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楊公司在海外能做起來,可見聞丹的本事。

陽頂天不相信葉楊有什麼本事,今天只看了一眼,他就看不上葉楊。

五點左右,聞丹給陽頂天打電話,讓陽頂天去她的辦公室。

www•ttκΛ n•co

聞丹的辦公室很寬大,桌子尤其大,這給人一種無形的壓力感。

“這女人,性子強勢,有掌控欲。”

陽頂天暗想。

他不是心理學家,但桃花眼很敏感。

聞丹對着電腦在處理文件,看到陽頂天進來,她瞟了一眼,道:“稍等。”

陽頂天一看不對了,叫道:“喂,我說聞姐,你別給我來這一套啊。”

聞丹擡眼看着他:“怎麼?”

陽頂天道:“我回來的時候,我爸爸跟我說,國內官場習俗比較重,上級召見下級的時候,爲了顯示威嚴,會故意冷落他幾分鐘或者十幾分鍾半個小時,還美其名曰學習時間,你是不是也是跟我玩這一手啊,我跟你說聞姐,我對你們老外這種習慣,深惡痛絕,你要是跟我玩這一手,我不幹了啊。”

他說着,轉身就走。

“你等一下。”

聞丹忙叫住他。

陽頂天轉身看着聞丹。

四目對視,聞丹笑了起來:“你誤會了,不是你想的那樣。”

“不是就好。”陽頂天聳肩:“你們老外,習慣於玩這一套,我們那邊的人,則習慣於直來直去,你有話,直接說,讓我滾蛋,我馬上走人,但別跟我玩學習時間那一套。”

聞丹眼晴眯了一下。

陽頂天微擡着下巴與她對視。

他要看聞丹發不發火。

一般來說,商場也好,官場也好,都容不下陽頂天這樣的剌頭。

上級打壓下級,本來就很正常嘛,你下級這麼跳,上級還怎麼玩?

這樣的剌頭,真正能見到的,是國企,而且是陽頂天他爸爸那個時代的國企。

那會兒的工人,叫做國家的主人,沒有犯罪行爲的話,是不可能開除的,碰上一些全身是剌的工人,領導會非常頭痛。

拿陽頂天媽媽來說,當年就敢騎在副廠長身上拿鞋底子抽,然而廠裏拿她沒多少辦法,當年是因爲廠裏不太公平,欺負了陽頂天爸爸這個老實人,所以身爲家屬的馬翠花發飈了,最終這事也不了了之。

但在私企,這種剌頭是無法容忍的,一般來說,都只有一個字:滾。

陽頂天現在就要看看,聞丹是個什麼反應。

今天的他,確實無法容忍別人在他頭上裝腔作勢,但他同時也是故意的。

即然扮演宋義,那麼正常情況下,忍一下也是可以的。

之所以這樣,其實是不想陪刀美娜玩了,他覺得刀美娜有點兒瘋狂了,然後他對聞丹的觀感還不錯。

萬一聞丹真的沒有出軌,難道他真的去勾引聞丹,再拍了視頻給刀美娜?

他做不出來。

所以,他這會兒藉機發飈,如果聞丹忍不住,直接把他開除了,那也是好事。

當然,他還會暗裏調查聞丹,但至少用不着他自己上馬去當演員了。

讓陽頂天意外的是,四目對視,聞丹竟然就笑了:“我說了是個誤會,另外,我想要糾正你一點,這是中國,你纔是老外。”

“這女人,能硬能軟,難怪她能成功。”

不管聞丹說的是真是假,聞丹這種不會輕易動怒的性格,還是讓他讚賞的,要是換了陽頂天,那就是一個字,滾,管你是不是人才,他今天的性子,可真是不好。 “合着我纔是老外啊。”陽頂天裝出懊惱的樣子:“好吧,你是地主,你說話。”

聞丹咯咯笑,道:“我這裏真要個文件急要處理,給我五分鐘。”


她雖然沒有發怒,但也沒有因爲陽頂天的抗議而妥協,還是晾了陽頂天五分鐘。

“這女人,厲害。”

陽頂天暗贊。

“好了。”

五分鐘後,聞丹起身,對陽頂天道:“喝茶還是咖啡。”

“當然是茶。”陽頂天道:“我雖然是老外,但身體裏流着中國人的血,洋裝雖然穿在身,我心一半是中國心。”

“歌詞錯了吧。”聞丹笑道:“後一句,我心還是中國心吧。”

“那這歌有問題。”陽頂天亂扯:“海外好多華人跟外族人通婚的,混血非常多,很多人甚至沒有一半中國心,只有四分之一,或者五分之一。”

“倒也是。”聞丹點頭,給陽頂天泡了茶,道:“小宋,你對公司業務有所瞭解了吧,公司明年起,準備主打非洲市場,你有什麼看法?你對非洲瞭解嗎?”

