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塵把自己海島基地裏面山寨生產的生化魚類帶到了南洋的熱帶海域裏面,發現這些小傢伙根本就是水土不服啊,要是放在北冰洋的冰水裏面,可能死的更快。這個買賣基本上沒有從察德樂研究所裏面搶走的希望了。

葉塵有些不服氣,明明使用的藥劑是差不多的啊,爲什麼察德樂研究所培育出來的生化魚類就這麼生命力頑強呢?“你們就沒有其他的研究方向了麼?跟維斯的合作真的是讓我心裏面不舒服。”葉塵抱怨說道。

“研究項目太多了,哈哈哈哈,你也知道我老闆的腦子裏面充滿了各種的奇思妙想,只要冰雪集團有資金支援,他的科研就停不下來的。下一步可能在撒哈林大沙漠裏面搞一個仿生戰鬥機甲的研發項目。”

“哎?仿生技術,這個聽上去有些古老啊。”

“是的,應該在五年前左右的時候紅了那麼一陣子,誰知道諾希傑怎麼想的呢。可能是那種技術又有了突破吧,應該是這樣的。”

葉塵和洛洛珂兩個人邊吃邊聊,一頓愉快的晚宴就這麼結束了。

回到了凌妃煙的別墅裏面,葉塵還在思考改良的事情。還沒有進入到正經戰鬥中去,就被自己人給了一個六十分一下的分數,這就是生產設計的不及格。葉塵沒有辦法太多責怪皮皮和漢斯兩個人。他們只是兩個人,對於研究所的科研團隊來說,一點都比不上人家的規模和實力。葉塵隱藏在考慮什麼時候能讓冰海公司有這樣的科研團隊呢?什麼時候才能賺出來組建研究所的資金呢?

“吃完飯還是這麼眉頭緊鎖的樣子啊,沒談好麼?”凌妃煙關心地問道。

“洛洛珂還算是給面子的,要支援我一百萬美刀呢,買廣告位還真是燒錢啊。”

“安熱迪給的價格已經很低廉了,這麼熱的關注度,我覺得怎麼也要八百萬美刀以上才能弄一個廣告位呢。”凌妃煙對於商業推廣還是非常瞭解的。

傾城國際在宣傳新的珠寶產品的時候,就花費了鉅額的資金通過各種渠道進行宣傳,要不是彼得那邊免費配合,可能成本要翻兩倍以上才能達到今天這種效果呢。

彼得作爲猶斯蘭的控制者,免費出境,真的是給足了葉塵的面子啊。 “我是怕竹籃打水一場空的……”葉塵把洛洛珂對於他們戰鬥機器人的實力分析情況跟凌妃煙說了一遍。

“那又有什麼關係呢?只要你的戰鬥機器人一經淘汰,立刻就在廣告位上更換傾城國際產品廣告,也沒有什麼浪費的事情啊。”經過凌妃煙這麼一提醒,葉塵才發現其實一點浪費的地方都沒有呢。

“哈哈哈,那就這麼辦吧。”葉塵終於下了決心。

沒錢的日子真難熬啊,原來大手大腳的時候,根本就不會對這幾百萬美刀的事情思考這麼久的時間呢。

葉塵用手機給安熱迪發了一條短信,把選定好的廣告位告訴了安熱迪。

“洛洛珂說的改良產品的事情,你有什麼打算嗎?”凌妃煙聽說在前幾天海島基地已經把戰鬥機器人運送到了比賽場地的倉庫裏面去了,現在還來得及麼?

“比賽場也是有維修和維護設備的,關鍵就是技術,我真的是對皮皮和漢斯沒有信心了啊。”葉塵知道,他們兩個現在往戰鬥機器人身上安裝的武器系統,都是仿照安熱迪送過來的產品做出來的,其他東西也都是老技術了,技術水平還停留在幽冥基地的時代呢。

“還是問問辰光吧,這種事情他要是打算幫忙的話,應該有方法的。”

葉塵聽完凌妃煙的建議,也打算去海島基地看一看了。如果在未來的某一天,真的能組建自己的研究所,辰光、梵波若他們絕對是科研主力隊員。

在海島基地上,伊森幾個人正在加緊時間生產給猶斯蘭提供的那一架戰鬥機器人,時間已經不多了,彼得還要在猶斯蘭的工廠裏面安裝他們自己研製的一些部件呢,所以最好是速戰速決了。

