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輕侯動動,最後還是妥協說著:我來至大。

「停,現在我後悔了,七千萬,愛買不買」李浩開始一聽這女子說的普通話就知道不是華夏人,說實話李浩就是一根憤青,這兩樣東西的確罕見,但是價格開到幾百萬也會有人賣,不過這些渠道別人卻沒有。

「你!」女子雙手緊握那眼眸中有著一股恨意。「不服氣,我們練練?」李浩脫掉大衣走到前台給自己倒了一杯烈酒。

這會女子倒是撲哧一笑一陣春風樣的走到李浩面前似乎有點嬉笑的說著:怎麼?想欺負我一個弱女子?來呀?你打贏我,我給你一個億!女子直接掏出一張紫色的銀行卡放到台上。

李浩二話不說一拳打了出去,可是李浩眼前一亂,怎麼人突然不見了,就在李浩發獃之時,地下一雙黑手拉住李浩的雙腳。

「轟隆!」李浩半個身體都陷了進去。李浩一驚一驚看見一雙秀腿站在自己面前,女子十分得意的拍拍小手居高臨下的俯視著李浩。

李浩豈能被一個小丫頭欺負,這麼丹田暗勁全部調動上來,女子突然也覺得不對勁,李浩一個大吼如同炮彈一番如同一條巨龍一拳打在女子肚子上。可是再次詭異的事情發生了,李浩摸摸自己的拳頭,怎麼自己面前是一陣黑煙啊!

「啊」一陣巨大的力量直接在後面擊飛李浩,隨著碰上牆壁李浩整個人都被摔得七零八落,他狼狽的站起來還是看著女子居高臨下的看著自己。

這一次李浩真的被氣到了,他整個身體很明顯有著一股煞氣,整個臉色也開始變色,不過李浩才站起來又是一腳踹在自己胸口,這一次李浩直接飛出了店鋪倒在外面的雪地里。

李浩腦袋突然一陣混亂,他再次毫無徵兆的站起來,不過這一次雙手之中卻是握著一團藍色的氣體,轟!

遠處去女子眼睜睜的看著那藍色的氣體轟在自己身上,然後自己如同斷了線的風箏飛了出去,女子吐了一口鮮血狼狽的看著自己的衣服,然後看著近在咫尺的李浩。

李浩也沒有想到這個蒙面女子居然長得那麼漂亮,大明星的容貌沒有人會懷疑,不過此前的女孩的容貌在李浩的評分標準里居然能達到九點九分,怪不得她要帶著面紗。

女子摸摸自己臉蛋,眼眸里突然有了一股殺意,李浩作為殺手肯定能感受出的,一股巨大的壓迫力讓女子動彈不得,李浩也鬼魅般的直接一手掐住那雪豹的脖子問道:那個組織的!l是不是派來刺殺大明星的!

女子痛苦的別過臉,她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突破神忍了居然會被那麼普通一個男子擒住,他身上有一股強大的神識直接控制自己的空間,在這種壓迫空間下自己根本就如同灌鉛一樣動不得,如果自己不那麼大意怎麼可能被他抓住。

「呼「李浩整個身體一輕。他哈哈一笑說道:那麼漂亮的小妞怎麼能傷害呢?既然我們不打不相識,我店鋪你賠償我一百萬,你的東西我打九折,一共五千五百萬,刷卡吧。

女子神色也放鬆下來,看來華夏果然是卧虎藏龍,下次自己可要低調點了。女子這次主要是來尋找這兩樣古董的,自己的爺爺馬上要過八十大壽了,他最喜歡華夏的古董了。

「我叫傾夏,大明星《帝王》電影里那個女主角!剛剛聽你說大明星?我想買一張大明星演唱會的貴賓票,就是最靠近大明星那兩個位置,我知道那兩個位置還能跟大明星握手的,你能幫我弄到我再出一百萬!「女子伸出嫩嫩的小手算是講和了。

李浩握住悻悻一笑,他沒有想到大明星號召力那麼大啊,居然還會有這樣的傻大頭願意出那麼多錢買票,居然就是為了與大明星見上一面,至於傾夏這個名字直接被李浩忽略了,這個年代誰會說真名啊。

婚到天荒地老 :傻妞,你是不知道,大明星那些貴賓票可是要求的,你也知道大明星這次演唱會全部收入都要捐獻,門票一百萬大把人願意買,不過要看你能捐多少錢了。

女子咬咬嘴唇很不滿意的說道:我不叫傻妞,我叫傾夏,你們華夏人不是喜歡666嗎?我就捐666萬怎麼樣?

