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慶鄭而重之的將相片收好,能夠讓對方如此看重的人,實力定然也非同一般。

“好了,就這樣吧。我走了,你也抓緊時間修煉。”

話落,古墨梅腳下玄能一動,整個人凌空拔起。

眼見對方離開,林慶心底隱隱約約覺的,這一別,恐怕是再也難以相見。不由張口道:“師父,多謝了。”

古墨梅頓了頓,衝林慶笑着點了點頭,笑容中滿是欣慰,眨眼間就消失在了天際。

林慶又自站了一會,這才連忙追上林筱柔。

林筱柔轉頭看了一眼,問道:“走了?”

林慶點頭道:“嗯,走了。”

“這位前輩,恐怕是我見過最強的一個人了。”

林筱柔嘆了一口氣道,“就算是我爺爺,也未必就強過她。”

林慶問道:“你有感覺出古婆婆的實力嗎?反正我是什麼都感覺不到。”

林筱柔搖頭道:“層次太高了,我也沒有判斷不出。不過,她應該就是制衡慕容家不敢向你動手的人吧。”

林慶想到之前的對話,點頭道:“應該是吧,反正我之前是不清楚,現在纔算是明白了一些。不過,古婆婆和我說,她就快要離開這個世界了。”

林筱柔一愣,嘆了口氣道:“世間之人,不管貧窮富有,武功高低,權勢通天,最終都難逃一個‘死’字。”


林慶表示贊同,自也不必問林筱柔是否認識對方,這其實已經不重要了。

路上,林筱柔又把宋彪告訴他的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兩人當下也沒有什麼事情可做。現在回去睡覺的話,未免有些太晚了。索性直接在之前構想的範圍內,開始尋找的確切位置。

兩人對感知的範圍,都是極廣,所以,很是乾脆的利用了地毯式搜索。只要舞影在附近,就一定找的到。更何況,之前被他們劫走的幾人可也都是實力不俗的異能者,自然更容易被兩人發現。

婚前有軌:神秘老公你輕點 ,晃晃蕩蕩。兩人是輪流查探,累了就在附近找個地方休息一下,恢復一下精神能量。林筱柔不比林慶,作爲一個精神系異能者中的天才,她精神能量的龐大,完全超出了林慶的想象。

過程中,林筱柔還向林慶指導了一下關於‘精神感知’的運用。林慶也因此才知道,原來並不需要大範圍的籠罩精神能量,只是感知的話,只需要消耗很少的精神能量便足夠了。

眼見天色開始呈現灰白色,一些早餐店,都已經開門的時候。林慶兩人的心底,便開始焦急起來。便在此刻,林慶的手機響了起來,拿起一看,卻是宋彪打來的。同時發現,竟然還有很多未接電話,這纔想到當時在那處別墅裏,因爲巨大的壓力都沒有在意到這個。

剛接通電話,就聽到宋彪的聲音很是焦急,“林哥,你現在怎麼樣?”

林慶道:“嗯,已經沒事了。你有事情嗎?”

宋彪忙道:“你交代的事情,有兄弟找到了一處異常的地方!” 一排整齊的普通民樓,青磚紅瓦。剛好處在熙攘的市區一側,若是不用心,倒也不會太在意。

或許是因爲擴展建設還沒有到這裏,所以這裏的牆壁上還到處寫着一個大大的‘拆’字。

若是平時,是不會有人注意到這裏的。鑑於很多因素,到了這裏之後,林慶便讓宋彪回去了。

估算了一下距離,這裏距離自己所住的賓館,距離僅在兩公里左右。這個距離對於異能者來說,不過是分分鐘鐘的時間。

剛一到這個區域,林慶就感覺到數股隱晦的氣息蘊藏在其中。雖然其人在盡力的壓制,可在林慶與林筱柔兩人的感知下,無所遁形。

便在此刻,一道人影快速的自另一側走來。在距離林慶、林筱柔兩人的時候,連忙停下了腳步。神色閃過一絲慌亂,轉頭就要向其他方向走去。

只不過,這絲異狀,自然引起了林慶的注意力。而且,還很快的判斷出,對方就是之前那名四玄異能者,擁有着‘鉛重’能力的男子。

當下,林慶凌空飛起,向着其上方落去。

重生奮斗小俏媳 ,根本不敢戀戰,又再次掉頭向其他方向奔去。便在動身的瞬間,數道精神攻擊迎面而來!

猝不及防間,男子只得趕快運起精神能量企圖護住頭部。就在此刻,上方的林慶,右手對着男子虛按而去。一道方形的能量晶塊帶着一股狂嘯聲砸下!

蓬!

四玄對五玄,沒有絲毫僥倖,男子被這一擊,直接轟飛!

“哇!”

男子張口就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神色萎靡不振,想要掙扎爬起來,卻始終沒有做到。


這一擊,足以對他造成了致命的傷害。

“看來,是他們無疑了。”

林慶落下來,皺眉道。

林筱柔點了點頭,隨後兩人抓住男子,隨便在附近的樓下找到了一個空房間,把他扔了進去。以他現在的傷勢,別說想逃跑,就是正常的移動都是個問題。

兩人不再遲疑,速度飛快的向着感應的樓層奔去。

似乎,也感覺到了有人欺近,之前感應到的數股隱晦氣息,也不再刻意收斂,完全的爆發開來!

