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她喜歡的明星可實在是太多了。 因為寄快遞的問題,蘇慕在樓下耽誤了比較長的時間,回來的時候凌楓有些不開心,好在蘇慕早就已經收拾好了,不用再多做些什麼,哄了幾句這事就算是過去了。

不過矛盾並沒有在這裡停下。

兩個人先去了寒山寺,雖然說蘇慕並不信仰佛教,但是她很尊重佛教的文化,儘管這些年來有些寺廟烏煙瘴氣的,路過這並不影響蘇慕欣賞。更何況蘇慕也不是去求神拜佛,她追隨的是歷史,是詩句,是意境,也不必理會這些。

這話聽起來其實有些可笑,有些時候蘇慕自己想想,都覺得她做這些,在別人眼裡可能都十分做作。或許是因為她對自己的文化很沒有底氣,畢竟她真的沒有到詩句張口就來,說起歷史來頭頭是道的地步,但是她卻是真的喜歡這些東西,喜歡的程度連她自己都覺得自己不可思議。

去過了寒山寺以後,兩個人本來想去對面的楓橋看看,雖然這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楓橋」,不過既然來了,看看景色也沒什麼,而且蘇慕之前記得在這裡還可以坐船,所以還特意把坐船這個選項挪到了這裡。

她倒是想要夜遊蘇州,可是這安排來安排去的,實在是沒有擠出來那個時間,

結果沒想到,他們來的非常不是時候,正巧遇上整修,兩個人連門都沒有進去。

凌楓本來就有些累了,看見這裡沒開,心裡就有點窩火。雖然他沒有說出來,但是他的表現,細微處都是在指責蘇慕為什麼不提前打聽好,害他們白跑一趟。

蘇慕當然心裡也不高興,

畢竟她當時在選擇它的時候,可是放棄了虎丘這個對她來說非常重要的地方,結果現在搞成這樣,她也同樣覺得很難受。而且如果不是有凌楓在這裡,她還要照顧凌楓的心情,她也不用這樣,因為如果就是她自己一個人的,可以立刻就轉身,直接就奔向虎丘,把所有的行程都一併改掉,根本不用糾結在這地方究竟是不是在檢修。

凌楓自然是不知道蘇慕心裡在想什麼的,反正此時此刻,他就想回酒店,什麼也不做,在床上躺著。可是他知道,如果他說了這樣的話出來,蘇慕肯定會生氣的,他可不想和蘇慕吵架,於是就催著蘇慕接著去別的地方。

此時的蘇慕哪裡有還想去別的地方的想法,本來就已經很心煩意亂了,這樣一弄,她想都沒想,直接就和凌楓說道:

「上午要去的地方既然關了,那就回去,下午再出來。」

凌楓聽到蘇慕說這句話的時候,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還特意和蘇慕確認了一下,確定蘇慕真的是這樣說的之後,他的心情瞬間就變得好了起來,拽著蘇慕開開心心地打車回去了酒店。

回去之後,凌楓才發現這一路以來蘇慕好像都不太對勁。這個時候他突然意識到,可能是自己剛剛的做法讓蘇慕不開心了,於是他開始主動哄起了蘇慕。

這幾乎已經是很久沒有發生過的事情了,換做之前的話,蘇慕有一丁點不對勁,凌楓就會覺得十分厭煩,然後就會把蘇慕扔到一邊,讓她自己去解決問題,等她自己把心情調整好,然後再過來找她。如果她調整不好,一定要過來和他吵架的話,不管他有理沒理,總要教訓蘇慕一頓,始終要保持自己的地位比蘇慕高上很多,就好像這樣的話,他就可以理所應當的把所有的問題都推到蘇慕的身上,不用他來負責。

這麼長時間以來,他幾乎就沒有在出現問題一開始就哄蘇慕的時候,他給出的理由自然是蘇慕怎麼哄都不會哄好,卻從來都沒有想過,他做的那些事情,怎麼可能單憑他一句「對不起,我錯了,我下次再也不會了」,就讓蘇慕原諒他呢?在那之後,蘇慕要用多少眼淚和多少個失眠的夜晚,才能讓她自己勉強接受這樣的現實。

我懷疑你喜歡我 可他竟然認為,一兩句話哄不好的蘇慕,根本就不需要哄,甚至於,連道歉用不上。

在意識到凌楓又這樣的想法和行為之後,蘇慕怎麼可能再掏心掏肺地去對待凌楓呢?