嚴昶這些天裏面過的非常滋潤,整個臨江市好吃的好玩的地方都溜達了一遍,吃吃喝喝就是他的主要業務。看來還是有個靠山好辦事啊。

在聖百德堡的這段時間,嚴昶和亞莫扎每天從牀上起來的第一件事就是考慮今天的利潤能有多少,手下人等着他們的錢吃飯生活呢,形勢所迫讓兩個殺手精英轉行成了商業精英。

葉塵從臨江市的港口直接坐船來到了海島基地上面,發現大家在工廠裏面乾的熱火朝天的景象呢。

“哎,你們自己忙自己的,我就是隨便過來看看。”葉塵從門口往裏面看了一圈,就直接離開了。他這一趟的主要目的就是來找辰光的,這傢伙跟梵波若一樣,是個沉悶型的宅男,不主動找他的話,從來就不知道他在做些什麼事情呢。

火山口的生化研究艙已經不再是當初的模樣了,經過這些人的不斷改造,整個火山口的底部和山腰上面都是研究設備和儀器,反正整個海島基地都是自己人,也不怕這麼隨意堆放會泄露什麼祕密的。

“老大,你過來了啊。”梵波若看見葉塵出現在山腳下,急忙從上面跑了下來。這個梵波若已經沒有了老氣橫秋的狀態,在新的進化微生物軀體裏面生活了這麼久,他都快變成另一個雙子座了。

“最近忙什麼呢?也看不到你的人影。”

“你也知道我對金屬製品是不太擅長的,這種研發工作可別找我啊,哈哈。”

“你這個傢伙啊,一點上進心都沒有了啊,你看看諾希傑和惠琳思的發展,以後就別把找他們算賬的想法放在腦子裏面了啊。”葉塵恨鐵不成高地數落起來梵波若了。

進化微生物的研究項目也差不多到頭了吧,一種小生物的微型生態文明能發展成什麼樣子,不是特別重要。與人類的整體大文明相比,就算它們的戰鬥力再高,也不會對現實起決定作用的。

“關鍵是沒有必要啊,你已經把自己組織轉型成商業化的跨國集團了,查爾曼俱樂部和黑龍馬歇爾都這麼做了。以後戰鬥的機會就越來越少了,還能投入鉅額的資金做這方面的事情嘛?你要是實在想把海島基地的科研做起來的話,先來三五億的研發資金再說。你也不看看冰雪集團對於科研方面燒了多少資金,不是隨便就能做出來的。”

歸根結底還是錢的問題,葉塵沒有了底氣,吭哧了幾聲,也沒找出反駁的措辭。

殺手俱樂部的轉型並不代表徹底放棄這一塊的業務,要不然沒有了戰鬥力量,怎麼保護自己的商業買賣呢?難道就光憑一張嘴嘛。

“算啦,我還是先找辰光聊一聊吧。”葉塵不再理會梵波若的工作,獨自一個人來到了火山口裏面的生化實驗艙中。

各種儀器都在閃爍着小燈光,葉塵看上去覺得辰光比梵波若要忙碌十倍呢。

“又有什麼吩咐啊?”辰光聽見外面有動靜,開門一瞧,原來是葉塵啊。

“咱們要參加國際維和行動隊舉辦的戰鬥型機器人大賽了,來點有用的技術好不好啊。”

“這都是小孩子的玩意,這麼在意幹嘛。”辰光超然脫俗的表情讓葉塵恨不得把他給扔到菜市場裏面聽聽討價還價的市井小民的吵鬧之聲。

“好歹這個海島基地的研究設備算是不錯的了,別白白浪費啊。”

“咳咳……你的要求也太低了吧,這也算不錯啊。”辰光看着這個小型實驗艙已經被亂七八糟的設備堆放的像是一個雜貨間一樣,都不想再去吐槽葉塵了。

“我……是有好好建設一番的打算了……但是手頭的資金問題始終讓人很頭疼的啊。我打算用這次的戰鬥型機器人比賽來給傾城國際和冰海做一波超級宣傳,你也出出力吧。到時候賺了錢我肯定是要把研發設備好好建設一番的。”葉塵態度誠懇地做了保證。

本來商業上的事情跟辰光就沒有什麼關係,但是聽葉塵這麼說,好歹也有點動力了。

自從辰光上一次喬裝打扮在東瀛羣島跟着檢查團去維斯的商業基地考察了一圈以後,辰光看了看從察德樂研究所偷回來的各種資料。 因爲辰光和梵波若本身所研究的進化微生物屬於生化科技,跟察德樂研究所的研究範圍是大部分重合的。對於生化比較在行,普通的金屬武器裝備就差勁好多了。海島基地根本就沒有完整的重工業鏈,不可能憑空想象就能把產品生產出來的。

“能不能搞定啊。”葉塵看着辰光沉默不語的樣子,心裏面很糾結。

“改造機器人,我手裏面有的這些東西你也是知道的,這樣吧,用我研發出來的膠水裝到戰鬥機器人的內部吧。”說着,辰光從角落裏面找到了一桶藍色而又粘稠的液體。看上去有些噁心,好在沒有什麼特殊的味道。

