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怎麼了。”

“嘻嘻,恭喜你精靈美女,你現在和主人一樣也是神器的擁有者了!”

看着發呆中的奧莉薇婭,老劉只好拉着她走到狙擊型95的跟前,抽出猛虎刀,在她的手心上劃了一道小口,擠出鮮血給神器認主。突如其來疼痛讓奧莉薇婭清醒了許多,看着地上那把吞噬了自己血液的弩弓,奧莉薇婭顧不上流血的手掌,彎腰把它撿起來摟在懷裏,因爲這武器給奧莉薇婭的感覺就像是自己親人,雖然奧莉薇婭記憶中的親人都已經很模糊了。

“紅!給她來點能提神的魔法,這傻乎乎的怎麼整啊!”

紅索要了一會真氣未果之後,嘟着小嘴極不情願的施展了一個清醒之光,這種旨給戰場上殺紅眼的戰士們醒神的魔法一砸到奧莉薇婭的身上,就顯現了神奇的效果——奧莉薇婭又抱着自己蹲下了。老劉無奈只好取出早已煉製好的防護服,披在她身上。

“穿好了它,就不用擔心我偷看你了,至於這個東西,你自己想想怎麼用吧,穿上它趴在地上會舒服點。”

老劉把胸罩塞進奧莉薇婭的手裏,就轉頭走開了,一直走到真實之眼的邊緣,才停住了腳步,蹲在地上邊吞口水邊欣賞奧莉薇婭那美妙的身姿。紅剛要揭發,就被老劉塞來的一大團真氣堵住了嘴巴,自此開始紅走進了墮落的深淵再也無法自拔,變成一個以敲詐勒索爲樂的元素精靈。美女更衣的畫面欣賞到最後,老劉的鼻血終於不爭氣的噴涌出來,奧莉薇婭居然把胸罩戴在防護服外面了,而且還趴在地上試了一下,看樣子還挺滿意自己的創新。老劉不停的安慰自己,至少這樣子就不會再被壓扁了,換好了衣服的奧莉薇婭並沒有停留在原地或是跑掉,而是緩緩的朝老劉所在的方向走了過來。

“這個我不會用。”

奧莉薇婭撫摸着瞄準鏡,幻想着這又黑又粗的東西里面會不會也射出什麼來,紅跟在旁邊也好奇的看着這奇怪的東西。接過奧莉薇婭遞來的***,老劉熟練的上好子彈,打開支架放在地上固定好,示意奧莉薇婭過來。當奧莉薇婭按着老劉的要求通過瞄準鏡向遠處觀望後,嚇得丟下***就躲在老劉身後,好可怕的魔法呀,怎麼遠處的東西變得離自己這麼近啦?老劉只好自己趴在地上,開始給***調整瞄準鏡,試射了幾次之後老劉才坐起來。

“奧莉薇婭,你最遠能射到什麼地方?”

“一百五十步,再遠就沒力氣了。”

老劉從口袋裏掏出一塊麪包遞給紅,指着前方一片被聖殿騎士們踏平的樹林說:

“去,給我掛到五百步之外的樹上,回來主人有獎勵。”

“嘻嘻!這還差不多。”


“奧莉薇婭,你過來看着。”

奧莉薇婭趴在地上之後,老劉又藉着調整姿勢的時候,恬不知恥的擺弄起奧莉薇婭的身軀,什麼肩部要放鬆,雙腿分開,不要怕疼,射過幾次就不會了之類的話都搞出來了。很快紅就停在一顆大樹前,老劉給的乾巴麪包被紅用力的紮在一個樹杈上,然後準備回來討賞。剛飛出沒多遠就聽,嘭!的一聲,不遠處掛着的麪包上就多了一個透明窟窿,後面的大樹也跟着晃了幾下,然後不甘的倒下了。這一幕真實的出現在奧莉薇婭的視野裏,小美女一次次的通過瞄準鏡和自己的眼睛證實了這一切,此時內心的震撼以無法言表了。 “奧莉薇婭,你專心的樣子好漂亮,給我做女朋友好不好?”

奧莉薇婭擡頭看着老劉時,老劉的大臉已經湊得很近了,直到奧莉薇婭從地上爬起來跑掉了,老劉才失望的坐直了身子。

總裁大人,非請勿進! 什麼是女朋友?”

