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許沐、王峯、陸雄輝在場,還有一個林時連想都沒想過的人…… 張羽倩!

王峯利用多媒體設備,放出了在辦公室與林時的對話。

會議室裏的人,聽了對話,先是竊竊私語,後是一臉的驚訝,最後全部都安靜了。

見大家都安靜了,王峯開口說道:“想必大家已經聽過錄音了,不知道大家有何想法?”

“這簡直不可思議!僅僅通過一些細微的觀察就看出了一個人背後的動機。”

“是啊,如果他在股票分析方面沒有人爲他提供內幕消息。”

“那他的分析能力可謂是天才級別的,幾十年後又是一代金融巨頭啊!”

會議室裏的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說道。


“你們可別高興的太早,今天他對我的分析就錯了……”張羽倩一臉幸災樂禍道。

“他說了一大堆關於我的推理,最後得出的結果竟然是我被包養了?

“哈哈!? 開什麼國際玩笑,難道不知道貧窮會限制想象力嗎? ”

“ 我只不過穿了比較便宜的衣服和褲子,忘記把自己買的項鍊取下來而已。 ”

張羽倩一臉不屑道。

會議室裏的人聽了張羽倩的話之後,面面相覷,一時不知道如何回答。

一方面張羽倩的哥哥是東坊證券首席執行官,一方面張羽倩也是公司內定的財務總監。

只是偶爾裝作分析師在分析部工作而已,他們可不好開口得罪這位“紅人”。

“我聽了林時的通話錄音後,就把他升爲特許證券分析師了。”

“但是這個職位需要衆人投票表決,如果今天的支持票數低於5人。”


“我會想個辦法,讓他重新回到銷售部。 ”王峯淡然的說道。


最終……會議中全票通過關於林時晉升特許分析師的提議。

“我提議……” 坐在圓桌最前端的一位男子突然說道。

衆人聽到他說話,紛紛把注意力轉向他。

公司首席執行官,張哲聖! 金融界裏跺一跺腳就會讓整個行業震動的人。

“啓動“黑月計劃”投票開始吧!”

最終……會議中以6比4的票數通過了這項提議! “散會吧!” 張哲聖見他的這項提議通過了,於是淡然的說道。

在其他人都走後,王峯卻留了下來。

“我知道你要說什麼,但是公司想要發展就必須要做出這樣的犧牲。”

“我是首席執行官,我比你看的更遠。” 張哲聖看着王峯緩緩說道。

王峯看着張哲聖…….張了張口,卻什麼都沒有說,起身離開了會議室。

林時離開了東坊證券的大樓後就接到了奚蕊的電話。

“木頭!你怎麼給我買了這套內衣啊?!”

“買了之後下半個月你就要與泡麪過日子了.……”

“ 要不……我拿去退了吧?” 奚蕊既高興又發愁。

自己男朋友給自己買自己喜歡的東西誰都會很開心,但是想到林時賺錢不容易。

奚蕊又覺得自己受之有愧。

“ 蕊蕊,我這個月賺了27萬。” 林時早就想告訴奚蕊了,只是一直沒有機會……

“天吶,你進傳銷組織了吧?” 奚蕊在電話裏大聲的說道。

“沒有,你聽我說,我在證券公司幫公司賺了很多錢,公司給我的提成。”

林時耐心的給奚蕊解釋道。

“那也不會有這麼多錢啊,你老實交代,你到底有沒有進傳銷組織?”


奚蕊一臉認真的說道。 在她的印象裏,27萬的話普通人工作十幾年才能賺到手。

而如今林時說他一個月賺了27萬,奚蕊馬上就聯想到了傳銷組織。

“如果進去了,要馬上金盆洗手啊,無論多困難我都會陪着你的。 ”

奚蕊和林時“苦口婆心”的說道。

林時:………

最後,在林時的不懈努力下,奚蕊終於相信林時的錢是從正規渠道賺來的。

林時掛了電話之後就回家了,難得有“一天”假,他可得好好休息休息……….

東方大樓分析部裏,衆人看到林時走了之後便開始討論要怎麼對待他們的新上司….

