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看我們二人如何?我們來歷簡單,出自東荒聖學院,乃戰部後裔,清白無案底,天賦戰力都還說的過去,不知有沒有資格加入天雲宗?」楚莫離一本正經的配合著老狐狸,沒有絲毫的不耐煩。

「戰部的後裔能夠加入我天雲宗,那是絕等榮耀,不過仍舊需要考核,否則怎麼能夠堵住悠悠眾口呢。」老人淡然一笑,自我介紹道,「老夫天雲宗執法長老,端莫雲,位列上尊,暫且收你們做記名弟子,等會帶你們二人考核,一旦考核完成,就可以成為真正的內門弟子,可以參閱宗內五層以下任何古籍。」

一個執法長老便是上位大玄尊,這就是天雲宗的底蘊,一宗十長老,三十名執事,皆是玄尊以上的修為,長老更是大玄尊以上的境界!不知傳說中的宗主,是不是准帝,那就無法考究了,畢竟那個層次的人,不到宗門生死關頭絕對不會露面的。

「那徒兒拜見師尊,不知我需要的古籍可在五層以下?」楚莫離立即問道,他最關心的是戰部訊息,否則閑的蛋疼才會沒事拜師。

「不在,涉及戰部所有訊息,都是絕密,神國都不得借閱,除非拿等同於戰部訊息資料來換。」

楚莫離額間出現一道黑線,不能翻閱戰部訊息,那加入宗門有個屁用?

「不過你們可以例外。」端莫雲大有深意的笑了笑道。

「那就是可以借閱了?」楚莫離有點搞不明白對方到底是怎麼想的,自然要問清楚。

「可以,不過你翻閱多少古籍,就要補充多少你所知道,而我們不知道的。」端莫雲此刻卻是打楚莫離傳承記憶的注意,頓了頓又道,「我宗內關於戰部的消息,絕對物有所值,如果你的傳承記憶都不夠彌補,那隻能用秘術做抵押了,據我所知,戰部後裔在一定修為後都會開啟傳承記憶,裡面包含大量的上古秘術。」

楚莫離深吸一口氣,這才明白這個老狐狸真正的想法,不禁有些氣惱,自己拜師一點好處都沒有,還要倒貼見面禮!

「師尊,我們喊您師尊,您的臉會紅嗎?」楚莫離沒好氣的譏諷道。

「大家都是為了生活,我不會要你的大道奧義和法則感悟傳承的,只有象徵性的給點秘術,我也好有個交代,你說是不是?更何況我知道你們現在有麻煩,銀魅君府的人一直在盯著你和南落,加入我天雲宗,除了銀魅君府的人親自動手,他的狙殺令對你們沒有任何作用!」

「這天下,這岳州,誰敢為了那一點利益就準備和天雲宗為敵?三大神國都不會。」端莫雲自傲道。

「我懂了,秘術和戰部傳承記憶是算保護費了,拜師的保護費。」楚莫離嘲笑,搞了半天,自己拜師沒半點好處,反而要倒貼不少。

「哎,怎麼能這麼說,我也會用心教導你的,這是宗門規矩,我也不好破例。」端莫雲尷尬的笑了笑,為了能夠弄到戰部的秘術,也算是老臉丟盡了。

「好,我同意了,幾本秘術而已,算不了什麼,關於戰部的訊息,你們拿了也沒用。」

楚莫離不再考慮,加入天雲宗,南落的安全算是有保障了,也不用整天提心弔膽的跟著自己。

隨後,端莫雲令人在這偏峰上安排了一個房間,讓二人住了下來,然後去安排考核,讓楚莫離和南落有個正式的身份,其實他自己也知道,這只是走一個過場而已,如果楚莫離和南落都無法通過考核,那天雲宗真該滅亡了,而他更想看清楚楚莫離和南落真正的天賦。

