獼足鬼以兩隻後肢着地,另外四足皆可靈活攻擊。體形較大的獼足鬼一腳踩着另一隻獼足鬼的頭上,另一隻腳踩在獼足鬼的肩上。

被踩的獼足鬼大驚,猛的一扭腰,一甩頭。稍大的獼足鬼似乎早有準備,借勢猛的一蹬,獼足鬼碩大的身軀像離弦之箭激射而出。稍大的獼足鬼在空中猛的一個翻騰,身體完成了一百八十度旋轉。而這時,身體稍小的獼足鬼完全被踢懵了,根本沒有意識到死亡的來臨。

稍大的獼足鬼後身對着一塊巨大的礁石,翻身正好可以使它再次發力。“嘣……“一聲巨響,礁石被硬生生蹬裂。而獼足鬼,則以更快的速度飛了出去,直撲另一隻獼足鬼。

玄桓暗叫不好,若稍大的獼足鬼就這樣輕易的殺死另一隻獼足鬼,以他和周嘯的實力,想嚇走這隻獼足鬼根本不可能。玄桓暗暗祈禱,下面的鬼一定要爭氣呀!

“吱……”一聲慘叫,下面的獼足鬼已經兩面挨刀,前後胸各插了兩隻尖足。

玄桓禁不住出聲道:“反擊呀,反擊!”

“吱!”又一聲慘叫!

玄桓大喜,落於被動的獼足鬼一側頭,咬住了另一獼足鬼的脖子。兩隻獼足鬼糾纏在一起,拼死搏鬥。較大的獼足鬼努力想把自己四隻爪子刺的更深一些,而較小的獼足鬼死死咬住並吮吸冥氣。

玄桓暗暗叫好,這樣下去,兩隻獼足鬼都會損失大量冥氣。生死分出之後,倖存的獼足鬼也已重傷垂死。

“吱呀……”稍大的獼足鬼四隻上足猛的外扯,頓時殘破的鬼體碎片四處飛濺。稍小的獼足鬼猛的瞪大了雙眼,一隻尖足從下頜刺入,直沒至關節處。

玄桓大吼道:“成了,就是現在!”玄桓早就準備好了兩塊小礁石,狠狠的砸向獼足鬼的頭顱。周嘯的雙手捧着一塊半人大的礁石,也狠狠的砸了過去。三塊礁石先後砸到獼足鬼的頭顱上,獼足鬼卻沒有吃疼。

獼足鬼回過頭來,看到玄桓和周嘯再次舉石。“吱呀呀呀……”獼足鬼叫了兩聲,尖長的嘴巴張的極大,顯然是向玄桓他們示威。

周嘯用石頭回應了獼足鬼的示威,碩大的石塊正好砸進獼足鬼的嘴巴。獼足鬼甩甩頭,脖子的傷口上甩下無數鬼體碎片。玄桓心覺奇怪,按理說,現在獼足鬼應該開始逃了纔對。玄桓緊張起來,獼足鬼若不逃,麻煩就大了。以獼足鬼的實力,他和周嘯想逃走都不太可能。

周嘯也看出了不對,大喝道:“拼了!”其實,周嘯心想喊,都怪你。不過周嘯不是蠢人,此時奮力一搏,生機尚存,如果他和玄桓先開始不和,則生機全無。

“大哥,它的皮膚顏色怎麼變了?”玄桓看着獼足鬼淺綠色的皮膚漸漸的泛起暗紅色的光芒。一階鬼魂的皮膚是淺藍色的,二階是淺綠色的,三階是土黃色的。而眼前的獼足鬼皮膚變了成了暗紅色,玄桓知道,這裏面一定有文章。

“這我也不知道。看這鬼的意思,它是讓我們離開,怎麼辦?”

“它現在肯定受重創了。如果我猜測不錯,它連平時一成的實力都沒有!”

“你確定?”

“當然!如果它不是重傷,現在撲過來,我們根本無法反抗!”


這種機遇,實在是千載難逢,周嘯橫心道:“咱們小心!若它拼死反擊,我纏住它,你逃走!”