那樣的話,連她自己都沒有辦法原諒她自己呢。

所以說,當凌楓開始主動哄起了蘇慕的時候,蘇慕是真的十分意外,但是按照平常凌楓的行事風格來看,他這種行為根本堅持不了多久,只要蘇慕在這段時間內不接受他,那他肯定是要轉變態度,和以前一樣折磨蘇慕。

偶爾蘇慕想起自己被迫做出那些自己根本不想去做的那些事情的時候,更多的時候,她會覺得有些想笑。

所以當初自己怎麼會有那麼幼稚的行為呢?明明知道只要切斷所有一切的聯繫方式,最多也就煩那麼一天兩天,就能讓她徹底同這樣痛苦的日子告別,為什麼她就不肯呢?說是擔心凌楓會鬧會怎樣的,他難道不還是一個孩子嗎?一個小孩子,連經濟大權還都要握在父母的手,怎麼可能掀起什麼大風大浪呢?她只要肯堅持,肯一直反抗,最後贏的那個人肯定是她,可是她為什麼要妥協呢?又為什麼要一遍一遍地去相信,凌楓總是會長大,總是會明白這些道理呢?

根本就沒有用的不是嗎?就算凌楓懂得了這些道理,知道了怎麼去照顧人,怎麼去顧慮別人的感受,那又能怎麼樣?她不過就是那個栽樹的前人,能夠在這棵樹下面乘涼的,永遠都不會是她,那麼請問她為什麼要把自己的半條命都搭在凌楓的身上嗎?就像凌楓在之後的日子裡總說的那句話,說她不配他全心全意的喜歡,說她的存在就是為了滿足他的需要。既然他連這種話都已經可以說得出口了,而且還說得理直氣壯,完全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問題,那麼蘇慕還有任何糾正他的義務嗎?

別說沒有糾正的義務了,就連繼續在一起的必要,都沒有了。

只是那個時候蘇慕不願意放棄而已。

說句老實話,如果蘇慕的性子可以軟一點、不總去鑽牛角尖、也不去做那些無謂的堅持的話,蘇慕的生活一定會好過很多,肯定也會少吃很多苦。可惜蘇慕偏偏不願這樣去做,她的眼裡揉不得沙子,鬧過一次矛盾就會被她深深記得,就是明知道有些事情不會因為她的堅持而做出任何改變,她也想要嘗試一下。

正是因為這樣,蘇慕的日子過得比她描述的實在是要難得太多。但好在蘇慕雖然對待事物總有一種悲觀的色彩,可是也不全是如此,就比如她始終相信,以往所有讓她流淚的事情,等到很久的以後,她一定會像講故事一樣,把它們說給別人聽。

後來事實證明,她真的做到了。所以其實遇見事情的時候也真的不用那麼太悲觀,反正,這事情總有解決的一天,所有的事情也都會變好的。

回去之後兩個人本來打算在酒店多休息一會兒,但是不幸的是,剛剛躺下沒一會兒,這倆人就不約而同地餓得肚子開始咕咕叫了起來。可是相比較於外面酷熱的太陽,酒店裡的空調實在是太過誘人了,以至於他們兩個人都動了要叫外賣的念頭。

好在蘇慕還是理智的,而且接下來兩個人要去的地方還是一條小吃街,所以在床上掙扎了一會兒之後,蘇慕就拽著凌楓,直奔山塘街而去。

人人都說山塘街的夜景要比白天好看很多,就這一點,蘇慕覺得沒有什麼可比較的,燈火霓虹的映襯自然是帶著一種朦朧和迷離的美麗,而在陽光的照耀下,卻是更有一種真實的美感,更重要的是,有一種美麗,是需要人間的煙火氣所點綴的,而無論白天和黑夜,對於山塘街來說,來往穿梭著的人們,才應該是一副美景中,最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儘管最近幾年,有些地方,確實也是不盡人意。

話說回來,其實才兩年沒見,山塘街的變化也挺大的。蘇慕還記得自己第一次來的時候,這裡還有一家水煎包,特別好吃,本來這次還打算帶凌楓一起來的,結果等到了地方的時候,就發現這家店已經不見了。l於是蘇慕不得不感嘆了一下,果然這點不好,如果她要是一直在這裡的話,就不會發生這樣的情況了。

雖然說再度出師不利,但是好在在山塘街上不會出現拿著錢還畫不出去的場景,所以蘇慕就一邊拿著手機找哪家的好評多,然後再讓凌楓決定去哪家。

凌楓對這裡完全不熟悉,所以他只能靠蘇慕指路。基本上就是蘇慕讓他去哪裡,他就去哪裡,一點兒也不敢有什麼反駁的話,可是他也清楚蘇慕不認路這個缺點,所以當蘇慕拿出百度地圖的時候,凌楓就已經絕望的做好了準備。

