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的到也對,但我還是想不通,我們昨晚的計劃裏到底有什麼漏洞,能讓殺手這麼不留痕跡的殺人。”汽水聽後說,臉上滿是不解。

“正因爲這樣我們纔要繼續想,走吧咱們去公共區域,我們有一天的時間仔細思考。還有,即便是現在,我們也不要給殺手太多互相交流的機會。”

藍海辰說着率先往公共區域走去,其餘人想了想也都跟上。

殺手隊長混在隊伍裏冷眼看着前面的藍海辰,嘴角再次浮現出一絲笑容。

“看着辦藍海辰,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我今晚就能贏!”殺手隊長心想。

衆人來到公共區域,坐下開始討論下面的行動。

“我覺得既然我們找不到之前的漏洞,可以暫時先按照之前的安排行動。當然看守的人選可以換一下,避免出現什麼意外。”藍海辰坐下開口說。

“你呢?總不能你繼續看守別人吧?”眯眯眼看着藍海辰問到。

“我知道你的意思,放心,這次我會把我自己限制住。我也蒙上眼睛,跟重點嫌疑人一樣找人看守。包括雨煙,也可以找人看着,怎麼樣?”藍海辰看着眯眯眼說。

衆人都沒有什麼意見,於是最後按照商議,被看守的人變成了雙份、夢潔、大頭、領結、白兔、藍海辰和江雨煙7個。

這樣負責看守的人則少了很多,只有老王和大炮。所以爲了避免看守的玩家壓力過大,藍海辰特意尋找了幾處特殊地點,既能把嫌疑人限制住,又能讓看守者可以順利完成指責。

這些地點全都高低錯落,看守者站在高處對嫌疑人實時監控,嫌疑人的角度則很難看到看守者。

最後的安排是老王負責領結、白兔、藍海辰和江雨煙。大炮則是雙份、夢潔和大頭。

“那就這麼決定了,我們今晚就這麼行動。剩下的時間希望大家能仔細想一想,我們的計劃裏還有哪些漏洞,儘量不要給對方任何機會。”藍海辰最後說。

接下來大家就在公共區域自由活動起來,於是時間一點點過去,很快又到了午夜零點,衆人紛紛起身前往遊戲區域。

一切都在按照計劃進行,似乎每一個細節都沒有什麼問題。

但殺手隊長心中絲毫不慌,在殺手隊長看來,如果這些人還是重複昨晚的計劃,就無法阻止自己殺人!

“你們這些傢伙真是太天真了!居然以爲這種程度的計劃就能阻止我殺人!”殺手隊長在心中冷笑,對藍海辰等人充滿蔑視。

於是第五晚正式開始,衆人坐在事先安排好的位置,等待遊戲的結果。

老王站在高處時刻緊盯着藍海辰等人,所有嫌疑人都被單獨隔開,只有老王纔可以全部看到。

其實老王心中也很疑惑,殺手到底用的什麼方法。不過憑直覺,他覺得藍海辰應該不是殺手。

“畢竟很多地方都說不過去啊,殺手不可能做到這種地步,一步出錯就滿盤皆輸……”老王在心中推測。

這時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突然從下方出現,老王心中一凜向聲音處看去,發現藍海辰居然已經自己將面罩摘下

,正起身拍打着灰塵!

“喂!藍海辰你想幹什麼?!”老王厲聲問到,這個藍海辰居然敢公然破壞計劃,難道不怕被懷疑?

“不用擔心,我不會做什麼過分的事的。”藍海辰微微一笑,快步走出自己所在的區域,來到不遠處的領結那裏。

“喂!你到底想幹嘛!”老王連忙也向那裏走去,但他身在二樓哪有藍海辰快,還沒下樓藍海辰人就已經走到領結背後。

“藍海辰你究竟要幹……啊!!!”領結話還沒說完後腦勺就突然一疼,被藍海辰用磚頭狠狠拍了上去。

“不要說話,因爲就算你說我也不會手下留情的!”藍海辰控制住領結的雙手保證面罩不會被摘下,又按着領結的頭使勁往地面上砸。

在悽慘的叫聲中,領結沒幾下就暈過去不省人事。

“藍海辰!你!你!”老王這才跑下樓來,指着藍海辰氣憤的大叫。難道藍海辰真的是殺手?