奧莉薇婭如泉水般清澈的眼睛正盯着老劉看,難道這個神奇的男人想讓自己像元素精靈那樣成爲他的隨從嗎?捏緊了手裏的***,奧莉薇婭知道這次自己得到的東西已經夠多了,就算是精靈族裏所有的珍寶加在一起,也未必比得上人家隨手送給自己的這個武器。而且就憑一個元素精靈,人家就有足夠的能力毀滅自己的家園,可是人家反過來不但給自己道歉,還送了這麼珍貴的禮物,如果說是沒有什麼圖謀,那奧莉薇婭是決計不會相信的。不過奧莉薇婭也早就做好了打算,證明這個男人就是神之使者之前,除了自己的所有以外,精靈族的任何東西都不能讓別人得到,這也是奧莉薇婭選擇獨自留下面對老劉的初衷。

“嘻嘻!你好笨哦,女朋友就是晚上陪他睡覺的女人嘛,這都不知道。”

紅說完就飛跑了,留下一臉尷尬的老劉獨自面對羞得一塌糊塗的奧莉薇婭。

“奧莉薇婭,你別聽紅胡說,女朋友不是那個意思,女朋友就是…就是

老劉還真就說不清楚女朋友到底是個什麼意思,阿黛兒只做了老劉幾天女朋友而已,而且還礙於老劉的身份始終都沒敢過分的要求老劉什麼。就這樣阿黛兒做了幾天女朋友就轉正了,還捎帶着露莉一起做了老劉的情人,從這一點看來,紅說的還真是實話。老劉的女朋友就是用來摟着睡覺的。老劉想到這裏,感到了無盡的感慨啊,這也就是在異界吧,這TM要是在地球上,沒車沒樓沒票子沒有有錢的老子,女朋友這種東西也是可以有,不過都是別人的罷了。還想摟着睡覺?先做個夢吧。

“我答應,不過我要穿着衣服睡……

啥!奧莉薇婭的話比剛剛的天劫更震撼!當時就把老劉雷了一個腚蹲兒。

“我每天晚上要回家去的,不在森林裏睡覺。這個就不用了哈!”

“我要跟你一起回去。”

奧莉薇婭的想法很簡單,她就是想證明這個男子是不是神之使者,至於其他的事情,就等到那之後再說吧。反正下一個爲生命之樹續命的就是自己了,死與不死都只是時間問題。奧莉薇婭已經開始收拾東西了,原來用的弓箭被她重新掛在身上,短劍也插到新靴子裏,就連那套換下來的舊衣服都被奧莉薇婭簡單的打了一個小包裹背在肩頭,抱着***等着老劉帶她回家睡覺。靠!這異界美女也太好泡了吧,偷看幾眼再給點好東西,立馬就陪睡覺!而且你看看這身材相貌,哪樣不比地球上那些搔首弄姿的娘們強。

“奧莉薇婭,既然想和我回家,你的那些東西還是我幫你拿着吧。等下要坐傳送陣,省的丟掉了。”


奧莉薇婭看着老劉把自己的東西都收進空間袋,不僅對這個男人的神之使者身份寄予更大的希望。倆人收拾妥當之後,天色也有些黑了,老劉掏出傳送陣找了個隱蔽的地方藏好,對奧莉薇婭伸出了手。

“抓緊我的手,等下記得閉上眼睛,千萬不要亂動,不然會出意外的。”

等了半天也沒見奧莉薇婭伸出手的老劉急了,一把扯過她的手,一把奧莉薇婭緊緊的抱在懷裏,踏上了傳送陣。白光閃過,老劉帶着精靈美女出現在了地下城。這幾天一直在牀上躺着了,剛剛好一點就跑去精靈森林尋夢了,也不知道地下城這幾天有沒有什麼變化,自己交代的那些事情都辦的怎麼樣了。而且眼前這個精靈美女也不好就這麼帶到達拉特去,自己的老丈人和丈母孃可都在達拉特替自己看家呢,就這麼帶個美女回去都不好解釋,還是在這裏多瞭解一點情況再說吧。想到這,老劉帶着奧莉薇婭向自己的行宮走去,美女的胸罩還在外面穿着呢,這要給別人看見多難爲情啊,先整理一下再出來吧。


奧莉薇婭第二次被老劉抱了,這次她並沒有反抗,倒不是怕出什麼意外,而是她有點任命了。白光閃過之後,自己就被帶到一個幽暗的空間裏,憑藉精靈族敏銳的知覺,奧莉薇婭知道這裏不是地面,而是一個地洞之類的地方。

“那個奧莉薇婭,我跟你說啊,你這個衣服其實是要穿在裏面的,剩下的我也不好多說了,這樣吧,紅留下來陪着你換好衣服,我就先去大餐廳裏等你們,等你換好了再和紅一起去找我好不好?”

