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家不敢得罪韓湫,難道就敢得到煙塵郡主?

就算要怪,也只能怪自己當初太不懂得珍惜。

失去了,就真的失去了!

林敬業沉思了片刻,目光向著林濘姍盯過去,道:「濘姍,你想不想嫁給七王子?」

林濘姍抿了抿嘴唇,輕輕的搖了搖頭。

短短兩年的時間,在雲台宗府,林濘姍見到了太多比自己優秀的天之驕女,早就已經沒有曾經的驕傲。她已經漸漸變得成熟,變得理智。

林敬業道:「好吧!為了你,為了整個林家的未來,老夫就親自去一趟王宮。畢竟當初是我們想要聯姻,現在想要退婚,希望十分渺小,你們要有心理準備。」

林濘姍的心中一喜,心頭暗道,爺爺現在可是天極境的武道神話,就算是雲武郡王也要給他幾分面子,說不定真的有機會將婚事退掉。

林敬業當天就進入王宮,拜訪雲武郡王和王后,商談了關於七王子和林濘姍的婚事。

同時,林敬業也提出退婚的說法,理由是林濘姍配不上七王子,不想影響七王子的前程。

雲武郡主相當憤怒,當場就拒絕了林敬業的提議。

王族的婚事,哪有說退就退?

林敬業也知道退婚是不可能的事,於是就只有另想辦法,繞道前去拜訪林妃。

林敬業是林妃的父親,自然有資格見她。

林敬業本來還想見一見張若塵,可是聽說張若塵在閉關修鍊,於是也就沒有去打攪,與林妃談了一些話,也告訴了她,林家現在的尷尬處境。

林敬業離開王宮的時候,王后與七王子也在宮中的一處密室,商談這件事。

王後娘娘冷峭的一笑,「林敬業膽子倒是不小,剛剛突破天極境,就以為自己天下無敵,居然敢主動提出退婚,真以為王族的婚約是兒戲?」

張天圭坐在王後娘娘的對面,笑道:「母后,這次是你誤會了林敬業。」

「我誤會了他?」王後娘娘有些詫異。

張天圭道:「現在,只要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我和韓湫必定會成一對。韓湫是何等身份?她可是雲台宗府宗主之女,一百個林濘姍加起來,也比不上她的一根手指頭。林敬業只要還算識趣,就一定不敢再將孫女嫁給我。他孫女的性命是小,連累了整個林家滅族才是大事。」

聽到張天圭的話,王後娘娘終於明白了過來,道:「王兒,你到底有幾成的把握,追到韓湫?」

張天圭自信的一笑,道:「十成。」

王後娘娘道:「為了不節外生枝,要不就成全林家,將這一次訂婚退掉。」

張天圭也十分清楚一個女人的嫉妒之心,韓湫也是女人,難道她沒有嫉妒之心?

若是雲武郡國的勢力強大,他隨便納妾,只是一個小事。

但是,雲武郡國的勢力,根本無法與雲台宗府相提並論。若是他還敢輕易納妾,的確不利於他追求韓湫。

張天圭的眼神有些陰沉,道:「在我看來,林濘姍雖然只是一個卑賤的女子,可有可無。可是在張若塵的眼中,卻未必是這樣。或許,可以用她來對付張若塵。」

王後娘娘也點了點頭,道:「張若塵的進步實在太快,短短兩年時間,已經達到地極境。據說,就連紫陰陽那種級別的高手,也殺不了他。若是再讓他成長下去,我擔心他會威脅到你。」

張天圭的眼中露出幾分不屑,笑道:「我不會再給他成長下去的機會,母后,你就等著瞧,祭祀大典之後,雲武郡國就不會再有張若塵這個人。」今天拉胯一天,明天補上!

肯定補!

《這個寶可夢訓練家強的過分》咳咳。。。 「大人,誤會誤會!」說話時,男人瞬間抽刀劈向明安,緊接著後面的黑衣人都撲上前來。

對面銳不可當,一場打鬥下來,明安寡不敵眾,不敢纏鬥下去,他抓著簡漫的胳膊就開遛。

萬人叢中開路,何其艱難,眼看著後面的人跟上來了,簡漫連忙驚喊,「明安小心!」

腹背受敵,眼下似乎是山重水盡了。

看著周圍湧上來的人,兩人不由自主的張望著,下意識地將背部留給對方,「簡漫,會功夫不,有沒有把握,拼一把!」

好久都沒有經歷這樣的場面,明安扭了扭脖子,忍不住活動筋骨,那模樣頗有一副要和對方決一死戰的氣勢。

然而簡漫的一句話直接讓他的氣勢破防。

「呵呵,大哥,你還真是高看我了,我啥都會,就是不會功夫!」

明安傻了,「你跟木途歸待在一起那麼久,他都不教給你一點功夫嗎?」

「那我跟你認識這麼久,也沒見你學到一點醫術啊。」

兩人懟的不可開交。

一旁的太監看著對面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中,跳起身子,大喊,「快把他們抓起來,皇上說了,殺無赦!」

