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鬼看著我,「啥意思?」

我發動蠱蟲,變成如同鳥狀,藍色頭髮,黑色翅膀,手腳如同爪子,「看到了吧!我是怪物。」

女鬼如同石化了一般,盯盯的看著我,我飛向天空,在天空盤旋,「我會飛這事都忘了,怎麼不飛回家,姐姐,看我厲害不,深藏不露呦。」我對女鬼飛了個吻,落在路邊樹上,倒掛著。

「這世界太瘋狂了吧!」女鬼看著我。

「姐姐,你還想附身嗎?不如我帶你去爽爽如何?」我一臉壞笑,感覺這鬼應該好騙。

「爽,你媽的,讓你他媽爽。」女鬼朝我發出幾個一團黑氣。

我變回模樣,手臂抻開,「姐姐,附吧,我讓你附。」我她一步一步走去。

女鬼朝我飄來,還真要附我,我掏出符紙,貼在了她頭上,她立刻動彈不了。

「美女,不玩了,我要回家睡覺了,你心地不壞,報仇啥的不要去想,心事啥的託夢便可,鬼門開。」我手指著十字路口,鬼門從那打開了,鬼差走了出來。

「白無常大哥,把她帶回地府。」我轉交給無常,打個哈欠回了家。

一大早,我就煮了粥,給鍾離他們送去,沒想到,他們今天正好出院,我們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發現離小區不遠處,樓下喧鬧,我們好奇,頓時走了過去,我們看了半天,周圍人指指點點的指著屋子中,警察也不知在說些啥。大牙拉過大媽,「大媽,這咋了。」

大媽看了我們一眼,「叫誰大媽呢?」大媽有些不樂意了。

「大嬸,嬸,裡面到底咋了。」大牙問道。

「這屋子死人了,警察正在調查。」大嬸回答道。

「死人,咋死的。」我好奇問道。

「不知道,突然就死。」大嬸看著屋裡,搖了搖頭。

城市,鄉下,不管在哪,沒分每秒,天天都有人死去,我們剛要走,一位群眾要進去看看,結果被警察攔住,「此地不許進入,別打攪我門辦案。」 女配皮上天(快穿)

一位法醫走了出來,手上拿著驗屍報告,走上了一輛車,不一會,車上下來了一位中年男子,「欒局長。」我驚訝道。

我立刻走上了前,「欒局長。」

欒局長看了我一眼,「黑主,正好你在,跟我進去。」我正錯愕,欒局長叫我進去,我帶著大牙他們走了進去,局長讓我看看屍體,「死者男性,生前無任何仇家。」

聽欒局長這麼一說,我們走到了屍體旁邊,掀開蓋在屍體上的白布,我們一看這屍體,立刻都驚住了。

男子穿著藍色襯衫,雙眼中充滿恐怖的神情,臉色慘白,身體有些乾枯,好像失血過多,脖子上有兩個小洞,我手觸摸在那洞出,感覺一絲屍氣,被尖牙所咬傷,裡面有屍毒。我皺起眉頭,「殭屍。」