小美女茫然的順着老劉的手指一看,原來說的是自己胸口戴的那件奇怪衣服,等到她回過神的時候老劉已經離開了行宮,身邊這有精靈使在看着自己了。

“嘻嘻,小美人,你這個東西的確是穿錯了位置哦,我看見阿黛兒和露莉她們都是貼身穿的哦,快脫下來換好吧,不然會被人笑的。”

老劉出了自己的行宮就直奔大餐廳去了,中午因爲獵殺那些聖殿騎士的緣故,害的老劉連午飯都沒來得及吃。完了又哄了精靈美女一個小下午,早就餓得前胸貼後背了,路上碰到有矮人老頭和自己請安,老劉也只是簡單的點一下頭算是回禮了。到了大餐廳以後,老劉很驚訝的發現裏面竟然沒人吃飯,嗯?這些貪杯饞嘴的傢伙難道不吃晚飯了?再仔細找找看只見出售食物的大吧檯裏,還有一個矮人老太太在清理着工作後產生的垃圾,不過也沒有注意到老劉的到來,兀自在擦擦洗洗中。直到老劉走到吧檯跟前,故意弄出來的腳步聲才把老太太的注意力吸引過來。

“神使大人好!”

“你好啊,能給我來點吃的嗎?”

“如您所願神使大人,我馬上準備。”

老太太說完就麻利的取過一塊烤肉,切成大片兒撒好調料,放到烤爐里加熱。

“今晚這是怎麼了,怎麼沒人吃飯啊?”

老劉趁着等待食物的功夫,提出了自己的疑問。老太太一邊從烤麪包的爐子裏取出新烤的麪包,一邊對老劉說:


“回神使大人,今天所有人都在趕製一批裝備,格雷斯族長說讓把食物都送到鍛造區去,省的來回跑麻煩,所以就把食物都送去了,所有就沒人來吃飯了。”

“哦,那個麪包和肉在多給我一份吧,一會兒還有人要來和我一起吃。”

“是的神使大人,您請先坐吧,等下弄好了我給你端過去就行了。”

看來自己的工資制度現在已經徹底的推行開了,這些懶傢伙也知道要趕工賺錢了,不過昆頓到底是做了筆多大的買賣呀,以矮人族現在的庫存裝備數量還要趕工呢?正想着呢,紅已經領着奧莉薇婭到了餐廳,正朝老劉這邊過來。

“這是你家?”

奧莉薇婭一見到老劉就提出了自己的疑問,精靈美女在這一路上碰到了好幾個矮人,還都主動和自己問好,管自己叫神使夫人,把奧莉薇婭都給弄迷糊了。這些只在典籍和壁畫裏見過的矮人,自己一個都不認識啊,爲什麼他們都認識自己啊,還把自己當成神使夫人,自己可是連丈夫都沒有的。

“怎麼了,一路上有人難爲你了嗎?”

老劉說話間,從口袋裏取出當初煉製的兩個玻璃杯和一袋子陳年葡萄酒,倒了一杯推到奧莉薇婭的面前,示意她坐下來嚐嚐。以前總聽哥們說女人喝不醉男人沒機會,到了這異界老劉可是深有體會,每次身邊的美女喝了老劉的酒,都會有一些美妙的事情發生。不過老劉這次是爲了多瞭解一點關於奧莉薇婭和精靈族的事情,至於吃掉小美女的事情老劉暫時還沒想過。果然奧莉薇婭對於自己遞過去的葡萄酒很感興趣,偷偷學着老劉的樣子,一點點的品嚐着這百年佳釀。

“神使大人,神使夫人,您的菜來了,請慢用!”

矮人老太太推來一大車子的食物,擺了滿滿的一桌子。

“好,謝謝你。奧莉薇婭快吃吧,等一會涼掉就不好吃了,而且不吃點東西就喝酒很容易喝醉的。”

兩人就這樣默默的吃着,老劉專挑肉吃而奧莉薇婭則是隻吃水果跟喝酒,不一會就雙頰緋紅了。老劉見到詭計已經實現了一半,就主動收起桌子上的酒袋,遞來一塊麪包給奧莉薇婭。

“試試這個,光吃水果一會會餓的,這裏面放了果醬很好吃的。”

“他們叫你神使大人,你真的是神使嗎?”