“不要擔心,我不是殺手,相反我這麼做是爲了將殺手找出來。”藍海辰笑着回答,同時看向白兔所在的方向,“那邊也應該差不多了吧?”

“什、什麼?!”老王心底升起一絲不好的預感,果然下一秒一聲慘叫從白兔所在的方向傳出,江雨煙也“得手”了。

沒多久江雨煙笑着走過來,對藍海辰點點頭。

“我那邊也已經完成。”

“春、春曉玲她也……”老王顫抖着說。

“是啊,也被我收拾了,她比較矮,腦瓜特好打!”江雨煙說。她當然是在說謊,白兔早就已經跟藍海辰串通好,之所以這麼對老王說,只是爲了不暴露白兔的身份。

“你們……你們都是殺手!”老王看着藍海辰二人大吼到。

“比想多了,我說過,我這麼做是要找出殺手!”藍海辰說着從揹包裏掏出一個東西,在老王面前晃了晃,“你看,這就是證據,你若是不信我們可以老看一看。”

“這是……一臺筆記本?”老王看着那東西問。

“是的,一臺小型筆記本。只不過這檯筆記本很重要,裏面保存着關於殺手的關鍵信息!”藍海辰說着將筆記本打開,伸手示意老王過來看。

老王將信將疑的走過去,一看之下大吃一驚。

“這、這是怎麼回事?!”老王大叫到。 老王吃驚的盯着電腦屏幕,嘴張得幾乎能塞下好幾個雞蛋。

“你、你什麼時候乾的這是!”老王指着屏幕問。

“把你們叫出來之前,要不你覺得我爲什麼那麼晚纔出來叫你們?”藍海辰笑着回答。

此時筆記本屏幕上正播放着一段視頻,視頻裏一夥人正圍在一起說着話,正是這次遊戲的玩家們。

而地點不用說,自然是那個住處的公共區域。

“就在白天的時候,把你們叫出來之前,我就已經偷偷在公共區域安裝了攝像頭。

從一開始到最後,這個地方的所有情況,都已經被我記錄下來!”藍海辰笑着說。

“那又怎麼樣,你能用這個做什麼?還有你並沒有把整個公共區域都拍上,只有一部分不是嗎?”老王指着屏幕說,“這根本沒有什麼用吧?”

“我拍這個視頻肯定有我的用意,自然不會是亂拍的。而且我也用不着把所有地方都派上,只拍一個就可以了!”

藍海辰說着指向屏幕一角,一個小桌子上。

“你仔細看那裏,可能有意外驚喜哦!”藍海辰說。

老王聽後好奇的看向那張桌子,發現上面除了一個包跟水壺外什麼也沒有。

“這能有什麼驚喜?”老王問,他已經完全忽略了藍海辰是殺手的可能。

“你不要急,我可是拍了好久呢。”

藍海辰說着將視頻加快,裏面的人開始快速閃動起來。當視頻上的時間顯示在晚上10點鐘時,令人意外的事發生了!

一個人裝作不經意的走到那張桌子旁,拿起那個水壺,往裏面放了什麼東西!

那人放完東西后又將水壺蓋上,看了看四周又重新走開。這人乾的很乾淨,從始至尾都沒有人發現他的小動作。

“這、這是!!”老王睜大眼睛看着這一切,又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藍海辰。

“看來我們運氣不錯嘛,居然已經事先將對方制服了,殺手先生!”藍海辰說着看向領結,視頻裏那個人正是他!