「行!「李浩啪啪女子的香肩一副痛苦的樣子說:傻妞你放心,你的事情包在我身上,先刷卡吧!

刷完卡,沒有留收據,女子卻蹦蹦跳跳的離開店鋪,李浩繞繞頭,這年頭怎麼了,自己還有人傻錢多的主啊,這錢好像有好賺了吧。

傾夏走後馬叔出來,李浩在電腦上打出一份文件交到他手中吩咐道:馬叔,這兩樣東西都在南方,看來你又要出去一趟了,應該出個百來萬就能買下,拿到東西之後注意保護,一旦見了空氣可不好辦。

馬叔就是李浩的一個管家,李浩在許氏集團上班,整個店鋪都是他在打理。在堅定古董方面李浩可是專家,李浩也不知道怎麼的一眼就能堅定出古董的來歷。

馬叔走後李浩抽著煙一直回想剛剛的畫面,自己突然獲得一股恐怖的能力,可是也就是突然之間那恐怖的能力消失,倒是怎麼才能控制那能力呢?這也是李浩突然講和的緣由了。


李浩倒是沒有放鬆警惕,這個傾夏花那麼大金錢就是為了那麼靠前的一個位置,那麼她會不會想利用這個機會行刺呢?李浩想了一會否決了這個想法,今天傾夏已經知道自己的實力了,她就算是殺手也不可能這樣毛線了,不過看這個傻妞的眼神她的確就算大明星的一個粉絲。

九天毀滅是不敢隨便用了,李浩就上次用了就感覺自己很容易被控制,自己腦海有一股力量一直想控制住自己。現在李浩迫切想找一個師父幫自己解惑,對於修真李浩可是半桶水。

聽周隱說過燕京有一個修真門派的交流大會,看來自己又要麻煩她弄個身份參加了,當然李浩不能暴露自己那恐怖的能力。

現在最重要的是大明星的演唱會要開始了,濱海計算機交流大會也要開始了,大明星的演唱會李浩自然要貼身保護了,那邊雖然沒有動靜可不代表大明星就絕對安全了。

李浩提著外套打算回家,不過一看手機居然有一百多個未接來電,只不過一看來電李浩就知道是誰了,現在自己好不容易在許氏集團出來,怎麼可能還回去。

很是意外的是接到大明星的電影,大明星直接告訴李浩晚上去家裡睡了,一句話讓李浩把車子開到了一百八。他家裡亂得一團糟,怎麼能讓大明星見到自己那麼懶惰的一面呢。

等李浩回到家裡地下停車場,自己的停車位上那紅色的法拉利格外顯眼,而下來那人更是讓李浩獃獃的看著要流口水。

今日的大明星穿著一套簡單的銀色小披肩,下身是黑色的打底,褲,帶著一副墨鏡對著自己盈盈一笑。李浩繞繞頭,在大明星面前李浩總是提不起勇氣,好像說什麼話都有點結巴一樣。

來之前李浩就感受到四周都是保鏢,至於小慧已經會酒店了,打開門大明星首先放下包包繞著屋子一件件的觀察,李浩好像一個做錯事的小孩子跟她後面,大明星身上那獨特的一股淡淡的幽香讓李浩熱血沸騰,李浩真的很想在後面抱住這個大明星兩人就這樣靜靜的抱在一起。

「恩,還算不錯,雖然亂了點還算有點家的感覺」參觀完許攸直接坐在沙發上接過李浩遞過來的熱茶,許攸說過給李浩一個機會的,這個機會是李浩兩次拚死保護得來的,其實李浩不知道是第一次在酒店兩人發生關係之後許攸心裡就動搖了,經過後面的考察許攸還是挺滿意的,只是兩人身份相差太巨大了,特別是許攸還頂著一個許家長女的稱號,雖然她不認許家,可是外面都知道許攸是許家的長女。

