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

「徐叔,這件事情真的等不及了!」

「好吧,我這就派車。」

晚上八點鐘,天空中開始下起淅淅瀝瀝的小雨,一輛黑色的轎車在街道上疾馳,最終停在氣派顯赫的公館面前。

「小姐,外面在下雨,我給您撐傘。」

「不用了。」

姜南初一分一秒都不想耽誤,她從車上下來立刻就要進去,卻被門口的警衛攔住。

「沒有通報,少帥不見任何人。」

「拜託你進去替我說一聲好嗎?就說是陸司寒的未婚妻來找他,秦少帥會明白的!」

警衛看著眼前的女人,美的不可方物,一雙水眸卻帶著紅血絲,看上去更是楚楚可憐,實在讓人不知道該怎麼拒絕她比較好。

「那好吧,你等著。」

警衛掙扎了一會兒,最終還是抵抗不住進去通報。

三樓書房,秦凌予聽說了這件事情來到落地窗前往外看去,四月的天氣女孩只穿了一條連衣長裙就出門,此刻凍的有些瑟瑟發抖。

看來陸司寒並沒有把那個計劃告訴姜南初,也怪不得容幼儀能夠和她成為好朋友,這兩個人都不是一般的倔。

想到這裡,秦凌予撥通了此刻正在拘留所的陸司寒電話。

「怎麼這個時候打我電話,不是說過沒有重要的事情不要聯繫,免得讓戰珉發覺到不對勁嗎?」

「弟媳正站在我家樓下淋雨,估計是想求我帶她來見你一面,你說這算重要的事情嗎?」

秦凌予嘴角帶著笑意說。

果然電話那頭的陸司寒聽到秦凌予這麼說,立刻緊張起來。

「你讓她在外面淋雨?」

「能怪我嗎,還不是你什麼都沒有和她提起,我讓她進來就等於答應了她來見你。」

「帶她來吧,事情發酵的也差不多了,馬上就是收網的時刻。」

陸司寒思考過後說,其實他也已經很想很想姜南初了。

「好。」

秦凌予掛斷電話,開始行動起來。

姜南初已經在門外站了足足十分鐘,就算是再細小的雨也已經把她的衣服淋濕了。

「小姐,我們回去吧,都過了這麼久秦少帥還沒有出來。」

「繼續等,他一定會出來的。」

話音剛剛落下,秦公館門口出來身型高大的男人,他手中還提著一把黑傘,一步一步朝著姜南初走來。

「弟媳,讓你久等了。」

「秦少帥,我知道我這樣做很不懂事,但是我真的不放心司寒,請你帶我去見見他好不好?」

「上車吧。」

秦凌予平靜的開口,姜南初都有些沒有反應過來。

「怎麼還需要我再多說幾遍嗎?」

「不不不,我馬上上來。」

安靜的車廂內,秦凌予一貫都是不怕冷的,但是看姜南初縮著身體整個人濕淋淋的,他沒法和陸司寒交代,只能打開了暖風。

「司寒的福氣很好,能夠有你陪在他身邊。」 第291章讓我陪你一起痛

秦凌予是真心實意的誇讚,畢竟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不少人都會選擇明哲保身,而姜南初卻四處想盡辦法救陸司寒。

「如果秦少帥和幼儀在一起,我能夠做到的,幼儀通通也能做到。」

姜南初理所當然的說出口,之後覺得有些尷尬起來。

好在汽車很快駛入拘留所,姜南初從車上下來之後就立刻朝著拘留所內部走去。

秦凌予本來是想和她一起進去的,卻在這時有一個電話進來。

「我是秦少帥帶來見陸司寒的,陸司寒被關在哪裡?」

姜南初著急的問,她已經一刻都等不及了。

警衛聽說是秦凌予帶來的人,立刻就帶著姜南初往裡面走去。

陸司寒這段時間所居住的是拘留所最裡面的單間,這裡當然沒有在別墅舒服,但是該有的一切電子設備都有,陸司寒此刻正在裡面看報紙,而局長戰戰兢兢的站在他面前。

陸司寒不知道秦凌予什麼時候會帶著姜南初過來,但是過來的時候他應該會打電話通知一聲。

「沈局長,這一次給你添麻煩了,待會有人會來見我,給我換個單間。」

「是是是,這沒有問題,能夠為陸先生做事,是我的榮幸啊。」

沈局長帶著諂媚的笑容說,別看這個男人現在陷入牢獄之災,其實外面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甚至他才是幕後推手,實在是得罪不起。