好傢夥,原來這都是現學現賣的,所以他們要是會走丟的話,那還真不是稀奇古怪的事情了。

不過現實並沒有凌楓想得那樣誇張,好在值得慶幸的是山塘街說白了其實就是一整條馬路貫穿始終的,就只有左右分開而已,並沒有那麼多岔路,所以蘇慕也還算是走得很讓人放心,也沒出什麼紕漏。可是他們兩個一家網紅店一家網紅店地找過去,好像並沒有什麼符合他們情況的小吃。於是等走到最裡面的時候,凌楓實在是走不動了,就隨手選了一張麵館走了進去。

蘇慕對麵食沒有什麼可挑剔的地方,但是當她看到牆上擺著的關於麵條的價格的展示板的時候,她驚得下巴差點掉了起來。

天吶,四塊錢一碗的陽春麵,她是真的沒有看錯吧?

這未免實在是有些太過神奇了,雖然蘇慕知道麵食一般都賣得會相對便宜一點,比如說她喜歡吃的板面就七塊錢一碗,而如果換成同等分量的麻辣燙的話,它可能需要更多的錢。然而在這裡,對,沒錯,就在這家店裡,蘇慕竟然發現了四塊錢一碗的陽春麵,這也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當凌楓看到這個價格展示板的時候,就知道蘇慕會想什麼了,所以在點餐的時候他想都沒想,根本也沒問蘇慕的意見,就把兩個人的餐品點完了。

蘇慕還原本還有些著急,怕凌楓不知道她要吃這武俠小說中最常出現的陽春麵,一直等到她看到收據的時候,發現上面已經點了之後,她才放下心來。

接下來的時間裡,或許是因為吃到了這麼便宜的東西,蘇慕覺得自己很賺,所以一直到吃晚飯的時候,蘇慕整個人都顯得特別的興奮。

這當然是一件好事,誰不希望自己出來玩的時候,每天都是笑呵呵的呢。可是當凌楓看到蘇慕碗里剩下的東西的時候,他的眉頭又不自覺的皺了起來。

雖說這4塊錢一碗的陽春麵十分樸素,但是,這不僅吃起來好吃,分量還是足足的。蘇慕那碗里的面就好像根本沒有人動過一樣,來的時候是什麼樣,它現在還保持在什麼高度,於是凌楓就忍不住叭蘇慕抱了回來。

「一天到晚的嚷著減肥,可是自己又不按時吃飯,不好好吃飯,就這你能長胖就怪了。你自己看看,你這一碗面吃了多少啊才,怎麼,四塊錢一碗的你吃這麼少就不心疼錢了嗎?」

「你還好意思說呢,你本來也不胖好嗎?而且如果不是你拽著我來的話,我中午就吃外賣了,怎麼可能來吃這些東西呢?」

「你說你怎麼就不知道節省啊?一天天就知道吃外賣,在家的時候,你家裡有那麼多人,你就讓你家裡人帶給你不就好了嗎?」

凌楓這麼說,當然是好的,蘇慕也非常願意,畢竟這樣既省錢又能吃到家裡的飯,乾淨又衛生,可是現實生活就是,你沒有辦法在享受這樣的同時又選擇另一項優待,所以蘇慕也就沒有什麼機會能帶飯。。 吃過飯以後,兩個人就漫無目的地又順著原路走了回去。

八月的蘇州,午後火辣的太陽隔著傘都幾乎把他們這兩個北方孩子烤化了。蘇慕腦海中對於飯後漫步於古巷的美好憧憬,也因此打了對摺。不過路過以前來蘇州時看過的地方,她還是很有興緻地給凌楓講了起來。

說起來,山塘街給蘇慕留下的最大的印象,還真不是這次沒吃到的水煎包和沒喝到的綠豆湯,而是那出《牡丹亭·驚夢》。

之前蘇慕對這種類型的文化基本上沒有任何興趣,而當時會買票,也完全是因為自己剛從船上下來,還不想回去,又不知道去哪裡,才買了票。

畢竟吳儂軟語蘇慕是真的聽不懂,而且她也從來沒有接觸過戲劇,所以來聽這個,基本上就是為了打發時間。可令蘇慕沒有想到的是,從聽完這一出開始,她竟然對各類戲劇有了興趣。

實在是太過於驚艷了。

雖然全程蘇慕都需要看字幕才能知道唱的究竟是什麼詞,但是當蘇慕聽過一點之後,她完全已經不會去在意詞是什麼了,演員的一顰一笑、一舉一動,落在她的眼睛里,就已經抵得上千言萬語了。所有那些描述性的語句在此時此刻全都失去了意義,好像演員本身站在那裡,就已經道出了整個故事。

