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後來大家都知道她是個女孩子,大家還是喜歡圍在她身邊。

畢業以後,也許是沒有那麼多時間光臨理髮店,這才慢慢地留起了長發,逐漸有了女人味。

時運完全忽略她的存在,他端著薑湯,在周零的面前坐了下來。

時運把碗遞到周零嘴邊,連哄帶騙道:「快喝,要涼了。」

周零掀起眼眸,神色複雜的看向時運那張俊美的容顏。

她屏住呼吸,低眸,乖乖的喝下了一小半碗的薑湯。

時好站在一側,彷彿自己有些多餘。

她以前怎麼沒有發現,時運這麼悶騷呢?

等周零把薑湯喝完以後,時運再次看向時好,「你來有事么?」

時好挑眉,一邊提醒著時運:「我沒記錯的話,你的房間應該在隔壁吧?這麼晚了還不滾回去休息,一大男人在人家這合適么?」

孤男寡女的,想不讓人誤會都難。

「……」時運沒有反駁她,但是也沒有覺得待在這裡不合適。

周零都沒有說什麼,他怎麼可能會因為時好的一句話就打道回府。

沒有人說話的時候,偌大的客廳很容易沉寂下來。

良久,周零主動開口打破這份沉寂:「你們都回去吧,有什麼事改天再說,我有點困了。」

說著,她還真打了個哈欠。

時運聞言,偏頭看了她一眼,「你的傷還沒上藥呢。」

「等會我自己弄。」

時運:「背後的淤青你看得到?」

周零:「……」

她的確看不見,但也不會不知輕重的讓時運留下來幫自己的忙,先不說時好在不在場,就算不在她也不會讓時運給自己上藥。

畢竟傷口的位置那麼尷尬。

時好站在旁邊,聽到他們的對話,似乎了解了個大概。

她掃了周零一眼,有些勉為其難地說:「要不我留下來給你上藥?」

時運和周零同時怔了下,沒有想到時好會主動提出這樣的要求。

時運偏頭看著她,正準備開口的時候——

「好啊。」周零搶先一步先答應了時好,「那就麻煩時好姐了。」

時運:「……」

時好:「舉手之勞。」

因為要幫周零上藥的緣故,時運就被時好趕了回去。

冷白色的燈光照亮整個房間,時好坐在床邊,身旁放了一個盛滿水的臉盆。

剛才時運吩咐過她,淤青的地方要先用熱毛巾敷一會兒,然後在淤血周圍噴上一層雲南噴霧。

時好把乾淨的毛巾往盆里浸泡,然後撈起來擰乾。

她看了一眼周零,簡單粗暴地說:「把衣服撩起來。」

周零微怔:「……」

時好看著她道:「快點呀,別不好意思,我也是女人。」

在時好的催促下,周零低眸解開胸前的那一排紐扣,慢悠悠的解下每一顆扣子。

周零把睡衣的扣子解開后,把衣服褪下。

玲瓏有致的身材完美的展現在外,眼前的溝壑似一層別緻的風景,兩邊的肩帶別在精緻的鎖骨上,韻味十足。

時好睫毛輕翹,看著眼前真實存在的一幕,有些傻眼了。

剛才時運拿著薑湯過來,她就把內衣穿上了。

此時後背有一處淤青還被她的扣帶壓著,隱隱作痛。

周零瞥見時好盯著自己的身子看,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側過身,留下半個肩膀給她。

她背過身,咬了咬唇瓣,好心提醒道:「時好姐,我的傷在後背。」

時好斂眸,看向她白皙的後背,「我知道。」

周零把背後的頭髮撥至身前,完美無暇的後背呈現在時好面前。

時好視線輕掃,眸光落在她那黑色的帶扣上,旁邊隱匿著一處淤青。

她倏然凝眸,眉宇間透著幾分發疼的神情,連忙伸手替她解開:「不要命了,傷口在那還勒那麼緊?」

周零:「……」

什麼勒緊?

