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即,衛旭便引着我們一羣人走進了公寓,不過在坐上了電梯之前,機械師卻把強子和影子叫住了,說是要坐下一次的電梯,我知道,機械師是想趁着這段時間,和他們二人商量一下剛纔的事情。

我和李東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先一步跟着衛旭坐上了電梯,直奔十三樓。

“叮”的一聲,電梯門打開了,我,李東和衛旭三人魚貫的走出了電梯,當我踏出電梯的那一剎那,一股,不,是兩股濃郁的陰氣便撲面而來!

正午時分,陰魂雖然可以活動,但鬼力卻是被壓制到了最低,可就在鬼力被壓制到最低的前提下,我卻仍然能感覺到如此強勁的陰氣,看來這雙生母子鬼,不簡單!

我正色的從懷中掏出了兩張鎮鬼符,遞到了李東和衛旭的手裏,言道:“貼身收好!”

衛旭如獲至寶一般的將鎮鬼符小心翼翼的放到襯衫胸口的口袋裏,“大師有辦法驅除它們嗎?我前幾天曾請嚴大師來過一次,不過嚴大師說是準備不充分,所以沒有成功,今晚還會再來……”

“想來就來吧!”我無所謂的說來一句,隨後,我又拿出了三張天眼符,“我爲你打開陰陽眼,不論發生任何事,都不要驚慌!”

“好……好……”衛旭猶如小雞食米一般的點起了頭。

下一刻,我緩緩的念動了咒語,忽的,我眼前的景象立刻發生了變化,那虛無的陰氣竟然化成了一縷縷實質性的黑色鬼氣,不斷的從十三樓的東戶之中飄散出來,我相信,李東和衛旭一定也能看到。

“大師……太神奇了……”衛旭好像是第一次開陰陽眼,竟然震撼的合不攏嘴巴。

“更神奇的還在後面呢!”我指着那扇防盜門對衛旭說道:“打開門,我先見一見這雙生母子鬼!” 聽了我的話,衛旭顫顫巍巍的從口袋裏掏出了鑰匙,這傢伙一定是被那雙生母子鬼嚇的不清,拿着鑰匙的手都在不斷的顫抖,最後,竟然用雙手握起了一把鑰匙,這才勉強的讓顫抖減緩了一些。

“李東,你來!”我皺着眉頭瞪了衛旭一眼,旋即便朝着李東揚了揚頭。

李東會意,一把從衛旭手中搶過了鑰匙,雖然李東這貨也有些害怕,但相比於衛旭卻是好的對,最起碼李東沒有發抖!

畢竟李東跟着我也見過了不少形形色色的陰魂,如果不是我表現的太過凝重,李東這種神經大條的傢伙估計連怕都不會怕!

李東緩步走到了防盜門前,將鑰匙插入了門上的鑰匙孔內,旋即,李東輕輕的扭動起了鑰匙,只聽一陣“咔咔”聲傳來,防盜門便被打開了。

防盜門被打開之後,我直接推開了李東,一馬當先的衝了進去!

公寓的面積不大,也就五六十平米,算是那種一室一廳一廚一衛的小型公寓,不過,內部的裝飾卻是非常豪華,鑲金地磚,水晶吊燈,皮製壁紙,高檔傢俱,一切的一切應有盡有,看來這衛旭的經濟條件也是蠻富裕的。

房子是好房子,只不過,開了陰陽眼之後的我,卻是能清晰的在這座公寓內,看到一層灰濛濛的鬼氣……

此時,客廳的沙發上,一條由淡淡的黑色陰氣凝聚而成的輪廓,正坐在沙發上呢,雖然我看不到那輪廓的無關,但我卻有一種錯覺,它,正氣定神閒的盯着我們看呢!

值得一提的是,在那黑色輪廓的後背,隱約趴着一條幼小的黑影,就好像是大型蟲子似的,不斷的蠕動。

兩隻陰魂散發着兩種不同的陰氣,可偏偏這兩種不同的陰氣卻是如出一撤,再見到眼前的異景,我已經可以完全肯定,坐在沙發上,那兩條我看不清五官的黑色輪廓,就是雙生母子鬼!