轟!

數條火蛇自前方的一棟閣樓的窗口疾馳而出,呼嘯一聲纏向空中的林慶與林筱柔。

“哼!”

林慶輕哼一聲,四玄的時候,一對一他都可以直接幹掉五玄的異能者。更何況是現在實力大進?

乾天斬帶起狂暴的風浪海嘯,雷電獸尾隨其後,急撲而去!

來勢洶洶的數條火蛇在‘乾天斬’的逼迫下,節節敗退,最終,狂嘯的氣勁落在了發出攻擊的窗口。剎那間,磚石飛濺,一道人影狼狽至極的向外逃去。

吼!

雷電獸咆哮一聲,剎那間到了他的面前。張口噴出一片火海,然後揉身撞了過去!

蓬!

終極透視眼 ,火海中傳來一聲爆炸聲。之前的火系異能者在劇烈的爆炸中,飛跌而出。渾身衣服都被燒焦,頭髮眉毛也都宣告被消滅。空中不斷有鮮血灑下,一臉的震驚。

身影在空中晃晃悠悠,勉強而立。

嗖!

林慶身形快速自其身旁掠過,掠過的同時,右腿快速的飛起,重重的向其橫掃而去!

蓬!

火系男子身形重重的砸在牆壁上,隨後直線下落,砸在了地面上。

對於這個結果,林慶看也不看一眼,因爲,接近感應的同時,他已經察覺到了孫傲雲的氣息。

對於林慶的強勢攻擊,跟在身後的林筱柔一臉驚異,心底暗暗佩服之下,更多的卻是震驚!

不管怎麼說,那名火系男子也是一名五玄異能者,就算是她,想要解決對方,也需要耗費一些時間。可是看對方,竟然像是成年人打小孩一樣。

太強了!

數息時間後,兩人從一處窗口,落入了一棟樓的頂層房間!

房間內,此時燈火通明。

戴着金絲眼鏡的舞影端坐在房間內一張太師椅上,身旁各自站着之前的虎形男子與肌肉大漢。在他們後方的牆壁上,孫傲雲整個人被用鐵鏈固定在牆壁上。頭部耷拉着,似乎陷入了昏迷狀態。

“不錯!”

舞影淡淡的道。

林慶二話不說,跨步上前,右手一擡,乾天斬聚而不發!

“無聊。”

舞影不屑的撇了撇嘴,芊芊手指輕輕隔空一點,乾天斬所凝聚的方形晶體,竟然悄然散去。


“什麼?!”

林慶眉頭一挑,很快明白過來,對方既然能夠這麼安然的坐在這裏。說明,對方的本錢還有不少。

“在我的面前,玄能技能對我無效。”

舞影淡淡的道。

“哼!”

林慶冷哼一聲,當下也不說話,右足重重一蹬,整個人如離弦之箭一般衝向對方。後方的林筱柔,已經聚起了龐大的精神能量,能量之中,精神針雨悄然成型。

“吼!”

站在舞影身側的肌肉大漢咆哮一聲,雙拳用力一握,渾身肌肉紛紛鼓起。整個人宛如膨脹了一般,比普通人大上數倍的拳頭帶起一股風聲砸向林慶。

林慶攻勢一變,拳頭向着對方撞去。

砰!

林慶一個翻身落在後方,反觀肌肉大漢也向後退了一小步。

肌肉大漢,剛剛穩住身形,神色卻閃過一絲痛苦。

“就是現在!”

一股龐大的精神能量以林慶爲中心,瞬間席捲了整個房間。精神能量不具備任何攻擊效果,可其中的效果,也唯有林慶清楚。

“雖然精神力龐大,可你卻不是攻擊型的精神系異能者……”

舞影不屑的看了林慶一眼,話音未落,肌肉大漢,揮起拳頭向着身旁的舞影砸去!

“什麼?!”

舞影臉色一變,不等她做出閃避的動作。旁邊的那位‘虎’異能者,剎那間化爲猛虎!人立而起,瞬間擋住來自肌肉大漢的攻擊。

舞影霍地站起,目光一掃林筱柔身前凝聚的萬千精神針雨,心底已經明白,破除肌肉大漢精神防禦的就是她無疑了。

兩人雖然同爲五玄,可若是比拼精神能量。肌肉大漢比林筱柔差的可就不是一大截那麼簡單,完全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根據之前的戰鬥,舞影很清楚的知道。一旦被面前的林慶控制住,那就別想解開了。

而這,便是視覺錯覺之幻覺!

對於肌肉大漢來說,舞影與虎形男子纔是他的敵人。

多次使用之後,林慶對於此招的用法,已經是無比的嫺熟。更何況他現在已經是五玄的異能者?稍有絲毫鬆懈,錯覺便會隨時進入到對方的腦域。

而且,這個‘錯覺’還帶有半強制性,就算對方想反抗,也起碼要強於林慶數倍的精神。

除非,離開他的範圍。

吼!

肌肉大漢怒吼一聲,渾身氣息再度暴漲!渾身的肌肉一陣鼓動,彷彿其中又被灌輸了巨大的能量。

虎形男子被其一拳直接砸飛,其力量之強大,可見一斑。

便在此刻,舞影忽然摘去了金絲眼鏡,站到了肌肉大漢的面前。見狀,肌肉大漢右拳高舉,帶着一股無匹的力量砸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