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花果山,果林茂盛。

「如何?」

踩著祥雲的大聖帶趙信俯瞰著腳下的一片果林,抬手指向遠處。循著大聖所指的方向,能夠看到一茬相較其他果林要矮上一大截的果苗。

「這就是俺又開發的果林。」

「總共五萬四千株。」

「以俺花果山的仙元濃度,三年的時間就能開花結果,到時候花果山的窘境也許能夠得到改善。」

「當然——」

「若是這花果山封印的魔祖能一直老實的話。」

大聖眼中噙著笑意,雖然他是笑著的,可是在他最後的那句話中,依舊能夠感覺到濃重的顧慮。

這是必然的!

花果山封印的乃是十大魔祖之一,縱使大聖再怎麼樂天,他也不可能對十大魔祖熟視無睹。

在底下的猴子猴孫們面前,他可以裝作若無其事。

渾然不將魔祖放在眼中。

趙信乃是他的至交好友,兩者之間的地位也都相同,大聖跟趙信提及也不奇怪。而且,大聖其實也需要將心裡話說出來。

一直將事情埋在心底,其實是一件很煎熬的事。

這也可能是為何大聖會和二郎真君私交甚好,他太需要有個人能夠聽他傾訴,並且能夠理解現在的處境的人。

二郎真君、趙信,他們都是大聖覺得能夠傾訴的對象。

「大聖,花果山的封印是決然不會被破的。」趙信輕聲寬慰,大聖聽后也咧嘴一笑,「希望如此,要是真能魔祖不突破封印,俺到時候也有的說了。這事兒,能夠俺在仙域吹噓個幾千年的。」

「是嘛?」

「那還有假,魔祖啊,未曾突破封印,這說明俺這花果山到底得多強橫啊,以後玉帝看到我他都得客客氣氣的。」

雖然是在笑,可那笑容中卻儘是牽強。

不會破么?!

大聖倒是覺得封印被破乃是必然。

若未來的大劫,真的是魔族的死灰復燃,對人族宣戰。那麼,他這裡鎮壓的十大魔祖之一,又怎麼可能會不參戰。

他能做的就是接受。

別無他法。

種植果林需要足足三年的時間,他這樣做其實也是想給底下的手下們信心。大聖種植果林,就會讓那些手下們覺得,花果山封印的魔祖依舊牢不可破,大聖都有閒情逸緻的去種植果林。

有什麼好怕的?!

殊不知,大聖其實心中並沒有太大的把握。

到底封印能堅持多久。

他無法保證。

他能夠做的就是儘可能的讓自己的部下們心態保持平衡的狀態,不要為了封印鬆動的事而憂心忡忡。

僅此而已!

「不說這些,你凡域那面都安排的如何了?」大聖凝聲低語,趙信聽后微微一笑,「還能如何,就是按照章程在走。秦王和清國撤離已經大概解決,兩位搬山使和巨靈神都已經就位。只要時辰一到,我就會從蓬萊撤離前往凡域。」

「所以,你這回來俺這是為了那些魔仙來的吧。」大聖笑了。

「對!」

趙信倒也沒有掩飾,他跟大聖之間早就不需要那種多餘的客套。要按照大聖的話說就是,要是真覺得不好意思,那就給俺轉點靈石。

當家做主苦啊!

每天睜開眼睛就是幾萬張嘴嗷嗷待哺的等著開飯,他這花果山雖說家也不小,卻也架不住那麼多嘴天天吃。

轉靈石,勝過千言萬語。

「就知道你是沖魔仙來的。」大聖笑了一聲,朝著底下努了努嘴,「你瞧,俺都已經給你帶來了。」

循著大聖所指的方向望去,赫然是眾魔仙被金剛盯著出現在果林之外。

這也是他們來花果山如此之久,頭一回離開牛魔王的廢舊洞府,看的出來他們對這處洞天福地都很好奇,左顧右盼,卻是沒有任何一個有想要逃跑的心。

其中,著重被趙信注意的就是羅斯。

在這些魔仙中,最讓他不放心也是這個羅斯。幾日的折磨,讓他早就沒有了之前的那種銳利和桀驁。

他低著頭,哪怕是一絲風吹草動都會讓他驚慌失措。

站在魔仙的中間。

不敢亂動。

「這底下那個管事兒的,看來是你讓你收拾的挺慘。」大聖也注意到了羅斯低語,「短短數日啊,就讓他彷彿換了個人似的。」

儘管對羅斯的關注不多,大聖卻記得他對羅斯的第一印象。

桀驁!

哪怕他被收押到了洞府,他看上去表現的很膽怯,其實也都只是他的偽裝,他的內心並不像他表現的那般。

可,就是這短短的數日,讓那個桀驁不遜的魔族。

變成了這般模樣。

大聖都無法去想,趙信坐在洞府中的那一日,到底發生了什麼。

「沒辦法,我也不想。」趙信凝聲低語道,「他若是不老實,那麼危險的就是我的親眷。他是最不讓我放心的,對他的手段自然也是最殘忍的。」

「你也別忽略了其他魔族。」

大聖聽后輕聲低語,「你關注的也許確實是最刺頭的,可就怕那些老實的裡面,有心懷叵測之輩。」

「無妨。」

對此,趙信倒是並未太在意。

「喔?」聽到趙信如此自信,大聖也有些意外,「看來,你是已經想到應對的策略了?」

趙信抿著嘴唇微微一笑。

策略么?