氣氛頓時緊張起來。

明安看著對面,眼中都快噴出火了,一把軟刀從腰間掏出,不到一會兒的功夫,就在眾人中開出了一條路。

「簡漫,快點跟上!」伸手摟住女人的腰,男人如同風一樣向前飛去,黑衣人緊跟其後,為首的太監更是飛上去抓住了簡漫的腿。

「想跑沒那麼容易!」

看到這種情形,簡漫魂都快要嚇沒了,也顧不得自己手上拿的什麼東西了,二話不說就朝著腿上的男人打去。

炙熱的鐵塊在身上發出滋滋冒油的聲音,太監承受不住,當即鬆開了手。

隨後只聽見了後邊殺豬般的叫聲。

「真沒想到,你這傻姑娘膽子還挺大,怎麼樣,第一次打人的感覺不錯吧?」

簡漫整個都懵了,想起之前手上拿著的東西,她就不由得毛骨悚然,「好了,別說這些有的沒的,快走吧。」

不敢有半點的耽擱,男人連跑帶飛,瞬間跑出了地牢。

就在兩人跑出去的時候,木遲諸已經叫來了楚仁幡商量救出簡漫的對策。

「什麼?葉答應就是簡漫,為何在這件事發生之前,沒有任何人告訴我這件事情?」原本楚仁幡還以為木遲諸想救葉答應就是被美色迷惑,而如今得知葉答應就是簡漫,他整個人都崩潰了。

「怎麼,你實在怪朕沒有提前跟你說了。」

面對著木遲諸,他自然是有怨不敢發,不過看著一旁低著頭的楚冰伶,他的眼底充滿了憤恨。

好歹楚冰伶也是他嫡親的妹妹,自己是什麼心思,她應該比任何人都清楚,可如今她卻胳膊肘往外拐,著實讓他心寒。

楚冰伶被看得心裡發毛,壓根不敢說話,倒是一旁的皇後站了出來,「好,好了,楚仁幡,皇上沒有把這件事情挑明,必定是有他自己的原因,雖然這確實讓你很難受,不過也請你能夠諒解,如今簡漫已經被關入地牢,要是時間被拖長,我們誰都不好受,與其在這裡糾結誰是誰非,倒不如好好的探討一下,如何將簡漫給救出來。」

聽著柳容音幫著自己說話,木遲諸頓時擺起了架子,「是啊,如今最重要的是找到解決的辦法,楚仁幡,你向來最聰明,這件事你一定會有辦法的,對嗎?」

男人破天荒的搖了搖頭。

畢竟簡漫落到這般下場,其中也有他的推波助瀾,要想翻盤恐怕十分困難。

就連被稱為智囊團的楚仁幡都連連搖頭,這下想要救出簡漫恐怕是比登天還難。

就在此時,柳容音站得出來,「皇上,臣妾斗膽,想要說說自己的看法。」

見著男人沒有反對,女人連忙說道,「簡漫這件事情涉及到的人物就是德妃和小皇子,小皇子離去,自然是做不了任何的證明,可是德妃還在世,只要能夠將德妃救下來,讓她說出當時的具體事情,說不定就能還簡漫一個清白,到時候你再赦免她的罪過,不就皆大歡喜了嗎?」

木遲諸聽到這話如同觸電一般恍然大悟,連連點頭說道,「還是皇后明事理,三兩句話的功夫,就能把整件事情給理清楚了,賞,朕重重有賞。」

「皇上,皇后此言差矣,倘若德妃醒來,一口咬定簡漫就是兇手,我們又該如何做呢?」

雖然知道楚冰伶是嫉妒發言,可是木遲諸都不得不承認對方說的很對。

皇子夭折這件事情,不管簡漫到底是不是真正的罪魁禍首,他都想將其救出來,可要是德妃親口承認簡漫就是殺害孩子的兇手,那就等同於直接將簡漫壓在了五指山下,翻身無望了。

「皇上,依我看,不如就將她關在地牢里,等到宮裡的人把這件事情淡忘了之後,再將她接出來。」

楚冰伶的花花腸子,柳容音早就已經看出來了,本來還想要好好的教訓一下對方,可是聽到她並沒有幫到簡漫說話,女人躁動的心徹底安靜了下來。

正所謂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若是能夠趁著這次將簡漫趕盡殺絕,何樂而不為呢?

男人沉吟片刻,最後只來了一句,「這事兒還得從長計議,在此之前就只能讓明安好好的照顧簡漫了……」

話音剛落,忽然那個受傷的太監飛奔而來,跪在地上叫喊道,「皇上,不好了,明安叛變,帶著簡漫逃獄了!」

「什麼!」木遲諸拍桌而起,深邃的眸中寫滿了不可置信,旁邊的楚仁幡更是臉色慘白。

逃獄,這不就是變相的告訴大家,他們畏罪潛逃了嗎,這個簡漫平時看上去多聰明的,為什麼到關鍵時候犯糊塗!