我倒是還好,畢竟哥們就是吃這碗飯的,見到了雙生母子鬼我倒是沒有什麼特殊的反應,只是對於這雙生母子鬼的強大鬼力感到吃驚而已。

畢竟現在可是正午時分,任何妖邪的鬼力都會被壓制到最低,可饒是如此,這雙生母子鬼卻依然能夠憑藉鬼力凝聚出一團輪廓,雖然沒有完全顯出鬼體,但也是我迄今爲止所遇到的最強陰魂了,當然,我並沒有在子時見到雙生母子鬼的鬼體,還不能確定這雙生母子鬼與夢魘陰靈孰強孰弱。

除我之外,李東也還算正常,這傢伙對陰靈的瞭解程度並不多,所以他根本不知道雙生母子鬼的可怕,我估計,這神經大條的傢伙一定是把雙生母子鬼當成比普通鬼魂厲害一些的陰靈了,而出於對我的盲目自信,李東倒並沒有將雙生母子鬼放在眼裏。

而最後的衛旭,這傢伙就不行了……只是剛剛踏進公寓,衛旭便被坐在沙發上的那團由黑氣組成的輪廓嚇的渾身發抖,甚至牙齒都在不斷的打顫!

沒辦法,衛旭畢竟只是普通人,大白天見鬼,恐怕換成任何人,也都無法承受這種天方夜譚的驚悚吧?

“雙生母子鬼?” 蜜愛嬌妻,冷帝的心尖寵 我試探性的朝着那團黑氣詢問了一句,其實答案早就在我心裏了,我自不過想確認一下而已。

“你還挺有見識的……”回答我的,是一道詭異縹緲,充滿怨恨,而且聲調極其尖銳的女聲,就好像是兩種鈍器死命摩擦而產生的聲音似的,這種詭異驚悚的聲音,就連我聽了都情不自禁的冒出了一層雞皮疙瘩,更別說李東和衛旭了。

“爲什麼盯上衛旭?”我皺着眉頭,死死的盯着沙發上彷彿氣定神閒的黑影,厲聲喝道。

“負心人,都該死!”那黑影的聲音,充滿了無限的怨恨,就彷彿要生吞活剝了衛旭似的。

不過,我卻從雙生母子鬼的話中,聽到了一些端倪……負心人,都該死……再結合雙生母子鬼產生的條件和死因,我猜測,這雙生母子鬼的母鬼,一定是生前被男人拋棄,導致其在懷有身孕的時候死亡的,所以這母鬼才會說出這種話!

該不會……拋棄母鬼的人是衛旭吧?

這是我腦中冒出的第一反應!

不過,仔細一想,我便否定了這個想法。

以陰魂的很辣,尤其還是雙生母子鬼這種充滿了怨念的冤魂,如果衛旭就是拋棄母鬼的人,我估計早在衛旭第一次見到雙生母子鬼的時候,就已經掛了,這是沒有任何懸念的事情,所以,害死雙生母子鬼的負心人並不是衛旭!

想到了這裏,我本着渡鬼一脈先渡後滅的祖訓,不由的開口勸阻起了雙生母子鬼,“我猜,衛旭一定不是害死你的人,一定是通過某種機緣巧合的因果,才讓你盯上了他……你不如聽我一句勸,放下執念,前往輪迴,我會助你一臂之力……”

我的話還沒說完,那母鬼突然發出了一聲淒厲的咆哮聲,其語調簡直尖銳到了極點,甚至有一種要把我的耳膜刺穿的威勢,震的我大腦瞬間一滯!

可就在這時候,那雙生母子鬼卻突然朝着衛旭衝了過去!

就在雙生母子鬼即將抵達衛旭身前的那一刻,電光火石之間,衛旭貼身存放鎮鬼符的位置,卻突然泛起了一團璀璨的金色光芒,竟然將雙生母子鬼擋在了距離衛旭半米之外的地方!