戴爾他們一驚,獃獃的愣住了,「殭屍?怎麼可能。」

我手碰觸傷口旁的碎肉,攆了攆,有些乾的掉渣。

「他身上沒有傷口,,只有脖子的那一處,怎麼會流那麼多血,簡直就像抽出去的一樣。」法醫道。

「所以,這件事我覺得有些蹊蹺,所以想拜託你們。」欒局長對我們道。

「這……這個。」我有些為難。

「一萬,事成之後。」欒局長伸著手指。

我握住他手指,「好,交給我吧!成不成不一定。」我不敢打包票。

我們回了家,我坐在沙發上,「商量下計劃。」

「計劃,抓殭屍?」鍾離道。

「嗯!沒錯,殭屍屍變,靠的是一口氣,而這口氣,跳出了六道,就是說,殭屍被殺死,就等於消失在了六道,不能進入六道輪迴中投胎,這就是殭屍。」

「講這有啥用?」大牙道。

「講,那是必有用,你們看這個。」我拿出那塊碎肉,遞到他們鼻子旁,「聞出了什麼?」


「有些臭味,還有些澀澀的。」鍾離道。

我將它放入水中,漸漸的,綠色液體從裡面流了出來,漂在水上,「這就是屍毒。」

「屍毒?」大牙盯著瓶中液體。


我拿出碎肉,扔進垃圾桶中,屍毒水拿去了澆花,澆到上面,花立刻枯萎了。

「屍毒,沾之人,不死就變。」

「變,變什麼?」鍾離道。

「殭屍嗎?」戴爾問道。

我點了點頭,沒錯,這是被咬,如果想變成殭屍,就必須喝殭屍的精血,那才是真正的殭屍,而屍變的,就如同行屍。」

「如果說可以屍變的話,那被咬的屍體,不就會變嗎?」戴爾道。

我點了點頭,鍾離,戴爾,他倆突然一驚,一起說道,「那具屍體?」

我拿起裝備,「走,不好,估計要變了,快點。」我忙的才想到這屍體。

「喂,欒局長,今天被咬的那句屍體在哪?」大牙打著電話。

「要屍體幹啥?」欒局長道。

我接過電話吼道:「欒局長,我需要知道那屍體去哪了,什麼也不要問,趕快告訴我。」

「在太平間。」


「嘟嘟嘟。」

我把電話掛斷,此時外面已經黑了,大街上路燈通明,我們打車通往市醫院。

「喂,喂,快點,開快點。」我催促著。

「催什麼催,我開的這是最快的了。」司機道。

「完了,完了,如果屍體屍變,那醫院不得炸開了鍋,死屍遍地。」我敲著頭。

「行了,沒事,一會就到了。」戴爾道。

醫院很大,太平間在醫院下面,地下三層,和火葬場相通,我我們來到醫院,衝進大廳,現在有八點了,病人很少,大廳中只有幾個護士在值班,我我們直接坐上了電梯,朝底下三層出發。

到地下三層,我們走出電梯,一扇門出現在我們眼前,「太平間。」

門被上了鎖,戴爾用鐵絲打開了鎖頭,「戴爾,你怎麼會開鎖。」

「哼,學的。」戴爾驕傲道。

我們各自回頭看了幾眼,沒有人在這,我們訓速沖了進去,太平間里郊小,裡面有些冰霜。

「哇!好涼啊!」戴爾剁著腳。

這涼氣,讓我感覺不到任何陰氣,這股冷意,本來就是太平間里的溫度,太平間氣溫很低,需要保存屍體。

「哈!」鍾離雙手合攏,咚的縮脖,我拿過她手,嘴吹著哈氣,為她取暖,挫著她手背。

大牙,戴爾,還有我,沒感覺太冷,估計是因為鍾離身體太單薄了吧!這裡很黑,沒有開燈,我用嘴叼著手電筒,找到了開關,將燈打開了,這裡面有很多冷櫃,還有在床上躺著的,身上沾滿了一層層白霜,戴爾檢查外面的屍體,大牙打開冰櫃,裡面是透明的布袋,解開布袋看了眼屍體,不是今天的那具屍體,大牙又推了回去。

大哥和戴爾對著屍體鞠躬,「大哥大姐,大爺大媽,弟弟妹妹,為了救人,請各位諒解。」

「啊!」鍾離叫了起來,手拉著冰櫃。

「大姐,說多少遍了,人嚇人嚇死人,你幹啥啊!」我道。

「找……找到了。」鍾離道。

大牙和戴爾我們跑了過去,看著冰櫃里的屍體,屍體已經變得有些水份,讓我們顯些看不出,我們將他抬了出來,放在了地上,我拿掉塑料袋,**的屍體展現在我們面前。

鍾離轉過身去,「喂,怕什麼啊!有啥害羞的,這是死人。」我轉過鍾離。

「不……不是。」鍾離紅著臉。

「哎呀,磨磨唧唧的,有啥啊!這是死人,有啥害羞的。」

「黑主,看他指甲。」大牙道。

我一看,這屍體的指甲已經變成了黑色,且有兩厘米長,戴爾撬開了他的嘴,一不小心,戴爾指甲劃破了他嘴唇,兩顆犬齒露了出來,比原來長了一厘米,「師傅,怎麼辦。」戴爾道。< 「用桃木劍刺穿他心臟。」我遞給大牙桃木劍。