李浩跑去卧房拿出那一個紫檀盒子,盒子里靜靜躺著兩枚耳環,同樣是紫寶石,閃閃發亮帶著一股神秘感,見到這兩枚耳環許攸有短暫的失神,是啊,當初兩人在高速路邊認識,當初自己把還把他當成了登徒子呢?真沒有想到後面兩人糊裡糊塗發生了關係,而現在關係慢慢在轉變。

「姐,我能幫你帶上嗎?」李浩十分期待,大明星不光氣質那麼高貴,她身上隱隱約約有股特別難說得出的氣質,如果再配上這兩枚耳環就更佳了。

許攸點點頭側著身子,李浩雙手有點顫抖的拿著一枚耳環,可是看著那雪白的脖頸,看到那淡紅色的嘴唇,聞到那特別的幽香。

李浩差點給自己一巴掌,大明星可是難得給自己一個機會,自己怎麼能跟豬哥一樣就那樣盯著別人看啊,李浩外表很是正定的幫許攸帶上耳環,這不端著茶杯就喝著熱茶緩緩心中的緊張,只不過他根本就沒有看見許攸那似笑非笑的表情,這茶是大明星的!

「聽你那小女朋友說你還會做飯?給姐表現一番吧,累死了,姐先去洗澡」許攸一陣香風般起身,看著那妙曼的身影走進衛生間,李浩吞了一口水然後站起來趕緊走進廚房,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洗衣做飯這些活李浩自然不在話下。

半個多小時之後李浩已經完成了三菜一湯,李浩可是知道女人洗澡都是要很久的,之前跟周隱在一起的時候就明白過來了,所以見到大明星遲遲才出來也見怪不怪了。

只是大明星為了來這裡入睡還特意帶了歡喜的衣服,現在的她就如同在自己家一樣換上了一套淡粉色的睡袍,清水出芙蓉,沐浴之後的大明星身上有著一股讓男人拒絕不了的嫵媚,李浩再次獃獃的看著大明星流著口水。

「恩,聞起來味道不錯」許攸當然知道自己的魅力,許攸更加知道這個男人開始還真不認識自己,也沒有把自己大明星這個身份當一回事,他喜歡自己完全是因為那一次意外,他要負責,然後才發展到現在。

「咳咳,姐,你真漂亮」李浩心不在焉的分著碗筷,那一晚銷-魂的滋味又湧上心頭,李浩感覺跑去衛生間打開冷水讓自己清洗下,可是那衛生間瀰漫的一股特別幽香更是讓自己慾火焚身。

看著李浩光著胖子出來許攸撲哧一笑,她還留意到李浩鼻孔流過鮮血。「快吃飯,姐都餓死了!」在這裡許攸倒是有種女主人的感覺,她首先每樣菜嘗嘗,味道好不錯之後也不注意形象開始美食的享受了。

「姐我來」看著大明星要收拾碗筷李浩趕緊起身,兩人手的都碰到一起了。許攸一個眼神李浩趕緊抽回自己的雙手。許攸繼續收拾碗筷微微一笑說著:既然姐說了給你一個機會,那麼就是兩人半正式在一起,你做飯,姐自然要希望,兩人一起分擔家務一個家庭才能美滿。

燈光通明的街道外是汽車鳴笛的聲音,而家裡兩人面對著坐在一起許攸還是端著剛剛泡的熱茶那麼笑容可切的看著李浩開口道:李浩,我們認識時間很短,不過過程卻是很豐富,你救了姐兩次,可並不是因為這樣才給你機會的,在交往了解的這些天姐知道你是一個怎麼樣的人,恩,還算勉強及格吧。