這次真是失算,千算萬算,我沒算到這雙生母子鬼竟然如此強橫,竟然敢在正午時分,它鬼力最虛弱的時候對衛旭下手,不過,還好哥們我早有準備,在進來之前交給了衛旭和李東每人一張鎮鬼符,不然的話,就憑雙生母子鬼這一招偷襲,就足以將衛旭送下地府!

另一邊,一擊不中的雙生母子鬼好像是受到了驚嚇的小鳥似的,飛速遠遁,短短的一瞬間,代表着雙生母子鬼的黑氣,便徹底的消失在了公寓之內,就好像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似的。

我與雙生母子鬼的第一次交鋒,竟然就這樣草草結束,本來我還打算趁着午時的特殊時刻,如果不能渡化了它,便將它毀滅,可我最後還是低估了這雙生母子鬼! 雙生母子鬼已經徹底的消失在了公寓內,可死裏逃生,差點就被雙生母子鬼弄死的衛旭卻是依然呆若木雞,只是雙目空洞的望着沙發的位置……

“衛旭!”我見狀,立刻走到了衛旭的身邊,朝着他凜然大喝了一聲,聲浪甚至震的李東都下意識的捂住了耳朵!

“啊?”衛旭如夢初醒般的恢復了神智,只是呆呆的望着我,眼瞳之中仍有劫後餘生的驚恐。

“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怎麼會惹上雙生母子鬼的?”我一邊說着,一邊走到了沙發旁邊,也就是剛纔雙生母子鬼坐的地方,旋即,在二人驚訝的目光注視下,我一屁股坐到了那個位置上,“這種有執念和怨念的陰靈,雖然有時候也會盲目的殺人害人,但絕大部分的怨靈都會選擇它們最痛恨的那類人去害,比如這雙生母子鬼,最痛恨的就是負心人……”

衛旭似乎真的被雙生母子鬼嚇怕了,聽了我的話之後,連忙跑到了我的身邊,近乎於哀求的對我說道:“我真的不是負心人,和那女鬼也完全沒有一點瓜葛,我甚至都沒見過它……我就是因爲性格不和,剛剛和前妻離婚,然後從家裏搬了出來,在房屋中介處找到了這間還算不錯的公寓,就租了下來,誰知道,剛剛住進來第一天我就見到了那女鬼,我害怕極了,就跑到了朋友家住了一天,前天我帶着嚴大師來過一次之後,我就再也沒回來過,直到今天,我才帶着大師回來……大師一定要救救我……”

剛剛在鬼門關前晃悠了一圈,如果沒有我的鎮鬼符,恐怕衛旭現在已經下地府等着排隊輪迴去了,看來,衛旭這次是真的怕了,就連說話都有些語無倫次了。

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衛旭現在對我可是真的百分之百信任了,畢竟剛纔是哥們我給他的鎮鬼符,才幫助他逃過一劫!

“你的意思是……你剛剛搬進來?而且你在你朋友家裏住的那幾天,沒看見雙生母子鬼?”我一邊揉着鼻子,一邊詢問起了衛旭。

“我只有在這間公寓裏才見過那女鬼,也就是我第一天住進來的時候,還有上一次帶嚴大師來的時候,最後就是剛纔了……”衛旭幾乎都要被嚇的哭出來了,能讓一個四十幾歲的中年人哭出來,看樣子,這雙生母子鬼帶給衛旭的陰影實在是太大了!

“難道說……這雙生母子鬼並不是針對你,而是因爲它寄居在這間公寓內?然後恰巧你搬了進來,又恰巧你和你的前期離了婚……今天被我找上門來,雙生母子鬼急了,這纔會對你下了殺手……”我彷彿夢囈一般的喃喃自語道:“看來,問題並不是出在你衛旭的身上,而是出在這間公寓之上!”

“這間公寓有問題?”文旭瞪大了雙眼,立刻恨恨的咒罵了起來:“早知道我就不租這間公寓了,該死的中介,我馬上就把房子退了!”

“退房子?”我似笑非笑的撇了衛旭一眼,“如果我說,那雙生母子鬼現在已經盯上你了,你信不信?”