姜南初急匆匆的來到陸司寒的單間門口,正要進去就聽到了他和沈局長的對話。

原本要進去的腳步停了下來,為什麼這和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樣,明明陸司寒此刻應該在這邊受苦,但是看起來完全不痛苦。

「對了,還有替我準備一套衣服,舊一些。」

陸司寒嘴角勾起一個笑意說,打扮的可憐一些,姜南初看到才會心疼自己,到時候想要什麼她都會答應。

話音剛剛落下,陸司寒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怎麼又是秦凌予的電話,難道是他們到拘留所了嗎?

「司寒,你看到姜南初了嗎?她怎麼也不知道等我一會兒就直接衝進去了,現在可能快要找到你了,你趕緊準備一下!我打她電話拖延一會。」

秦凌予焦急的聲音從話筒中傳出來。

陸司寒慌張的站起來看著門口的位置,他已經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了。

「可不可以和你在一起~」

清晰的手機鈴聲在空蕩的走廊上響了起來。

陸司寒一把揮開站在面前的沈局長跑到走廊上。

這時候的姜南初有些狼狽,她的頭髮被雨淋濕,此刻正一縷一縷的黏在臉頰上,還拿著手機,此刻正忙著掛斷電話。

陸司寒看著這樣的姜南初只覺得喉頭髮緊,有些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她。

「原來你可以任意的出來,在這邊想要什麼都有。」

「虧我還傻傻的擔心你會在這邊受到欺負,擔心你吃不好睡不好。」

「也對,你可是堂堂D.E集團的總裁,你可是議長府的大公子,我真的太單純了!」

姜南初冷冷的看著陸司寒說。

「南初,事情很複雜,你冷靜些聽我解釋好不好?」

「陸司寒!你看我像個傻子一樣忙上忙下是不是覺得很有趣,我就是全天下最笨的大笨蛋!」

姜南初原本滿懷期待,但是現在連一眼都不想看到他,轉身直接朝著外面衝出去。

「南初。」

「陸先生,這是什麼情況,您的單間我已經安排人準備好了,我們可以過去了嗎?」

沈局長彷彿還在狀態外的說,畢竟陸司寒這麼鄭重的和他交代這個事情,沈局長認為肯定是要去見什麼很重要的人,而不是一個小丫頭片子。

「我今晚就走,明天把消息發布出去。」

陸司寒說完大步的朝著姜南初的方向追過去。

秦凌予正要進去就看到姜南初紅著眼眶眼眶跑出來,他是不是惹禍了?