“膠水?你是不是沒有完全理解我的意思啊?”葉塵看着辰光手中的塑料桶,有些哭笑不得。

“這是一種含有智能金屬離子的凝膠,我讓進化微生物吞噬了金屬微粒以後,把它們的密度進行了稀釋,然後一點一點的在微笑形態中形成了類似於神經元的金屬絲和結節狀結構體,電流和數據信號是可以在這種結構中進行傳遞的……”

葉塵沒有打斷辰光的介紹,反正他一句話也聽不懂,就知道辰光弄出來了一個貌似很高大上,其實一點用也沒有的東西。

“這東西是膠水,爲什麼要裝在戰鬥機器人的身上啊?”葉塵想象不到這兩個東西到底能有什麼關聯。

“在戰鬥的時候,機器人免不了是需要受到很大程度上的損傷的。尤其是控制芯片和線路板,這種關鍵部位失效以後,整個機器人就變成鐵疙瘩了。這種膠水凝固在受到攻擊的部位,就算裏面的零部件受到破損,也能在短時間內恢復作用的。就相當於在金屬結構中生長出來了控制線路。”

看着葉塵一臉茫然的表情,辰光也懶得解釋了,直接拎起了一桶膠水,然後帶着葉塵回到了海島基地岸邊的工廠外面。

“伊森,找一個生產型號的機甲過來測試一下。”辰光朝着工廠裏面喊了一聲。

不一會,一個金屬大傢伙走到了辰光和葉塵的面前。這是在工廠裏面負責搬運的機器人,塊頭很大,動作也很靈活。

“需要我幫什麼忙麼?”伊森站在了大傢伙的後面問道。


“開火吧,別炸碎了就行,讓它身長出現破損。”辰光漫不經心地說道。

伊森扭頭看了看葉塵,葉塵給了一個肯定的手勢,然後一溜煙躲得遠遠地。

“噠噠噠……”

伊森手臂裏面的大孔徑步槍瞬間就噴出了一條火舌,把這個運輸型機器人胸口的位置狠狠來了一頓掃射。

裝甲板脫落,火花四濺。伊森沒有攻擊能源塊的位置,要不然這個大爆炸會把工廠的設備震盪失效的。

機器人的控制等從藍綠色變成了紅色,最後直接熄滅了。看樣子是被這種機槍的攻擊打壞了控制器或者信號傳遞裝置。伊森停止了射擊以後,葉塵走了過來,看了看眼前這個機器人的慘狀,覺得過一陣子自己派出去參加比賽的那一個戰鬥機器人也好不到哪去的。

地上的金屬板還在發燙,葉塵用手拿起來觀察了一下。二十毫米厚度的一般合金鋼板,經受不住伊森的攻擊。

辰光走到了跟前,仔細檢查了一下損傷的情況,然後朝着葉塵點了點頭說道:“貨真價實的傷害啊,哈哈哈哈,等一會我讓你看看這種凝膠的作用。”

辰光看着機器人身上冒煙的部分,確定沒有出現明火,然後把裝着凝膠的水桶朝機器人胸口的位置直接潑了過去。

一身藍色的膠水看上去實在是黏黏糊糊的,葉塵怕這東西粘在自己的身上,連忙後退了幾步。

“滴滴滴……”十幾秒鐘之後,機器人顯示屏上的光點又開始閃爍起來了。

“伊森,給這傢伙下達幾個動作指令,看看有什麼問題沒有。”

走、跑、跳,拳腳攻擊……

原本已經被伊森打熄火了的機器人現在彷彿跟沒受到傷害之前的狀態是一樣的,除了身上這些黏黏糊糊的膠水以外,都很不錯的。

“來,客觀地評價一下,是不是很神奇?”辰光一臉傲嬌地看着葉塵。

“什麼啊?這就算是修復了?”葉塵走到了跟前,很仔細地看着機器人胸口原先破損的地方。坑坑窪窪的彈片痕跡已經被膠水給抹平了,裏面順着傷口的位置,直接滲透進入了機器人的零部件裏面,這種膠水難道不是粘合劑麼?

葉塵用手摸了摸,粘性不是很強,就像是小學生做手工使用的那種固體膠棒一樣,一點也不像是能把金屬製品連接起來的材料。

“這是用來修復的,不是粘東西用的。”


“塗在上面就算是修復了麼?”