聽了我的話,衛旭的臉上立刻露出了一抹比哭還難看的慘笑,“大師……您別嚇我……”

“我嚇你幹什麼?” 重生娛樂圈全能影后 我有些慍怒的瞪了衛旭一眼,“你若是不信,那你就去退房子!”

“我不退了……大師……希望大師救救我……”衛旭可憐巴巴的拽着我的衣袖,看他那哀求的模樣,就差給我跪下磕頭了。

當然,我說的話,衛旭敢不信嗎?我現在就是他眼中唯一的救命稻草,就算我現在說他明天就會死,恐怕他也得信!

不過,我的確不是在嚇衛旭,因爲這雙生母子鬼今天在衛旭身上的鎮鬼符上吃了虧,依照陰魂有仇必報的秉性來看,恐怕這雙生母子鬼真的盯上衛旭了,就算他再躲到他的朋友家,也無濟於事,因爲現在的衛旭和幾天前的衛旭不一樣了,幾天之前的衛旭在雙生母子鬼眼中不屑一顧,而現在的他,應該已經是雙生母子鬼的必殺名單之一了!

而且從剛纔雙生母子鬼逃走的速度來看,它並不像是被某種封印束縛在這裏,它應該有自由活動的能力,只不過,這間公寓應該與它生前有莫大的聯繫,所以它纔會始終流連於此,這也是陰魂的秉性之一。

“我猜今晚,雙生母子鬼一定會去找你,所以我想在今天晚上,和雙生母子鬼拼一場,徹底杜絕這個後患!”我斬釘截鐵的說道。

至於我爲什麼要如此拼盡全力的去幫衛旭,原因有三個。

首先,我現在對雙生母子鬼也很好奇,我想看看它究竟強到什麼程度,當然,主要我還是想通過雙生母子鬼來測試一下我的道行到底是什麼水準。

第二點,本着渡鬼一脈的祖訓,如果我沒遇到雙生母子鬼也就罷了,既然遇到了它,那我就應該盡到渡鬼人的職責,要麼渡化它,要麼滅了它,雖然我很不喜歡渡鬼人這身份,但我卻不得不接受命運。

最後,我想拉攏衛旭,其實打從一開始我見到衛旭的時候,我就一定打定主意想要拉攏他了!

因爲酒店這種地方,魚龍混雜,是打探消息最好的地方,而且衛旭身爲經理,又是八面玲瓏的人,朋友圈自然很廣泛,想要打聽一些消息也會很方便。

而且衛旭這傢伙最難能可貴的是,該硬的時候不會軟,該軟的時候不會硬!

就像是在品海樓第一次見到我的時候,他並沒有因爲我有恃無恐的揍了徐榮,而懼怕我,相反,他還態度強硬的想要軟禁我,不得不說,他有幾分膽識,也很有職業操守。

再說之後,他把我當成了他的救命稻草以後,簡直就像換了個人,一味的討好奉承我,這種軟,可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總的來說,衛旭就是個人精,他深懂爲人之道,處事之風,其八面玲瓏的程度,簡直讓我歎爲觀止,而衛旭,也是最適合在西市幫我打探消息的線人,這也是我在品海樓見到了衛旭的爲人之後,臨時想到的一計!

所以,我不能讓衛旭死! 我來西市,是爲了追查劉志師父的,而且我現在是偷偷的潛入西市,處於暗處,我必須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建造出屬於我的團隊,爭取在我浮上水面之前,掌握到一些至關重要的線索,才能打劉志的師父一個措手不及,這樣,我的勝算也會多一些!

書歸正傳。

衛旭得到了我的承諾之後,彷彿整個人都放鬆了下來,看來,那張鎮鬼符也使得我在衛旭心目中的地位無限升高,甚至已經升高到了頂點,畢竟人的生命是最重要的,而衛旭的生命是否能夠繼續,此時,則完全要看我的臉色!

“有勞大師了!”衛旭感激涕零的抓着我的衣袖道:“大師需要什麼裝備儘管開口,我一定想辦法幫大師搞到!”

