隊伍取得好成績,那麼首先就得讓隊員信服我。

“小風,你來的正好,你去把咱們隊裏所有的枸杞、五味子…..這些收集上來,等下我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