大牙拿了過去,在屍體上戳了半天,「插不進去啊!凍住了。」


大牙一使勁,桃木劍斷了,我拿出軒轅劍,朝它心臟刺入,但也沒刺進去,怎麼回事,媽的凍太死了。

「只能燒了它。」「在這啊!這不得引起火災,這能著嗎?」大牙道。

如果蘇醒了,那死的人得多些。」我較擔心這個。

鍾離遞給了我墨斗,「支持你。」

我點了點頭,摸了下鍾離頭,用墨斗纏他身上,將他綁起來,我拿出東西,瓷碗,硃砂,黑狗血,黃紙,毛筆,糯米。

趁他沒蘇醒時,先將他滅了,如果蘇醒,那必不可然,又要打鬥一番。

硃砂,狗血,倒入碗中,食指端一粒米燃燒,將米扔進狗血和硃砂中攪拌,手揮動毛筆,畫了一張鎮魂符,剛畫出的符紙最後,因為那時血最純凈,沾不到灰。

我在屍體額頭,胸前,以及下陰,都畫了符,大牙他們在一旁觀看,剛畫完,屍體開始抖嗦,身體開始顫抖,抖的越來越厲害,我膝蓋壓著他胸前,讓他起不來,毛筆在它額頭上點了一下,他消停了,但過一會,又開始抖動。

「急急如律令。」我喊道。

拔下毛筆兩根毛,放在他鼻子處,突然,兩根毛鑽進了屍體的鼻子中。

我剛要燒它,它居然睜開了眼睛,手要動結果被墨斗綁住,在它身上冒出了火花,「吼。」

沖我們狂叫,身體也想動彈,但動彈不了,我壓著他,「戴爾,點火。」


戴爾拿出打火機向我走來,屍體一看,立刻開始拚命掙扎,「崩~」東西彈開的聲音,我一看,墨斗居然被掙開,怎麼可能,我一臉的驚訝,屍體掐住我喉嚨,向後一扔,我撞到了床上,背後火辣辣的疼,屍體站起,露出兩個獠牙,掰了掰手指,轉動脖子,眼睛大白,沒有看到眼仁。

「不好!活了。」我捂著胸,蹲在地上。

「黑師傅,咋辦啊!」大牙向後退著,都在遠離殭屍,怕他來個突然襲擊。

「燒……」還沒等我說完,殭屍朝我跑了過來,一把抓住了我的脖子,我從后拿出符紙,握在手裡,他的力氣很大,指甲在慢慢刺進我肉里。

「尼瑪的,放開他。」大牙沖了過來,我立刻拿過符紙,貼在他胸口,手一拍,殭屍被我打飛出去,撞在了冰柜上,大牙扶住我,「有事沒。」

我擺了擺手,「沒事。」我被他那下摔的很疼,向那坐在地上的殭屍走去,被符轟了,估計起不來了吧!

殭屍突然抬起頭,猛然站起,朝我掐來,卧槽,當時感覺,這哥們真的很命大啊!我向後翻了個跟頭,戴爾劍戳在殭屍身上,但殭屍凍著,戳不進去,一層冰霜護著屍體,桃木劍根本沒用,「你們小心。」我對大牙他們道。

殭屍又掐在我脖子上,我把著他手,掙脫不開,殭屍向後一仰,撒開手,我立刻被甩了出去,落在一個屍體上,從屍體上滾落到地,「咳……啊!」我捂著胸口,很疼,差點疼死我,雖然我不能死,但真的很難受,嘴角流出血來。

我慢慢平穩氣息,殭屍身上浮現出絲絲煞氣,我死不了,但殭屍能,我突然想到了主意,「戴爾,用你的血祭軒轅劍。」

我一把摟住殭屍,將他抱在懷中,戴爾照做,「之後呢?」

「拿劍刺向他,要刺中他的心。」

戴爾拿劍刺來,殭屍見此不妙,用腿踢著我的下陰,見我沒反應,他用指甲開始在我背上劃了起來,「踢我,自從上次被踢后,小爺我就練童子金鐘罩,在我防禦下,你還想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