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隨著庄浩和孟塵這場戰鬥的結束,眾人也是回到了之前的那般狀態中,修鍊的繼續修鍊,沒有修鍊的則是在思考著應該挑戰哪個位置的人比較合適。

沒過多久,新一輪的挑戰便是再度上演,很快就有人開始挑戰金色站台上的人。

不過在觀看了庄浩和孟塵的戰鬥后,後面所發生的這些戰鬥相比起來,吸引力上自然是要欠缺很多。

一些低一層的人在修鍊恢復后,便是將目光放在了上面層的金色站台上,若是還有位置他們就直接抵擋著金色洪流上去,若是沒有位置的話,他們就只能夠向上一層位置的人發動挑戰。

很快就有一些人出現在了第二層和第三層的位置,到了這種時候,他們都親身體驗原來越往上層提升的修鍊速度就越快的好處,一些人目光偷偷的瞄著那第一層的位置,心中感到羨慕不已。

但也僅僅只是敢羨慕一下罷了,根本就不敢去發出任何的挑戰,那樣無疑是自取其辱,甚至還有可能會被直接擊殺。

這種蠢事,他們還不會去做,畢竟就算是如今的位置也能夠享受到很不錯的修鍊速度。

兩日之後,第二層和第三層的位置上都已經被人佔據著,修為大多都是破荒境圓滿的人。

不過在第三層的位置中,江陵那破荒境初期的修為卻是顯得有些『刺眼』。

片刻之後,第四層的一個男子抬頭將目標鎖定在江陵所處的那個金色站台上,這個男子的修為處於破荒境後期的境界,雖然他也親眼看到了江陵和陳楷之間的那場戰鬥,但他卻認為他的實力並不會比陳楷。

就算打不過江陵,但想要保住性命的應該也不會是什麼太難的問題。

所以,不管怎樣,他都打算挑戰江陵來嘗試一下,能勝那自然是最好的,不能勝,他也可以繼續在原本的位置上繼續修鍊,並不會對他造成什麼損失。 「看來江陵又要面臨挑戰了啊!」紀老者目光盯著光幕,旋即感嘆一聲。

自從陳楷被江陵擊殺后,他的確是依靠這場戰鬥震懾到了許多人,所以一直過了這麼長的時間都沒人再來挑戰他。

但現在位置比較緊張,比起陳楷更加厲害的人並不是沒有,再加上第三層又只有他的修為處在破荒境初期的境界,相比起來別人自然是願意挑戰他。

「恩,若是這次的挑戰江陵都能夠取得勝利的話,那估計後面才不會有人再挑戰他了。」紀慕蕊微微笑道,現在的局面她同意是看得很清楚。

金色站台上,那男子目光緊緊的鎖定著江陵,旋即深吸口氣,正打算朝著江陵所處的那個站台灌輸荒力的時候,一道強橫的能量便是徒然從江陵體內暴發了出來。

轟!

在這股能量暴發出來的同時,江陵那雙緊閉的雙眼也是徒然睜開,旋即臉上浮現一抹濃濃的笑意,不由得在心中感概,這幾十倍的修鍊速度就是快,這才修鍊兩日左右的時間,修為就從破荒境初期晉陞到了破荒境中期。