蘇慕沒有辦法用專業的術語或者是標準去評價這些演員的唱功和表演,但是對她來說,就她所看到的這一切,就已經足夠她震撼了。她第一次發覺原來戲曲的感染力是如此的強大,以至於等到演員謝幕的時候,蘇慕還當成是中場休息,還迫不及待地想要繼續看下去。

如此意猶未盡之感,蘇慕以往在看其他舞台表演的時候,是從來都沒有過的。而每到這種時候,蘇慕就會覺得自己真的是特別沒有文化,因為除了「好看」「傳神」這類詞語,她都找不出來其他什麼更加生動形象的語句去形容這種表演帶給她的震撼。於是蘇慕緊接著又開始羨慕起古代的那些文人,他們的才華好像江河之水一樣取之不竭,總可以在最恰當的時候用最簡潔、最貼切的語句,表達出他們眼前看到的、心裡想到的,還可以讓人拍案叫絕。蘇慕做夢都希望自己能夠變成這樣,只不過,也就僅限於做夢了。

畢竟這東西需要天賦,像她這種後天硬生生養成的,基本上是拿不到成就了,所以蘇慕一直都很有自知之明,也沒有太較真這種事情。

而且從這時候開始,蘇慕就開始轉變了對這些戲曲的態度,偶爾也會聽上一聽,甚至還會給人家推薦。這一次本來蘇慕也想帶著凌楓來看的,但是一是因為時間太晚了,他們晚上還有別的安排,二是她覺得凌楓是不會喜歡這種東西的,帶他來他欣賞不了不說,還有可能會影響到她的心情,所以她就果斷選擇了放棄,寧可自己也不看。

不過話說回來,她有的時候也覺得,或許凌楓不喜歡這些的原因和她以前一樣,就是沒有到年紀,理解不了這其中的含義和韻味,可能等到凌楓到她這個年紀的時候,他也會有這樣的感覺,只不過這一等恐怕還需要等好久的時間。

走到最開始的起點的時候,蘇慕還在想要不要去白居易紀念苑看看。不過想著反正這一路上他們錯過的東西已經很多了,而且凌楓明顯看起來有些累,也不願意走了,所以蘇慕根本就沒提這個事情,只回頭遠遠望了那個地方一眼。

說起來其實還算是有那麼一點遺憾的,因為上次來的時候她也沒有去到這個地方,本來打算這次來的。不過換個角度想想,有點遺憾也還是蠻好的,因為這樣的話,她就有下次再來的動力了。

算起來在這三年的時間裡,蘇慕也去過了很多的地方,如果要她做選擇的話,那麼她一定會選擇留在蘇州生活,蘇州對於她來說,絕對是最適合她的存在。如果以後有機會的話,她真的很想留在這裡工作,然後一點一點去欣賞它的美麗。

也有很多人說過,蘇慕的性格好像更像是江南女子一樣,溫柔且婉轉,透著文雅和單純。然而蘇慕自己心裡實在是再清楚不過,這些詞語和她完全沾不上邊,她內心深處所隱藏的性格,甚至可以說得上是完全相反。

到蘇慕從來沒有解釋過一句。

有些東西是沒有必要解釋的,因為無論說多少,有的人也不會去相信。現實就是最好的解釋,更何況有的人,只是一個擦肩而過的路人,何必浪費時間。

蘇慕以前一直不懂這個道理,總是不停地想要維護好她在每一個人眼裡的形象,所以她活得很累,也比她自己以為地還要虛偽。

如果不是後來她和凌楓之間出現了這些問題,蘇慕到現在也不會理解這些道理。所以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凌楓也算是幫助蘇慕改變了很多她以前改不掉的毛病,同時也幫她認清了很多以前她沒有認清的道理。

所以其實成長就是一個不間斷地過程,從出生到死亡,這件事情都沒有停止過,只是有些人執拗,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自己止步不前不說,還要指責別人。

因為一路走過來實在是太熱了的緣故,所以凌楓在看到路邊的甜品店的時候,他就向蘇慕投來了渴望的目光。蘇慕一開始還真沒在意這個甜品店,她就看到旁邊的星巴克了,於是兩個人達成了友好的協議,先和蘇慕去星巴克,然後再和凌楓去甜品店。

等到涼快了一會兒,眼見著時間還早,外面還太熱,兩個人就在店裡查好了回去的路線圖,確定了地鐵口的位置,決定先回去。就在剛出甜品店的時候,凌楓看到了一群蹬那種敞篷三輪車的老大爺,於是他在路過的時候一直猶豫,最後在馬上要錯過他們的時候,小心翼翼地問了蘇慕一句,能不能坐這個去地鐵口。