奧莉薇婭捏着老劉遞來的麪包,想了好久的她終於忍不住問了這個自己最關心問題。老劉看了看一臉緊張的奧莉薇婭,從她手裏接過被捏成一團的麪包,揪下一塊丟進嘴裏吃起來。

“這個嗎,暫時保密,等下我帶你自己去看吧,不過看完了以後,你也要把自己的事情也對我說哦,就當我們是交換祕密了。不過一會兒你可別老是抱着那把***了,萬一走火了可是要出大事的。”

奧莉薇婭還是捨不得把***交給老劉,因爲這把槍就好像是她的親人一樣,讓奧莉薇婭有一種親切感和安全感。但是任誰也不能怪她太任性,奧莉薇婭小小年紀就要爲整個精靈族的命運操勞,還捨身跟隨老劉來到這陌生的地下城,換做任何一個新理年齡只有十三四歲的小女孩,估計也不會比奧莉薇婭更出色了。老劉無奈之下只好退下了**,再把***交給這個固執的精靈小美女,領着她去參觀自己的地下城市。一路上奧莉薇婭像個小尾巴似的跟在老劉身後,搞得老劉被人請安的時候很不自然,感覺就像是拐騙了別人家小女孩。

“奧莉薇婭,你現在是我女朋友啦,女朋友和男朋友一起走的時候是要摟着的,不然別人會誤會的。”

“嘻嘻,主人說的對,我就天天都給主人摟着,不管是睡覺還是走路,奧莉薇婭過來,這胳膊分你一個。”

紅的話果然有了效果,奧莉薇婭羞答答的走過來給老劉摟着。而這卑鄙的主僕倆則是一個得到了真氣一個摟到了美女,都心滿意足的發出了賊笑。

“奧莉薇婭,你今年多大了?”

“我今年剛好一百六十歲。”

“呃!一百六十歲!可是你看着咋這麼年輕呢?”

老劉聽到奧莉薇婭的話,就跳到一邊去了,好像被鬼掐了似得,也不摟着奧莉薇婭了。大手不停的搓着渾身上下的雞皮疙瘩。自己摟着個老妖婆摟的這麼開心,想想都噁心死了。

“嘻嘻!精靈一百六十歲當然年輕嘍,他們的壽命好像比矮人長多了,不過到底能活多久我就不知道了,主人給點跑腿費,我去替你打聽一下哦。”

老劉遞給紅一團真氣後,紅就飛跑了,丟下老劉和一臉疑惑的奧莉薇婭,本來小美女在老劉的懷抱裏剛剛找到一點安全感,卻又被老劉給甩開了。可憐如她只好又抱緊懷裏的***,等待未知的命運。紅終於回來了,趴在老劉的耳朵嘀咕了幾句後,老劉撲棱一下就站起身來,像剛剛什麼都沒發生過似的,又摟着奧莉薇婭繼續前行。原來紅從加布林那裏打聽到精靈的壽命差不多有一千多歲呢,一百六十歲也就跟人類十幾歲差不多,所以當這個消息傳到老劉耳朵裏時,老劉心裏又開滿了牡丹花。十多歲的蘿莉耶,哥以後有三個了!哈哈哈哈!

當老劉領着奧莉薇婭來到一個由精鐵礦道改建的鍛造區後,不絕於耳的鐵錘敲擊聲,引起了小美女的注意。轉過一道彎後,寬闊的鍛造區出現在二人面前。在這寬度約有十米的大型礦道里,密密麻麻的擺放着一個個鍛造用的烘爐,烘爐邊上的地上堆放着打造好的盔甲部件,一些年老的矮人正使勁的捶打着火鉗上的鐵板,頭上的汗滴不停隨着鐵錘的起落滴在地上,有幾個老頭正抓着杯子痛飲葡萄酒,抹了一把汗後放下酒杯繼續輪動鐵錘。老劉並沒有驚動這些老人,而是繼續向裏面走去,和外側的老人不一樣,裏面正在開飯,一羣長着黑色鬍子的矮人正大口吞食着餐盤裏的美味,黛比和卡德則是笑盈盈的從他們手裏接過大把的金幣。

“師父,您來了!”

“呵呵,黛比和卡德最近有沒有修煉師父教的功法啊?”

“有!”

倆孩子異口同聲的回答着老劉的問話,看着又胖了一點的孩子們,老劉很開心。

“師父告訴你們一個祕密,一定記住要每天都試一下,說不定哪天就會有效果。你們倆每天在睡覺前修煉,睡着了也沒關係,如果哪天早上起來發現功法自己還在運行,那就真的可以延年益壽名震天下了,記住了嗎?”

“神使大人您在麼到這裏來了,這裏很吵的,快跟我回去居住區吧。”

老劉正教倆孩子投機取巧呢,格雷斯已經從礦道里面發現了他,連忙走出來和老劉打招呼。老劉摸了摸倆孩子的頭,讓他們繼續收錢去,才轉過身對着格雷斯。

“裏面還有多少從人類世界返回的工匠?”