李浩就如同小小學生做錯事一番看著這個大明星,李浩發覺兩人越呆越久,自己整個人都為了這個大明星變得瘋狂了,第一次見面李浩只是覺得這個女人是自己這輩子見過最漂亮的,可是接觸之後才知道這個大明星那種知性美,那種迷人的微笑,那麼的善解人意,也那麼的讓人著迷。

「為了讓我們彼此更加了解,姐覺得我們應該試著交往,如果這一年沒有發生自己意外,那麼可以正是成為男女朋友,姐最在意的就是男人要對自己做的事情負責,要一心一意!李浩你能做到嗎?」許攸漫不經心的問著。

李浩哪能不答應啊,這樣的要求太簡單了,誰有了大明星還出-軌啊,可是李浩不知道怎麼解釋周萌的事情。

「在試著交往期間是彼此一個了解期,了解期期間我們還不能做男女朋友能做的事情,如果雙方有不滿意的地方可以隨時解除這樣的關係,李浩你能接受嗎?」許攸笑眯眯的問著。

「沒有問題,那個姐,那男女朋友正常的接觸呢?」

「比如?」

「牽牽手啊,擁抱啊,親吻啊」李浩感覺下腹一股火在上升。

「看心情,好了,這是我們的戀愛準則,我已經錄音了,等會發給你一份」許攸拿出自己的手機晃晃,這不皎潔一笑舒服的泯著熱茶。

「你幹嘛」許攸睜大眼睛看著李浩站在自己面前磨拳霍霍。


「姐,你現在心情怎麼樣?」

「還不錯怎麼了?」許攸帶著一絲迷惑。

「啊!」隨即許攸被李浩重重的摟在懷裡,許攸開始還以為李浩要做其他的事情呢,那眼眸帶著一絲失望,可是慢慢的這個男人摟著自己深深的呼吸著,然後就這樣居然睡著了!

看書王小說首發本書

… 臨近的大明星演唱會,許氏集團主辦的全球計算機交流大會,同時許氏集體半導體新產品也會在這個時候發布。

可以說跟大明星的關係是更近了一步,可是這關係有著很大的變數,跟周隱說了一些修真的事情之後被她推薦到一個地方請教一個高人,這一天李浩送大明星去體育館之後前往仙湖療養院,這可是真正的人間仙境,很多老人可是說著這裡有著真正的神仙。

按照周隱給的地址,李浩來到仙湖西邊未開發的一處小山峰,半山峰上住著一位得道高人,周隱說很多事情都可以請教他。

等李浩一個大男人氣喘吁吁好不容易找到這一處小亭子的時候看見一位老嫗有點出神的看著對面湧入天空的飄渺峰。

李浩走了進去直接坐在老嫗的身邊,這位老嫗看起來起碼九十多了,蒼老的面容下是一種疲憊與酣睡。

「你來啦」一語好像多年不見那種亢奮,李浩能感受到老嫗內心那種愉悅,只不過她並沒有表現出來,帶著水霧的眼眸飄在李浩身上,那是一種恨不得融化的眼神。

「咳咳,老奶奶,哦,應該是老掌門,老,老」

「別老了,是周丫頭讓你來的吧,有任何困惑就問吧,老太婆都能幫你解惑」老嫗雙手放下,可是李浩分明看見她那發抖的雙手,她為什麼會那麼激動?

李浩也不矯情說道:我身體有一股力量,可是我卻控制不住這一股力量,還有有時候我會突然失控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老婆婆,您說我身體到底哪裡出的問題?

老嫗示意李浩伸出左手,李浩撈起袖子伸了出去,老嫗閉上眼扣住李浩的手脈,半刻鐘之後才幽幽的說道:你得到了一門十分厲害的傳承,這門傳承有著強大的能力,可是現在的你卻沒有辦法利用這傳承的能力,你還需要一樣東西才能驅動這一股強大的力量。

「需要什麼?」李浩反問。

「一顆聖石!傳說上古天界大戰魔神為了復活他最心愛的女子割下與身體融為一體的聖石在九幽之地的虛空之境的九龍棺槨施展復活之術,此後聖石一直都是一個傳說,如你得到這一刻聖石,你將擁有毀天滅地的能力!「老嫗雙眼失神好像經歷了那上古大戰一番。