如此看來,若是後面沒有人再來挑戰他的話,那王朝群英會結束前,他的修為想要達到破荒境後期必然不是什麼問題,甚至還有可能晉陞到破荒境圓滿的境界。

畢竟,現在這層金色站台上可是能夠獲得七十倍的修鍊速度,距離王朝群英會結束還有十二天左右的時間,乘以七十倍上去,那可就相當於在外界修鍊八百多天的時間。

哪怕不能夠一時之間消化下來,但想要讓修為達到破荒境圓滿境界的話,似乎也不是什麼太難的事情。


想到此處,江陵心中也是一笑,同時慶幸還好他自己來到了金色站台上,不然的話,可就白白錯過如此好的提升修為的機會了。

當然,他的修為也得儘快的提升上去才行,否則的話和別人之間的差距可不小,尤其是和庄浩那樣的天才之間,差距更是應該要拉近。

再者,穆染染的修為都已經處在了破荒境圓滿的境界,此番她在死域進行比試,享受到的待遇或許和這金色站台相差不大,等那比試結束后,穆染染的修為必然會晉陞到荒蕪境境界。

所以就算他的修為達到了破荒境圓滿,和穆染染之間依舊是有一定的距離。

「不知道夜璃的修為又達到何種境界了?」

一想到穆染染在死域,江陵便是想到了夜璃,想來修為必然已經遠超他一大截了。

片刻之後,江陵低頭一看,發現下方的金色站台上有著一個男子目光緊緊的盯著他,旋即淡笑道:「要挑戰嗎?」

那男子頓時咽了一口唾沫,然後微微搖頭,盤坐下來,閉上眼睛,什麼動作也沒了。

此人的心中,現在可謂是無奈到了極點,沒想到他剛一打算挑戰江陵,江陵的修為竟然就突破了。

之前江陵修為在破荒境初期的時候,就可以直接斬殺陳楷那種破荒境後期的修鍊者,雖然他自然他的實力不會比陳楷差,但也不至於比陳楷強多少。

江陵斬殺陳凱的時候,他相信江陵並未動用全部力量,如今修為更是晉陞到破荒境中期,讓他瞬間就喪失了和江陵戰鬥的信心,第三層的位置雖然很誘人,但還不至於讓他拿性命去賭,那樣無疑是很划不來的事情。

在此人盤坐下來后,下面的一些人則是忍不住的笑出聲來,他們都知道此人剛才是打算挑戰江陵的。

結果……只能說他真是太不會挑選時間了,竟然偏偏選到江陵突破的時候,真是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聽到這些笑聲,男子心中雖然有些不爽,不過卻也沒有反駁什麼,裝作已經進入到了修鍊之中並未聽到就好。

「那男子怎麼和江陵說了一句話就又坐回去了?」

紀慕蕊柳眉蹙著,她感到極為疑惑,從剛才的情況來看,那男子很顯然是打算挑戰江陵的,但為什麼僅僅只是和江陵交談了一句就不打算挑戰了?

紀老者眉頭也是一皺,旋即道:「或許是江陵的修為剛好在那個時候突破了吧!」

「修為剛好突破了?」紀慕蕊一怔。

紀老者點了點頭,繼續道:「江陵之前表現出來的實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那男子剛才既然決定要挑戰江陵,但卻遲疑了下來,和江陵說話之後就直接盤坐回去,我想他剛才遲疑的時間,就是江陵修為突破的時候。」

「好像也只有這樣才能解釋得通,江陵修為在破荒境初期的時候就可以斬殺破荒境後期的人,修為若是達到了破荒境中期,那自然是可以震懾到更多的人,說不定連破荒境圓滿的那些修鍊者都不敢輕易去挑戰他。」紀慕蕊恍然大悟的說道。

「恩,而且我想在那種金色站台上修鍊的效果必然很好,江陵來參加王朝群英會前不久才突破到破荒境初期的,按道理來說,就算他的天賦再怎麼強大,也不可能這麼快就讓修為作出突破才對。」

「還有一點,你看其餘的人在登上金色站台上竟然都是默契的般在繼續修鍊,除非是被人挑戰或者說是想要發動挑戰的時候他們才會停下修鍊,若是在金色站台上修鍊沒有速度增幅的話,我想他們不會如此積極的。」紀老者分析著。

不得不說,他確實是一個頭腦挺聰明的人,連這些都能夠分析得頭頭是道。

「很有可能,說不定那種增幅速度還不止十倍。」

紀慕蕊微微點頭,旋即將目光轉移到光幕上的紀浩軒身上,她輕嘆口氣,道:「可惜浩軒哥不能夠登上那些金色站台上去嘗試一下,不然的話,他的修為肯定都會有著很大的進步。」

「想要登上金色站台自然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尤其是現在這種時候,很多人都已經在上面修鍊過了,說不定他們的修為都有著提升,想要再挑戰取得勝利,那更加困難。」紀老者沉吟道。 時間緩緩流逝而過,金色站台上的人都是沉浸在修鍊當中,這對於王朝戰場區域上通過光幕來觀看的人無疑是顯得有些無聊的,因為他們很難再看到一場戰鬥發生。

金色站台上都已經被人佔據著,擁有著如此迅猛的提升速度,他們自然是得抓緊時間修鍊才行,否則一旦時間到了,那就必須得離開這裡,這種提升速度自然就無法享受得到。

雖然大家都知道越高層的金色站台提升的修鍊速度越多,但他們都沒有再衝動的去進行挑戰,一來是沒有絕對的獲勝把握,二來是一旦挑戰的話,自己的修鍊時間也會被浪費掉。

戰鬥結束,體內消耗必然很大,還得花時間恢復過來才行。

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們都冷靜了下來,沒有繼續選擇去挑戰。

至於未登上金色站台的人,他們便是更加沒有辦法,因為在金色站台上的人修鍊的速度比他們快上很多,不少人的修為都已經做出了突破,原本他們就沒有勝算的,如今別人的修為再一突破,那就更加不可能獲勝了。