玄桓沒有應聲,手中的礁石狠狠的砸在獼足鬼脖子的傷口上。這次,獼足鬼發出慘烈的叫聲,卻轉過了身子。

玄桓和周嘯都十分意外,這獼足鬼重傷之時,竟然不管兩個威脅,這裏面一定有蹊蹺。

獼足鬼的皮膚已經變成了紅褐色,暗淡卻濃郁的顏色給人強烈的危機感。

玄桓和周嘯幾塊石頭砸了過去,彌足鬼卻仍是不理會兩人。獼足鬼皮膚的顏色更加濃郁,紅褐色彷彿要流動起來一般鮮豔。

“是蠍子,是蠍子!”周嘯突然驚叫起來,聲音顫抖着,彷彿極度的驚恐。

玄桓定睛看去,果然,紅色的皮膚上,一些條紋逐漸清晰起來,正繪成一隻只蠍子。每隻蠍子的螯枝都尖銳刺目,而尾巴上的勾刺,更是觸目驚心。

玄桓看向周嘯,希望能被告知什麼,卻只看到了驚慌。玄桓不知道褐紅色的皮膚上出現的蠍子意味着什麼,卻已經猜出這是一種極度危險的信號。

玄桓猛的一扯周嘯,大喝道:“快跑,大哥!”周嘯恍然驚醒,反手抓住玄桓的手腕,向遠處跳去。

周嘯醒悟的卻有些晚了,周身變紅的獼足鬼一口咬下了腳下獼足鬼的頭顱,轉身追了過來。獼足鬼的速度比先前快了一倍有餘,幾乎轉眼就追到了周嘯身後。

周嘯一個激靈,身子靈巧的一躲,閃到了一側。獼足鬼速度過快,衝了過去,周嘯和玄桓忙跳到了一塊大礁石後面。

玄桓甩開周嘯道:“大哥,我們分開跑!”

獼足鬼猛的頓住身子,朝玄桓追了過去。周嘯扔的石頭雖大,卻不是很疼。而玄桓每次都砸在傷口上,獼足鬼自然仇恨玄桓。

玄桓速度比周嘯要慢,但相對身形小巧,在礁石間靈活躲閃,獼足鬼一時卻也追不上。玄桓朝周嘯大吼道:“快去吞噬那個獼足鬼,回來救我!”周嘯應聲,朝獼足鬼屍趕去。褐紅的獼足鬼怎會讓玄桓如意,放下玄桓,向周嘯追去。

玄桓得以喘息,撿起幾塊礁石,砸向獼足鬼的脖子。獼足鬼吃疼,又向玄桓追來。玄桓在礁石間躲躲閃閃,獼足鬼一時竟也抓不到玄桓。 玄桓看到一個石縫,寬度僅容他能鑽進去。石縫內無一點光澤,玄桓稍一猶豫,鑽了進去。

“轟隆”一聲,獼足鬼一頭撞在裂縫上,頓時石屑飛揚。獼足鬼四隻爪子亂撓,不一會就把裂縫擴大了一倍。

玄桓聽着背後轟隆隆的響聲,心不由得一陣緊張。背後的裂縫越來越大,玄桓向前的路卻卻來越窄。

玄桓身子猛的止住,石縫把玄桓死死的卡住了。玄桓疼的呲牙咧嘴,而身後的響聲卻越來越近。玄桓使勁伸手向前探,身子又向裏面移動了一兩寸。

忽然,玄桓摸到了冷冰冰的石頭,不由的心頭一涼。前面已無去路,後面有強大的獼足鬼,自己是死路一條了。

玄桓並沒有放棄抵抗,拼了命的向裏面鑽。臉頰被凸凹的石壁磨的鮮血直流,胸口也被擠的難以呼吸。玄桓又硬生生的擠進了一寸,玄桓的手指可以上下游移一點,摸到的卻還是冷冰冰的石壁。

獼足鬼擠了進來,眼看就能撓到玄桓了。獼足鬼正要狠狠的一爪子拍碎眼前人鬼的腦袋時,卻看到眼前的小鬼忽然不見了。獼足鬼大怒,一般的小鬼,它直接就撕咬着吃了,今天這個小鬼卻出奇的狡猾。

獼足鬼瘋狂的揮舞着爪子,把石縫又擴張半丈。獼足鬼趕到玄桓消失的地方,兩隻眼睛在黑暗中森藍奪目。獼足鬼趴在地上,看到了一個小洞,小洞深處泛着淡淡的白光,卻看不到玄桓的身影。

