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且怒吼:「老夫就是那個葬身火海之人!!」

他生生的撕開了皮膚,連帶著還有五官頭髮,場面極度驚悚!

而露出的真容,嚇到禁軍膽顫。

五官全無,皮膚全是燒傷,甚至有的地方沒有血肉,只有骨頭。

這完全就是一個怪物!

「啊!」軍士驚呼,下意識後退一步。

「保護陛下!」

錦衣衛率先反應過來,這那裡是童薇姑娘,分明就是西涼東廠假扮的。

噌噌噌!

無數拔刀的聲音轟鳴,刀芒閃爍,對準假的童薇。

而錦衣衛和禁軍則將秦雲團團保護住。

「哈哈哈……」

嘶啞的大笑聲,猶如風中殘燭。

這一刻,鶴無極褪下一切掩飾,真面目示人。

他如同魔鬼伸長了脖子,猩紅舌頭在滾動,死死看著秦云:「桀桀,狗皇帝,你怕了嗎?」

秦雲蹙眉,冷冷道:「鶴無極?」

「你居然沒有死。」

對於他的淡定表現,顯然不符合鶴無極的遐想,也讓他精心策劃的計謀失去了本該有的顏色。

猙獰質問道:「你為什麼不怕?你為什麼不驚詫?」

秦雲蔑視:「朕為什麼要怕?」

「就憑你這個狗東西,也能嚇到朕?」

「朕不管你是怎麼活下來,且如何逃回西涼的,但這一次你敢出現,朕就要徹底滅了你!」

「哈哈哈!」

鶴無極仰天大笑,而後猛的猙獰看向秦雲。

「狗皇帝,死到臨頭還不知道!」

「豐萬道都走了,就憑你們這群蝦兵蟹將,也想攔住老夫?」

「跪下!!」

他嘶吼一聲,如同厲鬼向秦雲衝來,僅僅是身上的氣浪,便震開了不少的禁軍。

完全不在一個級別,不是人數可以佔優的。

「陛下快走!」

錦衣衛大驚,悍不畏死,即便知道不敵也俯衝出來,企圖攔住鶴無極。

「狗皇帝,你走不了!」

「跪下!」

鶴無極佔盡先機,兩掌拍飛兩名錦衣衛,瘋狂向秦雲抓來,氣勢可謂囂張到極致。

「該跪下的是你!!」

「狗膽包天!」

一道聲音炸響,只見豐老突然出現,枯槁般的手拍出,與鶴無極硬撼一記。

砰!

空氣中,沉悶一聲炸響。

而後鶴無極吐血倒退,身軀踉踉蹌蹌許久才停下,臉上猙獰,眸子又帶著一絲驚懼。

「豐萬道?」

「你怎麼在這?!」

豐老冷笑,雙眼可以吃人:「老夫壓根就沒有離開過!」

「哼,你的詭計早被陛下識破。」

鶴無極臉色鐵青,怨毒看向秦云:「狗皇帝,那你為何剛才不直接動手?!」

「羞辱我好玩么?!」

秦雲輕蔑一笑:「或許是吧。」

「再說朕不等等再揭穿你,豈不是打草驚蛇,讓張仁的軍隊有所察覺?」

鶴無極的瞳孔驟變,臉變成豬肝色。

事情敗露,那麼接下來……

不管了,先打開城門!

「動手!」

他突然一聲暴吼,骨骼暴漲,從童薇的身材變成了他原本的身形,瘦瘦高高。

從袖中抽出刀,殺向城門。

豐老緊隨其後:「哪裡跑!」

同一時間,南城門不遠處巡邏的禁軍,紛紛異動。

他們脫掉頭盔,抽出長刀,露出獠牙,瘋狂向城門口的禁軍衝去。

「殺!」

「殺!!」

南城門內,迅速哄亂,殺作一團。

軍隊這種巷戰是不如東廠刺客的,而且被突然襲擊,多少有些警惕不全。

一具又一具的屍體倒下。

秦雲怒了,雙眼猩紅。

嘶吼道:「給朕殺!」

「一個不留!」

「鶴無極,打斷手腳,朕要活的!」

「軍隊不要亂,繼續守城,讓禁軍收攏包圍圈!」

「是!!」所有人大吼,震蕩雲霄。

一場屠殺,就此展開!

離城門口僅有二十步之遙,雙方殺作一團。

屍體染血,爭相倒地。

東廠刺客分了三批,不斷突然變節,從背後捅刀,讓禁軍吃了大虧。

但在豐老的錦衣衛抵抗下,依舊是優勢。

東廠的行動,如陷泥潭!

秦雲站在制高點,正在俯瞰下方廝殺。

突然,鏗鏗鏗的聲音響起……

一股巨大的鋼鐵洪流,從城外的樹林中湧現,黑壓壓的,壓抑無比,彷彿要震碎空間!

段譽等守城偏將瞳孔睜大,放聲大吼。

「陛下!」

「西涼鐵騎!」

秦雲轉身,沖向城牆的另一端,他的雙眼頓時震撼!

喃喃自語:「這是要動真格的了。」

西涼鐵騎聞名天下,乃是王敏賴以生存的中流砥柱!

之所以他願意一直守城挨打,不願意率先進攻,其中大部分就是因為西涼鐵騎的存在。

「他們要進攻了!」

「快!」

「擂鼓!」

「張仁想要裡應外合,破南門。」

「增兵三個梯隊,一個梯隊兩千人,配一千弓箭手!」

「絕不能讓他得逞!!」

秦雲發出怒吼,喚醒了這無邊的黑夜,震碎了這死水一般的戰場。 皇宮一如既往,碧瓦金磚,琉璃玉台,橋池下昂揚綻放的紅蓮美的極致,美的耀眼。對於這樣的美景,往日謝如蘇總要停步欣賞,甚至攀折幾株蓮花才肯罷休。

今日的她,腳步匆匆,直奔中宮鳳儀殿。

鳳儀殿外,白綢飄舞,殿內的哭聲,傳的很遠。

謝如蘇耳里彷彿什麼都聽不到,滿耳都是鳳儀殿內的哭泣。

原來,姑母是真的走了。

蹣跚著步子,走進昔日時常玩耍,異常熟悉的宮殿,正中央一口黑棺,跪了一地的宮女太監一身素縞,小聲抽泣。

謝皇后的貼身嬤嬤漱玉哭的上氣不接下氣,看見謝如蘇,漱玉奔過來,匍匐在謝如蘇腳下,啞聲啞氣喚了聲:「小小姐。」

漱玉自小跟在謝皇後身邊,後來謝皇后入宮,也是漱玉一直在身邊伺候,跟謝皇后一樣看著謝如蘇長大,算起來,漱玉也算謝如蘇長輩。

謝如蘇扶起漱玉,交到攬月手裡,示意攬月照看好漱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