戴着眼鏡的男生說道:“這麼年輕一看就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屁孩啊。”

“竟然敢當着這麼多人的面讓我下不了臺,我一定要想辦法收拾他!”

張羽倩從會議室回來之後,便開始幫林時整理起分析部門的資料。

聽見衆人的談話,頓了一下,便沒有再理會。

“你們覺得他是什麼學歷啊?”這時一位微胖的女生說道。

“至少得本科或者研究生吧,不然怎麼當公司的特許證券分析師?”

這時另外一位女生說道。

“去他們銷售部問一下不就知道了?”這時,看起來三十歲左右的男人說道。

“我去問!我就不信有這麼年輕的研究生!” 戴着眼鏡的男生惡狠狠的說道。

待這位男生走了之後,衆人便沒有再討論,而是等待着這位男生的消息。

要是是研究生或者本科生也還好,輸了也就輸了。

如果不是………

他們有的是辦法來收拾這種沒有社會經驗的小屁孩!

戴着眼鏡的男生來到銷售部門,問了一下銷售部的同事關於林時學歷的事。

但是很多人都說不知道,於是他來到了林時“曾經”的座位旁邊。

看着正在辦公的伍宏問道:“哥們!你好,我們分析部來了一位大神,名叫林時。

可以告訴我一下他的學歷嗎?” 伍宏看着這位男生。

心想好端端的怎麼會過來問這個事?

伍宏正想回答不知道。

路過的白伊卻搶先一步道:“我上次幫陸總在人事部整理員工資料時,看到林時的學歷好像是高中。”

“真的嗎?你確定你沒看錯?” 這位男生聽到白伊的話就好像撿到寶一樣高興。

“應該不會看錯,我整理了兩遍才整理好呢!” 白伊一臉微笑的道。

“太好了,美女!謝謝你告訴我!”

“我得好好對待這位“新來”的證券分析師。”戴着眼鏡的男生一臉邪笑道。

和白伊道了別之後,這位男生馬上就跑回分析部了。

白伊看着離去的背影,眼中閃過一絲怨毒,但馬上就被掩蓋下去了。

無人知道這一絲怨毒是針對誰……

至於伍宏?雖然準備說的話被人打斷了,並且還揭露了林時的“老底”。

但伍宏覺得也沒什麼大不了,誰讓對方是美女呢?

於是,又埋頭繼續看林時給他整理的客戶資料。

分析部門裏,衆人正在談論一些關於股票分析的問題。

突然見到去打聽消息的男生回來了!而且跑的如此匆忙!

於是他們馬上得出這是一個好消息!

還沒等這位男生喘一口氣,衆人就好奇的問道:“知道了嗎?是什麼學歷?”

這位男生向剛跑了百米衝刺一樣大口喘着粗氣。

見大家用一雙好奇的眼神盯着他時,他既滿足又得意。

於是他猛吸一口氣道:“高中學歷!”

真的假的? 衆人一臉的不相信。

高中學歷只配給他們做助理,怎麼可能隨隨便便變成他們的第二個上司?

我覺得吧,他肯定是靠關係進來的,而且很有可能許沐許經理也不知道他是高中學歷!

我們應該去揭穿他!作爲他侮辱我們的代價! 這位微胖的女生用惡狠狠的語氣道。

對!沒錯! 我們現在就去許經理辦公室去揭穿他那醜陋的嘴臉!

衆人紛紛附和道。

說着,便一起起身走向了分析部經理室。

至始至終,張羽倩都在幫林時整理着員工資料,連看都沒看他們一眼。

戴眼鏡的男生敲了敲門。

進來! 許沐的聲音馬上傳了出來。

本以爲只有一個人過來報道一下今天的情況!誰知道來了這麼多人,許沐還以爲出了什麼大事情。

馬上站起來說道:“一個個都怎麼了? 是不是寫的分析報告又被網友罵了? 我就說嘛……..”

衆人見經理誤會了,馬上用手推了推戴眼鏡的男生。

這位男生身子一抖,馬上說道:“經理,我要向你揭發醜惡的嘴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