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這些丹藥,竹老也只是在書冊圖鑑中見過,至於實物,估計整個華夏也找不到一顆了。

“這些房間裏似乎都有遺寶,但這又是什麼人,爲了什麼目的放在這裏的呢?”竹老皺着眉頭思索道,可惜沒有一點頭緒。

“竹大師,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做研究。”陳耀無奈地搖了搖頭。

竹老就是這個性子,一看到謎題就邁不動腿了。

“隊長,你這身盔甲有點厲害啊。”

這時孫妙才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只見周思南和孫妙才一人扛着一個五米長的圓筒狀物體,從屋頂上跳躍着跑過來。

“我跟思南找到了兩個可以用的火晶炮,一會給花旗國的人上一課,讓他們知道知道火炮到底是誰發明的。”

孫妙才拍了拍自己肩上的巨炮,得意洋洋地說道。

“火晶炮笨重,我建議放在入口的地方,這樣可以直接攻擊到他們,所以我就把兩門炮拆下來了。”周思南解釋道。

“這可是文物啊,你們…說拆就拆…”竹老看得有些心疼,唉聲嘆氣道。

“竹老,非常時期必須行非常之事,您就不要在意這些了。”陳耀出言勸道。

“哎,你們有沒有找到出口?”竹老嘆了口氣,只能接受眼前的現實。

思南和妙才對視了一眼,搖了搖頭,說道:“我們四處都找過了,沒有出口。除非可以有辦法從石獅雕像身下的熔岩河走。”

熔岩的溫度有幾千度,金丹期想要通過,簡直癡人說夢。

“那就沒有退路了。思南,妙才你們佈置好了也來搜索這邊的房屋,發現的丹藥,用不上的法寶,功法祕籍都裝在揹包裏,能裝多少裝多少。我們如果不敵,就想辦法分頭突圍,這些都東西是我們華夏的寶藏,拼了命也要帶出去一些。”

陳耀鄭重地說道。

這幾年華夏國修煉界被花旗國一直壓制着,主要的原因就是越來越少的修煉資源。

無數有修煉資質的人往往因爲缺少修煉資源而一生都只是普通人,無數可以突破的人因爲缺少修煉資源而遺憾坐化。

這些寶藏,不僅僅是探險隊成員們的機緣,更是華夏國修煉界振興的機會。

現在退無可退之下,陳耀只有選擇背水一戰了。 “我這是在哪?雷克斯?埃文斯?”塞西莉亞悠悠地轉醒,只覺得腦袋一陣鑽心的疼。

恍惚之中,她驚訝的發現,自己正趴在一個男人的背上,四周一片亮紅色,在他們的身體周圍,有一個淡藍色的薄膜,將亮紅色的液體阻隔在外。

“哦,醒了!昏迷了五分鐘,看來你的精神力比我想的要強大一些。”葉蕭沒有回頭,繼續向前走着,嘴裏平靜地說道。

“是你!我想起來,就是你擺脫了我的束縛,還讓我昏迷了過去!你放開我。”

“我可什麼都沒做,是你硬要用精神力攻擊我的。剛纔要不是我救了你,你現在已經死了。”

“你救了我?我的同伴呢?”塞西莉亞說道。


“你的同伴現在還在烈火封天陣裏,不過那是個困陣,除了會讓人感受到靈魂被焚燒的痛苦之外,不會對人的生命有過多的危險。”

“我勸你不要亂動,我們現在可是在岩漿的底部。出了我的保護圈,你瞬間就化爲灰燼了。”葉蕭波瀾不驚地開口道,似乎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岩漿?怎麼可能。你在說什麼?你放開我!”塞西莉亞只當葉蕭是在信口胡說,掙扎着,想從斗篷中掏出魔杖。

“哎…。華夏有句古話叫: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你知道嗎?”葉蕭搖了搖頭,右手打了個響指。

刺啦

一抹亮紅色突破了淡藍色薄膜,一滴滾燙的岩漿滴在了塞西莉亞穿着黑色長筒襪的腿上。

啊!

塞西莉亞發出一聲慘叫。

熔岩遇到衣物,瞬間燒起明火, 霸道神醫

她好歹也是S級的異能者,身體強度遠超常人,如果換做普通人,她整條腿就廢了。

“你想幹什麼?”塞西莉亞疼的渾身是汗,臉色慘白,恐懼地問道。

“你既然不信,我就證明給你看。現在信了嗎?”葉蕭語氣平靜地說道,右手高舉,似乎隨時準備再來一次。

“我信,我信,我信了。我好歹也是個女孩子,你怎麼能對我這樣?”塞西莉亞急忙說道。

“現在你是我的俘虜。怎麼處置你,是我的自由。”

“你這是違反戰爭法,人權法,俘虜也是有人權的。”塞西莉亞抗議道。

“我不知道你那個什麼鬼法,但我知道,把你扔到岩漿裏面去你就沒命了。”葉蕭眉頭微皺,覺得女孩在背上亂動有些麻煩。

現在的俘虜真的是一點自覺也沒有。

葉蕭不理會女孩的抗議,反手一抓,將身後的塞西莉亞一把抓住,手臂抱住她的腰,將她扛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你!”

