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確定。

等了大概兩個小時,門外傳來了腳步聲。

妞妞知道是喬崢回來了,趕忙站起了身。

女傭沖著她笑了笑,而後出門去迎接。



幾分鐘后——

女傭引著喬崢,走進了客廳。

妞妞主動走上前,接過了喬崢手裡的衣服,隨手放在了衣架上。

喬崢看不到,所以沒察覺出什麼。

但當他經過妞妞身邊時,威風拂過,吹散了妞妞身上的清香。

喬崢的腳步頓了頓,擰了眉頭:「你用的什麼香水?」

他沒有焦距的黑眸,定定的望著妞妞問。

妞妞:「……」

旁邊站著的女傭忍著笑意,說:「主人,是我新換了款香水,你不喜歡嗎?」

「不是你。」

喬崢眼睛瞎了,鼻子可沒出問題。

他能清楚地辨別出,自己身邊有兩種不同的香味。

而這股熟悉的香味,來自他的左手邊。

這是……

妞妞身上的味道。

喬崢的心咯噔跳了一下,上前一步,想要抓住妞妞的胳膊。但被妞妞身手敏捷的躲了過去。

「你到底是誰?」

喬崢厲聲沉喝。

不是妞妞。

一定不是她,自己都躲得那麼遠了,她怎麼可能找到他呢?

喬崢不停地否定。

妞妞執起喬崢的手,在他的掌心,一筆一劃的寫下:「我是新來的女傭,我不會說話。我身上用的是Snow香水。」

SnoW香水,顧名思義,就是跟雪水的味道一樣,清新而淡雅。

妞妞平日很少用香水,偶爾噴洒香水,也只會用這個牌子的。

不過,這種香水是一個很小眾的公司生產的,曾經一度因為公司經營不善,差點倒閉。慕洛琛為了她能持續的用這個品牌的香水,最後將這家公司收購了。

喬崢感受到磨了繭子的指尖,鐵青的臉色漸漸地鬆懈了下來。不是妞妞,妞妞養尊處優,手指柔軟無骨,怎麼可能有這麼粗糙的手呢?

喬崢冷聲道:「以後,別再用這個牌子的香水了,我不喜歡。」

丟下這句話,他甩開了妞妞的手。

妞妞站在原地,對女傭聳了聳肩。

女傭:「……」

外國人真會玩,明明千里迢迢的找過來,卻不相認,反倒玩起了遊戲。

喬崢回自己的房間躲著了。

妞妞晚一些,看到了喬崢從帝都帶來的人。管家看到了妞妞,震驚的下巴都快掉了,「清歡小姐,你怎麼出現在了這裡?」

「我來找阿崢,管家伯伯,麻煩你幫幫忙,先別告訴喬崢,我來這裡了。」

「這……」

管家伯伯有些為難。

妞妞說,「你告訴了他,我也不會走的。我就賴在這裡。你是想看著我跟喬崢斗的你死我活呢?還是想看我和他和平共處呢?」

管家:「……」

這算是威脅嗎?

不過,他還真的有些害怕,喬崢知道妞妞來了,會想辦法逃離這裡。

此處算得上平靜,喬崢待在這裡,也不會有危險。

可是,換成了別的地方,就沒辦法保證了。

唉……

管家只得答應。

妞妞有拿錢,買通了家裡的傭人,和他們聯手騙喬崢,暫時不告訴他,自己的身份,等喬崢慢慢地發現。

反正她不會害喬崢,家裡又多一個人幫忙照顧喬崢,再加上管家的叮囑。

眾人便三緘其口。



在妞妞的授意下,管家把妞妞當成了喬崢的貼身女傭,負責照顧他的飲食起居。

未免喬崢發現她的身份,妞妞再也沒用Snow的香水,而且把自己的衣服,也都用當地的皂角,重新清洗了一遍,徹底去除了上面的香味。

喬崢很喜歡她的照顧,只是他們兩個人一個眼瞎,一個不能說話,生活中還是有些不方便的。

照顧了他幾日,喬崢慢慢的開始跟她說話。

「你的嗓子是天生不能說話的嗎?有沒有好好地檢查過?」

妞妞彎了彎眼睛。

這個熱心腸的傢伙,肯定想幫助她,治好啞巴的病了。 妞妞在他的掌心寫下了,「是後天造成的,沒有檢查過。我不想檢查,因為我一點都不想說話。」

「為什麼?」喬崢好奇的問。

無法和別人溝通交流,不會覺得難過嗎?

妞妞又寫道:「我愛的人都離我而去了,我覺得這世上,沒有值得我開口說話的人。」

喬崢:「……」

沒想到小小的女傭,還有這種心思。

「哪怕你愛的人都走了,你也應該熱愛自己的生活呀。你看看周圍美麗的風景,還有各種令人歡喜的事物,這些都是上天的恩賜。你不該如此消極。」

「那你呢?你眼睛瞎了,便躲在這個偏僻、與世隔絕的小村莊嗎?」妞妞一筆一劃,慢慢的寫:「先生,我看的出來,你在逃避什麼人。是你的仇人嗎?」

喬崢搖頭,「不是。」

「那是愛人?樓下客廳里,掛著的相片里的那個女孩子嗎?」

「……」

喬崢安靜了片刻,說:「嗯。我不想拖累她。現在的我,和廢物有什麼區別呢?我怕……我自己會控制不住,想要傷害她……離開了我,她會碰到更好的人。」

妞妞聽到這話,鼻子一酸,差點掉下眼淚。

傻瓜,她什麼時候覺得他拖累自己了呢?

只是眼瞎而已,並不是廢物呀!

