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葉天縱則沉浸在點餐世界裏,繼續道:“葷菜吃太多了不消化,來點素的吧。”

“這個。”

“好的,這是極品松茸,八萬八一份。”

“還有這。”

“這是天菜汀,十萬八千一份。”

陸續的。

葉天縱又點了三十幾道素材。

雖然是素,但是相比起葷菜,價格要更貴。

七七八八的有六十道菜。

而價格眼花繚亂,從幾千到十萬往上。

“媽,我點好了。”

葉天縱深吸了口氣,道:“不過,吃的有,還少點喝的。”


“經理,來四瓶這個,我們一家,一人一瓶。”

“爸身體不好,他要不行,我幫他代喝。”

而看到葉天縱手指的圖片,就連宋慧亞都驚了一下,問道:“先生,您確定要點這紅酒麼?”


“有問題?”

“不是,這是28年的拉菲紅酒,市場價售價八十八萬一瓶,您要點四瓶的話,就是三百多萬,您看這……”

“沒事,我媽有錢,你上菜就好。”

葉天縱擺手,隨口道。

彷彿這點的不是天價菜單,而是在菜市場買菜。

這一句話說出,張春琴差點沒直接掀桌子!

…… “你說什麼?”

“你媽有錢?”

“有多少?”

“幾百?還是幾千,或者說,上萬?”

“哈哈哈。”

衆人捧腹大笑。

任鳳萍樂得前俯後仰,笑道:“你這傻子,你知道,你剛點的菜,價值多少錢麼?”

“來,經理,你給算下。”

她看向宋慧亞。

而宋慧亞雖然感激葉天縱的出手,自己能從小領班升職到大堂經理。

但是,她是有原則的人。

既然,他都和張總說過,一碼歸一碼。

那,錢多少,得照實算。

她的計算能力很不錯,簡短的幾秒過去,看着最終數字,公佈道:“張女士,剛葉先生點的餐,總共三百六十四萬,按照酒樓規定,超過消費,可以打折,抹去零頭,總共三百六十萬。”

她看向張春琴。

說了葉天縱的媽媽有錢,今晚,肯定是她付賬。

而張春琴,則是臉色鐵青,彷彿吃了死蒼蠅一般,一言不發。

“造孽啊。”

任東國則是唉聲嘆氣:“這傻子,真是個災星,除了惹事就沒別的本事了。三百多萬,把我賣了都不夠零頭的啊……”

“宋經理,那個,我們剛點的餐,能退麼?”

任雨柔尷尬道:“我們還沒吃,而且,後廚應該沒那麼快的速度……”

“哈哈哈!”

任鳳萍大笑,嘲諷道:“一聽就知道是沒來過高檔餐廳吃過飯的土包子。”

“你們一邊點餐,她那邊就一邊輸送給後廚。”

“點完就做完,這就是效率。”

“我要估計得沒錯的話,最多兩分鐘,所有的飯菜,都會上齊。”

“現在想退餐?你逗我玩呢你?”

任鳳萍的話不假。

宋慧亞也很尷尬,點頭道:“沒錯,任小姐,菜,應該已經做好了。”

“這是你們點的餐,恐怕得如實付款才行。”

“如果實在有困難,我可以聯繫下張總,看看能不能……”


“不能!”

宋慧亞還沒說完,任鳳萍便說道:“這傻子,當時就說過,錢,照付。現在去找張飛德,怎麼着,給不了錢,就走後門?你們要敢喊人來,我就敢大聲喊,把客人們都招呼過來,讓他們評評理!”

這話無疑是重磅炸.彈,阻斷了葉天縱一家的後路。

很快,飯菜上上來。

幾十道菜,放在兩個桌子上,擺滿。

看到這些菜餚,任鳳萍等人,直吞口水,但是,今晚這裏,沒有屬於他們的位置,只能在旁邊看着乾瞪眼。

“爸,媽,老婆,來,吃吧。”

“飯菜都來了,不管怎麼說,天大地大,肚子最大。”

“你們不吃,這錢也得付,何必虧待自己呢?”

葉天縱說完,便開始狼吞虎嚥了起來。

而任東國則是愁眉苦臉,看着張春琴,“老婆,你看這……”

“看什麼看?”

“吃啊!”

張春琴拿起筷子。

雖然心中有氣,但是看着任鳳萍等人吃癟的模樣,她心裏還是挺暢快的。

三百多萬。

這對於自己來說,是一筆天文數字。

但是,仔細合計,自己的金銀首飾,加起來,能賣兩百多萬。

還有些錢,得虧是她以前當坐檯小姐存起來的。

本來是打算以後養老,可沒想到,一頓飯,就將她所有的錢都給捲了進去。

她打定主意,今晚吃完飯,必須要把這傻子給趕出去,否則,再讓他這麼瞎折騰下去,自己就不是簡單的破產,而是得賣身了啊。

“來,媽,這牛肉味道很鮮嫩,您嚐嚐。”

“爸,您就別喝酒了,這個湯還不錯,來,我給您盛一碗。”

“老婆,這大龍蝦,味道好極了,我幫你剝殼。”

葉天縱忙得不亦樂乎。

不知道的,還以爲他請客,張羅所有的事情。

而看他們一家人吃得滿嘴流油,酣暢淋漓的樣子,任鳳萍等人,簡直快氣瘋了。

最後看着他們風捲殘雲,其實也就是每道菜只吃了一點點,忍不住說酸話道:“吃吧吃吧,死刑犯被槍斃還有斷頭飯呢,一會兒吃完,看你們怎麼付錢。”

“三百多萬……都夠得上我平時的消費了,沒想到你們比我還奢侈。不過,我的是真金白銀,你們卻是吃霸王餐。”田中信搖頭道。

“剛我已經將這消息散佈出去了,如果他們一會兒付不了錢,就當他們吃霸王餐,詐騙,報警抓他們走!”

聽着這些話。

葉天縱渾不在意。

而張春琴則是食之無味。

等到酒過三巡,吃飽喝足之後,葉天縱才起身站起來,而這樣的舉動,卻立刻被任鳳萍跟着跑過來制止:“站住!你這傻子,吃完飯,就得付錢,想去哪兒?”

任鳳嬌則是看着張春琴:“張春琴,別說我瞧不起你,這頓飯錢,你肯定支付不起的。我這裏,有個建議。就是,你們放棄海龍灣的項目,由公司本部接受,並且搬離任家,那這個錢,我們可以代付,避免你們一家人坐牢。”

“說來說去,不就是這點破事兒嗎?”

張春琴也是有脾氣的人。

事已至此,她也是破罐子破摔,錢可以沒有,但是面子絕對不能夠丟。

她深吸了口氣,鄭重道:“三百多萬,我有!”

“雨柔,你們就在這裏等着,我回家去取我的首飾還有存款。”


“哪怕是把我的家當全弄沒了,我也要爭這口氣!”

說完,她轉身便要走。

而任東國則是苦着臉,道:“老婆,首飾可是你的命根子啊,咱不能這樣。”

“媽,讓我來想想辦法,我看跟我同學藉藉……”

一時之間。

因爲一頓飯錢,導致任雨柔三人,彼此推脫。

而那邊的任鳳萍姐妹倆還在咄咄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