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霜霜看着自己胳膊上挎着的幾個空打包袋。

“這東西不多呀,都是零食,又不佔肚子。”

嗯……好吧還是有點佔的。

男生的表情有點崩潰了——

神tm都是零食!

就排個隊的功夫,這一片的小攤子都快被她嚐個遍了!

這積少成多,真不少啊!

前頭排着的中年大叔聽着她的回答,也忍不住回頭說道:“你這吃了這麼多,你還排什麼隊呀?這牛肉麪肯定吃不下了!”

他神色很是鄭重:“我跟你說,這可是老店,味道很難得的,不吃千萬不要浪費啊!”

周霜霜摸了摸肚子——嗯,還行,空間還挺大的。

她將最後一口腸粉塞進嘴裏,點頭道:“行,聽你們的,不吃了。留給這家牛肉麪!”

——畢竟排了那麼久的隊呢。

看着四周的環境,周霜霜心道:放飛自我的感覺,真好啊!

……………………………

輪到她的時候,已經是上午10點半了。

周霜霜擡頭看了看菜單。

再看看店內其他人桌子上的面,於是決定隨大流。

“老闆,兩碗牛肉麪!”

老闆看了看她:“一碗吃,一碗帶走?”

“不,兩碗都在店裏吃。”

這家店的麪碗挺小的,之前她吃的牛肉麪都是一個大碗,而這裏的碗……撐死了,也就比家裏的飯碗再大一圈罷了。

再加上湯和配料……

周霜霜拿筷子挑了挑面,發現所有的面加一起,自己捲一捲就能一口吃下。

——這也太袖珍了吧!

難怪一份才三塊錢呢……

周霜霜先拿勺子喝了口湯。

………………………

——她瞬間瞪大了眼睛!!!

我的天,好好喝呀!!!

周霜霜瞬間驚喜起來。

說實在的,她家開飯館的,雖然是那種什麼都有的集中飯館,可能撐這麼多年,味道是着實不差的。

可不管是在家裏,還是在其他地方,吃過的那許許多多的牛肉麪,都通通沒有這家的好吃!

這麼一碗才三塊錢?真的太有良心了!

倘若回到現實,這牛肉麪隨便去個星級酒店,賣出三四位數,都才勉強對得起它的味道好嗎?

難道……這個世界的所有美食都這麼好吃?

周霜霜瞬間來了精神!

可轉念又一想,剛纔自己排隊時那些攤子,吃的人也不少,可小吃的味道,也就還不錯而已。

跟這面的味道比,差的遠了呀。

她沮喪的嘆口氣:也對,要是都這麼好吃的話,這裏也不至於排那麼多人。

就這麼琢磨兩下,碗裏的湯,就只剩下淺淺一個底兒了。

她一口乾下,豪爽的道:“老闆,再來三碗!” 此刻正值上午十點半。

這個點,哪怕飯做的再好吃,客流量也還是免不了減少了。

因此,周霜霜這喊得格外大聲的“三碗麪”便很快就做好了。

她本就叫了兩碗,此刻最後一口才吸溜進嘴裏,就看服務員已經顫巍巍端了兩碗麪過來了。

周霜霜看着他艱難的姿態,再看看那個明顯還能放下第三碗麪的托盤,心中莫名生出的違和感,更強了。

——這麪碗真的不大,最上方的直徑,最大也不過十公分,連湯帶水的,分量是有,可也相當有限。

這麼小三碗麪,就要分兩次來端,還顯得很是吃力的樣子……這可叫周霜霜曾在現實見過的,那種一托盤能放三個大湯鍋的服務員,怎麼安心工作呢?!