兩個地方間距確實也不算是短,走過去也要花些時間,難得凌楓肯主動偷一下懶,蘇慕當然會支持,所以她二話沒說,就和凌楓一起挑了輛車坐下。

路上兩個人一直都在盯著老大爺的背影,看得出來,老大爺其實是有點吃力的,上坡的時候,他站起來蹬都蹬不動,只能下來推車,凌楓覺得心裡有些過意不去,想要下車,結果老大爺發現了他的意圖,就讓他老老實實地坐在車裡,不用下來幫忙。

這一過程蘇慕沒有說話,也沒有動過,凌楓覺得十分奇怪。等到兩個人回到酒店的時候,凌楓沒忍住,提到了這件事情,蘇慕一點沒有在意,語氣態度都很平常地和凌楓解釋說:

「三百六十行,每一行都需要有人去承擔相應的工作,他既然選擇了用自己的雙手掙錢,那我就應該尊重他的選擇。我能做的,是在我有需要的時候把工作的機會給他,而在他進行他的工作的時候,我需要做的,就是不給他添多餘的麻煩,讓他順順噹噹把工作做完。有的時候同情心是很多餘的一樣東西,有些人也不需要同情。 一婚二寵,神秘總裁的蜜戀情人 你想要尊重他,想要尊重他的工作,就應該讓他像其他人一樣,正常的工作,而不是因為他是老人,或者他是從事這種服務行業的人,而對他產生任何歧視,和沒有必要有的同情。」

「有的人可能會倚老賣老,那這根本不需要同情,可有的人需要自尊,也不能隨意同情。」

蘇慕說的這番話,凌楓其實有很多都覺得沒有什麼道理,甚至道理都說不通,但是他並不想在這種時候和蘇慕吵架,所以他就當作他沒有聽見一樣。蘇慕也懶得去管凌楓究竟有沒有把她的話放在心上,因為這些道理就算她不說,凌楓以後也會經歷。

聽了或許能少受一點打擊,不聽,反正大家都會有這樣的經歷。

道理這東西,大多是經歷過才會有深刻體會的,沒有經歷,道理說了也沒有用。但這種事情就好像是在上課前做預習一樣,看了可能學起來的時候就會覺得很輕鬆,不看吧,雖然吃力,但反覆幾次也能懂,可是懂吧,一時半會還有可能用不上。

當然,有些道理用不上是一件好事。

回去的路上,凌楓就不停地喝著蘇慕的飲料,完全忘記了,最開始他說這東西不好喝時候的嘴角。蘇慕十分嫌棄地想要從他手上把飲料搶回來,奈何她既沒有他高,也沒有他有勁兒,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凌楓把她的飲料據為己有。

話說回來,凌楓對她的東西好像一直都特別感興趣,她的頭繩,鏡子,還有好多好多的小玩意兒,常年都留在凌楓的衣服口袋裡。以至於有段時間他就好像蘇慕的百寶箱一樣,不管她有什麼需要,他都能滿足。

仔細想想的話,好像蘇慕他們在這個年紀的時候也會這樣,會對自己喜歡的人的小玩意兒都特別留意。借的橡皮對方說不用還了就小心翼翼地收藏起來,被借過的筆都捨不得再用,穿對方的校服一定要找借口洗一次,然後留下和自己身上一樣的味道……諸如此類的事情好像都是很平常的事情,大家似乎都在因為這種小事而覺得特別開心幸福。雖然現在還是一樣對美好的愛情充滿期待,但是這種感覺,卻好像怎麼都找不到了。所以說,學生時代的感情是最單純的,這也不無道理,畢竟那個時候的人也單純,換成現在,想要單純的喜歡一個人,那簡直就是奇迹了。

回去小睡了一會兒之後,蘇慕幾乎是被餓醒的,因為她本來就吃得少,還吃的麵條,沒一會兒就都消化了,正巧凌楓在這個時候也醒了,所以兩個人也沒管現在是什麼時候,就立刻起床去了計劃好的桃花源記。

去之前蘇慕在路上碰見了甜品店,對於這種東西向來都沒有抵抗力的她和凌楓一拍即合,買了一杯楊枝甘露來嘗嘗。結果因為太好喝的緣故,蘇慕一直都停不下來,如果不是旁邊有凌楓攔著,估計這晚飯蘇慕也就不用吃了,光喝這個就喝飽了。

或許是因為還不是飯點,所以還沒有到排大隊的地步,兩個人等了沒一會兒就有地方坐了。兩個人在服務生的帶領下找到位置之後,就開始研究起菜單,很快就點了一大堆吃的。

大部分其實都是蘇慕點的,她也知道很有可能會吃不了,但是這些菜錯過了可能就再也吃不著了,所以蘇慕狠了狠心,就都點了。這一次凌楓倒是非常聽話,沒有阻止,這反倒讓蘇慕覺得有些心虛。

好嘛,怕不是到時候要是蘇慕吃不了他會借口硬讓她吃完吧?