“瞭解一點。”

陽頂天點點頭,張口就來:“非洲有兩個主要關健先要抓住。”

“哦。”聞丹來了興致:“哪兩個主要關健詞。”

“第一個詞是多。”

“多?”聞丹眼中帶着疑惑。


“對。”陽頂天點頭,把花千語龐七七她們總結的,現場又賣給聞丹。

聞丹雖然是個厲害女人,但強中更有強中手,她若跟花千雨龐七七去比,那還要差着一截,層次就不同,那些女人,纔是真正的九天之鳳。

葉楊在聞丹面前牛逼得要死,碰上龐七七或者花千雨,他跪舔都還不夠格。

花千雨幫着龐七七治國,自然先就要調查馬剎和整個非洲的情況,自身的定位,在國際上的角色,加上一個塔娜幫着分析,一套一套的。

陽頂天每次聽得昏昏欲睡,但哪怕只怕了半耳朵,也足夠用了。

“非洲一是人口多,總人口十三億,跟中國差不多,但事實上,他們的人口統計是不精確的,中國這種嚴格戶口制都有很多黑戶,別說非洲那邊很多地方還是半原始的部族,所以國際上的主流觀點是,十五億到十八億之間,遠多於中國。”

所謂國際上的主流觀點,自然就是陽頂天女人們的觀點,不過龐七七她們的看法是正確的,雖然也不完全準確,事實上沒有誰能把非洲人口完全準確到小數點以後三位。

她們也是大致預估,但確實非常接近真相。

“人口就是市場,這一點你同意吧。”陽頂天道:“雖然這個市場購賣力嚴重不均衡,但潛力無限。”

“確實是這樣。”聞丹點頭,淺淺的喝了口茶:“第二多呢。”


“第二是資源多。”

陽頂天道:“光人口多沒用,如果沒有東西交換,多一個人只是多一張嘴,那完全一點用沒有,然而非洲資源極其豐富,這些資源,是全世界都需要的,那人口就越多越好,人口越多,需求越大,就越需要開發資源來換,所以還是前面那個結論,潛力無限。”

“對的。”聞丹用力點頭:“你說得對,再有呢。”

陽頂天只是要吸引聞丹,他覺得聞丹人不錯,不太想照着刀美娜的要求去做。

但對聞丹這樣的女人,是個男人就有徵服欲,越是優秀強勢的女人,征服她,就越有成就感。

這是男人的通病。

真要陽頂天總結這些,那是不可能的,不過還好,他聽來的東西還有,道:“另一個關健詞,亂。”

“亂?”聞丹眼中露出凝思之色,她要開發非洲市場,當然要調查,也就有所瞭解,不過還是想聽聽陽頂天的看法。

“是的,亂。”陽頂天加重語氣:“非洲非常亂,非洲以前是西方的殖民地,英法,西班牙葡萄牙這兩顆大牙,以及後來的美國,再後來的蘇聯,在這裏面攪和了上千年到幾十年,各種利益糾葛,上帝都理不清楚。”

陽頂天微微一頓,又道:“後來中國加入,尤其是近些年中國倔起,給了西方人極大的壓力,對於非洲這個歐美的後花園,西方國家是極力抗拒中國進入的,因此,針對丹楊這家公司,非洲的亂,還有着另外的意義。”

“確實是這樣。”聞丹嘆了口氣。

市場飽合,大家都盯着非洲市場,可去非洲經商,即有機遇,也有血淚,有無數的中國商人,揣着紅心去,捧着碎心回,有的甚至回都回不來,這樣的例子,聞丹知道很多。

她之所以延攬陽頂天,可不僅僅是因爲陽頂天幫了她一點小忙,更不是想要氣葉楊,她不是這種女人。

陽頂天會法語,再一個,陽頂天還有美國國籍,這些,纔是聞丹最看重的。

開發非洲市場,風險太大啊,需要一個強有力的幫手。

“但所謂危機危機,有危纔有機。”陽頂天把花千雨的話原樣賣過來:“非洲大,惡意滿滿,這是危,但非洲人口多,市場潛力大,這是機,關健我們要怎麼在危險之中去偷雞。”

他說着,做了個彎腰縮頭偷雞的手勢,一下把聞丹逗笑了。

聞丹手中端着茶杯,這一笑,茶杯一頃,倒了點茶水在腿上。

“啊呀。”

茶水還有點燙,她不自禁的叫起來,急忙拿手去抹。

“沒事吧。”陽頂天問。

“沒事。”聞丹拿過紙巾抹着腿上的茶水:“還好。”

她穿着套裙,這麼坐着,半截大腿就露在外面,在辦公室裏又沒穿褲襪,腿上便明顯看到紅了一片。

“都紅了。”陽頂天叫。

“沒事的。”聞丹微皺着眉頭,有點痛:“我塗點兒藥膏就好了。”

她這辦公室是套間,裏面還有休息間衛生間什麼的,平時也準備了一點常用藥。

“塗藥效果不太好。”陽頂天道:“不如我給你發一下氣吧,發氣見效快。”

“發氣?”聞丹愣了一下:“氣功?”

“是的,氣功。”

“你還會氣功。”聞丹帶着笑意:“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陽頂天一臉正色:“我先就跟你說過了,我們老外,性子就是直,說一就是一,說二纔是二。”

聞丹咯一下笑起來:“我們說一也是一,說二也是二的。” “非洲市場也難。”聞丹道:“正如你說的,非洲潛力無限,但風險也高。”

陽頂天道:“我下午看了一下,公司最近要搞一個新品發佈會是吧。”

“是的。”聞丹點頭:“後天。”

她說到這裏眉頭一揚:“這個新品發佈會是我們公司明年主打的幾款產品,如果成功,公司應該能更上一層樓。”

“肯定能成功。”陽頂天舉杯:“預祝新品發佈會成功,訂貨一舉超十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