不過,她就是吃個面而已,沒必要操心這些事,因此很快就又埋頭大吃了。

……………

這一頓飯吃了八碗麪,周霜霜最後擦嘴的時候還戀戀不捨,全沒看到店裏已經圍了許多人,都盯着那疊湯碗,嘖嘖撐奇。

見她終於吃完,旁邊服務員也鬆了口氣。

他見周霜霜已經開始站起來了,連忙走過來,收拾那一摞摞好的碗。

周霜霜原本想付賬走人的,可這麼看了兩眼,心頭的彆扭感就更強了。

服務員的動作是這麼着的——

先拿三兩個,送到後頭。

再拿三兩個,送到後頭。

周霜霜就納悶了!

她憑良心發誓,那湯碗她都摞的整整齊齊,隨便來個人,上來就能一把抱走!

幹嘛還要兩個兩個的拿?

磨洋工也不是這麼個磨法兒啊!

…………………………

對於這種人,周霜霜十分鄙視——個大小夥子,不好好幹話還學着偷懶……偷懶還偷到這種地步,實在太可恥啦!

可此刻老闆就老神在在的坐在攤子前,頭都沒擡。

周霜霜:……

得!

她心道:人家正經老闆都不介意員工偷懶,她又操的什麼心?

…………………

抱着這種想法,她付賬時,就多看了兩眼店裏的員工。

——除了那個一趟一趟來回走動着收碗的小夥,還有另外一個小夥,專門負責將凳子放到桌子上,以便掃地的阿姨更全面的打掃。

但是吧……

那凳子是實木的沒錯,可一個四四方方的單人小凳又能有多重呢?而看似人高馬大的男孩,此刻吭吭哧哧的拎着凳子腿,那姿態假的啊——

周霜霜都能看出他腰胯微微用力,這纔將凳子平平穩穩的倒扣在桌上。

她滿頭黑線。

不是吧……

心頭那抹奇怪的感覺越發濃重了。

………………

不過再看老闆時,周霜霜又突然想起了更重要的事——

“老闆,你們家牛肉麪好好吃啊,請問配方賣不賣呢?”

如果賣的話,她多湊一筆錢,到時候將配方買回來,放在自家的飯館裏……

這麼好吃的東西……

啊呀呀!想起來前景就很美妙了。

她爲着自己暢想的未來笑容越發燦爛,而老闆則頭也不擡,伸手敲了敲收銀臺側方那個小小的公告紙。

“本店牛肉麪配方50萬元,概不還價。”

周霜霜:!!!

——一家店的根本,不就在其配方嗎?怎麼這老闆居然還貼公告出來了?莫非已經有很多人問他了?

周霜霜有點納悶。

這面好吃,很多人問是應該的,可這50萬……是不是有點太低了?

若是一般爛大街的方子,她又何苦特意買呢?

這個牛肉麪的味道,真的是她從小到大吃過最好吃的。

不然,周霜霜也不會逮到一種,一口氣吃那麼多碗。

要知道,現如今吃貨當道,在帝都隨便一家麻辣燙做得紅火起來,配方也都能趕上這個價了。

這個50萬……

她問道:“老闆,那你這配方有什麼附加要求嗎?”

比如不能盈利之類的,那肯定不行啊。

雖然不是同一個世界,可她是打算放在自家店裏,確確實實是要盈利的。

老闆看了看她:“沒別的要求,就是不能在這天河區開店。”

周霜霜:……

不行,周霜霜暗自下決心:回頭也要好好了解店裏的生意,怎麼這樣的好味道,五十萬貴了嗎?

可她明明記得,十年前,店裏麪點師傅急用錢,還賣了一道甜品方子呢!那也並不是多難得的甜點,可週霜霜清楚的記得,周爸還嘟囔了一陣,說什麼祖上沒菜譜什麼的……

那甜品方子,最後成交是十五萬。

這個世界跟現實差不多,怎麼這樣好的牛肉麪方子賣五十萬,還沒有一點額外要求呢?

更何況,周霜霜昨晚也是做過功課的。

這個城市,名叫宜山市,經濟繁榮,差不多有帝都那麼大了。

按老闆的要求,就只一個區不開店而已……現在做生意,都這麼佛性的嗎?老闆都不考慮自己開分店的嗎?