就這樣,十二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這十二天以來,金色站台上的位置僅僅只是換過幾次,而且也都是第五層和第四層的人在對換罷了,上面的幾層都沒有任何的改變,一直處於修鍊的狀態。

在這種恐怖的提升速度下,金色站台上所有人的修為都有著突破,庄浩和孟塵修為不僅是突破到了荒蕪境,並且還提升到了荒蕪境中期的境界。

至於其餘那些原本修為就處在破荒境圓滿的人,修為則都是提升到了荒蕪境初期的境界。

一些原本修為在破荒境後期的,有幾個晉陞到荒蕪境初期,剩下的則都是達到了破荒境圓滿,距離荒蕪境初期也只有一步之遙,並且這一步很容易就能夠邁出。

因為這段時間都是出於高強度的修鍊當中,所吸收的能量有些人還沒來得及消化,全部都是儲存在了體內,等出去之後,只需要將體內的那些能量消化掉就成,那樣一來,修為自然而然的就會提升到荒蕪境初期。

至於原本修為在破荒境中期的人,修為則都是提升到了破荒境圓滿的境界。

不過最讓人驚訝的卻是江陵,因為他的修為直接從破荒境初期提升到了破荒境圓滿!

連升三級!

這對於他們來說,實在是太過震撼。

畢竟大家能夠走到這一步,都說明是真正的天才,但他們這樣的天才和江陵相比起來,似乎還有著不少的差距。

「破荒境圓滿了……」

紀浩軒目光有些凝重的看著金色站台上的那道身影,片刻之後無奈的一笑,他的修為比江陵早晉陞到破荒境初期,如今經過這段時間的修鍊,倒是突破到了破荒境中期,但卻被江陵瞬間拉開了這麼遠。

直接反超他兩個等級!

「這個小傢伙果然是很讓人吃驚。」小域主的目光也是通過光幕鎖定在江陵的身上,心中稱讚了一聲。

「諸位,現在時間已經到了,你們都通過傳送陣出來吧!」小域主的聲音響徹而起,旋即他念頭一動,那片空間中的所有能量彷彿都是消失了一樣,金色站台上修鍊也不會再取得任何好處。

眾人紛紛睜開雙眼,從修鍊狀態中退出。

江陵嘴角掛著一抹笑意,對於修為晉陞到破荒境圓滿,說起來的話,他自己都是有些意外的,沒想到他吸收到體內的能量能夠這麼快就消化掉,不然的話,他也會像那些人一樣,能量儲存在體內,要日後消化了才能做出突破。

「破荒境圓滿都到了,荒蕪境也不會太遠。」江陵心中暗暗說道,旋即他便是站起身來,目光朝著前方下方看了一眼后便是看向了庄浩和孟塵。

「這兩個人的修為似乎都已經達到荒蕪境中期了,倒也挺恐怖的。」

庄浩和孟塵等人同樣是在這個時候睜開了眼眸,目光在周圍掃視一眼,然後便是站起身來,沒有絲毫的耽誤,直接就朝著前方飛掠而出。

兩道身影,僅僅只是一眨眼的時間就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當中。

「好快的速度!」

眾人心中都是驚訝不已,沒想到庄浩和孟塵的速度竟然能夠快到這種地步,真不愧是荒蕪境中期的修為。

其餘的人,也是很快就開始朝著前方飛出,他們都必須得通過傳送陣才可以離開這片空間。

江陵起身輕吐口氣,旋即身形一動,直接朝著紀浩軒那邊靠近過去。

「江陵兄,恭喜了,這麼快的時間就達到了破荒境圓滿的境界。」紀浩軒淡笑道:「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兩個月之前你的修為才達到破荒境初期的,這才兩個月的時間,竟然就提升到了破荒境圓滿,若不是親眼所見,別人給我說的話,我根本就不會相信這件事情是真的。」

聞言,江陵也是無奈的笑了笑,道:「在金色站台上的修鍊速度會增加很多,不然的話,我也不管在這短短的十多天就從破荒境初期提升到破荒境圓滿。」

「別人都在上面修鍊的,但他們提升的幅度可是沒有你大,你直接連升三級。」紀浩軒說道。

江陵沒有在這個問題上多說什麼,畢竟現在紀浩軒的修為才破荒境中期,被他反超了過去,繼續說這樣的問題也沒有什麼意思。

「王朝群英會馬上就結束了,我們也出去吧!」江陵說道。


紀浩軒笑著點了點頭,道:「恩,走吧!」

咻!咻!