必然是有的!

大聖的這個提醒,早在他構建計劃的最開始就已經有想到,故而他才會選擇他就簽一部分的契約。

至於他的具體方案,就得到真的出現那種情況后才能體現出來。

說!

其實是很難講解的。

「趙老弟,俺應該沒感覺錯吧。」祥雲上的大聖突然側目看了趙信一眼,「俺感覺到你跟那些魔仙身上有靈魂契約啊。」

「是。」

「數量可還不少啊。」

「對,我跟他們其中的一部分魔仙簽了主僕契約。」趙信不置可否道,「可,現在我感覺應該到極限了,這些契約對我的靈魂負擔很重。」

「這是必然的。」

大聖聽后頓時笑了出來。

「簽訂靈魂契約就是會牽扯自己的一部分魂力,魂力越是雄厚,能夠簽約的就越多。像你現在的境界,簽訂的那些魔仙實力都不低,能夠簽訂這種數量已經是很驚人了。要不然,正常情況下能簽訂三個以上都很吃力。你的魂力,相較同境界的仙人而言,已經要渾厚許多。」

「問題是,我未來需要將他們都簽訂的。」趙信苦惱道。

他現在可以用讓他們表現來借口,到時候看他們的表現去給他們成為僕從的機會。可是這個借口,若是一直用就顯得有些太刻意和虛假。

在魔仙們的面前,趙信是絕對不能露出疲態的。

他要塑造的,必然是那種讓魔仙們遙不可及,從內心深處,乃至靈魂深處的畏懼才可以。要是長時間不將他們都簽署,趙信不敢保證那些未被簽署的,不會對他生出二心來。哪怕是那些簽署的,也有可能會動搖。

若是這種局面,那就不是趙信想看到的了。

「這事兒,解決其實也簡單。」就在趙信憂慮之時,大聖聽后笑了出來,「這世間是存在一種控魂秘法的。」

「喔?」

聽得此言趙信神色一凜。

「秘法?」

「此秘法名為萬魂引,修鍊至大成者能夠靈魂分化成萬縷,也就是說他將能夠掌控萬人以上的靈魂。」大聖輕聲低語道,「這秘法,倒是很適合現在你的處境。說不定,未來你也會有大用。」

「我該如何獲得?!」

顯然,他確實是需要的。

現在的他簽訂十幾個契約就已捉襟見肘,要是想要將戲繼續演下去,想要在那些魔仙面前樹立深不可測的形象。

萬魂引秘法,他必須要得到。

「這,不好說。」大聖聽后卻是黯然一嘆道,「這類秘法也是俺當年求學時所知,若是你需要俺倒是可以嘗試著幫你找一找。但,俺得把話說到前頭,俺不敢保證一定能夠找到。」

「理解。」

「你也不用太顧慮,就算是找不到,咱們也可以從其他的方式去替代。」大聖輕聲笑道。

「誒,說到這,我倒是確實是有個想法,就是不知能不能行。」

「講講看。」

大聖示意趙信開口,而趙信也凝聲道。

「我想讓那些魔仙跟其他魔仙簽署契約,而我只要掌握那幾個領頭的即可,這樣是不是就能讓我……」

「趙老弟,俺很想對你說個好消息,可事實上並不會。」大聖搖頭。

「果然。」

對這種否定的回答其實趙信並不意外,像他這種想法其實本身就像是在卡漏洞,如果真的可以做,那就算不需要萬魂引這類秘法,仙人們也能夠掌握數萬、數十萬的奴僕,只要他們願意。

若人人都如此,世界也就跟著亂套了。

「靈魂的負荷是會疊加的,你跟一個魔仙簽署了契約,另外一個魔仙簽署契約后,你也會得到那份負荷。」大聖凝聲低語道,「也許,你底下的下屬是會替你分擔一些,可其實效果也不大,並不足以支撐你將眼前的三十幾個魔仙都掌控在手中。」

「害,我也就是隨便想想。」趙信笑著說道。

「反正你現在不是也不著急嘛。」大聖輕聲寬慰道,「這幾日俺會盡量多找一些人幫你看看萬魂引秘法,俺確實是有聽說過,而且曾經親眼看過這典籍。雖說,距離俺拜師學藝已過去了幾千年,可這種秘法應該是會有傳承的才對,不會就那樣消失。要不然,這秘法也就浪費了。」

趙信深知大聖的這份好意,笑著微微點頭。

至於到底能不能尋來,就盡人事聽天命,能找到就是運氣不錯,要是找不到也只能怪自己沒有修鍊此秘法的命。

到時候再如大聖說的,再去考慮其他的方式即可。

而且——

現在的他也確實並非迫切的需要,以他粗略估計至少三個月到半年以內,這些魔仙應該不敢對他有什麼逆反的心思。

「得,差不多就這樣吧。」

祥雲上的大聖扭了扭脖子,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

「你那面還有要事需要去忙,俺也就不多留你。魔仙俺也已經給你帶來,你直接將他們領走即可。」

「這段時間麻煩大聖了。」

「呵……」

大聖聽后頓時咧嘴一笑,搓了搓手指。

「感激啊,那真沒必要,要真覺得不好意思,就給俺點勞務費,俺這花果山嘴多啊,你知道的。」

叮咚。

都沒等大聖話落,一條轉賬提示就出現在他的通訊器屏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