她沒感覺到勒,只是有些壓著傷口就有些疼而已。

時好的動作有些粗魯,急著給她解開的時候恰好在那一刻,淤青處被勒了一下,疼的周零倒吸了一口氣。

時好指尖一頓,皺著眉頭問她:「弄疼你了?」

周零挺直了下後背,和她說:「沒有,你繼續吧。」

「那我繼續了,你忍著點。」

這一次,時好的動作放緩了不少,很快就把那小小的扣子給解開了。

她重新把毛巾放回盆里泡了下,擰乾水,把毛巾疊成塊狀,覆蓋在周零的傷口上。

時好突然傾身朝前,視線向周零投來,目光不經意間卻落在某一處。

。各位讀者老爺很抱歉,作者之後十幾天大概只能不定時更新三四章了,這十幾天過後會回歸正常。

《只想當亡國之君的我昏成大帝》抱歉,大概要不定時更新十幾天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不過你為什麼要不選杭城或者魔都呢,這兩個地方應該都適合開這樣的俱樂部吧,而且開設成本應該也比在首都要低一些吧。」

「我一開始也考慮過杭城和魔都,但是經過調查發現,對於這樣的新鮮事物,還是首都那邊的人更容易接受一些,畢竟那邊是各個地方的人最集中的地方。做為經濟都市的魔都還有杭城,都要差一些。等以後如果開辦好了,打出名氣來了,可以考慮在這兩個地方開分店。」

「這樣啊,那挺好的。」秦銘點了點頭說道。

一旁的羅子軒卻突然陷入了沉默,沒有再說什麼,看起來再思考問題。

到了飯局末尾,眾人起身走出了包廂,一個個都回了家。

李方現在都住在民宿的套間裏面,所以再和羅子軒打過招呼以後就準備往樓上走。

「三哥,等一下,我和你一起。」羅子軒跟着李方一起往樓上走去。

李方洗完澡,正準備和諾諾視頻,房間的門鈴缺響了起來。李方穿上一條運動褲打開門一看,羅子軒站在門外。

「怎麼了,有事?」

「恩,找你說點事情。」

「那進來說吧。」說完側身讓羅子軒進來。

倆人在客廳的沙發上坐了下來,李方向羅子軒問道:「要喝點什麼嗎?」

「不用了,我不渴。」

「說吧,有什麼事要和我說的?」

「三哥,我想跟着你去首都?」羅子軒看向李方很認真的說道。

「跟我去首都,幹嘛,要跟我去玩幾天嗎?」

「不是,我想去你的荒野俱樂部上班。」

「額,怎麼了,你在這邊不是挺好的嗎,怎麼突然間想去俱樂部上班。」

「說實話,現在民宿的一切都已經步入正軌了,我在這邊已經越來越沒事做了,有任何問題都有專門的人處理。現在你要去首都開荒野俱樂部,我想你應該還沒有找管理吧。」

「恩,目前還沒有,只聯繫了一個攀岩教練,其他的都還沒有。」

「對啊,我現在已經把民宿都給整好了,所以在不在這邊也沒關係了。而我跟着你去首都,去開辦荒野俱樂部,對於我來說也是一個挑戰,所以我才想跟你去。」

「那靜雯那邊呢,你去首都了她怎麼辦。」

「我又不是去了不回來了,剛才我也給她打電話了,她也支持我的決定。」

「不對,肯定還有其他的原因,你小子沒和我說實話。」李方看着羅子軒突然蹦出來一句。

羅子軒被李方看的眼神略微有些躲閃,不過見李方還盯着自己,苦笑了一下,正視這李方的眼睛說道:「的確,還有其他的原因。」

「什麼原因,可以告訴我?」

「其實原因很簡單。你們發現了嗎,你、老大,二哥,三個人都有各自的事業,而我呢,除了這家和你們合夥開的民宿以外,沒有任何其他的事業。我現在和你們三個人的差距已經越來越大了,老大和你的醬料廠,靜雯是財務,所以她很清楚,照這樣下去,一年賺個幾百萬一點問題都沒有,甚至好一些的話上千萬都有可能。二哥那邊,現在有了麥琦琦家的支持,不出以外也將要成為他們集團酒店的新董事長。你就更不用說了,你從魔都回來以後,做的這些事情,開的這些公司,就沒有一個是不賺錢的。之前蘇教授和我說,你的化肥廠一旦擴大規模,那市場上絕對是供不應求,有錢都沒貨的的那種。還有其他的公司,賺的應該也不會少。」