“還有一百多個,都是在一些偏遠地帶開設武器店的矮人,雖然手藝不算太精湛,但是打造這些制式裝備還是綽綽有餘的,神使大人放心,昆頓公爵那邊的貨源一定不會有問題的。”

“我想說的就是這件事情,現在把人都召集在一起,我有話要說。”

一切都有神使大人做主就好了,這是格雷斯現在的生活寫照。所以在聽到命令後,格雷斯迅速地向那些年輕的矮人工匠們下達了停工的命令,幾個嘴裏叼着香腸正掄着鐵錘的中年矮人,對於族長的命令也同樣充滿疑惑,不過大家還是都停下了手裏的活兒,等着格雷斯下達命令。這一切老劉都看在眼裏,他知道隨着矮人生活水平的提高,族長的威信也在跟着提高,至少這些矮人不像自己剛到地下城那時候,只會搗亂和唱反調了。

“大家都往一起湊一下哦,神使大人有話說。”

老劉也不客氣,嗖的一下就跳上一個鍛造臺。

“大家好,對於大家能放棄享受美食美酒的時間,來這裏趕製裝備,我在這裏謝謝大家了。可是大家想一下爲什麼要趕製裝備呢?無非就是讓我們的生活更好一些,甚至大家都在期望着有一天,我們能自由的生活在我們想要生活的地方,做我們喜歡的事情,你們說是不是啊?”

“對,神使大人說的太對啦!”*N

老劉滿意的擺了擺手,示意大家安靜下來,繼續說道:

“我現在對於你們的工作速度很不滿意,這就意味着同樣的事情,人家可以在不耽誤生活的情況下完成,而你們只能靠犧牲自己吃飯喝酒的時間來彌補。現在有不服氣的走出來,我要做個試驗來證明一下我說的話。” “我不服氣,就拿我試驗吧,神使大人。”

格雷斯第一個站了出來,老頭年紀雖然大了,可是聽到神使大人說還有比矮人鍛造的更快的,他可是第一個不服氣,這和聽老劉的話不衝突。剩下的矮人都在觀望,神使大人和族長對上了,誰也不想再裏面參合,這可都是自己最敬佩的人,太難以取捨了,不過神使大人的話倒是的確引起了不少工匠的不滿。

“格雷斯族長,我就知道你不服,現在我問你,一套制式裝備有多少個部件組成?”

“頭盔,面甲,胸甲,背甲,腿甲,戰靴,護肩,護腕,護肘,護膝還有連接的鍊甲四條共十一種正好二十件。”

“好,那你就挑選出十個你認爲速度最快的工匠來,接受我的挑戰吧!”

“呃!神使大人,我們就算在加一百個也不是您的對手啊!”

“格雷斯,你們還不配我親自出手,我同樣挑選十個工匠和你比試,至於結果嗎,就直到一方主出五套成品爲止,我出十萬金幣彩頭,誰贏了就歸誰,怎麼樣?”

“我勒個去!”

格雷斯一聽十萬金幣,連忙去挑選人手了,生怕好手都被神使大人搶了去。一些自認爲不錯的工匠都往格雷斯跟前湊合,希望參加這次必贏的比賽,而那些矮人老頭則是有些失落,這種比賽不可能會有人挑選他們參加的,只能看着人家年輕人賺那大把的金幣了,有幾個甚至都不願意看了,落寞的想要退出鍛造區。

“那是誰啊,怎麼還想走嗎?難道就對自己那麼美信心嗎,格雷斯不選你們我選,挑十個鬍子最長的來跟我一起教訓一下這些慢吞吞的傢伙們。”

老劉發話誰敢不聽,幾個想走的老頭又回到神使大人的身邊,老劉把十個老頭拉倒一邊開始面授機宜。格雷斯現在可謂是春風得意,族裏最好的工匠都被自己拉來了,剩下的雖然還有幾個手藝挺好的,但如果是十個人的比賽,自己一定穩贏了。桀桀桀桀!雙方都發出了陰險的笑聲。比賽的場地很快就佈置好了,工具和材料都是現成的,只要把地上的零件收拾一下就好了,隨着老劉一聲令下,矮人們就開始乒乒乓乓的打起鐵來。

“嘿嘿,神使大人,這次您可是輸定了,到時可不要怪我不給您留面子哦。”

老劉摟着奧莉薇婭朝鍛造區外走去,在他看來勝負已定,自己現在只要出去溜一圈回來,估價格雷斯就會投降了。 重生之上古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