都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官兵又帶上來了幾個黑衣人的屍體,「啟稟皇上,這些黑衣人是明安身邊的人,就是他們讓我們傷亡慘重,如今地牢裡面已經亂成一團,恐怕難以管束了!」

聽到這話,男人的臉徹底拉了下來,下一秒,怒吼之聲響徹整個大殿,「違反聖旨,打傷重臣,劫走人犯膽大包天,來人,立刻將他們抓回來!」

大廳里眾人瑟瑟發抖,唯有柳容音笑顏如花。 對劉逸飛而言,這一周有了皮克斯和新的戰術課,他本就捉襟見肘的時間就更不夠分配了……事實上自打在護衛軍營地訓練開始,劉逸飛就沒有一天覺得自己的時間夠過~

然而再怎麼不舍也只能權衡比較,舍小保大,盡量在相同時間內獲得儘可能多的成長效果……

劉逸飛這叫幸福的煩惱,好歹能看著自己一天天進步、一天天距離自己的目標越來越近。

可在普通模式下,大部分圍繞在副本區域周圍的普通玩家卻是遇上了真真正正的「大麻煩」!

可以說在所有人都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副本暴動就彷彿一顆突然天降的隕石般在整個遊戲里、玩家群體里、論壇上炸開了鍋~

隨著之前玩家群體的力量積累逐漸到位,尤其是「驚獸粉」的公開銷售後,得以突破精英級狼穴副本的強力玩家隊伍越來越多。

而眾所周知,玩家的模仿學習能力都是極強的!

如果僅有那麼極少極少的一小撮人得以通關某個高難關卡的話,其他人或許會羨慕嫉妒恨,但大體也就那樣了,他們會嘀咕一句「人和人到底是不一樣的~」,然後繼續該幹嘛幹嘛……

可如果已經有「一批人」通關了某個特定關卡的話,那其他人就坐不住了!哪怕這個所謂的「一批人」可能還不到整體的十分之一……但總之不再是極少極少的一小撮了,這就會對其他更多玩家造成一種奇特的「催化」效果。

其他人會忍不住想:既然都有「那麼多」人通關了,我憑什麼不能通關呢?

然後他們就真的會去認真仔細的比較,去花心思~

然後……還真就有更多原本就實力差不多到位,只差臨門一腳的人通關了,那樣造成的群體跟從現象就更加明顯了,逐漸逐漸就會讓一個原本標籤為「高難度」的關卡變成玩家眼裡的「標準難度」——彷彿你無力通關就說明了你水平臭、沒本事、玩的爛一般,會遭到其他人的嫌棄……

更別說「高手」們回頭帶小號、帶老闆的自發行為了,哪怕你水平不夠也一樣有可能通關。

玩家群體本就如此,再加上「驚獸粉」的輔助效果……這一下子,「精英級」的狼穴副本就彷彿一夜間變成了一個漏了底的篩子般,開始接受各路玩家團隊一次次的蹂躪,期間花樣不盡,正可謂是被人糟蹋了一百遍啊一百遍!早已不復不久前令人躍躍欲試的高山仰止了……

而征服了一座「高山」,永遠都會追求下一目標的玩家群體自然而然就將目光瞄準了更高難度的「噩夢級」!

雖說有關噩夢級失敗懲罰的事情早就在論壇上鬧過一陣……

不過玩家們多聰明啊?他們似乎也找到了應對的辦法——那就是少組路人隊,多組親友團,死亡時盡量回收裝備,即便來不及,作為關係更好的親友隊成員也會盡量搶回隊友屍體,然後幫助其回收裝備。

雖說即便如此,也時常發生陣亡屍體不及搶回,或者最後一人陣亡時多少有些損失……但大家一起勻一勻、分一分,還有從那些裝備了玩家遺物的「強力豺狼人」手上搶過來的裝備,似乎所謂的損失也就那麼一回事?

當「代價」不再能嚇阻到玩家,而玩家本身的趨向性也抵達一定程度的時候,縱然是再高難度的副本也無法阻止玩家們踏破對方的門檻……

於是,噩夢級狼穴副本終於迎來了「賓客滿席」、「絡繹不絕」的盛景!

原本所有人都以為事情就是如此了,早晚有一天,難如「噩夢級」狼穴副本也會被人突破……

畢竟除了野怪會搶人屍體、用玩家的裝備這一設定讓人甚至連吐槽都覺得萬分無力外,好像噩夢級比精英級難點也有限——甚至有些玩家還在論壇上吐槽官方設定無腦,噩夢級怪物居然連平均等級都不上調,這如何對得起「噩夢」的名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