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這些東西的時候,她有一種,很熟悉很熟悉的感覺。

蘇北和顧念城出了機場,坐上車的時候,路南還在機場大廳里發獃。

為什麼他會在蘇暖的身上,找到蘇北的感覺。

這樣的感覺,真的太奇怪了。

蘇北明明就在自己身邊,可是,他的目光,總是忍不住的盯著這個叫蘇暖的跑。

他以前不是最討厭蘇暖嗎?

難道自己變心了?

不可能!

路南馬上就堅決否定掉自己的想法。

他是愛蘇北的,這輩子,他只愛北北一個人。

蘇暖,她算什麼!

自己不可能會在意這種人,肯定是這兩天見面的次數太多,她又太讓人討厭了!

路南想著,突然感覺到,有人拉了拉自己的胳膊。

他猛地轉身,一眼就看見站在自己身後的蘇暖。

「北北,你換好衣服了?」路南問道,他有點心虛。

剛才發生的那些事情,他真的不敢讓任何人知道。

那好像是他心裡最陰暗的一個角落,他不想讓任何人看見。

蘇暖看著路南,伸手拉著他的胳膊。

「對啊,我已經換好衣服了,小寒和小凜呢,他們還沒有從衛生間出來嗎?」蘇暖問道。

路南點點頭。

「對啊,他們還沒有出來!」路南面無表情的說道。

他盡量讓自己放鬆,看起來正常一點。

「對了,北北,你對這個機場,有沒有熟悉的感覺,以前,你小時候在美國長大,應該常常來機場的!」路南不經意的問道。

蘇暖愣了一下,她扯了扯嘴。

「有啊,當然有熟悉的感覺……」蘇暖說的很不自然。

路南心裡有其他的事情,也沒有注意她的神色,更沒有多問。

蘇寒和蘇凜出來之後,他們幾個人,就向著機場的車庫走去。

龍王大人在上 路南離開的時候,直接將車子停到了車庫。

這一年的時間,每一次出國找蘇北,他都是這樣,帶著兩個孩子,開車到機場,將車子停在機場,然後,坐飛機。

返航的時候,他又開車回去。

以前,每一次都是失望而歸。

可是這次不一樣了。

他找到了蘇北,他的北北!

四個人上車之後,車子快速的駛離機場。

蘇暖看著車窗外,不斷變化的景色。

她忍不住開口。

「路南,我們現在要去哪裡啊?」蘇暖問。

「我們的家!」路南理所應當的說道。

結果,蘇暖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

「我不去!」她的語氣又急又堅定。

路南愣住了。

「為什麼不去,難道你不想跟我們,住在一起嗎?」路南不解的問道。

蘇暖想了想。

「路南,不是你的想的那樣,我當然想跟你和孩子在一起,可是,我跟你們認識才幾天,我雖然在你們身上,找到了熟悉的感覺。可是,這不代表,你們說的所有的話,我都會相信。我相信兩個寶貝,是我的孩子,我也相信,自己曾經很愛很愛你。可是現在,我能不能緩緩,等我真正愛上你的時候,或者,等我想起以前的事情,我再搬到你家去,你看好不好?」蘇暖問道。

她認真的看著路南的神情,生怕錯過他一絲一毫的神情變化。

路南無奈的點點頭。

「好吧,既然你這樣想,那我……」路南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蘇寒打斷了。

「媽咪,你不要跟我們一起住嗎?可是,寶貝們好想你啊,我和小凜,要跟你住在一起!」蘇寒堅定的說道。

蘇凜也跟著說。

「媽咪,我們是不可能丟下你一個人的,我們要跟你一起!」蘇凜說完,還委屈的嘟著嘴巴,生怕蘇暖不要他們。

蘇暖看著眼前的一幕。

她的神色為難。

其實,她的心裡,早就樂開了花。

看看吧,她以退為進,立馬讓這些人,為了她爭先恐後的開口。

「其實,等我想起來,我想,我跟你們相處起來,會比較自然!我看見,你們跟那個蘇暖,相處的都很好,我不知道,我們以前有什麼淵源,可是現在,我不想理她,也不想讓你們跟她攪和在一起,因為我感覺,我的心裡會很不舒服,每當你們跟她說話的時候,我都會產生一種錯覺,好像自己都不如她一樣。」蘇暖說的非常委屈。

武松要救潘金蓮 路南一下子就心軟了。

「北北,不是你說的那樣,那個女人,她怎麼可能跟你比呢,我只是討厭她,才會說那些厭惡她的話,如果你不想跟我住,那也沒有關係,你可以住在你以前買的地方,就是我的公寓對面,這樣的話,我們以後也方便見面!」路南說道。