“你說……他就是殺手?”老王指着還在昏迷的領結問。

“當然了,要不你以爲呢?”藍海辰笑到。

“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他怎麼會去動那個水壺?”在看到視頻後,老王已經基本確認領結的殺手身份。畢竟對方那些動作太過奇怪,一看就有問題。

但是這一切到底是爲什麼?老王還是沒有明白。

“還不明白嗎?其實說來也簡單,這就是上次殺手殺死警察的方法呀!”藍海辰冷笑着說。

“這是殺警察的方法?”老王不解。

“是啊,之前我們其實都被殺手誤導了,以爲殺手是在遊戲開始後,用厲鬼殺死了警察隊長。但這有些先入爲主了不是嗎?沒有任何證據表明,殺手就是那麼做的。”藍海辰聳聳肩說。

“你是說……殺手昨晚也事先在警察的水壺裏放上東西,然後等警察喝下去……”老王顫抖着說。

“不錯,殺手肯定是先將什麼藥放到警察隊長水壺裏,然後等警察隊長在遊戲裏喝下。

這也與視頻裏下藥的時間向對應,畢竟太早放下雖然不會死人,但會被提前發現。

如此一來只要等到遊戲開始,警察隊長喝下水壺裏的水,就會立刻中招,被活活毒死。”藍海辰仔細解釋說。

“那接下來呢?接下來怎麼做?”老王又問。

“接下來殺手還有第二步要走,別忘了,我們之所以會被誤導,是因爲厲鬼的出現!”藍海辰接着說。

“是啊,當時沈茜說她看到了厲鬼,而且那種傷口也的確是厲鬼會造成的……”老王點頭說,“但殺手是怎麼做到的呢?讓厲鬼出現在警察身邊。”

“用探查能力啊。”藍海辰回答說,“你可能對厲鬼的操縱有什麼誤解,厲鬼可是能準確執行殺手的很多任務呢,不止包括殺人!

我想殺手是等遊戲開始後,就用探查能力鎖定玩家們的位置。探查能力只要捏個小石塊就行,而且石塊也是隱身的,並不會被發現。

接下來殺手就派出厲鬼,讓厲鬼依照地圖上顯示的位置過去查看。”

藍海辰說到這裏冷笑一聲。

“需要注意的是,厲鬼只有在殺人的時候才需要殺手看到目標,如果是幹別的,厲鬼是可以自己完成的,比如說認人!”藍海辰說,“當警察隊長被毒死之時,厲鬼恐怕早就找到了他並將其認出。

而殺手的命令就是,看到警察隊長倒下後上去破壞屍體!厲鬼過去用爪子抓開警察隊長的肌肉,由於警察隊長已經死亡,所以這並不算殺人,因此不需要殺手鎖定目標。

這也與沈茜告訴我們的過程相吻合,先是警察隊長倒地的聲音,再是厲鬼剝開臉上肌肉的聲音。

而當沈茜回頭看過去後,厲鬼已經把屍體折磨的不成樣,所以我們自然會認爲,人是厲鬼殺的!”

老王聽後目瞪口呆,他怎麼也沒想到真相會是這樣。利用毒藥殺人,再讓厲鬼去破壞屍體,造成厲鬼殺人的假象?

