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你不是經常可以見到的嗎?初代的遺物。」

嗯,因為是活著的,也許不應該叫做遺物吧!

「啊?」

今泉影狼猛地抬起頭來,無比驚訝的望住了我。

「就是博麗神社代代相傳的寶物。」

言盡於此,剩下來的就要由她本人來思考了。

少女的眼神剛開始還充滿了迷惘,後來就漸漸變得充滿了光彩。

對哦,她怎麼把那個傢伙給忘記了的呢?那個比她還要長時間陪伴在初代身邊的混蛋。

「不過,她大概不會同意那樣做的吧!」

我托著腮,饒有興趣地看向了她。

雖說那傢伙也同樣無比期待能夠再一次見到初代巫女,但卻絕對不會願意聽從她的命令的。

「假如不願意的話……」

今泉影狼的眼神當即冷了下來,就跟冬天的雨一樣。

「那我就用武力讓她屈服。」


「呵呵。」

見到鬥志昂然的狼人少女,我忍不住微微一笑。

似乎,又有好戲看了呢!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女孩坐在了一個巨大的紙箱上面,嘴裡含著一根不知道從何處找到的糖果。因為找到這個,她顯得很開心的樣子,兩隻小腳丫交疊擊打著身下的箱子,發出了十分有規律的「嗵嗵」聲。

「冥夢,別光顧著吃了,快來幫忙啊!」

巫女停下手中的工作,雙手叉腰,沒好氣的對她說道。

明明自己兩個已經忙得不可開交了,這傢伙居然還如此悠閑,看著就叫人生氣。

「不要,太重了,我搬不動。」

冥夢把頭扭到了一邊去,這麼辛苦的工作,她才不願意做呢!

「我又沒有叫你去搬,你只要用你的能力,把東西都轉移到廚房中去就可以啦!」

操控間隙的能力偶爾也是能派上用場的,這時候不好好利用一下就太浪費了。

「如果不幫忙的話,等下的火鍋就沒你的份哦!」

「咕!」

這個問題的確非常嚴重。即使靈夢只是嘴上說一下,到時候並非真的不會給東西她吃,然而果然不出點力是不行的呢!

「我知道啦!」

放在靈夢面前的紙箱之下忽然裂開,出現了一道幽暗的縫隙,那個箱子當即掉進到裡面去了。

只是,這條裂隙似乎開得稍微大過頭了,甚至一直延伸到了巫女的腳下。

毫無疑問的,她也跟著落到了裡面去。

好在靈夢反應還算敏捷,危急之際,她猛地伸出雙手撐住了地板,沒有讓自己完全掉入到間隙當中。

「混蛋,不要把我也轉到其他地方去啊!」

在神玉的幫助下,少女好不容易才爬了出來,最後也已經是累得氣喘吁吁的了。

「可惡,你這傢伙是存心想要找茬的吧?」

靈夢氣得牙痒痒的,若要說對方不是故意那樣子作弄自己的,鬼才相信呢!

冥夢把棒棒糖塞入口中,沒有回答她的問話。

「我看你是皮癢了……」

巫女立刻想要上前去教訓一下這個傲慢的小鬼,然而卻被神玉拉住了。

「好了好了,反正她也同意幫忙了的,這點小事就不要斤斤計較了吧!」

講了一通,神玉才總算讓對方冷靜了下來。

「就這樣保持著,不要把它收起來哦!」

她仰起頭,對女孩說道。

「知道了。」

冥夢嘴巴動了幾下,發出了含糊不清的話語。

見靈夢依然是一副忿忿不平的樣子,神玉乾脆強硬的將她拉走了。兩人一起合力,把許多種等會兒可能用到的食材都放進到那個間隙裡頭去。

眼看著差不多要做完了,放在旁邊的那個,魔理沙所留下來的魔法瓶內發出的光芒卻逐漸黯淡了下來。片刻之間,雜物室又重新變得極度昏暗了。

「啊,不好。」

藉助微弱的光亮,靈夢快速拿到了那個玻璃瓶子。

回想了一下魔理沙當初的做法,她也學著將瓶子用力上下搖晃了幾下。

如她所想的,魔法瓶再一次煥發出光明來。可是看它的樣子,估計是支撐不了多長時間了的。

「切,那傢伙做的東西果然不可靠。」

少女不由得撇了撇嘴,好在東西也基本搬完,已經不需要用到這玩意了。

「好了,我們趕緊走吧!」

趁著魔法瓶內的光還剩下那麼一點點,她打算快點離開這裡。

「冥夢你還呆在上面幹嘛?想一個人留在這裡嗎?」

「啊,等等我。」

等三人出到外面去的時候,瓶中發出的光芒恰好完全消失了。

「好冷!」

剛才在密封的倉庫內沒有覺得,一出來,陣陣的寒風立刻讓靈夢她們渾身發抖了。尤其是神玉,連脖子都縮了起來。

回到客廳中,幾人立刻鑽進到被爐裡頭去。

「嗚哇,這種天氣還要工作,實在叫人受不了啊!」

將雙手雙腳都放入到被爐之內,巫女趴在桌子上,發出了不滿的感嘆。

「嘛……沒辦法,畢竟我們可請不起女僕。」

也沒有可以隨便供你差遣的人,所以做什麼事都必須親力親為才行。

「真不想做誒!」

等下洗米洗菜的時候,還要跟冰冷的水打交道呢!光是想到這一點就不禁叫人產生準備退縮的心理了。


乾脆不吃算了。

就這樣休息了大概十來分鐘。

「行了,我們也去做一下準備吧!」


要是魔理沙來到卻發現她們什麼都沒有做,絕對會啰嗦個不停的。

「嗯,再等一下。」

暖洋洋的被爐,讓神玉都不願意動彈了。她一個側身,乾脆躺了下來。

「嗚,感覺好舒服……」

至於另一邊的冥夢,早已經整個人都鑽到被爐里去了,只把頭部露在了外邊。


「喂,別睡了呀!」

靈夢喊了幾聲,可是兩人都沒有反應。

「真是的。」

這個也是,那個也是,全都是靠不住的。

不管那麼多了,既然她們不想干,自己也不會一個人去忙活的。

有什麼問題等魔理沙回來了再解決。

安下心來,巫女將茶壺拉到了自己身前,倒了滿滿的一杯。

將其捧起來,感受著雙掌之間傳來的溫熱,她無比愜意的嘆了口氣。

「好茶!」

「打擾了。」

正在感慨著,卧室的房門卻突然打開,一個人從裡面走了出來。

「噗……」

才進口沒多久的茶水,一下子全部被噴出來了。

「咳咳咳,你……你怎麼會從我房間裡面出來的?」

靈夢擦去嘴角的水珠,瞪大雙眼向對方問道。

男人還來不及回答,一道虛影從被爐底下閃電般躥出,撲到了他的身上去。

之前以為已經睡著了的冥夢,這時候像只樹袋熊一般掛在了他的身上。

「傳送出了一點小小的失誤呢!」

我單手將女孩抱了起來,回答道。

跨空間的魔法傳送果然比同一空間的傳送要困難多了啊!輸出點的坐標總是沒辦法完全確定得了。就像這一次,我本來是把出現的地點設置在外邊的走道上的,結果卻跑到了人家的寢室中去。

看樣子今後還要對此進行更深一步的修正才行。

「不是這個問題啊!」

靈夢將桌子拍得梆梆響,顯示出此刻她的內心有多麼不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