“我需要的裝備我自己有,你現在要做的,是先查一查這間公寓的來龍去脈!”我坐在沙發上,用手指輕輕的點了點身前的茶几。

衛旭是何等聰明的人,聽了我的話之後,立刻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含義……既然雙生母子鬼對這間公寓有着莫大的情感,那它們生前就一定與這公寓有關,所以,必須要先從這間公寓下手!

“我這就去找房屋中介公司,仔細的調查一番!”衛旭恨不得多長兩條腿,飛奔似的離開了公寓,臨出門之前,還對我喊道:“大師請隨意,查到結果我馬上就回來!”

望着衛旭離開的身影,我很滿意的點了點頭,我果然沒有看走眼,這傢伙在人情世故方面,的確是老手中的老手,單憑現在,他敢把我和李東單獨留在他的家裏,就是討好我的一種手段,他的目的在於,要讓我感覺到前所未有的信任,是那種他無條件信任我的感覺。

衛旭走後,機械師,影子和強子三人恰巧乘坐電梯來到了十三樓,走進了衛旭的公寓。

“楚先生,我們三個商量了一番,決定加入你的團隊!”機械師走到了我的面前,朝着我微微點頭道:“不過,你要記住你的承諾!”

機械師三人加入我的團隊,說實話,我並不意外,我能給他們的,是別人給不了的,首先,沒有人意識到他們的價值,然後,沒有人能想我一樣的相信他們,當然,我指的相信,並不是像對李東那種完全的信任。

“好!既然大家加入了我的團隊,那就是自己人了!”我一邊微笑,一邊朝着他們幾人擺了擺手,示意大家坐下,待到衆人全部坐到了沙發上之後,我略微的沉吟了片刻,這才繼續說道:“既然各位已經加入了我的團隊,那我就將這次的任務告訴大家吧!”

聽了我的話,除了李東之外的那三人,幾乎是下意識的將目光定格到了我的身上,而且還是那種非常專注的注視,軍隊走出來的人,專注力果然是出類拔萃。

“相信,各位已經知道了,我是一名陰陽先生,一些警方無法解決的靈異案件,通常都會由我接手。”我又說了一句違心的話,其實哥們根本不想多管閒事,只是形勢所迫而已,“表面上看,我們要面對的敵人都是一些厲鬼和陰靈,其實不然,因爲那些厲鬼和陰靈,只是真兇手中的槍,歸根結底,我們要面對的敵人,依舊是人!”

“前幾天,在西鎮發生了一起厲鬼殺人案,殺人的厲鬼已經被我收拾了,可幕後真兇卻仍在逍遙法外……還有西市被封鎖的一件案子,一名重犯離奇的死在了西市監獄內……”我頓了頓,銳利的目光一一掃過了機械師三人,“我們這次的任務,就是要查出幕後的真兇,將其繩之以法!”

“有意思!”影子情不自禁的笑了出來,“咱們平時執行的任務可都是掃毒反恐,這查命案,而且還是和靈異方面有關的命案,我們可真是第一次接觸,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試試了!”

不僅是影子,包括機械師和強子在內,臉上都露出了躍躍欲試的表情,看樣子,這種既正義,又高薪的工作,他們還是很感興趣的,而且還能滿足他們追求刺激和熱血的軍人本性,不得不說,他們,的確非常適合在我這邊做事!

旋即,我便將整件案子的經過和線索,全部說給了他們聽,當然,一些沒必要告訴他們的事情則是被我隱瞞了下來,比如說,有關於我私人感情的事,還有楚家的一些祕密,以及我和關海,黃毛之間的祕密協定,我只是對他們說,我得到了消息,西市某財團會和西鎮的關海商討有關陰沉木的交易而已。

然而,聽了我的詳細介紹之後,機械師等人臉上的笑容也是越來越盛,直到最後,三人已經露出了難以掩飾的亢奮了!

看樣子,這件案子帶給他們的吸引力,可謂是非常之大!