獼足鬼兩隻爪子探進小洞裏,轉眼小洞就大了一圈。

玄桓在最後時刻,忽然一腳踏空,找到了地底的小洞。上面的石洞上窄下寬,玄桓用力一掙,就掙脫出來。

玄桓鑽進洞裏,忽然發現了另一番天地。石洞十分寬敞,而且石壁散發着淡淡的白光。入眼全是岔路,玄桓隨便選了一條就鑽了進去。

越是向石洞深處,石壁的光輝就越是明亮,漸漸的甚至有刺眼的感覺。身後粗暴的喘息聲越來越清晰,玄桓知道,自己是陷入絕境了。

玄桓忽覺眼前一花,忙用雙手遮在額前。適應了刺眼的光芒,玄桓纔看向前方。一顆拳頭大的白色珠子,正靜靜的躺在一座石臺上。來到下三界,玄桓是第一次看到這種純淨的白光。玄桓趕了幾步,小心的抓向了白色光珠。

入手是溫暖柔和的感覺,並沒有預想的刺痛。玄桓來不及收起光珠,身後獼足鬼已經追了過來。獼足鬼衝向玄桓,下一次就是玄桓鬼體碎裂的景象。

玄桓順手扔出了剛剛到手的光珠,眼光飛瞥,希望找到逃生之路。


“吱呀……”一聲慘叫,獼足鬼的身子猛然頓住。

“砰”一聲若銀瓶乍破,獼足鬼的慘叫被掩蓋下去。猛烈的波動傳來,把玄桓炸到了石壁上。玄桓摔了個七葷八素,滿眼金星。獼足鬼更慘,白色光珠在它脖子附近爆炸,那裏本來就是傷口,爆炸直接把獼足鬼的腦袋炸了下來。

玄桓看獼足鬼躺在地上,身體抽搐,不敢遲疑,強忍着眩暈撲到了獼足鬼身上。靠近獼足鬼,玄桓更看清了獼足鬼皮膚上的蠍子圖案。雖然皮膚色澤的流動,一隻只蠍子彷彿是活物一般,讓人心生膽怯。

玄桓一口咬在獼足鬼的脖子上,幾口就咬下了獼足鬼的頭顱。頭顱掉落,獼足鬼卻沒有立即死去,六隻螯足在胡亂揮舞。玄桓抱着獼足鬼的頭顱,跳到了一邊。

石洞漸漸的黑了下來,玄桓饕餮一般吞噬了獼足鬼的頭顱。

玄桓吃完獼足鬼的頭顱,石洞已經靜了下來。玄桓憑着記憶,向獼足鬼的屍體走去。

吃完獼足鬼,玄桓沒有立即離開石洞,而是盤坐下來,靜等自己消化這龐大的冥氣。一天過後,玄桓的身高長至一丈有餘,實力大增。

玄桓從石洞出來,看其他幾條岔路還散發着白光,知道石洞深處一定還有白色光珠。玄桓不知道白色光珠是什麼東西,卻不會錯過這種好東西,一個個石洞找去,又找到了三顆光珠。最後,整個石洞一片黑暗,玄桓才離開石洞。

玄桓從石縫裏鑽出來,便看到了守在洞外的周嘯。周嘯看到玄桓出來,一臉震驚,結結巴巴想說什麼卻沒有說出什麼。

玄桓猜想周嘯是因爲怕死纔不敢鑽進洞裏,笑道:“真巧,小弟剛逃出昇天,就遇到大哥來援。”玄桓打量了周嘯一翻,自己比周嘯的個子還矮不到一尺,若此時兩人對戰,玄桓有百分百把握戰勝周嘯。

“你真是玄桓?難道你把那隻獼足鬼給吞噬了?”

玄桓哈哈大笑道:“我當然是你的義弟,如假包換!陰差陽錯,那隻獼足鬼沒能殺了我,我反把它殺了!”



周嘯大喜道:“我看這石縫痕跡,知道獼足鬼鑽了進去,以爲你八成遇害了呢。這下好了,我周嘯就不感覺愧疚了。現在,我也是二階九級了,原本我以爲要再過五百年才能吞噬到九級,沒想到只是一天我就二階九級了!”周嘯話裏透露着驚喜與輕鬆,實力大進甚至使他性格發生了一絲轉變。

“大哥愧疚什麼,這主意原本是我出的,我若出了意外,也怨不得大哥。只是玄桓現在還不明白,獼足鬼最後皮膚變紅,出現了詭異的蠍子圖案,到底是怎麼回事?”