「現在就剩我一個,守着這家民宿,可以看見的未來就放在那裏了。所以我想跟着你去拼一把,不管成功或者失敗,不管能做到多大,都想去試一試。靜雯她也很清楚,所以我剛才打電話和她說了以後,她也支持我。」

羅子軒說話的時候,李方一直在看着他,見他說的有些激動,他也動容了。或許就像羅子軒說的,他,秦銘還有楚樂當初都沒有考慮到,把羅子軒從四川叫過來,結果卻把他束縛在了這家小小的民宿裏面。

如果這樣,還不如當初讓他繼續考公務員呢,起碼比在這一家小小的民宿要好一些吧。

「老四,對不起,有些忽略到你了。讓你一個堂堂的一流大學的大學生,就這樣束縛在一家小小的民宿里,實在是大材小用了。既然你願意幫我,那就明天和我一起去吧。不過我先說好了啊,你去俱樂部,是以一個股東的身份去的,到時候我會給你百分之20的股份。」

「那怎麼可以,我沒有任何的投入,就拿這股份,我收不下來。」

「如果你不接受的話,就不要去了。為我打工的人我那裏都可以找,但是一個好的合作夥伴,對於我來說才是最重要的。你雖然不是我的親兄弟,但是我們四個難道不比親兄弟還親嗎。」

「你這傢俱樂部準備投資多少?」

「我預期投入500萬。」

「那這樣,我會拿出100萬來入股,當時候等錢到賬了,你再給我這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我都說了,這是以你管理者的身份來入股的,以後這傢俱樂部肯定要你來管的,所以你給我錢幹嘛。再說了,你那來的那麼多錢。」

「錢從那裏來你就不用管了,如果你不接受的話,那我寧願待在這民宿。」

「如果你不說錢從那裏來,我是不會同意的。」

「好吧,我說。我在老家還有一套房子,是我爸媽買給我結婚用的,之前一直放着出租。我準備把它拿去銀行抵押,100萬可能沒有,90萬還是沒問題的。我自己手上還有一些錢,到時候可以拿出來,湊個100萬給你。」

見羅子軒一副你不同意我就不去的樣子,李方也只能無奈的點了點頭。

「行,就按你說的辦吧。等會你去把民宿的事情都交待一下,明天跟着我一起去首都吧。我們要早點把地方定下來,下個月我還要去委內瑞拉玻利瓦爾。」

「好,我現在就去交待他們。」

。。。。。。。 解決王辰砂問題的夜長眠回到房間,妹妹和王辰砂走出去玩了。

他一個人坐在電腦前點開了新聞熱搜,看了一眼這十天有沒有發生什麼大事。

夜長眠翻了很久也沒有發現什麼事情,他舒了口氣。

沒有什麼事情發生才好,不然事情又多了。

回到現實夜長眠也做了同樣的事情,兩個世界的情況差不多,都沒有發生什麼事。

夜長眠笑了笑,拿着手機回復林微溪的信息,差不多將近十天的時間沒有回應她。

估計她都快急死了,結果夜長眠打開手機上面滿滿的都是信息。

有兄弟們的信息,也有來自她的信息,整個屏幕被他們佔滿。

他們都十分擔心夜長眠,就怕他出了什麼問題,這十多天沒有一個音訊,讓人十分着急。

夜長眠無奈地笑了一下,這在遊戲里獃著,外面的人可以着急他的事了。

夜長眠一一回復了他們,他們那幾個兄弟回復得特別快,知道夜長眠沒事也就放心了。

夜長眠看着顯示著99+的林微溪的vx心裏充滿了愧疚感。

這麼多天不回消息,人家心裏肯定很生氣。

回復了林微溪,林微溪秒回夜長眠,並要求要求夜長眠去見她一面。

「十天啊!對於一個熱戀中的人來說十分難熬吧,我呆在那裏那麼久感覺上也就一兩天而已。」夜長眠無奈一笑。

收拾了一下自己趕緊跑下樓去見林微溪,來到約定好的那個地點。

只見林微溪穿着一身的jk服就朝着夜長眠跑了過來,眼裏似乎還帶着一絲淚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