“按照小風爺提供的線索,真兇一定在西市!”影子一邊揉着下巴思考,一邊自言自語道:“整件案子的關鍵就在於陰沉木,這是我們目前能夠找到真兇的唯一線索,而且這次西市某財團和西鎮關海交易陰沉木的金額非常巨大,根據我對西市的瞭解,能一次拿出這麼多現金,而且還是收購古木這種沒有什麼實質性價值的東西,一定是財大氣粗的財團,西市稱得上財大氣粗的財團,只有五支勢力……”

“說說看!”聽影子的話,我也來了興趣,我差點忘了,影子這傢伙就是西市本地人,雖然離開了西市外出當兵,但對於西市的瞭解,卻要遠強於我們這些外地人。

不過,機械師,影子和強子他們三個,每個人都最少要大我五歲,被他們叫小風爺,我還真有點不習慣,畢竟他們不屬於江湖人,江湖規矩對於他們來說,並沒有什麼約束力。

“西市張家,東海集團,蓮花集團,食爲天有限公司,以及環宇傳媒,這五支財團的總和,幾乎支撐了西市百分之八十的經濟!”影子如數家珍一般的說出了五個名字,“有實力大批量收購陰沉木那種並沒有什麼價值的古董,西市也只有這五家財團了!” 隨後,影子繼續爲我們一一介紹起了這五支財團。

天價妻約:總裁老公太撩人 “我們今天吃飯的品海樓,就是食爲天的產業,整個西市,百分之九十的餐飲行業,都被食爲天壟斷了!”

“還有張家的誠意集團,主攻房地產,有石市的張家總部作爲後盾,財力雄厚。”

“東海集團,也就是今天被小東揍了的徐榮所屬的集團,涉獵行業極其廣泛,包括酒店,建材,服裝,房地產,都有其參與。”

“蓮花集團,與東海集團有很深的淵源,蓮花集團的總裁沈嵐,是東海集團總裁汪東海的前妻,汪東海之所以能夠創建東海集團,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爲沈嵐和沈家的協助,當然,沈嵐與汪東海離婚之後,分走了一半的財產,成立了蓮花集團。”

“最後的環宇傳媒,是盧員外一手創建,盧員外此人在西市江湖上可謂是老牌大佬,誰都要給幾分薄面,環宇傳媒主攻娛樂傳媒和購物商場,算是西市黑白通吃的財團了。”

想不到,張誠那種貨色在西市居然還真的能佔據一席之地,五大財團之一,呵呵,恐怕也是靠着石市張家在背後撐腰,張誠在西市才如此吃的開吧?

憑心而論,張誠的個人能力實在是差的要死,比起張儒,簡直就是小蝦米和虎頭鯊,根本就沒什麼可比性!

“除了這五大財團之外,西市還有其他小型財團,隱形富豪,或者是江湖勢力,有能力吃下這批陰沉木嗎?”我略微思考了片刻,道:“張家和盧員外,我已經查過了,收購這批陰沉木的,不是他們,而且這兇手善於隱藏,說不準,他現在就隱藏在一些小勢力之中……”

“其他勢力……”影子聞言,不由的皺起了眉頭,有些茫然的說道:“我也有好幾年沒回西市了,除了一些常青樹之外,新晉崛起的勢力我還真就不太清楚……這樣,小風爺,我們儘快將西市的各大勢力統籌一下,晚上再告訴你!”

“好!”我點了點頭,旋即便隨手從衣服口袋裏掏出了屠龍給我的那張銀行卡,丟給了李東,道:“帶他們去選一些裝備,你知道我們要面對的敵人是什麼樣的人,所以,不要捨不得花錢,只要能派上用場,一律買下來!”

想要將機械師他們的強項完全發揮出來,就必須要有和他們專業對應的器材和裝備,巧婦難爲無米之炊,沒有裝備,機械師他們三個除了身手好一些之外,貌似就再也沒有其他的用武之地了,所以,這錢值得花!

李東接過了我扔給他的銀行卡,笑容滿面的摟着機械師的肩膀,哈哈大笑道:“小風爺就放心吧,我心裏有數!”