陸司寒也立刻衝出拘留所,在姜南初要過馬路的時候將她攔了下來。

「混蛋,你放開我!」

「是我錯了,我道歉好不好?」

陸司寒緊緊抱著姜南初,如果這個時候鬆開了她,那他才是全天下最傻的大傻瓜。

「看我站出來說我是殺人犯的時候很自豪吧,我每天睡不好覺在網上替你說話的時候很得意吧?」

「陸司寒,我的真心就是這麼用來給你踐踏的是嗎?」

姜南初提高音量質問道,他根本就不明白這段時間她有多麼煎熬。

「我說過,我都會處理好,我也說過會沒事的。」

「你還敢怪我!?」

「我沒有,這樣吧,你打我,懲罰我都好,但是現在外面在下雨我們先回去好不好。」

陸司寒擔心的說,他皮糙肉厚的沒事,姜南初就難說了。

「我不……不要。」

姜南初臉色略微開始有些泛白,她只覺得小腹是一陣一陣的痛。

痛的她連站立都站不住,最後只能維持蹲在地上。

「南初,你這是怎麼了,你不要嚇我,我現在就帶你去醫院,」

陸司寒慌張的說,隨後一把將她抱起,明明剛才罵人還中氣十足的,怎麼突然就這樣了。

「別去醫院。」

姜南初小聲的說,他的照片在網上有很多很多,大家都認得出來這是殺人犯,到時候去了會引起恐慌,從而帶來更大的輿論風波。

「不行,你都痛成這樣了。」

「混蛋,我是大姨媽來了。」

姜南初咬著牙說,她一開始也不敢確定,直到小腹有熱流涌過才敢確定。

聽到是例假,陸司寒也不敢掉以輕心,在前往別墅的途中,他已經命令徐管家準備一名專業的婦科女醫生等候。

一個小時后,姜南初痛的在床上打滾,而醫生則在房門外教訓陸司寒。

「這種天氣和女生在外面淋雨吵架,你究竟是怎麼做人家男朋友的?」

「我要是她,我管你是什麼人,鐵定要分手!」

醫生氣呼呼的說,女生這段時間是最怕著涼的了。

「我現在該怎麼做,她才不會不這麼痛。」

「早幹嘛去了?我已經喂她吃了葯,你多給她揉揉肚子。」

醫生沒好氣的說。

陸司寒進入房間的時候,看著姜南初難受的模樣,只覺得自己真不是個男人。

「要是痛,你就咬我好不好?」

「讓我陪你一起痛。」 第292章很多地方不能隨便亂碰

陸司寒強壯的手臂已經伸過來,姜南初最終還是狠不下嘴去咬他,只轉過頭不在看他。

「我真的錯了,這是臨時決定的事情,連我自己都沒有把握,而且你是這場局中最重要的人。」

陸司寒一邊給姜南初揉著小肚子,一邊輕聲解釋道。

姜南初倒是想要質問他,但是人難受的厲害,最終在他的懷中睡了過去。

而陸司寒這些天也沒有睡過一次好覺,只有姜南初在他的身邊,他才是真正的放下心中所有戒備,熟睡過去。

翌日清晨,陽光照進落地窗,也照在陸司寒的臉頰上,他感覺胸口悶悶的有些透不過去,等睜開了雙眼才發現姜南初居然就坐在他的身上。

「一大早就想要玩這麼刺激的,昨天不是身體不舒服嗎?趕緊去躺著。」

陸司寒說完就想要摟住姜南初的細腰,欺身而下,卻發現雙手此刻已經被結結實實綁在床邊,此刻整個人呈現大字。

「南初,你想做什麼?」

「拘留所的事情,你後續的計劃,通通告訴我!」

姜南初氣的擰了一把陸司寒的小腹上的肌肉說。

男人呈現出愉悅又痛苦的表情。

「男人的小腹不能隨意亂碰知道嗎,不然後果很嚴重。」

「大色魔,我不是在和你調情,我是在認真的問你問題!」

姜南初提高音量極度不滿的說。

「別生氣,醫生說你這段時間應該保持身心愉悅,我什麼都說。」

「我已經找到證據能夠表明我並不是視頻上的那個男人,所以被沈局長抓走的時候才會這麼淡定。」

「甚至局長也是我找來了,我在逼幕後陷害我的人出手,而你這這場局中的位置也特別重要。」

「我原本是打算這段時間安排你在家休息,之後沈承對外放出你生病的消息,到時候我再離開拘留所,在戰珉對我落井下石的時候再狠狠打他的臉。」

「但是我沒有想到你居然會去找秦凌予,所以計劃略微有些打亂,好在並沒有大礙。」

姜南初細細的聽著陸司寒的分析,隨後拿起抱枕砸在他的身上。

「這個計劃為什麼不開始就不告訴我,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麼擔心你,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你在拘留所受到欺負啊。」

「我就是想讓你心疼我,這樣你就沒有心思去想著任何男人了。」

搞了半天,這個混蛋原來還在想著傅自橫的事情。

「好了,我錯了,我真的後悔了,如果知道你會冒雨出來,絕對不會再執行這場該死的計劃。」

陸司寒寬厚的大手輕輕拍打著姜南初的後背。

姜南初就好像是正在被順毛的小貓咪,心情略微放鬆一點。

等等!

有點不對勁,陸司寒的雙手不是已經被綁住了嗎?那摸著自己後背的人是誰?

姜南初看向床邊,發現那粗繩早就被掙斷了!

「你你你……」

「光靠這些就想要把我綁住,你是不是太單純了一些?」

陸司寒說完一把就將姜南初壓在自己的胸膛上。

「醫生說了這段時間好好休息,不準坐起來,乖乖躺著睡。」

陸司寒以強硬的態度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