“或許是我們太過倒黴,本來不該發生這種意外。那隻獼足鬼身上的圖案,不但可以解釋爲什麼兩隻獼足鬼拼死搏鬥,也能解釋爲什麼它最後實力暴增。”

“大哥快說。”玄桓知道,多懂一些信息,在下三界的生存就多一份保障。

“說起來,就要從魔王說起。下三界,一共有九位魔王,有一位大魔王,八位魔王。八位魔王皆遵從大魔王,而八位魔王之間卻從來是紛爭不斷,互不相讓。下三界,所有鬼魂皆信奉大魔王,大魔王賜予鬼魂力量。而下三界的鬼魂們,每個鬼魂還信仰一個魔王,魔王賜予他們不同的力量。你殺死的那隻獼足鬼,信仰的是魔蠍魔王。信仰魔蠍魔王的,只有女性鬼魂,她們從來不表露自己的信仰。在交配之後,魔蠍魔王的信仰者都會殺自己自己的丈夫,併吞噬自己的丈夫,這樣,它們的後代就可以從魔蠍魔王的信仰中獲取強大的力量。因此,兩隻獼足鬼才會殊死搏鬥,而最終,女獼足鬼拼死也要吞噬她丈夫的頭顱。”

玄桓點點頭,這樣一切都明瞭了。玄桓問道:“一共有八位魔王,信仰其他的魔王會有什麼特點?”

“這我也不知道。因爲信仰魔蠍魔王的鬼魂都十分危險,所以關於魔蠍信仰的傳言也比較多,我才得以知曉。至於其他信仰,我就不知道了。”

玄桓知道,周嘯在下三界不過是最底層的人物而已,知道不多也是正常。玄桓取出一顆白色光珠,道:“我就是靠着這白色珠子殺死了那隻獼足鬼,不知道大哥可否認識這東西?” “光系靈珠!”周嘯一聲驚呼,一把搶過了白色光珠。周嘯仔細打量着,嘴裏叨叨着:“真是光系靈珠,發財了!”

“大哥,光系靈珠是什麼東西?”

“玄桓你知道的東西還真少。在上三界,天地基礎是五行金木水火土,而在下三界,則是五系光暗寒炎土。我明白了。光和暗相對立,你用光系靈珠砸獼足鬼,恰好那隻獼足鬼是暗屬性的,所以發生了爆炸。”

玄桓記下了周嘯所說的話,問道:“靈珠非常稀有嗎?”

“當然!我在靈鬼界數百年,只在商城見過。一顆就能賣數百冥石,當然,五系靈珠的價格也不太一樣。”

“五行是天地的基礎,同樣給修行者力量。我想,五系也有同樣的作用吧?”

“對,不過,五系和五行是不同的。要想擁有五系的力量,必須信奉大魔王,是大魔王賜予我們力量。”

“哦?爲什麼我沒有感覺到五系的存在,而也沒見過其他鬼魂使用五系的力量呢?”

“哎……”周嘯嘆了一口氣,自己這小弟謀略智慧可謂冠絕天下,可惜知道的太少了。周嘯無奈道:“只有招魂使以上的實力,纔可能感受並使用五系的力量。”

“原來是這樣。看我我們要儘快成爲招魂使。”玄桓點頭自語道。

周嘯聽到玄桓的話,問道:“多快?”

玄桓愕然,略思索道:“越快越好!”

百日之約早已過去,玄桓卻還是不自覺的催促自己提升實力。或許是‘前世’被逼迫的多了,在下三界還是習慣着加緊提升實力。玄桓看向遠方,朗聲道:“以我和大哥的實力,在阿卡薩星應該沒什麼危險了。我們現在趕緊吞噬鬼魂,早日提升到二階巔峯,我們就可以離開阿卡薩了。”

“是啊。我從沒想過可以一躍成爲二階九級的強鬼,到達二階巔峯以後賺錢也容易了。對了,這光系靈珠你找到了幾顆?”