言罷,李東便和他的三位戰友,而且還是一起與他經歷過生死的戰友們,有說有笑的離開了衛旭的公寓。

衆人盡數走後,先前還略顯擁擠的公寓,此刻竟然只剩下了我一個人,一時間,竟然有一種空曠的感覺!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便將全身的重量都靠在了沙發上,恨不得將整個身體都埋進沙發裏,這段時間,我實在是太累了,我想休息一下。

正當我準備趁着這點時間好好的休息一下之際,口袋裏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我皺着眉頭掏出了電話,是張儒打來的。

“張大哥。”我接通了電話,淡淡的喊了張儒一聲。

“老弟,你去西市怎麼不告訴我一聲?是不是沒把大哥當成自己人啊?” 撿我 張儒的聲音有些不悅,“我早就把你的紅利準備好了,正準備給你送去,卻收到了消息,你已經離開西鎮了!”

“我現在已經到西市了,而且屠龍給了我兩百萬的分紅,我手上暫時不缺錢。”我淡淡的笑道:“大哥不必擔心。”

“那可不行,屠龍的錢是屠龍的,我的錢是我的,別忘了,你在拳場可還有股份呢!”張儒一板一眼的說了起來,旋即,張儒話鋒一轉,又道:“老弟,你怎麼突然會去西市?是不是收到了什麼消息?”

“消息?”我愣了一下,聽張儒的口氣,倒不像是我收到了消息,而是他得到了什麼消息似的,隨即,我便脫口問道:“大哥,是不是你收到什麼消息了?”

“聽老弟的口氣,好像老弟對這幾件事還一無所知啊?”張儒有些意外,不過,張儒很快的就將語氣中所透出了一絲意外隱藏了下去,“三件事,第一件事,屠龍手下一個叫黃毛的傢伙反了,投靠了關海,因爲黃毛的弟弟和關海的女兒都被你教訓了,所以這兩個人要聯合起來收拾你!

說到這裏,張儒的語氣也變得異常氣憤,“特麼的,我張儒的兄弟他們也敢動,真是活的不耐煩了,我已經讓毒狼開始着手準備了,三天之內,我要讓關海破產,讓關家滾出西鎮!”

我有些好笑的聽着張儒憤怒的咆哮聲,看來黃毛這小子辦事能力還不錯,竟然這麼快就行動了,而且屠龍和花豹也蠻守信的,這件事竟然都沒向張儒透漏,也很好!

“大哥……”我正想將事情原原本本的說給張儒聽,可是,我突然改變了主意,不對,不能說是改變主意,應該說成將計就計,“其實事情是這樣的……”

隨後,我將我和屠龍,花豹,黃毛,關海之間的所有事情,都一五一十的說給了張儒聽。

足足過了半晌,張儒才哈哈的笑道:“老弟,你這招玩的挺陰啊,把能利用的一切外界因素全部算了進去,連我都被你們給騙過去了……”

“大哥,我這種雕蟲小技,其實根本瞞不過你,只是你因爲太氣憤,所以纔沒有察覺出其中的貓膩而已。”張儒的話還沒說完,便被我打斷了,小小的奉承了張儒一句之後,我繼續說道:“而我這次要面對的對手,頭腦也是超人一等,這種計謀,我估計瞞不了兇手多久,所以我需要大哥出手配合我……” 我和張儒最開始,的確是相互利用的關係,只不過,共同經歷了這麼多事情之後,我能感覺到,我們彼此之間都產生了一種惺惺相惜的感覺,不知不覺中,我和張儒也將相互利用的利益關係,轉變成了最初級的友誼,勉強,能算上是朋友,而不是合作伙伴。

而我奉承張儒,也是有原因的,馭人之道,可不是一味的壓制和控制,要棍棒和甜棗交替使用才行。

就比如張儒,雖然我和他已經勉強能算是朋友了,但主動權我卻始終要抓在手裏,我要讓張儒永遠欠我,欠到他還無可還的時候,那他自然就變成了我的兄弟,真正的兄弟!

果然,聽了我小小的奉承之後,張儒好像受到了無比榮耀的褒獎似的,竟然有些洋洋自得的對我說道:“老弟有什麼事就直說,做哥哥的就算不能辦,也得盡全力給老弟辦了!”