“想必剩下的兩個殺手裏,有一個是個對毒藥有研究的人。如果我所料不差,對方應該不是第一次幹這種事了。

至少這個傢伙下毒的手段就熟練的很,不是嗎?”藍海辰說着看了一眼領結。

“這……的確有可能是這樣。不過你怎麼這麼肯定,殺手就是用的這種方法?還特地用視頻拍下來。”老王又問。

“因爲我之前仔細觀察過屍體,發現屍體的傷口十分奇怪。所有的傷口都在表面,裏面堅硬的骨頭沒有受到任何損傷。

這很奇怪不是嗎?一厲鬼的力量,明明一拳就可以將人的頭骨打個稀巴爛。

就算厲鬼有意折磨屍體,也不會不傷害到頭骨吧?這樣可不能保證人會死亡!”藍海辰解釋說。

“原來如此,你就是從這上面看出了破綻。”老王聽後點點頭。

“是的,還有就是殺人的時間。昨晚我們看管的這麼嚴,殺手是不可能有機會殺人的。所以只有用這種方法,他們才能瞞天過海,將我們欺騙!”藍海辰說。 昨晚所有重點嫌疑人都被蒙着眼睛,負責看守的玩家又都是信得過的人,在這種情況下,殺手根本不可能出手殺人,無論如何都不可能。

所以藍海辰經過深思熟慮,第一時間就將這種近乎玄幻的殺人可能排除。除非這些玩家有類似遊戲管理方的能力否則絕不可能做到。

斗羅大陸里的修真者 而在排除了這種可能後,第二種可能就進入藍海辰的視線中。就是在白天的時候動手,事先準備好等到晚上再將警察隊長殺死!

於是順着這個思路,藍海辰仔細觀察屍體,終於發現了疑點,並推算出上面的結論。

“於是白天的時候你就決定試一試,把監控布在公共區域,查看殺手會不會再次動手!”老王想了想又說。

“是的,果然在嚴密的監視下,他們又用了這個方法,然後就被我拍了下來。”藍海辰點點頭說。

“那你怎麼知道他們要殺誰,還有意把監控布在那個水壺周圍。這麼有針對性,你一定一早就知道答案了不是嗎?”老王又問到。

“這個當然,否則我就得到處找其他人的水壺了,不是嗎?”藍海辰笑着說,“其實就是我讓殺手去給那個水壺下藥的,一切都是我在操縱。”

“你讓殺手這麼做的?怎麼辦到的?” 我家宿主是預言女王 老王吃驚的說。

“利用昨晚的機會啊,你仔細想想,昨晚殺手成功殺死警察,接下來的目標肯定就是天使。

但他們並不知道天使是誰,不是嗎?唯一快速的途徑,就是從我這裏獲得信息,是不是?”藍海辰反問到。

“所以你就給了殺手假信息?”老王立刻明白藍海辰的意思。

“不錯,我猜測殺手很可能會偷偷跟蹤我,希望從我這裏獲得蛛絲馬跡。於是當昨晚你們走後,我就偷偷聯繫了一名玩家,讓對方配合我演了一齣戲。

我讓對方扮演天使偷偷跟我接頭,故意讓殺手看見,接下來殺手肯定就會偷偷跟蹤那名玩家。

接下來的事就好辦多了,我只需要把攝像頭對準那名玩家的東西,就有很大可能拍到我想要的!”藍海辰點點頭說。

藍海辰找的事雞冠花,經過昨晚的事件,藍海辰覺得這個人嫌疑比較小。因此藍海辰在調查完屍體後,就偷偷聯繫了雞冠花,讓她配合自己完成這一計劃。

後來拍攝的視頻也證明,藍海辰的計劃成功,殺手成功落網。

“真是……太陰險了,你們所有人……”老王聽後忍不住說。

“別這樣嘛,大家都是堅持到這裏的人,誰不是見管了各種陰謀詭計。”藍海辰說着又看向江雨煙,“怎麼樣,找到了嗎?”

“找到了,這傢伙的所有手機。”江雨煙剛纔一直在翻領結身上以及他的揹包,找到很多手機。

“很好,那我們就進行下一步計劃吧!”藍海辰點點頭笑到。

“還有下一步計劃?”老王吃驚的問。

“當然,別忘了殺手還有兩個,而我們現在只找到一個。現在已經到了最後關頭,如果不想出意外的話,還是謹慎一點儘早把最後一個傢伙找出來吧!”藍海辰點頭說。

“怎麼找,用這些手機?”老王看着江雨煙手裏的手機問。

“對,其實手機是我們揭開玩家身份的一種重要途徑,尤其是在被抓的情況下。”藍海辰說着看向領結,並抓起領結的手,“現在就讓我們把他的手機解鎖,然後看看裏面有什麼線索。

如果沒有,我們就發信息!把他通訊錄裏的所有號碼都發一遍,我想總會有線索的吧?”