“一共三顆,這顆就送給大哥了?”玄桓從腋窩裏取出了另兩枚光系靈珠。在下三界,玄桓沒了芥納之戒,想存點東西都十分不便。

“相信離開的日子不久了,在思科星,人鬼的比例會大大提高會有城市以及城鎮,所以去思科星之前,我們一定要自己做一身衣服。我們有光系靈珠,應該可以換到次元空間體。”

無需周嘯解釋,玄桓就知道次元空間體應該是和芥納之戒類似的東西。

…………

在阿卡薩星,玄桓和周嘯聯手近乎無敵,不到一個月,兩人……呃,是兩鬼都達到了二階巔峯。達到巔峯之後,只能靜靜的等待突破的到來。阿卡薩星對玄桓和周嘯已經無益,在周嘯的帶領下,兩人找到了阿卡薩星的傳送陣。

在靠近傳送陣的時候,玄桓和周嘯陸陸續續的遇見了不少人。此時,玄桓和周嘯都穿了一身魂草編制的衣服,樣子雖然古怪些,不過這在下三界卻屬於正常現象。玄桓和周嘯打劫了三個人鬼才湊齊了二十塊冥石,這是傳送往四顆星的路費。傳回思科星要每人十塊冥石,價格比傳來貴了三塊,知道這個消息後周嘯氣的大罵奸商。

如今要離開阿卡薩星,玄桓思緒萬千。玄桓心想,自己當初飄蕩在太空中,隨意挑選了阿卡薩星,似乎是不幸,其實也算大幸。比起周嘯,耗費數百年,仍然混跡在靈鬼界的最底層,自己確實是幸運多了。可是,自己卻錯過了百年之約,這也是自己的不幸。

想起百日之約,玄桓心頭一動,或許這事還沒完。玄桓回想起自己崩碎敖戊結界之時,十六天變成了十六年,難道這一次又是這一套?玄桓心底涌現出一絲希望,緊緊的握了握拳頭。

踏上傳送陣前,玄桓回身看了看阿卡薩星,低語道:“看來是必須全力提升實力了!”心裏有了希望,玄桓自己都不覺那叫做作希望的東西在心中生根發芽,轉眼繁茂起來,覆蓋了整個心扉。之所以再生希望,並非只因心中一時的猜測,更因爲袁天罡的身份。玄桓知道,以袁天罡締造宇宙之能,絕不會讓自己做不可能完成的事。若是能擺脫他的控制就好了!玄桓心想着,忽然被這個念頭嚇了一跳。袁天罡從沒有逼迫自己什麼,可自己卻有一種籠中鳥的感覺。玄桓又緊緊的握了握拳頭,心道:“我一定要掌控自己的命運!”

踏上傳送陣的一刻,眼前廣袤的土地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無邊無際的星空。和上三界的星空不同,下三界的星空透着暗淡的幽藍色,不過它們同樣的瑰麗神祕。玄桓盯着變換的星空,心中思緒萬千。下三界,一個和上三界同等廣袤的世界,看來自己必須先成爲這裏的強者了。即便將來自己修煉成爲大魔王,玄桓都不會改變自己回去的決心。

幾息的時間,星空變幻,眼前出現了一座高大的城池。玄桓看着城門上‘酆蘭城’三個大字,彷彿感覺自己回到了人間界。周嘯高興道:“玄桓,這酆蘭城是思科星四大城之一,這次我們直接傳到這裏,算我們運氣好。”

“是嗎?”玄桓指了指遠處交戰的一羣鬼,道:“這大城附近,也不見得安全。看那羣傢伙,有幾個土黃色皮膚的。”土黃色的皮膚,意味着三階,目前玄桓所知,等階是絕對無法跨越的差距。

“哼,三階算不了什麼。在思科星,招魂使都有呢。”

玄桓翻了翻白眼,看來以後要低調一些,不然這下三界不是這麼好混的。玄桓可以感受到,思科星的冥氣比阿卡薩星要濃郁一些,難怪它的等級比阿卡薩星高。現在,玄桓只需等待三階的來臨,之後就可以開始瘋狂的獵殺了。現在看來,要到達暗魔界,只有迅速修煉成魔了。

周嘯一拍玄桓的肩膀,“走吧,進城。在突破之前,我們最好在城裏呆着,城裏禁制私鬥。”

玄桓點點頭,跟在周嘯身後,向酆蘭城的大門走去。周嘯才走了幾步,前面亂斗的鬼羣忽然散開,有一個超玄桓他們衝了過來。 衝過來的幾個鬼皮膚都是淡綠色的,說明他們只是二階鬼,對於二階巔峯的玄桓和周嘯,並無威脅。玄桓趕了一步,改爲和周嘯並肩前行。這樣,如果發生變故,兩人更容易照應。