“伊森剛纔發佈的指令已經被它完全接收到了,而且能夠順利執行,就說明在破損的地方,已經被這種膠水裏面的金屬微粒行程的連接通道重新組成了控制信號的傳輸線,明白了吧。”

“很嚴重的破壞怎麼辦?比如缺胳膊短腿的。”

“你乾脆說原地爆炸好不好啊,都被敵人揍成那副德行了,就別想着掙扎了。”辰光很現實地說道。

葉塵想了想,也是這麼個道理,哈哈哈,反正人們都是喜歡把要求一步一步提升的很高的樣子。

“這個凝膠不僅能用來修補自己的裝備,灑在對手身上,也能直接侵蝕掉他們的控制系統。只要膠水滲入進去金屬零部件的內部,直接就能讓他們的信號錯亂,或者釋放干擾信號,讓他們的動作立刻失靈。”

“哎,這個不錯啊,很實用的啊。”

葉塵聽到了辰光所說的這種功能,頓時就覺得膠水的作用已經是非常不錯的了。必須要添加在戰鬥機器人的身上。

“皮皮,你們把給猶斯蘭生產出來的那一輛戰鬥機甲弄好了以後,就去比賽場倉庫那邊把咱們的機器人給改裝一下吧。那邊都有現成的工具吧?” “沒問題的,什麼東西都有。不過按照設計來看,給猶斯蘭生產的這個機器人,戰鬥力連咱們的一半都趕不上呢。到時候成了炮灰,彼得會不會認爲咱們故意給他殘次品的啊?”皮皮有些擔心,不管怎麼說,彼得現在都是猶斯蘭的老大,他要是心存芥蒂,以後的事情就難辦了啊。

“哎,沒辦法啊,這件事情我會提前好好跟他叮囑一下的。”葉塵嘆了口氣,誰讓他非要趟這攤渾水呢。

其實,要是陸猛不讓葉塵以臨江市傑出企業家的身份參賽的話,很可能葉塵會和彼得以猶斯蘭的名義共同研發一款戰鬥機器人來參加比賽的。這樣的話,不管是勝利還是失敗,對於葉塵都沒有太大的影響呢。

蘇拉瑪站在比賽場下面的監控室裏,看着畫面上好幾十臺戰鬥機器人存放在了康空母艦腹部的倉庫裏面,心中非常滿意。

作爲特米巴和安熱迪的頂頭上司,蘇拉瑪在這次比賽中的任務是相當艱鉅的。因爲戰鬥型智能機器人的水平代表着一個企業或者地區的高科技水平的集合體。除了把白頭鷹帝國主要的工業製造商和武器裝備生產商的廣告給打出去以外,蘇拉瑪要儘可能地蒐集各種類型的機器人身上的技術數據。

就像是冰雪集團用三臺機器人蔘賽一樣,蘇拉瑪也要蒐集數據,儘可能地越多越好。

“我覺得等着這次比賽結束以後,歐羅巴大洲那邊的市場就會被咱們給拓展出來的。”特米巴恭順地站在一旁,小聲說道。

“人家是封閉的地區化市場,咱們的產品就算勉強進入以後,加上高額的關稅,競爭力也是上不去的。除非是走黑貨運輸渠道,根本就不經過他們的海關,這纔有希望呢。”

國際維和行動隊的影響力是非常有限的,畢竟不是所有的國家和地區都買他們的賬。特米巴和安熱迪知道自己這個頂頭上司非常想把情報網絡覆蓋到歐羅巴大洲那邊去,所以他們纔會如此地接近葉塵等人,就是想把他們的勢力扶持起來以後,能爲白頭鷹帝國的情報網建設渠道。

“南洋那邊的武器裝備銷售情況怎麼樣了?”


“第一批貨已經全部銷售一空了,但是因爲葉塵忙着做這個機器人大賽的準備工作,暫時沒有往下進行這個事情。”

“他們參賽的設備已經運送到咱們這邊的倉庫來了,你覺得怎麼樣呢?”

“這個……很一般啊。”

作爲白頭鷹帝國的情報部門人員,他們都見過很多先進的戰鬥機器人型號和技術,對於葉塵這種大衆化的產品,一點特色都沒有。應該是不會取得好成績的。

蘇拉瑪知道了葉塵購買船體廣告位的事情,跟實況轉播的媒體已經打好招呼了,到時候給幾個特寫鏡頭,也算是對得起這個小小的合作伙伴了。

皮皮和漢斯坐着遊輪來到了比賽場的倉庫裏面,帶着辰光新型研發出來的東西開始進行了局部的改裝。無非就是把這種東西真空密封好,然後安放在機器人的軀體內部,只要被攻擊破碎之後,自動流出來進行修補就算是OK了。

整個倉庫裏面非常熱鬧,很多廠家都在改造自己的機器人。

葉塵感覺這段時間以來,安熱迪越來越殷勤了,好像葉塵的參賽機器人是種子選手一樣,讓他有種亞歷山大的感覺。不就是在他的手裏面買了一個價格超級低廉的廣告位麼?一次感覺安熱迪已經把他給當成貴賓客戶來照顧了。白頭鷹帝國什麼時候把服務質量抓的這麼近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