話音一落,二人的身形同樣是朝著傳送陣的方向趕去,沒過多久的時間便是來到了傳送陣前,然後直接進入到其中,被傳送了出去。

大約又過了半個時辰的時間,那片空間內的所有人都紛紛出現,當最後一個人從裡面出來的時候,外面的傳送陣也是徹底消失而去。

小域主目光在眾人身上掃視一眼,道:「現在我宣布,本屆王朝群英會正式結束。」

說吧,他又補充道:「你們都跟著我來。」

這話是對著庄浩和江陵等人說的。 當小域主宣布王朝群英會結束時,王朝戰場這片區域的氣氛都是在頃刻之間變得極為熱鬧,經歷了一個月左右的時間,這場東荒域的盛事終於是畫上了圓滿的句號。

雖然這一次並未排出什麼具體的名次,但卻讓眾人覺得沒有什麼遺憾,畢竟從那片空間當中,他們所看到的競爭,比起純粹的擂台賽來說確實要精彩很多。

聽到小域主的話音后,江陵等人都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難道是要獲得什麼獎勵不成?

想到這裡,眾人的心中則是升起了一抹濃濃的期待,不管能不能獲得獎勵,跟著小域主去看看終究是沒錯的,反正小域主也不可能害他們。

小域主手掌一揮,眾人身體被光芒籠罩而下,下一瞬間,所有人都消失而去。

下方的眾人紛紛露出驚訝的神色,在驚訝小域主手段強大的同時,也在猜想小域主叫他們去到底是因為何事。

「爺爺,我們現在是離開還是繼續在這裡等著?」紀慕蕊收回目光,開口詢問道。

「當然是在這裡等,他們只是被小域主帶過去談話而已,很快就會回來的。」紀老者淡笑道,雖然他也不知道小域主叫江陵和紀浩軒等人去是為何事,但必然是好事。

紀慕蕊輕輕的哦了一聲,便是盤坐在地面開始修鍊起來。

天域宗,宗門大殿內,一群人突然出現在了這裡。

這群人,自然就是小域主和江陵等人。

出現在這間大殿中后,江陵目光便是在周圍打量著,發現這間大殿的布置極為不錯,其餘的人,目光同樣是有些好奇的在周圍看著,過了片刻,方才將目光集中到小域主的身上。


小域主微微一笑,道:「大家都找個位置坐下吧!」

話音一落,下域主的身形便是出現在了大殿前方的首位之上。

見狀,眾人則是將目光轉移到旁邊的那些椅子上,然後紛紛走過去坐了下來。

小域主目光一掃,道:「首先是要恭喜你們把整個王朝群英會都經歷完,你們的修為也有著不小的提升,這是值得高興的事情,其次要給你們說的是,這次之所以會讓規則發生改變,其實是和另外一件事情有著關聯。」

眾人聞言,眼中都是有著驚訝之色浮現,同時感到極為好奇,他們都沒有想到,這次王朝群英會最後階段規則發生改變竟然還和別的事情有關。

小域主沉吟片刻,繼續道:「我想你們都應該聽說過天仙三境的吧?」

眾人面色一凝,難道這件事情還和天仙三境有關?莫非是能夠讓他們直接擁有進入天仙三境的資格?

想到這裡,江陵倒是在心中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若是經歷完整個王朝群英會,就可以獲得進入天仙三境的資格,那他之前得到的天仙境牌豈不是沒有什麼作用了?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天仙境牌也只能夠拿出去拍賣掉了,按照紀兄所說的來看,天仙境牌必然能夠拍賣出一個讓人滿意的價格。」江陵心中這般說道。

「聽說過的。」不少人紛紛答道。

小域主笑著點了點頭,道:「天仙三境本是超然勢力挑選弟子的地方,需要擁有天仙境牌才可以進去,這一次更改規則乃是我和各大超然勢力商量過後決定的。」

「但凡能夠經歷完全部王朝群英會的年輕一輩,那就不用去拿到天仙境牌參加天仙三境裡面的選撥,而是可以直接進入到超然大勢力中。」

這番話一說出來,整個大殿都是變得寂靜無比,一道道目光中都充斥著驚愕之色,臉上也布滿了震撼。

這……實在是太好了點吧!?

根本就不需要去拿什麼天仙境牌去參加什麼天仙三境裡面的選拔,直接就可以進入到超然大勢力中去了。

雖然他們之中的很多人身後的勢力對比較強大,勢力之中自然是有很多出眾的人才,但那和超然大勢力裡面相比起來可就差了太多了。

因為超然大勢力是屹立在整個荒域的存在,其中的天才數不勝數,年輕一輩都擁有著極為強大的天賦和實力,那裡充滿了競爭,也只有在那樣的競爭下,他們修鍊起來方才會更加有動力。

畢竟,在那樣的環境下,若是你不努力的話,就會被別人遠遠的甩在後面,將會成為整個勢力中的末流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