她考慮到這些,就有些猶豫的問:“老闆,那你不怕別人搶你的生意嗎?”

老闆坐在收銀臺前,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小姑娘啊,做面是需要體力的呀,配方又不能輕易經他人的手,湯頭都得我熬……”

“這一天到晚的,從早幹到晚上,我都快累掉半條命了……哎喲也不知道能不能活過五十歲呢,還開什麼分店啊!再說了,大家一頓該能吃多少啊……也不是人人都像你這麼能吃的啊!”

老闆說着,神情很是哀怨。

周霜霜:……嗨呀好氣哦!

抱歉哦,客人都沒有她能吃,所以老闆才發不了財的是吧……

這頭,老闆還在喋喋不休:“還有那外頭排隊的,遠了吧,他們也來不了。近了吧,萬一人多,排隊久了也累啊!趕上哪天天氣不好,冷了熱了再撲通撲通倒下去幾個……不也得有我的責任嗎?”

“這年頭,吃食生意,不是我這樣有大毅力的人,根本堅持不下去啊!”

老闆一邊說着,一邊還哀怨道:

“所以啊,我情願他們多開些分店……”

“畢竟我這都是老店了,來來往往都是多少年的老顧客,也沒法做出限售的模式來。可精力達不到,也實在太累了啊!” 聽了老闆的話,周霜霜黑人問號掛了滿臉。

——說實在的,她不太理解這些人的邏輯。

難道,這個世界大家特別容易滿足,錢差不多夠就行了?

不然,怎麼解釋老闆這思維——要擱帝都,一碗麪紅火成這個樣子,別說從早忙到晚,就是從早忙到半夜,店老闆做夢都是笑開花的。

而且,就像這老闆自己說的,他只需要守在火邊熬湯頭,端個湯鍋什麼的,這能累什麼啊!

別的事有員工來幹呀,比如拉麪師傅,端面收拾的服務員……這也不需要他幹什麼吧?

……………………

正說着呢,客人漸漸又來了。這會兒,該到午飯的點兒了。

周霜霜被那50萬的配方誘惑住,雖然滿腦袋問號,卻沒捨得挪動腳,此刻就站在旁邊看了一會兒。

這麼一看,她又覺得不對勁兒了。

——怎麼大家都只點一碗麪呢?

老闆剛纔說的關於飯量的話,難道不僅僅是誇張?

這個麪碗真的很小啊,而且一半都是湯,就這分量,不說周霜霜自己常人難比的胃口,就是個普通女孩子,隨便也能吃掉兩三碗吧!

可這來來往往,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所有人都只點一碗!

而且,一碗之後,沒有後續,就這麼走了。

走了!

周霜霜的眼神盯着他們手中的湯碗,百思不得其解。

恰在此刻,已經打掃到她旁邊這張桌子的服務員,正用力扛着凳子呢,結果只到半途,突然沒了力氣,整個身子連帶着凳子向她那邊一歪——

周霜霜下意識伸手,一把摟住了服務員清瘦的小腰肢,另一隻手,則拽住了那凳子腿。

——嗯,那實木的凳子是挺重的,得有五六斤呢。

順手又把懷中的服務員給推好:“站穩了。”

她瞅瞅對方煞白的臉孔和涔涔的汗珠,不由心生感嘆:看着年紀還小呢,估計也就跟露露那麼大……

不由心又軟了。

這麼小呢,偷懶就偷懶吧……

她看看這桌子邊還有六個凳子沒放到上去,眼看着負責拖地的已經要過來了,索性好人做到底,直接微微彎腰,一手一個,三兩下就輕鬆的將凳子翻到桌面上去。

不過一分鐘的事,那服務員小男生還驚魂未定呢,這邊周霜霜已經直起腰來了。

“好了,快打掃吧,身體不舒服就休息嘛,不要勉強自己。”

對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