果然,衝過來的幾個鬼都避開了玄桓和周嘯,飛奔而去。而這幾個鬼身後,卻有兩個土黃色皮膚的鬼在追擊。兩個三階鬼應該是受了傷,速度比二階鬼只快了一點。不過玄桓和周嘯依然緊張起來,他們不得不防兩個三階鬼突然發難。

玄桓低聲道:“如果兩鬼發難,一起攻擊尖耳朵蒙面鬼。”

周嘯一碰玄桓左手臂,算是迴應。兩個三階鬼速度極快,在靠近玄桓和周嘯的時候,兩鬼突然分開,似是要避開玄桓和周嘯。此時的玄桓和周嘯身高都近兩丈,一眼就可以判斷出兩‘人’處於二階巔峯。

玄桓依然沒有放鬆警惕,蒙面鬼離自己越來越近。玄桓手掌外翻,向蒙面鬼發出了警示。蒙面鬼向玄桓點點頭,兩鬼飛快離去。

玄桓回頭看着遠去的兩個三階鬼,道:“還好只是虛驚一場。”

“走吧,咱們趕緊入城。等我們也晉入三階,在思科星就不會有太大的危險了。”

玄桓和周嘯兩‘人’匆匆的進了酆蘭城,兩‘人’都沒有注意到,蒙面的尖耳鬼回頭看了玄桓一眼。對,只是看了玄桓一眼。

進入酆蘭城,玄桓和周嘯總算徹底的放鬆下來。兩人剛入城,忽然有個賊眉鼠眼的二階低級鬼湊了過來。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玄桓暗暗感覺了一下腋下的光系靈珠,凝神戒備。

賊眉鼠眼的鬼笑呵呵道:“小鬼癟三,並無惡意,不過是想幫兩位賺錢而已。”

玄桓看向周嘯,卻見周嘯神色自然,並未太過戒備。周嘯道:“在下週嘯,實力低微,怕沒有兄臺能看上眼的東西。”

“貴客您過謙了,小鬼眼拙,依然看出兩位是二階巔峯。而且兩位衣着個性,八成是外出遊歷歸來。若外出時有什麼發現,在我癟三這裏,一定不會讓兩位吃虧。”

聽了周嘯的話,玄桓知道了癟三的身份。不過玄桓不明白,周嘯爲什麼不通過癟三把光系靈珠給賣掉。

周嘯神色平和道:“真的沒有,若有異物,一定找癟三兄處理。”


“好說。”癟三看了玄桓和周嘯一眼,一臉春風的迎向新進城的幾個鬼。玄桓和周嘯走了很遠,周嘯才說:“這癟三並不是那個鬼的名字,而是一種職業的稱呼。癟三一般實力不強,混跡在大城市中,靠着倒買倒賣,爲一些勢力服務。和癟三做買賣,最多是不吃虧,所以我願意搭理他。不過,最好不要得罪癟三,癟三地位雖低,卻也是難纏的角。有句話說得好,閻王好過小鬼難纏。以後萬一你自己行走,多注意着點。”

“我知道了,大哥。”

“走,我們去商城。”周嘯心想,趕緊賣掉光系靈珠,買兩顆次元空間體,以後就好藏東西了。

玄桓跟在周嘯身後,東拐西拐,直到夜快降臨的時候,總算找到了商城所在。玄桓沒有抱怨周嘯是個路癡還主動帶路,幾乎轉遍了酆蘭城,玄桓對酆蘭城的佈局也有了大體的認識。

商城像個倒扣的大鍋,不過商城極爲高大。商城的門口,是一座高大的拱形門,拱形門前,有一座雕像。周嘯興奮道:“看到水池雕像了嗎?中間最大的雕像,就是大魔王。他身周八座雕像,則是座下八位魔王。”

玄桓全然沒有聽到周嘯的話,心神完全被大魔王的雕塑吸引了。

純黑色的雕塑,彷彿吞噬了所有的光輝。大魔王身材壯碩,英武非凡,一身犀角鋒利的鎧甲。玄桓自己都不知道爲什麼,心生一股熟悉的感覺。

玄桓向商城門口走去,想看看大魔王雕塑的正面。

過往的鬼經過大魔王的身旁,總是虔誠的拜上三拜,再向八位魔王其中之一拜上三拜。玄桓對大魔王卻沒有敬仰之情,心懷好奇的走到了大魔王雕塑的正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