他能做很多很多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她覺得他是這世上,最好的人。

離開了她,她只會更加的不幸罷了。

妞妞走上前,想要抱住喬崢,但害怕他發現自己的身份,只能苦苦的忍住,轉而在喬崢的手心寫:「主人,你剛才還勸我,多看開點,發現這個世界的美好。你為什麼自己做不到呢?你只是眼睛看不到,又不是成為了什麼都不能做的殘疾人。我建議你,別放棄自己的所愛,大膽的去追逐。別像我,等失去了所有,再後悔,其實已經來不及了。」

喬崢仔細的感受她的言語,心頭的陰霾消散了一些,微微勾起唇角,笑著說:「你怎麼反倒勸導我了?我感覺,你也沒比我大多少。」

雖然她的手很粗糙,但其實並不蒼老。

應該是個經常干粗活的小姑娘。

喬崢能和她說得來,也是認為她說不出話,不會把他的秘密,泄露給別人。

可他根本沒想到,眼前的人就是妞妞。

妞妞抿嘴笑,在他的掌心寫道:「我六十三了。」

「騙人,我猜你只有二十歲。也許更小。」

「不信的話,你可以摸摸我的臉。」

妞妞寫完字,牽著他的手,往自己的臉頰上摸。

喬崢沒有任何猶豫,抽回了自己的手,一本正經道:「男女授受不親。」

她是英國人,作風開放,不知道避險。

可他不行。

摸一個女孩子的臉頰,實在是太親密了。

妞妞看著他嚴肅的像個小老頭的臉,樂不可支。

這可不怪她,不表明身份。

是他自己不願意接觸真相的。

妞妞寫道:「對不起。」

「沒關係,你又不是中國人。我們中國人比較含蓄、內斂,注意保持男女的距離。以後,你跟我相處的事情,按照中國人的禮節來。如果有不懂得地方,可以去找管家問清楚。」

「嗯。」

妞妞寫了一個字。 經過這次的談話,喬崢更加依賴妞妞了,不管走到哪裡,他都會帶著這個『小啞女』,莊園里的人都知道,他對妞妞甚是喜歡,也沒人戳穿她的謊言。

妞妞陪著他走遍了莊園的每一個角落。

書瑤的病情穩定了,妞妞一擔心書瑤來了,喬崢會看穿她的謊言,二是不想書瑤在鄉下受苦,便囑託傭人留在倫敦市,好好地照顧她。

等周末的時候,跟喬崢告別,去倫敦市看望女兒。

這般幸福的度過了三個月的時間——

書瑤漸漸地能自己走路了,不過小丫頭走路不穩,都是踮著腳尖慢慢的往前走。

時不時地還噗通摔一跤。

妞妞抱著會走路的書瑤,轉了好幾個圈。

書瑤咿呀呀的喊:「Mum。」

這純正的英倫腔,沒有中文的口語了,也實在是令妞妞哭笑不得。

孩子1~3歲是語言的重要啟蒙時期,書瑤住在滿是英國人的地方,都快把母語給忘記了。她可不想,將來書瑤連普通話,都不會說。

妞妞叮囑傭人,多教導書瑤中文。

傭人一一記下。

終於到了離別的時候,妞妞依依不捨的放開了書瑤。可沒等她邁開腿呢,妞妞便抱住了她的大腿,眼淚汪汪的捨不得她離開。

妞妞心裡生出了不忍。

小丫頭要的東西從來不多,只是父母陪伴在身邊而已。

可連這點要求,她都做不到。

妞妞忽然覺得,當初若是聽從父親的建議就好了。

那樣書瑤會投胎到更幸福的家庭。

但現在後悔也晚了。

妞妞最後,又停下來,抱住了書瑤道:「好,媽媽不走。等我們家小阿瑤睡著了,媽媽再走。」

輕輕地搖晃著小丫頭,妞妞來回的在房間里走。

可書瑤似乎是很怕她離開,妞妞哄了好久,都沒能讓她睡著。

等來等去……

天色漸漸的晚了。

看著女兒闔上的眼帘,妞妞把她放到了床上,對傭人說:「好好地照顧她。」

「嗯。」

傭人頷首。

妞妞匆匆的離開。

坐上車,從倫敦市回到牛津的莊園,已經是凌晨一點多了。

妞妞踏入莊園,注意到整棟房子里燈火通明,有些奇怪的問傭人:「怎麼這麼晚,都沒睡呢?」

傭人道:「你怎麼才回來?主人擔心你回來的路上出事,給你打電話,你也不接。只能在客廳里等著你了。」

妞妞的心頭一暖,道:「我路上耽擱了點時間。你們都去休息吧,我來照顧他。」

傭人無奈的搖頭。

這一對,何必呢?

真是令人難以理解。

妞妞小心的走到了客廳。

喬崢聽到熟悉的腳步聲,緊皺的眉頭漸漸地舒展開來:「怎麼那麼晚回來?」

妞妞走上前,握住喬崢的手,在他掌心裡寫——車子在半道壞掉了。

「車子壞了,不知道給家裡打電話嗎?這麼晚了,你一個女孩子,很危險的。」喬崢呵斥。

妞妞寫道:「我說不出話,打電話也白搭。」

「那你不會發簡訊?」喬崢厲聲問。

妞妞:「……」

看來是真的擔心了,語氣都有些發火了。

——對不起,我知道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

喬崢一點一滴的感受到她寫的字,擰著眉頭道:「好了,趕緊回去休息吧!」

「是,主人。」 妞妞把喬崢送到了他卧室,轉身打算離開的時候,聽到喬崢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