我的城池 咳咳,老婆婆,冒昧的問一句,你今年貴庚了?」在老嫗的眼裡出現了不同的神色,李浩很會觀察人的神色,有時候李浩懷疑這是一個十之六七的少女,可是有時候李浩覺得她是一個蒼老的古董。

老嫗聽到這話哈哈大笑說著:老太婆與天同壽已經忘記年紀了。李浩暗道不好,敢情自己遇上一個瘋子啊,這明顯就是騙人的啊,還虧周隱極力推薦,同時還特別告訴自己可以把任何事情都跟這位老嫗述說的。

老嫗一揮手石桌上出現了一壺冒著霧氣的水壺,她用那乾枯蒼老的雙手給兩人倒了一杯輕聲說著:喝點靈茶吧,這東西你是很難見到的。

李浩半信半疑的淺嘗一口,然後突然覺得自己全身都是力量,那一股強大的能力又回來了,此時的李浩很想大吼一聲,方圓五百米任何動向都在自己識海當中。

李浩把自己這一輩靈茶端過來放在一起,如果自己帶回去給大明星喝點,那她是不是不會那麼累了,她每天排練那麼辛苦,每晚自己幫她按摩看著她那有點水腫的雙腳都不忍心。

這一幕被老嫗看在眼裡有點輕蔑的說著:小子,老太婆本來以為你跟周丫頭是一對,現在看來你心裡還有其他人?你就不怕老太婆把你滅在這裡。

李浩也不知道這個老嫗的脾氣,至少現在還不錯,老嫗目光再次落在那飄渺峰上淡淡的說道:你晉級一次可以來這個地方找老太婆一次,不過下一次來你可要帶著老太婆需要的東西才行了,按照華夏修真者修為,你算是玄級初期修為,我知道你有一部玄法,不過你的玄法一定要得到聖石才能驅發,你現在的能力根本打不過一個普通的玄級修真者。

「那聖石到底在哪裡?」李浩這才重視,現在看起來這個老太婆並不是在忽悠人。老嫗突然變得冷漠起來這才開口說:要得到聖石還需要一個人陪你去一個地方,在崑崙神山有一個叫冰封雪地的結界,下個月十五有機會開啟,你需要帶著你最心愛的那個女子前去冰封雪地然後找到雪域聖殿,在聖殿有你需要的聖石,找到聖石你需要讓你那位用最純凈的力量打開。

超憶大師 等等,什麼才是最純凈的力量?」李浩急忙打斷。

老嫗呵呵一笑說:所謂最純潔力量就是她要面對心魔的襲擾還能保持自我,如果一旦她被心魔控制,那你們就永遠留在那!

「能不能我一個人去?」李浩繞繞頭,聽起來很危險的樣子,李浩怎麼能讓大明星冒險呢?老嫗似笑非笑的看著李浩有種不屑的表情說著:如果她連這點都不能為你付出,你還是跟周丫頭算了,她可以為你不顧一切!

李浩小心翼翼的捧著那一輩靈茶走了下來,這個老嫗脾氣太古怪了,李浩算是一個修真者了,可是他卻感受不到老嫗身上任何氣息,這個人彷彿就不屬於這個世界,並且李浩發覺這個老嫗一直看著飄渺峰,飄渺峰是仙湖最高峰,常年在雲霧之中,屬於無人區。

駕車回到濱海體育館,李浩剛下車想打大明星電話的,只是一股強大的氣息被李浩撲捉到,在體育館的正上方有一種強大的真氣。

李浩馬上往那個地方跑去,可是他好像明白什麼過來瞬間利用真氣跑向大明星排練的後台,門口的保安眼前一花覺得有點不對勁,剛剛明明有人過來,可是怎麼就不見了呢?

