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走進祕境當中,所有人頓時開始天旋地轉,他們忽然被一種不知名的強悍力量給甩了出去。

“啊。”

“啊。”

姚洪耳邊全都是驚叫聲。

和衆人不同,姚洪整個人早已用真元給包裹住了,他在之前,早就有了心理準備。

因爲在他進入了時候,龍提醒他道:快,用真元包裹着身體。

雖然不知道龍說的是什麼意思,但姚洪還是聽他的吩咐,身體忽然涌現出強大的真元,瞬間包裹住身體。‘

而現在這麼一看,姚洪暗自慶幸,龍說的果然是對的,不然他現在也像是其他人一樣被摔得比較慘。

雖然這些都是地級武者,就算摔一下也沒什麼大傷,但這麼高的位置摔下來還是很痛疼半天的。

除了姚洪,也有其他人用真元包裹住自己,這些充分準備的武者都是去年參加過祕境的。有過這方面的經驗,自然今年有了防範。

姚洪如同一道拋物線般,被甩出去數千米,才降落下來,用真元包裹的他穩穩的落在地面上。

“咦?”一落到地面上,姚洪就迫不及待的打量着周圍的環境。

這是一處高坡之上,山坡之上種滿了鮮花,鳥語花香,遠處看過去,簡直如同仙境。

跟真實的世界簡直一樣啊。姚洪感嘆道。

“這也算真的世界。”龍忽然開口道。

“不是說這裏的生命,都是人放進去的嗎?”姚洪有些愕然道。

祕境一般來說都是武者到了強大的地步,然後自己修煉出來的。但就算真的修煉出來一個世界,這也其實是個幻境罷了,不可能是真的。

而這祕境當中的生命們,例如妖獸、小鳥們,都是那個強大武者自己放進去的。

“現在這祕境是。”龍突然說道。

“其他祕境就不是了?”姚洪頓時覺得聽不懂了,他前世也進了不少的祕境,裏面的生命,也是妖獸之類的,見過不少。

“你現在還接觸不到這種境界,還是不要在這方面糾纏了,對你修煉沒什麼好處。”龍遲疑了一下,道。

已經到嘴邊了,龍忽然改口轉移話題不說了,讓姚洪恨得牙癢癢的。

姚洪忽然嘆了口氣,他也知道龍是爲了他好,有些他觸摸不到的境界,還是晚一些知道比較好,以免修煉途中會走火入魔。

“接下來我們去哪?”姚洪重整心情,問道。


祕境也不知道多大,至少在姚洪面前,都是一望無際,見不到一個人影。

“去西南方向,那裏我感覺到有一股強大的靈氣。”等了一會,龍忽然說道。

姚洪點了點頭,身影一閃,衝着龍所說的方向,快速狂奔。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姚洪終於到了龍所說的那個地方。

這是一個小山谷,裏面堆滿了無數武者。

這些武者都聚在一起,眼睛都飄向了前方的不遠處,姚洪轉頭一看,頓時看到前面不遠處有一株綠色的植物,正是它散發着強大的靈氣,吸引着這些武者過來。

元真草!

姚洪心中一震,作爲一名藥師,姚洪一眼看到那株綠色植物,就知道那是元真草。

元真草,八品靈藥,沒有數百年的時間,根本不可能生長出來。

而且最主要的是元真草屬於天地靈物,龍曾經說過,天地靈物對於修復他的實力有着至關重要。

怪不得這裏聚集這麼多人,原來都是爲了元真草啊,姚洪感嘆不已。

姚洪掃視了一遍周圍,這裏聚集了上百人的武者,可偏偏卻沒人動手,這是這麼原因,姚洪愕然。

姚洪耐心等了一會兒,終於有人忍不住向前奔去,去搶元真草。

見一人動了,其他人也迅速動了。

他們急速向着元真草暴掠而去,可就在這時,忽然一道道的勁風憑空出現。

這一道道的勁風,如同一道鋒利的刀芒,無孔不入,好幾個武者只是眨眼時間,身上就多出了數十道傷口。

若非及時後退,弄個不好,早就埋葬在這裏了。

嘶,姚洪倒吸一口氣,看着眼前的情況讓他震了一震,這勁風竟然如此鋒利,連武者都能重傷,想來就是天級一層的武者,也對這元真草束手無策。

怪不得這元真草能在這裏這麼多年,都沒人取出來,原來有着勁風在這裏啊。

不止是姚洪在驚訝,就是其他武者也是震驚,也不敢隨意動手了。

接近百人的武者都在這裏等着,不敢上前,也不肯離去。

姚洪想了想,打算離開。

畢竟他既然對勁風沒有辦法,也就得不到元真草,還不如直接離開的好,去尋找其他天地靈物。

“怎麼走了?”龍急聲道。

“廢話,我又沒辦法得到,不走幹嘛。”

“你無法近身,不代表我也沒有辦法。”龍忽然神祕道。

姚洪驚喜道:“你有什麼辦法?”