想到這裡,蘇慕就更加害怕了起來。 惡魔總裁的業餘嬌妻 而凌楓好想知道她在擔心什麼一樣,直接和她說道:

「好不容易來吃一次,好好的多吃一點總是說好的。」

當凌楓說完這句話的時候,蘇慕不知道為什麼覺得特別高興。然而這種高興並沒有持續多久,等到她的餛飩端上來的時候,她整個人就差點崩潰。

這餛飩的餡她實在是接受無能。

凌楓覺得很可惜,但是這倆人都不吃這個餡兒的,他也是實在沒有辦法了。不過這個餛飩沒有過關,但是湯卻是特別的好喝,蘇慕感覺這一盅根本就不夠她喝的,要不是之前喝了太多的楊枝甘露,就這個小東西她都能喝個兩三盅。

喝飽了以後,兩個人又開始漫步在大街上,蘇慕一邊走還一邊抱著楊枝甘露不放,偶爾還要喝上一口,根本就不像是吃撐了走不動路的樣子。凌楓覺得有點好笑,想要從蘇慕的手上把飲料拿回來,誰道蘇慕根本就不想鬆手,凌楓要是硬搶,她都恨不得上去咬他一口。 吃過飯之後,兩個人在大街上散著步,就好像上了年紀的老夫老妻一樣,總有一種很安定又很幸福的感覺。

以往蘇慕更加喜歡沉溺於一種激進的生活態度,她喜歡在把自己的生活過得平凡的同時,增加一种放肆和熱烈。所以儘管她的工作普通,但是她的生活里總是有各種各樣的新鮮玩意兒出現。

也有很多人曾經羨慕過蘇慕的生活,蘇慕知道,這種羨慕也不過都是嘴上說說。因為如果他們真的肯放下手機、換一种放松方式的話,她所做的這些大部分人都可以做到,也沒有什麼可羨慕的。

但是現在的人啊,怎麼可能真的脫離開手機呢。蘇慕自己有的時候都控制不住,怎麼可能還好意思說別人。

至於安定,蘇慕從來沒有想過,這個詞會出現在現在的她身上。雖然她不喜歡對她的未來做任何規劃,但是大致的目標總還是有的,她一直覺得自己這種瘋狂的狀態會保持到她三十歲的時候,等到三十歲,她再考慮安定下來。可是就在剛剛,凌楓牽著她的手,伴著晚霞走在人群當中的時候,她突然覺得,好像這樣和他一起生活,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她有那麼一瞬間忘記了他們兩個人之間那些痛苦的回憶,也忘記了她想要離開他的決心,甚至有些期待,時間能夠停留在這一刻,越久越好。

很快,這一條街就逛完了,凌楓在之前蘇慕看東西的時候就已經查好了去誠品書店的路線,等到走到道路的盡頭,蘇慕提出要去這裡的時候,凌楓阻止了她想要打開百度地圖的想法和動作,直接帶著她按照之前他查好的路線開始往地鐵口走。

不得不說,有那麼一瞬間,蘇慕突然覺得,自己身邊有個人也挺不錯的,至少對於她這個看著地圖都能走反的人來說,有一個能避免她少走彎路的男朋友,實在是挽救了她不少的時間和體力。

關於她路痴這一點,凌楓實在是佩服的不行,而且他不止是佩服她看著地圖都能走反,還佩服她在路上的時候根本就不動腦子。最有力的一個證明就是有一次他們兩個約好了要在哪裡見面,但是蘇慕遲到了,凌楓就想著讓她在原地等著,他來接她。等他問蘇慕在哪裡的時候,蘇慕非常誠實地說了一句她在車上,讓她說一下在哪條路上的時候,她根本就不知道不說,還在他問周圍有什麼標誌性建築物的時候,她說了一句,有樹。

這絕對是只可能在電視和小說中出現的情節了,如果不是親身經歷,凌楓一直都覺得這些都是杜撰和誇大其詞。他著實沒有想到,自己的女朋友竟然就是個典型例子,甚至於比典型還典型,連小說都不敢像她這麼寫。

這幾乎就是她最大的弱點了,除此之外,她所有的缺點幾乎都在他的勸說下有了改變。他當然也試圖教過她,可是無論怎樣,蘇慕好像都接受不了,就算是他說的話她都理解,在出問題的時候,她依舊還是老樣子,一點變化都沒有。