此時小慧正好打開門走了出去,也就是這個空隙一個黑影出現在後台的化妝室,現在的化妝室只有一人穿著一身淺灰色的旗袍正在畫著眉毛。

突然之間許攸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拉著自己,等她明白過來的時候才發覺是李浩雙手護著自己一直擋在前面。許攸覺得十分奇怪,這裡應該是安全的,並且四周都是牆壁就算有殺手也進不來啊。

「砰!」一槍響過後李浩看著自己的胸口,體育館頂端那個狙擊手居然用槍打破自己真氣防禦,李浩很明顯感覺到自己身體那一股力量又在開始散去,一開始李浩就發覺了那狙擊手,只不過李浩沒有把握不驚動他之前幹掉他,這不李浩只能用最保險的辦法衝進化妝室保護好大明星,李浩打算用自己的真氣硬是抗下子彈的,只不過這一幕出乎他的意料。

趁真氣渙散之前李浩手中一團火光擊飛出去,正在準備下一次打擊的狙擊手毫無徵兆的被燒到瞬間變成了一堆灰燼。

「姐,馬上扶著我回家,不要告訴別人,不要叫醫生!」李浩冒著冷汗站立不穩。

許攸這個時候出奇的冷氣,她扶著李浩一步步的通過後面的秘密通道來到停車場,很快的一輛飛速的法拉利開了出去。

家裡的沙發都被鮮血眼紅,大明星的眼眸也布滿水霧,不過她臉上永遠都是危險,李浩捂住胸口咬著牙齒,難道自己真的就躲不過這一劫了,這子彈肯定添加了特殊的東西,不然不可能對自己造成傷害的,可是現在根本就沒有辦法取出這子彈。李浩敢肯定殺手下一步就是在醫院動手了。李浩丹田散發一股股療傷的真氣,可是因為被胸口兩枚子彈阻斷根本就不能自我療傷。

「姐,幫我取齣子彈,不管任何辦法!快」現在的李浩已經沒有半點動手的能力,許攸站起來抹了一下眼眸去書房拿出一把鋒利的剪刀。

她半蹲在李浩面前咬著嘴唇一剪刀下去,胸口被剪開一個大一點的口子,鮮血頓時澎了出來。「別管這些,只要取齣子彈就行!」

許攸又是一剪刀下去,這時她剪下自己衣服上的一塊布抹去一點鮮血,直到看見了子彈的位置,這時她換上釺子穩穩的鉗住一把,子彈被取了出來,可是頓時那鮮血如同水珠般澎了出來。

子彈取出的神經李浩閉上眼,整個身體全面放鬆,丹田的真氣開始源源不斷的送往胸口的位置,隨著許攸雙手捂住胸口鮮血終於不那麼冒了出去。

三個小時之後李浩緩緩的睜開眼,看著面前長發凌亂的美人,他用那滿是血跡的雙手撫摸那光潔的面容,兩人終於又一次死裡逃生。這次死裡逃生李浩得感謝那老嫗了,要不是她的靈茶讓自己識海放的那麼遠,自己也不能預知那危險,這次能修復受傷的胸口還是靠那神葯般的靈茶。

趁著大明星在酣睡李浩下去把裝好剩下的靈茶拿了上來,李浩想了想份了三分,當然大冒險這一份最多,周隱在外面那麼危險應該喝一點這樣的靈藥,而周萌跟自己發生了關係,雖然兩人不明不白李浩還是幫她留了一份。

許攸睜開眼看著面前這個男人,這一刻她顧不得矜持毫不猶豫的撲了上去緊緊的擁抱這個男人,剛剛一幕幕都讓自己永生難忘,自己第一次見到水柱般的鮮血,自己第一次領悟到死神的可怕,就是這個男人讓自己一次次死裡逃生!

「好了,不怕了,姐來喝點茶壓壓驚」李浩把小半杯靈茶端給許攸,許攸開始還很奇怪呢?怎麼這茶還冒著霧氣,並且只要那麼一點,可是一口下肚之後許攸全身舒展開來才明白這茶不簡單!