“這麼嘛……”

“說不說拉倒,反正這元真草也是打算給你的。”姚洪撇嘴說道。

“好吧,其實很簡單,你只要上前就好,其他的我有辦法。”

“好。”姚洪乾脆道,無條件的相信龍。

反正話已經給了龍說了,這元真草就算得到,也是給龍,所以龍一定會竭盡全力出手的。

這個時候,已經有不少人心灰意冷,根本沒有任何阻擋勁風的辦法,打算離開了這裏。


見不少人已經舉步離開,姚洪忽然一個起落,來到了武者最前方。

然後一步步的向着元真草而去。

“擦,快看,還有人敢出手啊。”

“哪個傻逼啊,我看看。”

“那人好像是代表夏家出來的姚洪。”


“沒錯,他就是姚洪,還殺了好幾個楚家人呢。”

所有人都被姚洪的舉動所吸引,頓時覺得這傢伙死定了。

姚洪的身份也曝光了,讓人覺得十分震動。

姚洪對這些全部不知曉,這時候他緊盯着前方,因爲有一道道的凌厲勁風向着他席捲而來。 嗚嗚嗚……

勁風如鬼哭狼嚎一般,發出難聽的聲音,姚洪覺得現在這勁風比剛纔還要強上數分。

勁風呼嘯,就在勁風吹在姚洪身上的時候,他體內忽然爆發出一股強大的真元,瞬間席捲他全身,形成一個光罩保護着他。

叮叮叮。

勁風擊在光罩上,發出金屬交集的聲音。

不過這些勁風卻沒能將光罩擊碎,可見光罩的力量要比勁風要強。

姚洪心中一凜,要是龍剛纔沒有保護着他,光憑這勁風,就能將他擊殺。

見勁風已經對自己無可奈何,姚洪緊繃的心終於放鬆下來,整個人呼出一口氣。

“快點,你只有一分鐘時間。”龍忽然着急的說道。

“一分鐘?”姚洪微眯起雙眼,雙眼之中透露着堅定之色,道:“足夠了。”

姚洪也不在廢話,雙腿之中灌滿了真元之力,整個人如同箭矢一般衝着元真草爆率而去。

見姚洪沒有被勁風擊殺,周圍的武者們一個個的全部傻眼,眼睛呆滯,嘴巴張大,呆呆的望着姚洪。

等了半響,人羣終於陷入了雜亂當中。

“天啊,怎麼回事?”

“那傢伙怎麼做到的。”

“那光罩是什麼東西?連勁風都無法穿透。”

“快看,他已經到了元真草身前了。”

在衆人被姚洪而震驚,議論紛紛的時候,忽然有人指着姚洪,失聲道。

衆人全部一驚,急忙側目看向元真草的方向,果然看到姚洪已經狂奔到了元真草面前。

望着這充滿無盡靈氣的元真草,姚洪神色有些激動,連手腳都有些手足無措了。

這可是元真草啊!

就算前世,他也只見過一次元真草,可惜當時被人奪走,他沒有得到過,沒有想到這一世卻有機會得到。

雖然得到後也是將元真草給了龍,但只要龍的實力提高,那也就代表他的實力也是逐步上升,畢竟龍在他體內寄生,與他同生共死。

“小心。”龍忽然說道。

話音剛落,草叢中,忽然一道細長的黑影,速度飛快,直衝着姚洪掠來。

姚洪微眯着雙眼,後退一步,讓黑影撲了個空。

這個時候,姚洪纔看清楚這是一條黑色毒蛇,在它的蛇身上面有着黑色的條紋,一閃一亮的,如同符籙一般。

黑噬蛇!

姚洪心中一驚,黑噬蛇是一種極度厲害的毒蛇,六級妖獸,武者若是被黑噬蛇咬中的話,不出半個小時就毒發身亡,由此可見,這黑噬蛇的厲害。

姚洪暗自苦惱,沒有想到在這裏遇到了黑噬蛇,這次糟糕了。

畢竟現在的姚洪,還不足以對付六級妖獸,更別說黑噬蛇是六級妖獸當中極爲難纏的妖獸。

就在姚洪苦惱的時候,龍忽然開口道:“需要幫忙嗎?”

“需要。”姚洪此時聽到龍的話,宛如天音一般,頓時急忙說道。

這畢竟元真草也是爲了龍,所以他有必要出手給他幫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