別院內,只有楚莫離和南落,此刻南落打量了一下別院,別謹慎的問道,「我怎麼覺得這個老傢伙有點不靠譜?你覺得可靠嗎?」

「無妨,他應該不會對我們不利,否則也不會用這種方式和我們交換了,堂堂上位大玄尊,沒必要拐彎抹角的。」楚莫離頓時出言安慰道。

許久沒有休息好的二人清洗一番后便相擁而眠,在天雲宗內部,自然不再擔憂有人暗殺了,這一覺睡的沒有任何壓力。

直到天色將暗,端莫雲派人前來告知,考核時間安排在明天早上,全宗都會觀臨,讓他們準備充分一點。

… 天雲宗,佔據方圓百里的崇山峻岭,強者眾多,封王也不少,早上鐘聲響起,數千弟子匯聚,做著早課,形勢倒是十分壯觀。

早課是修鍊天雲宗的基礎劍術,等級不是很高,大約屬於普通的聖術,放在聖學院內都是極高的等級,可是在天雲宗,這只是最基礎的劍術,入門必須要學。

幾千人同時舞動劍術,氣勢恢宏,十分的壯觀,楚莫離和南落遠遠望著,被天雲宗的底蘊震撼。

半個時辰后,基礎劍術打完,端莫雲親自上前宣布,天雲宗內再添兩名內門核心弟子,師承執法長老,引起了眾人的好奇。

天雲宗橫跨幾個時代,總共幾代人,內門弟子不過五千人,核心弟子不過千人,今日竟然一下多出兩人,讓他們不得不好奇這二人是什麼人。

「下面請兩名弟子當眾考核,以安眾弟子心。」端莫雲微笑,伸手致意二人到中間來。

「原來是他們,昨日進入宗門拜訪的人,聽說是什麼戰部後裔,沒有聽過這個勢力啊。」

「我也沒有聽過,或許是個小勢力吧。」

「胡說八道,不懂不要亂講,小勢力?那他們報出戰部後裔后,執法長老會親自讓人帶他們進宗,今日就確定他們內門核心弟子身份?」

眾弟子三五成群,議論紛紛。

「第一關,便是考核天賦,天賦石已經準備好,你們準備下,讓我們看看你們是幾品天賦。」端莫雲微笑道。

楚莫離和南落不禁面面相覷,又是天賦石!在聖學院內將一個天賦石生生擊成齏粉,難不成今日又要再弄壞一個?

「你確定?弄壞了我可不陪。」楚莫離無語,這天賦石極其稀少,他可找不到第二塊。

「弄壞?」端莫雲眉間一蹙,天賦石是很堅硬的東西,比聖兵還要堅硬,一般情況下,不是玄尊,絕對弄不壞的,不相信楚莫離能把它弄壞,可是看著楚莫離和南落的表情,不禁問道,「你們以前弄壞過?」

「嗯,在聖學院的時候弄壞過一次,當我開啟六品光線的時候,天賦石就失控了,最後化作齏粉。」楚莫離沒有隱瞞,比較這點事情,天雲宗若是想查,輕而易舉。

「不可能吧,你試試給我們看看,這等情形,我活了千載,還沒有見過嗎?」

「不錯,我也想看看你是怎麼弄壞天賦石的。」

幾位長老好奇,紛紛出言道。

楚莫離聳聳肩,既然這八品強宗不在乎天賦石,自己也沒必要幫他們節約,上一次天賦石失控,讓他大受益處,現在這麼多玄尊看著,肯定沒有問題,便看向南落道,「你先來吧,不必留後手,能衝擊幾品就幾品。」

南落很快便完成了她的天賦測試,天地異象源源不斷,迭起虛空,衝擊眾人的視線,幾名玄尊出手才將異象壓制在天雲宗內,沒有驚動世人。

九品!

九品天賦,天降奇才,九品意味著絕等恐怖,南落的表現讓數千弟子炸毛,整個天雲宗幾千年來也沒出現一個九品天賦的天才,甚至八品精英都是極少數,每個八品都位列大尊之列!

九品,意味著稱帝,跨神靈!