「我也是在一位高人那得來的,可惜只有一杯」這一次可把大明星嚇的不輕,到現在她的臉色還是那麼蒼白。

李浩俯身撿起地上這枚特殊的子彈,這枚子彈要讓周隱去研究下,李浩覺得這一次殺手跟華夏有關,是誰知道自己有異能?只有了解自己的人才會使用這樣特別的辦法來對付,突然之間李浩發覺不光大明星,連自己都處於一股漩渦之中。

看書輞小說首發本書

… 香港某海邊金色的別墅里端詳的坐著一位穿著紅色喜慶唐裝的中年男子,他若有所思出神的看著外面蔚藍的天空,已經燒到根部的雪茄他都沒有在意,直到一位黃袍老人急色沖沖跑了進來他才回過神。


「都查清楚沒?」兩人是說著白話,並且唐裝男子臉色帶著一股著急與害怕,好像突然之間他會失去一樣最寶貴的東西一樣。

「老爺,基本都清楚了,大小姐身邊的確有一位男人,這個男人來頭不小,他是周家那瘋丫頭大學期間的男朋友,後來周家老頭子的反對分手了,在大學期間周家那瘋丫頭帶著他加入了國安局,那幾年他出國成為了一名殺手,最高紀錄是殺手榜前三」老頭子不急不慢一一說來。

「後來他退伍回到濱海加入許氏集團半導體倉庫成為一名倉管,不知道怎麼的後來成為了許氏集團總部下屬計算機分部的部長,最近幾年都是在研發軍部的《銀河系統》,前段時間再次被二小姐下發半導體倉庫,這些日子辭職了」

「哦,對了因為他殺掉了異能組第九的暗夜,現在已經取代了暗夜的位子,至於他怎麼跟大小姐認識的,聽小慧那一邊傳來消息是一次偶遇」

唐裝男子自然就是許攸的父親許東國了,正是許氏集團橫跨全球,總部已經遷移到濱海,而董事長的位子也交到了許瑤的手中。

許東國沉思一番嘆氣一聲說著:他能被周家那瘋丫頭看上證明的確有過人的能力,這幾次的出手也的確不凡,只不過這會不會是對方的一個手段,就算他來至國安局也奈何不了異能殺手啊,攸攸這孩子的性格我是知道的,一旦她愛上的一個人,她就會付出全部,我不希望她被愛情蒙蔽了雙眼。

「對了,最近她們兩姐妹有沒有聯繫」許東國似乎想到十分好笑的事情臉上終於舒展開來了。不過老頭卻搖搖頭說:大小姐誰也不見,二小姐碰壁幾次。

「她就是這樣的性格,起碼對於她這個妹妹還是不反感的,對了,聽聞周家那瘋丫頭連北海艦隊艦隊長都下了?燕京方面有沒有其他動向?」

老頭還是搖搖頭說:那瘋丫頭無人敢惹,再說這一次的確是那邊的不對,她沒有動手殺人算是不錯了,老爺你也知道她掌握國安局某一部分的力量,在整個華夏沒有人敢跟她作對,就算老頭子也不敢說她什麼,她的修為雖然還沒有突破玄級,可是那是遲早的事情,一旦她突破了,日後修為不可估量,冰系修真者可太稀少了。

許東國苦笑一番說:那當然,就算她是一個普通人,可她那翻雲覆雨的師父不是誰都能惹得起的,傳說中的鴻蒙都不敢多管閑事,可見她這個外號的確不錯。

與此同時濱海某地下軍部研究生,換上白馬褂的李浩跟周隱正看著剛剛得到的檢驗報告,周隱接到李浩的電話馬上就從西域飛了過來,任何事情都比不上這個男人的事情。

周隱看著分析報告摸著下巴輕聲說道:這是一種丹藥成分,叫散力丹,一旦吃了這種丹藥全身都會乏力並且喪失,身體機能,這是毒藥的一樣,看來這一次下手之人是我們華夏人。

李浩真沒有想到會引起了門派殺手,這可是真正無形般的殺手,讓人防不勝防啊,並且這一次李浩有種感覺那狙擊手的目標並不是大明星而是自己!可是自己明明沒有得罪華夏的修真者啊!

「對了大明星的演唱會即將開始了吧,既然來了濱海就看完她的演唱會再走」周隱伸伸懶腰,那完美的身材勾勒出來讓李浩多看了兩眼,她很瘋癲,她的確很美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