於是凌楓就特別好奇地問了她一句,她以前地理學的怎麼樣。

說起這個的時候,蘇慕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後告訴凌楓,如果不是因為地理總是不及格,她當初也不會在考上理科實驗班之後,那麼堅定地選擇了理科。

畢竟最開始她報的學校就是主攻文科的,她也是一心想要學文的,如果不是因為地理對她來說真的能要了她的命的話,她也不會臨時轉去學理,然後在這條不歸路上一路向前。

雖然她的理科其實也挺差的。

然後誰也沒有想到,她在最後還是選擇了和文字有關的職業。

有的時候蘇慕想想自己在上學時期做的這些人生選擇題,實在是有些曲折複雜。也曾經有人說過蘇慕這樣做是對自己的不負責任,但對此蘇慕一點感覺都沒有。或許是因為她像凌楓一樣,也沒到年紀去認識和接受這些道理,也或許是因為,她從根本上就始終覺得,她存在的意義,就是為了及時行樂。

但在很久之前,蘇慕就已經不再和別人爭論這些事情了。

這也是蘇慕在踏入社會兩年才改過來的習慣,在此之前,蘇慕不止固執,還會試圖讓別人贊同自己的觀點。她始終認為自己的堅持是對的,但在後來她才發現,對或錯其實沒那麼重要,更沒有那麼絕對,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想法,外人是很難左右的,而每件事不同的處理方法,也會得到不同的結果,同樣也會產生不同的影響。這種影響也是很難去判斷對錯的,所以如果觀點不合完全可以不做來往,沒有必要去爭論那些。

所以蘇慕在聽到有人說她怎樣的時候,她幾乎很少去計較,說得中肯一點的,她會回以微笑,不中肯的、難聽的,她就當是跳樑小丑在表演了。

畢竟她的人生是握在她自己手裡的,好了壞了,她都能接受,也不用別人評價。

畢竟一輩子已經很困難了,自己一家人都管不過來,何必再去管外人呢。

按照凌楓的記憶,兩個人順利走到了地鐵站。

蘇慕全程基本上都是目瞪口呆地跟著凌楓走的,她是真的沒有想到,這左拐右拐的地形,凌楓不看地圖居然能記得這麼清楚。她突然感覺自己好像確實是有點傻,但這種想法,她絕對不可能表現出來。不然的話,凌楓以後肯定會嘲笑她的。

按照蘇慕原本的想法,其實她是想要夜遊金雞湖的,但是早上出來得太晚,下午又回了酒店,所以這項活動只能就此擱淺。

上次她的這個想法就沒有實現,這次依舊沒有,好在誠品書店這個選項沒有被放棄,這還讓她勉強平衡了一些。

話說回來,如果說蘇慕想要做什麼的話,那她最大的想法,就是開一家書吧了,如果她這個想法不切實際的話,那開一家小小的文具店,她就十分滿足了。誠品書店真的是她最理想的店鋪了,不過她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沒有可能達到這種高度,所以每次來她都要到誠品書店去逛逛,就算是什麼都不買,她也很開心,很滿足了。

再加上蘇慕本身就很喜歡這些東西,所以進去之後,蘇慕就好像是那個第一次進大觀園的劉姥姥一樣,左瞧右看,哪都想走上一遍,看見什麼新奇的小玩意兒她都想要。

凌楓雖然對這些東西也挺感興趣的,但是也沒有蘇慕表現得這麼誇張,有的時候他看著她也覺得很無奈,實在是懷疑自己的這個女朋友,是不是真的有二十八歲這麼大的年紀。

不是凌楓誇張,蘇慕有的時候表現出來的態度和想法,真的完全和他想象中的二十八歲的樣子不一樣。他以為的二十八歲,是成熟和穩重,可是蘇慕哪裡有一點成熟的樣子,不過就是自以為是的成熟罷了。她就像個小孩子一樣,幾乎快要生活不能自理了,這樣也就算了,就當是她從小被嬌生慣養著,不用自己照顧自己,可是她竟然在為人處事上還會出現問題,這未免就有些說不過去了吧?

這種情況已經發生過不止一次了,別說蘇慕和他之間相處會經常出現問題,就是平常和顧客還有同事相處,她也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甚至於可以說,除了家裡人之外,她和誰相處都總是要出現那麼點問題和紕漏,難道這樣還是他們這些人的錯嗎?和她接觸的所有人都會出現問題,那這難道不是她的問題嗎?她為什麼就總是覺得不是她的錯呢?他可以忍受她,不代表所有人都能忍受她,為什麼這一點她永遠都不明白呢?