蘇暖點點頭。

「路南,謝謝你的體諒,那我,暫且跟你們分開住吧,這樣的話,我的心裡,應該也比較容易接受點。畢竟,這樣算是有個過渡!」蘇暖說的溫柔。

路南看了她一眼,一邊開車,一邊說話。

「北北,不管怎麼樣,只要你心裡舒服就行,你要是有什麼事情,可以隨時給我打電話!」路南說的。

蘇暖點了點頭,不再說話。

車子到了市中心公寓。

蘇暖的行李,被搬上樓,放在了蘇寒和蘇凜,以及蘇北三個人,以前住的地方。

蘇寒和蘇凜,也拋棄了自家爹地,要跟蘇暖去住。

結果,路南的俊臉,立馬板著。

「小寒,小凜,不是爹地小氣,不讓你們跟你媽咪住,萬一你們爺爺奶奶,還有太奶奶來了,看見你們不見了,讓他們知道,你們跟你媽咪住在一起,說不定,會為難你媽咪的,現在,你媽咪忘記了所有的事情,我們耐心的等她慢慢想起來,好不好?你們住在這邊,你媽咪也會常常來看你們,這樣的話,我們很快,就能說服你媽咪,來這裡跟我們住了,我們一家人就能幸福團圓了!」路南耐心的勸導著兩個小朋友。

蘇寒皺著眉。

「可是,我們兩個是媽咪的孩子,爺爺奶奶,還有太奶奶,為什麼會不高興啊?」蘇寒不開心的問道。

路南無奈的開口解釋。

「你看啊,你們跟你媽咪住在一起,你爺爺奶奶,還有太奶奶,他們都會以為,是你媽咪教唆的你,以後就不同意我們一家人在一起了!」路南說。

蘇寒癟癟嘴。

「我不要,如果爺爺奶奶和太奶奶,都不喜歡媽咪的話,我也不要喜歡他們了!」蘇寒說道。

我在神界當廚仙 蘇凜也點點頭。

「對啊,媽咪現在失憶了,好可憐的,你們還這樣對她,我也不愛你們了,爹地,我要拋棄你,去找媽咪!」蘇凜說的言辭義正。

路南頓時頭疼。

倒不是他不願意,兩個孩子去跟他們媽咪住。

他只不過是為了以後,蘇北能更順利的被家裡人接受,做好準備。

畢竟,一年前,知道兩個孩子,就是他跟蘇北的親生孩子。

一家人高興極了,讓他趕緊找到蘇北。

可是,蘇北現在找到了,她卻不願意跟自己住在一起。

這要是讓家裡的幾個老人知道了,他們肯定會以為,蘇北不喜歡自己了,要跟自己分居,甚至離婚,爭奪孩子的撫養權問題。

路南不敢賭,也不敢拿這些事情去開玩笑。

他這輩子,只要蘇北。

「小凜,小寒,你們不要胡鬧,你們要是住在外面,以後你們媽咪覺得外面不舒服,一直不願意回家了,爹地怎麼辦?你們聽話,好不好,我們跟你媽咪住的那麼近,你們想媽咪的時候,就去找她,看她,爹地也會常常邀請你們媽咪來這邊玩的,看你們的!好不好?」路南期待的看著兩個小傢伙,希望他們不要讓自己失望。

蘇寒和蘇凜對視一眼,他們無奈的嘆口氣,像個小大人一樣。

「好吧,爹地,為了你跟媽咪的幸福生活,我們兩個,暫且犧牲一下自己的福利吧!」蘇凜說的一本正經。

路南忍不住笑了。

這兩個小傢伙,說的這話,真心讓他懷疑他們的年齡。

雖然是天才兒童沒錯,但是,也不要太逆天啊!

路南跟兩個小傢伙商量了半天,才決定下來。

他們跟著路南住,偶爾去對面公寓,看自家媽咪。

路南沒有想到,自己這一行為,卻在以後的生活中,救了兩個小寶貝。 雖然不知道高博文指的是哪個牌子,但是為了能供應自己日常開銷,就算不知道他也會去找出來,「文哥請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

高博文鬆開抓住支票的手,「玩得盡興,我先走了。」

魏勝勉連起身都懶得起身,沖著高博文揮手,「慢走啊。」

高博文還沒走遠,魏勝勉就把其中一個女人抓到自己懷裡,「小妖精,看我不弄死你。」

「哈哈哈哈,魏少饒命啊。」

聽到身後傳來打鬧聲的高博文回頭看了眼。

魏勝勉那一副,為了榮華富貴只顧貪圖享樂,出賣家族的樣子,真夠令人噁心,但如果沒有這種人,他又怎麼能輕輕鬆鬆獲取不少JS集團的商業秘密呢。

把人送走的杜東,在更衣室等高博文,等了差不多半個小時就看到姍姍來遲的高博文。

「人走了?」高博文說話的時候走向浴室。

「是。」打開衣櫃幫高博文拿衣服。

東晉北府一丘八 「談的怎麼樣?」

「兩個人基本沒怎麼交流,後來在高爾夫球場那裡,因為離得有點遠,聽不清他們在說什麼,不過看樣子,是梁淺說了什麼讓沈呈不開心,沈呈就走了,也沒提前走,在預算的時間裡。」至於沈呈是怎麼樣在包房故意刁難,給人臉色看,這種話就沒必要說了。