於是衆人先檢查領結的手機,結果沒有任何發現。之後藍海辰又讓江雨煙留下看守領結和白兔,自己則跟老王一起往大炮所在的位置走去。

大炮看守的是雙份、夢潔和大頭三人,老王先打電話給大炮,讓大炮配合他們行動,然後三人一起將雙份他們制服。

“你們肯定自己說的是對的嗎?把他們都抓起來……要是什麼也發現不了的話……”大炮看着倒在地上的雙份三人問。

“總要試試的,而且已經有視頻作爲證據了,不是嗎?來吧,我們開始發信息。”藍海辰說着拿出手機開始發送信息。

接下來藍海辰對雙份等人的手機進行檢查,結果還是沒有任何發現。

孟憂無悔 “奇怪了,居然一點線索也沒有,難道這些人不是殺手?”老王奇怪的說。

“不要太早下結論,經過前面幾晚的教訓,殺手將所有號碼廢除也不是不可能。

如果殺手之間沒有任何號碼存在通訊錄中,再把通話記錄和聊天記錄刪掉,我們照樣查不出什麼。”藍海辰搖頭說。

“確實,之前我們也查過林子傑的手機,確實沒發現什麼聊天記錄。”老王點頭說。

林子傑就是領結,他將自己的聊天記錄刪的很乾淨,藍海辰等人什麼也沒找到。

“沒辦法,這些人先就這麼放着吧。我們得去其餘人那裏,解釋一下今晚的情況,順便看看他們有沒有問題!”藍海辰嘆了口氣說。

於是藍海辰和老王再次起身,來到雞冠花等人那裏。雞冠花等人屬於嫌疑較小的那一組,總共有四人。

藍海辰走過去將整件事解釋一遍,再加上雞冠花和老王的證明以及視頻,衆人很快相信藍海辰的話。

“大家剛纔都沒有什麼動作吧?”藍海辰看着衆人問。

“放心,我們相互間看的很嚴,不可能有人搞小動作。”河馬排着胸口保證。

“很好,那麼大家拿出所有手機,我們一個個檢查一遍!”藍海辰說。

於是藍海辰又將雞冠花等人的手機檢查一遍。爲了避免被華懷疑,藍海辰甚至將自己的手機也拿出來讓大家檢查。

但最後衆人還是沒有什麼發現。

“厲害啊,防守的還真是夠嚴密!”藍海辰點着頭冷笑到,“不過沒關係,早晚會將這個傢伙揪出來!”

“按理說殺手應該就在剩下的嫌疑人之中吧?”汽水突然開口。

“不錯,剩下的嫌疑人還有四個,殺手肯定就在他們之中!”藍海辰點頭說。 目前爲止,表面上的嫌疑人還有雙份、夢潔、大頭和白兔四人。但由於白兔的身份已經確定,所以實際嫌疑人只有三個。

“現在怎麼辦,怎麼進一步查出殺手?”汽水又問到。

“沒關係,我們還有林子傑。前一晚殺手不是想逼問警察嗎?那我們就同樣採取這個手段,反過來逼問一下殺手!

我到要看看,這個林子傑能有多硬氣,能不能抗住我們的逼問!”藍海辰說。

於是藍海辰和老王又回到領結那裏,藍海辰掏出匕首一刀紮在領結身上,領結慘叫一聲從昏迷中醒來。

“很好,林子傑告訴你,我們已經知道你是殺手了,你往警察水壺裏投毒的計劃也已經被我們看穿。

現在我問你答,如果不想吃苦頭的話,你最好老老實實回答我!”藍海辰踢了踢領結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