塞西莉亞想要繼續掙扎,卻怕葉蕭真的把她丟進岩漿裏去,只好乖乖地像個小豬一樣被扛在了他的肩膀上。

她這時候才深深明白了一句話:

任何法律都需要相應的執行力,沒有執行力的法律就是一張廢紙。

“你放心吧,我對你的念力有興趣,等我研究完你的身體,我會放你走的。”

“你,你,你想研究我的身體!”塞西莉亞像一隻受驚嚇的小貓,全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是啊,不然我救你幹嘛,這裏不太方便,等到了岸上,我會好好地把你從頭到腳查看一下。”

研究身體

不方便

從頭到腳

聽到這幾個詞語,塞西莉亞嚇得臉色慘白,已經快要暈過去了。


“那個,我只有十七歲,按你們華夏國的法律…我還沒有成年…有未成年人保護法保護的…”塞西莉亞結結巴巴地說道。

“哦,原來你十七歲了,我還以爲你只有十四五歲,你說的什麼法的我都不懂,你只要老老實實的配合我就行了。”

塞西莉亞兩眼無神地低下了腦袋,生無可戀。

這個扛着自己的男人就是個變態啊!

喜歡十四五歲的,這就是傳說中的蘿莉控吧!


葉蕭還不知道在塞西莉亞眼裏,自己已經成爲了一個十足的變態。

他覺得肩膀上的女孩很配合自己,一動也不動。

葉蕭非常滿意。

這纔是做俘虜的自覺嘛!

葉蕭的眼睛裏光華流轉,讓他在岩漿中也能看清周圍。

熔岩河應該與其他洞穴相連,所以他準備從河底走過去。

突然不遠處一個骷髏骨架吸引了葉蕭的注意力。

這裏是岩漿之中,溫度至少有幾千度,一般的骨架遇到這樣的高溫,早就燒成碳灰了。

“化神期修士的骨架?”葉蕭看了眼骨架所散發出的威壓,判斷道。

“這裏怎麼還會有個骷髏頭。”

塞西莉亞原本低着的腦袋突然擡起,正好看到了葉蕭拿着骷髏頭研究着。

心裏鄙夷着又給葉蕭打上了戀屍控的便籤。

這具骨架不知道已經躺在岩漿中多久了,原本身上帶着的法寶,靈器都已經失去靈性變成黑炭了。

這時,葉蕭的目光被一抹亮銀色吸引了過去。

發出光亮的是骨架右手中上的銀色鑰匙,依然保持着金屬的光澤。

葉蕭拿起了屍骨手上抓着的鑰匙,這鑰匙非金非銀,拿在手裏沉甸甸的的。

“哈哈哈,等了一千年,終於給我等到了一具肉身。”

突然一道黑煙從鑰匙上冒起,伴隨着一聲淒厲的鬼叫,下一秒便鑽入葉蕭的眉心。

這是化神期修士的冤魂!

“這具肉身就是我的東西啦!”

一個黑色的小人在葉蕭的識海中出現,興奮地大聲狂笑着。

“你是什麼人?”葉蕭問道。

“我是誰,你不需要知道,只要知道你很快就要跟我融爲一體了。”

“你是想奪舍我的身體?”葉蕭問道。

“沒想到你還算有點見識。我勸你還是乖乖放棄反抗吧,能成爲我的奪舍對象,這是上天給你的福報。”黑色小人得意洋洋地說着。

他被困在熔岩河底近千年,總算等來了一具可以奪舍的身體,心裏激動萬分。

“哎,算了,本來還想套套情報的,可是實在受不了你說話的方式,我還是自己來吧。”葉蕭嘆了口氣,伸出兩指,點在了自己的額頭上。

“你在說什麼?等等,你…”黑色的小人這才意識到有些不對。

自己奪舍的這個目標,似乎太鎮定了些。

沒有尖叫,沒有驚訝,甚至連表情都沒有變過,仍然站在原地。

而且他身處的識海安靜的有些詭異,除了一片黑暗,似乎什麼都沒有。

“這…是你的識海?”

一陣莫名的恐懼涌上冤魂心頭。

下一刻,黑色小人的腳下突然亮起了一片金色的海洋。

“這…這些都是神識!毫無修爲的人怎麼可能有怎麼強大的神識!”

怨靈驚恐地發現,這個識海里,居然流淌着金色神識。

金色的神識,不是大乘期修士才擁有的東西嗎?

怎麼會出現在一個毫無修爲的人身上?


在葉蕭的強大神識面前,黑色的小人的意識就像是大海里飄着的一葉小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