「沈呈那個人,就是一股臭脾氣,總是擺著高高在上的姿態,其實不過就是個無家可歸的孤兒。」真不明白,明明那麼聰明的一個人,怎麼就對Augus忠心到如此死心塌地,也不懂的變通,如果沈呈跟了他,說不定現在也不用窩在那個發霉隨時都會倒塌的破舊宿舍樓里。

「沈呈這個人還是很識趣的,高社長不妨給他點時間,只要摸清楚他的軟肋,自然就不怕控制不住他。」

他的軟肋?「無親無故,又不怕死,還有什麼軟肋,不過,我倒是想收服他,可是這個沈呈,好像不近女色,你說說看,這是什麼原因,總不可能喜歡男人吧?」不過不太可能,沈呈這傢伙看起來還是很正常的。

「不是不近女色,恐怕是沒遇到讓他喜歡的,他要是那麼好對付,也不會是沈董看中的替身。」

「有道理。」指著杜東,「今晚給我組個局,把高博文約過去,我到要看看,他到底對什麼有興趣。」他就喜歡降服任何不臣服他的人。

「是。」

沈呈從高爾夫球場離開時,坐的是度假村安排的車,因為他不想坐高博文的車被人監視著。

坐在商務車最後一排的沈呈,反覆點擊又退出通訊錄數十遍后,終於撥出一個號碼。

「嘟嘟嘟——」

在等待三秒后,後悔的他準備掛斷電話,沒想到那邊接通了。

沈呈用最快的速度率先說完這通電話的目的,「我已經按照你的吩咐,跟梁淺見面了,下一步,還需要我做什麼,請提前通知我。」說完后,沒等對方說話,便先一步將電話掛斷。

坐在辦公室接電話的男人,皺著眉看了眼已經結束的通話,又看了眼擺在桌上的相框。

端著果汁過來的方秦看到紀優陽心事重重的樣子,問了句:「東家,怎麼了?」

紀優陽深呼吸一口氣,轉動身上的座椅后,伸手將擺放在電腦旁的相框直接打下。

瞥了眼那倒下的相框后,又看了眼不說話的紀優陽。

看來,是沈先生的事情讓東家煩心了。

紀優陽抬眸就看到方秦打量他的眼神,那種眼神讓人很不舒服,撿起桌上的文件丟給對面的方秦,「拿去給紀澌鈞簽字,下午要出去跑一趟。」

「紀總還沒來。」

差點忘記了,紀澌鈞他最敬愛的母親出事了,說不定這會正在醫院陪著做孝子,本就心裡不痛快的紀優陽,不知道為什麼聽到這個消息,更不痛快,「把文件放到他桌上,他什麼時候批我什麼時候走。」

看到紀優陽起身,去拿掛在衣架上的衣服,方秦好奇問了句:「東家,您這是要去哪兒?」

「我去醫院看我侄子。」轉身彎腰打開抽屜拿車鑰匙,「簽好了,送來醫院。」

「寶少爺轉院了,紀總帶著費亦行過去了,這個時候還沒離開。」

聽到紀澌鈞也在醫院,那他就不去了,他也不想看到紀澌鈞和木兮恩愛的模樣,讓人心酸,把衣服丟給對面的方秦,一屁股坐在辦公桌上,端起桌上的白開水。

不去也好,省的糾纏不休,「那我去醫院找紀總簽字。」

「不用,等他回來簽,他不回來最好,這樣下午就不用出去,早點下班回去。」

「是。」很顯然東家此時心情不太好,他只能順著東家的意思。

……

亮起的紅色手術燈,一直延續到下午兩點才熄滅。

抱著胳膊靠在門邊等待的男人,眼睛反覆在頭頂的指示燈和門口來回看,當看到燈熄滅時立即往前挪步。

知道木兮要出來了,木小寶努嘴示意李泓霖。

看懂的李泓霖,沖著四周的保鏢使眼色,原本守在四周,將紀澌鈞帶來的人一層層包圍的保鏢立刻上前。

夏明義看到周圍的位置調動,氣氛緊張就知道即將會發生什麼事情,「寶少爺,我推你過去。」

「嗯。」

此時注意力都在手術室門口的紀澌鈞,根本無暇去顧及身後發生了什麼事情,當手術室門口打開,醫生護士跟著移動病床出來的時候,紀澌鈞緊張的目光在病床上的身體來回打量,看到木兮戴著氧氣罩被人推出來,那張臉白到一點血色都沒有時,紀澌鈞沒有一刻擁有過這種恐懼感,害怕會永遠失去她,「兮兮。」

「木小姐。」費亦行也跟著紀澌鈞跑過去。

上來的保鏢攔住了費亦行的去路。

在紀澌鈞的手快碰到病床的時候,跟著一塊出來的岳鴻泰用身體擋住了紀澌鈞的視線。

被攔住過不去的紀澌鈞,只能眼睜睜看著木兮被一堆醫生護士推著離開。

夏明義見病床被推走了,趕緊推著木小寶跟上。

「讓開!」紀澌鈞伸手推開岳鴻泰,語氣著急,眼睛也一直看著遠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