凌楓一直都搞不清楚這一點,他也試圖和蘇慕說過這些問題,可是蘇慕從來都不願意接受他的意見,她總是有理由去反駁他,到最後又總是擺出一副受害者的樣子,哭著職責他,把所有的問題都推到他的身上。

有些錯誤他認,因為他知道,那就是他錯了,他無法反駁,但是他認錯不代表所有的問題都是出在他的身上的,很多時候他就只是單純的希望她不要再吵了,他是真的被她搞得心裡很煩。

蘇慕肯定不知道,凌楓其實已經在心裡想過八百次要和她分手了。而他一直沒說的原因,不是因為他有多捨不得她,而是他捨不得她對他的那些好。畢竟蘇慕之前表現出來的那些,確實沒有任何人能夠做到,想找到一個對他這樣好的女孩子,一時半刻還真的有點困難。

與其重新開始一段感情,倒不如就先這樣湊合著,雖然總是吵架,但也總比重新培養感情強。

再說了,他對蘇慕也是一見鍾情的,想要再讓他這樣動一次感情,怕是很長時間都不會再有了吧。

雖然蘇慕進到這家書店之後就不想往外走,但是因為凌楓也還算是感興趣的緣故,所以兩個人也還算是逛得很和諧,凌楓也沒急著要走,而且當蘇慕說她想買一支沾水鋼筆的時候,他也沒有反對,這就讓蘇慕高興了很長時間。

看著蘇慕拿著筆桿開心得蹦蹦跳跳地樣子,凌楓腦袋裡突然想起了「幼稚」這個詞,然後第一次竟然冒出了一種很厭惡的感覺。

凌楓被他自己的這種想法嚇了一跳。

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他竟然會對蘇慕產生一種赤裸裸地、完全不加一點掩飾的厭惡。這在以前真的是完全沒有發生過的狀況,他一直覺得自己是喜歡蘇慕的,每次蘇慕說他不耐煩的時候,他都是聽聽就算了,根本就沒在意過,直到這一刻,凌楓好像一下就明白了蘇慕當時的感受。

他突然開始有些害怕,害怕蘇慕說的都是真的,如果他真的對蘇慕產生了這種厭噁心理,那他們兩個人以後要怎麼辦呢?難道真的要分手嗎?他說不想分手的話,蘇慕會信嗎?他自己又會信嗎?

凌楓突然之間就沒了答案。

好在這種問題並沒有影響到凌楓多久,很快,他的注意力就被轉移到了書本上。

他是禁止蘇慕買書的,因為蘇慕的書實在是太多了,她根本就看不過來,買書對她來說根本就沒有任何作用,只能留著當擺設。蘇慕聽過之後也沒有太過堅持,說不買也就不買了。而讓她沒想到的是,凌楓竟然在這裡停了下來,左挑右選地,想要買兩本書回去看。

雖然凌楓也不算是第一次買書了,但是這一次,他是真的看得特別認真,蘇慕見他這個樣子,也不好意思讓他別買。

畢竟兩個人是在外面玩的,斷了他的興緻總是不好。而且他想看就讓他看好了,這樣他也不用去看那些無聊的女人在視頻里打擦邊球了。

這樣算起來,也還是很划算的。

最後,在兩個人的共同努力下,給凌楓選了兩本書。恰巧蘇慕對這兩本書也都比較感興趣,還想著等凌楓看完可以借給她看看。不過後來她發現自己想得有點太多了,因為這書凌楓根本也沒翻幾頁,就一直放在了她這裡,而她,更是沒翻幾頁,幾乎就是在等著它在那裡接灰。

說實話,蘇慕對日本的文化,真的是沒有什麼興趣,就算是有,熱度也就只能保持那麼一會兒,等這一陣過去了,她也和凌楓一樣,東西就丟在一旁,如果運氣不好一點的話,那這書大概一輩子都不會被蘇慕再翻一次了。

說起來,其實還是因為蘇慕對日本文化不感興趣。蘇慕自己也說不出來究竟是怎麼回事,已經有無數人和她推薦過日本作者寫的書了,可是她看的作品真的特別少,甚至很少有能看全的。有很多次蘇慕都強迫自己想讓自己多看一點,哪怕就當是完成任務,可即便是這樣,她也看不下去。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那本《菊與刀》了,那幾乎是無數人都和蘇慕推薦過的一本書,蘇慕剛買下來的時候,也覺得自己肯定能看,可事實卻是,在兩年的時間裡,蘇慕拿起它的次數連十次都沒有,而且每次都是翻了那前幾頁,就選擇放棄。

她是真的盡了力,可這書她就是不感興趣。她知道這本書肯定是寫的好的,不然不可能有那麼多人推薦。然而這並不代表這就複合她的閱讀習慣,或許是她本身就不適合讀這些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