“你繼續讓毒狼準備,收拾關家,只不過,你要和關海事先通氣,讓他知道你針對他做的一切,都是假的,讓他放心……然後,你和關海聯手演一齣戲,將關海逼出西鎮,讓關還順理成章的將全部產業搬到西市來……這樣,關海就可以順理成章的進入西市,傾盡全力的爲我調查收購陰沉木的神祕財團了!”

“老弟,你的腦子裏到底裝的是什麼?思維真是敏捷無比,竟然能在短短的一瞬間想出這種將計就計的招數來,應變能力絕對堪稱頂級!”

“大哥過獎了!”我並沒有因爲張儒的誇讚而沾沾自喜,因爲張儒的誇讚對我來說,就和普通的說話聊天沒什麼區別,旋即,我繼續向張儒問道:“大哥,另外兩件事是什麼?”

“第二件事是……羅藝走了,回燕京了,你知道嗎?”

“我知道!”

“你知道就好,不過話說回來,老弟,羅藝可是才貌俱佳,文武雙全的完美女人,我不相信天下會有對羅藝不產生一點雜念的男人……老弟你可不能朝三暮四……我就不多說什麼了……對了,還有,你的那位……朋友,寧思思,我安排在如意集團工作了,待遇很優厚,一切都很好,你放心吧!”張儒一邊笑着對我說道,一邊還將“朋友”兩個字加重了幾分聲調……

不過,張儒的這番話說的吞吞吐吐,前言不搭後語,我知道,他是不好意思說的太直接,所以纔會造成這樣的效果,顯然,他誤會了我和寧思思,以及我和羅藝之間的關係了!

“關於寧思思的事情,我就先謝謝大哥了!”我暗暗的嘆了一口氣,我還能說什麼?再多的解釋,恐怕也不會讓張儒相信我和羅藝,以及我和寧思思之間,都沒事吧?

“最後一件事,是我們張家內部的事情……”張儒的聲音突然變的凝重了起來,“本來最近我也打算去西市的,因爲張誠的無能,好像引起了張家總部的不滿,我聽說,張家總部正準備派其他人過來接手西市的誠意集團,所以我想……將目標轉移到西市!”

“西鎮現在已經步入正軌了,所有的產業都在井然有序的運行着,而我,也想再次擴大勢力,爲殺回張家總部做準備!”張儒的聲音中,充滿着難以掩飾的亢奮,“我等了這麼多年,終於等到機會了……如果張家總部真的派人來替換張誠,那西市張家必然大亂,到時候,我以雷霆之勢進駐西市,吞了誠意集團,那我就有資格和張家的那些第三代繼承人們掰手腕了!”

聽了張儒的話,我略微的沉吟了片刻,旋即便道:“大哥的想法非常可行,西鎮畢竟偏安一隅,說好聽的,是張家的發跡之地,說難聽點,就是一處被遺忘的地界,守着西鎮,大哥可以做土皇帝,可卻永遠無法再進一步!”

其實,我心中打的卻是另外的算盤,張儒如果全力進軍西市,對我來說,又將是一大助力,所以,我不僅要勸張儒來西市,更要幫他在西市站穩腳跟!

“既然老弟也認可我的想法,那這件事就這麼定了,過幾天我就去西市!”張儒有些難以掩飾自身的興奮。

又與張儒閒聊了幾句之後,我們便掛斷了電話。

好不容易把張儒給送走了,我再次準備休息一下的時候,被我放在茶几上的手機,有響了!

“特麼的!有完沒完?”我有些不爽的暴起了粗口,不過,當我看到電話上顯示的聯繫人名字的時候,一切的怒火都煙消雲散了……

不是羅藝或者寧思思打來的電話,而是一個男人……黃毛!

我連忙抓起了電話,迅速的按下了接通鍵,“黃毛,什麼事?”

“小風爺,你不要說話,仔細的聽我把話說完!”電話的另一邊,傳來了黃毛的聲音,而且黃毛的聲音非常急促,不僅如此,聲音還被壓的很低,好像很趕時間,而且還怕被別人聽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