「這……」眾長老執事都大吃一驚,彼此面面相覷,都望著端莫雲,感覺這個老傢伙佔大便宜了。

天雲宗年輕一代最強者,楚奇,八品天賦,比風擎宇和赤妖強一點點,此刻目瞪口呆,他一直號稱天雲宗最天才,可是今天卻被南落甩出了一大截,讓他無法接受。

「我擦,比楚大師兄還要恐怖的妖孽,居然是個女子!」

「天吶,我臣服了!我被她征服了!」


年輕弟子不淡定了,情緒直接失控,失去了原有的淡定。

「哎,端莫雲長老,這個弟子我收了,把她送到我這來。」一聲低嘆,彷彿來自洪荒深處的長嘆,聲音威嚴,覆蓋了整個天雲宗,驚的眾長老都無法言語。

「宗……宗主醒了!天吶,准帝親自要收徒了,楚奇師兄都沒資格成為宗主大人的關門弟子,沒有想到南落竟然直接晉陞為宗主關門弟子了。」

「宗主,這弟子是我的……」端莫雲哭喪著臉,誰不想擁有大帝弟子?將來可以名傳萬古,流芳千世啊!

「小端啊,你能教導未來大帝嗎?她最次也會成為真正的大帝,甚至可以晉陞神靈,萬古難得一見的神靈啊,老夫都沒有信心,你憑什麼?」身為準帝的天雲宗宗主言帝嘆道。

「神靈……」端莫雲嘴角抽動了一下,深知言帝絕不是為了搶弟子,而是真心想教導處一個無上強者來。

「弟子遵命……」端莫雲躬身說道,說完之後看著楚莫離,眉間顫動了一下,連忙道,「莫離啊,你就不用考核了,真不用了,快回自己的府邸,晚上我就教導你修鍊,你要的資料我也會幫你取來。」

端莫雲害怕楚莫離再弄出個九品,自己兩個弟子就都被言帝搶去了,對方是准帝,又是宗主,主動開口了,自己也沒有辦法拒絕啊。

「等等,考核是必須的,南落既然能夠衝擊九品,作為她的雙修道侶,怎麼也得是八品吧,我們確定了也好分配資源不是?」眾長老看戲不怕事大,非要讓楚莫離也考核一次。

「考什麼考,就按照八品資源分配,這個弟子是我的,不考了!」端莫雲怒瞪眾人,吹鬍子瞪眼,顯然是要威脅眾人了。

「考吧,如果他是九品,老夫允許他做你的記名弟子,如果真是九品,放在你那裡,只是暴殄天物而已,你不要阻礙了天才的路。」言帝身在雲顛山頂,聲音直傳山腳,但是卻清晰無比。

楚莫離無奈,只能再次考核了天賦測試,如上次一般,當光線亮至第六道線的時候,天賦石再次失去了控制,第七道幾乎同時亮起,不足十個呼吸間,便衝到了九品,楚莫離面孔抽搐猙獰,顯得極為痛苦。

言帝捲起沖霄帝威,突然現世,驚動了整個岳州,鎮住了虛空法則,將楚莫離和天賦石強行分開,蒼老的面容透著一股驚訝,這種情況他從未見過,不禁死死盯著楚莫離,想看清楚楚莫離究竟是如何做到讓天賦石失控的。

… 天雲宗,言帝大手一揮,將楚莫離和南落帶走,留下一群人目瞪口呆,端莫雲無語,好不容易騙來兩個徒弟,竟然被准帝一把全帶走了。


楚莫離被送入藏經閣第六層,這裡全是記載戰部和神滅時代的古籍,價值連城,平日除了長老級別的人,就連執事強者都沒資格進入!

封神榜,至高神器,戰神留下的最後一件遺物,教人聚功德,第一位封神強者戰祖鎮壓地獄,隕落之後封神榜四分五裂,散落宇宙各地,消失無蹤,再無人尋到。

第二件至寶,戰天槍,戰祖隕落之後,戰天槍屹立在地獄內,億萬年沒有動過,一直守候在戰祖屍骸身邊。

楚莫離翻閱著神器榜,心中翻湧。

排名第三的至寶神器,蕭弒天手中的噬天劍,劍可吞噬宇宙八方,一旦復甦,一劍可滅洪荒宇宙!神滅時代後跟隨主人失蹤。

排名第四的至寶神器,至尊神慕天殘手中的龍骨琴,自神滅時代後跟隨主人失蹤。

第五名,宿命劍,又稱奈何劍,乃戰神宿敵天幕星所持佩劍,最後沉於奈何橋下黃泉水之中,神級強者進入深處打牢都無法尋到,甚至神靈也因此而喪命。

第六……

……。

第一十八名,誅邪,戰神之妻南宮綺藍佩刀,神滅時代后重新鑄造,共四大形態,強大到無以復加,無人知道第四狀態爆發後會是什麼樣的級別,傳聞可以至高至尊神器相提並論。

……

第二十三名,打神鞭……

排名前五,除了封神榜和戰天槍,三四五名至高神器不分前後,神滅大戰之後他們並未正面衝突,無人知曉他們的至強者是誰,但是都知道,他們三人是僅次於戰神甚至並列的至高戰神。

神滅秘典。

一本充斥著荒古氣息的秘典吸引了楚莫離的注意,情不自禁的去翻閱,大眼不禁睜大。

蟻族皇者雲煙花,世間第一美人,戰力遠超戰神,戰祖和其他至高戰神,最後一戰,戰神頓悟,以身化地獄,演化輪迴,覆滅蟻族,留雲煙花一命,戰神恩德感化蟻族皇者,令其歸地獄,化三生石……

奈何橋上的彩虹,億萬載不變,橫跨天際,至今不滅,鎮守地獄,或許正因為這一道彩虹,地獄惡靈才止於奈何橋,並不能為禍世間。

「一道彩虹?」楚莫離眉間緊蹙,心神大震,突然覺得一股熟悉的記憶衝出識海,絞的他心魂欲裂。

「為什麼會這麼熟悉?我又為何如此敬畏那一道彩虹!」楚莫離抱頭低吼,雙眸泛紅,識海深處似乎有更多的記憶被壓制,那不是來自自身的壓制,而是來自輪迴大道和天道的壓制。


「我感覺我是第一代戰部的人,難道我是輪迴之人?為何此刻我是如此的難過,好像丟失了什麼!」楚莫離眼眶泛紅,彷彿丟了最珍貴的東西。

「提到戰神,我就會熱血沸騰,彷彿親臨了神戰…。。」楚莫離腦子混亂,壓制了許久才平靜了下來,繼續翻閱著古籍,想找到關於戰部的消息。

戰部,才是神滅時代后最有價值的線索,找到戰部,一切都可以解釋。

「戰部論」

楚莫離雙眸精芒一閃,打開了一本上古秘典,上面寫著戰部的發展史,字裡行間充斥著敬畏。

戰部統帥戰金星,副帥,戰狂!


戰部本部,一百萬人,小戰部,戰部第一代後人,一百萬人,神衛部,弒天部,天殘部……

……

神滅一戰,死亡過半,最後殘餘部隊共計兩百萬餘人,最後修復九重天,千載之後莫名消失,無人知道其下落。

推測,戰部依舊存在九重天,並未進入太古宇宙,戰部的人依戀九重天,這裡的一切都能讓他們懷念戰神,感恩戰神。

楚莫離看著上面記載的一切,眼角不自禁的流出一滴眼淚,心如刀割,心若雷擊。

尤其是看到戰部論最後幾個字的時候,楚莫離再也忍不住了,當年被人幾乎打死的時候都沒有哭,沒有眼淚,如今淚如雨下,完全是發自內心的發泄。

『戰部愧對戰神,世人愧對戰神!戰部願自封萬載,只望再見戰神!——轉載自戰金星留字。』

「好熟悉的一句話,我似乎在哪聽過。」楚莫離低語,繼續翻閱著古籍,這些古籍不是秘術,只是後人對神滅時代的描述,可是楚莫離卻如饑似渴的汲取裡面的訊息。


整整三天三夜,楚莫離沒有離開藏經閣第六層,翻閱了無數古籍,終於確認,戰部還停留在九重天,戰部之冢的確在九重天!戰部本部的人還有存活於世間,而且並未自封的人!

最後在藏經閣深處發現了一篇關於霸血龍脈的記載,第一代霸血龍脈的強者居然是憑空出現的,沒有家族,沒有傳承,出現的莫名其妙,只知道他冠名楚霸王,他似乎也在尋找戰部之冢,最後引出了世間僅存的神靈,發生最後一次滅神之戰,最後失蹤。

「現在可以確定兩件事,第一件事就是戰部之冢在九重天,第二件事是我可能真和第一代戰部本部有很大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