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苑媛被綁架!元笑呢?」元帥開門見山,語氣很是著急,他聽到高澤給他的來電之後,第一想法就是元笑有危險,就立馬趕到泉河溪畔,不顧一切的闖入嬴隱的家人。

嬴隱聽到這樣的消息,再去想這個火爆一時的帖子,心頭頓時覺得不妙。

「元笑不在這裡是不是,你不是說好要看著她呢!」元帥怒氣沖頭,上前一步,拎著嬴隱的衣服吼道。

袁松子在一旁看著,有些不高興,嬴隱給了他一個眼神,讓他推下。

「鬆開。」嬴隱蹙眉,元帥這才意識到自己失控了。只是永生門幾次為難元笑,陷元笑於危險當中,若是元笑落在他們手裡,難免會遇到危險。

「剛才元笑看到這個帖子,白童童給她電話,兩個人約好出去了。」嬴隱拿起平板給元帥看,元帥一看,立馬明白了其中的圈套,握緊拳頭,忍住不讓自己爆發。

「你說不讓我妹妹受到一絲傷害的。」元帥轉身離開,他要去找高澤,一起去救妹妹,劍仙再厲害,他也信不過。否則就不會讓元笑一個人出去了,而現在,元笑八成是落到永生門手裡了。

永生門沒有敢在泉河溪畔對元笑動手,不是因為他們實力不夠,而是泉河溪畔太容易驚動嬴隱了,在泉河溪畔動手只會得不償失。所以,當元笑一出泉河溪畔,站在路邊打車的時候,他們才突然間出現在元笑面前,連拉帶拽的將元笑擼到車上。

兩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孩,從被盯上,到被人綁架走,都輕而易舉,比想象中容易許多。

韓飛白在房間看著周權和李凱莉沒有分寸的曖昧,李凱莉的衣服都要全部被撩起,若有若無的呻吟聲落在耳朵,韓飛白不免胃裡一陣作嘔,恨不得衝出門外去吐。

「老闆,人帶來了。」就在韓飛白忍無可忍的時候,兩個保安帶著一個衣著眼裡手腳被捆綁的女孩進來,只是一眼,韓飛白還不能分辨出來是元笑還是苑媛,皺著眉頭不說話。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一直把你當作溫順的寵物,沒有想到是一隻養不熟的白眼狼!」周權鬆開李凱莉,走進苑媛,一把拉起來她,一個巴掌抽在苑媛的臉上。

巴掌落下的瞬間,韓飛白微微的側頭沒有去看,這一點正好被李凱莉看到。

「權哥,人家小女孩也是情深意重。做錯事是難免的。」李凱莉繞道周權身後,伸出手,幫周權按摩肩膀。

「情深意重?一隻出去賣的雞,會不會寫這四個字都不知道!」周權氣憤的說,揮了揮手,立馬有人遞過來厚厚的一個檔案袋子。周權打開袋子, 生命魔法書 ,周權揚起嘴角,抽出一張照片,扔到苑媛面前。

「元薇,你是不是覺得你整過容,你就改頭換面了。你是真的把自己當作苑媛了,還是忘記了自己的身份,以為是就是戮仙門的聖女元笑了!」周權的音貝提高,李凱莉被嚇的手都離開了周權了,韓飛白的臉色也好不到哪裡去,但是確定了眼前的人不是元笑,不知道為何,他鬆了一口氣、

元薇抬起頭,看著周權,眼睛里全部是驚恐。她怎麼知道元笑是戮仙門的聖女,明明自己什麼都沒有說,她就算是再討厭元笑,再嫉妒元笑,也不會出賣戮仙門的。

「本來,我是想給你取代元笑的機會,但是你擅作主張,毀了我全部計劃,你說,我還該留你么!」周權的眼睛閃過一道殺意,是的,他是有打算在元薇取得長生藥之後,讓元薇取代元笑活下去,一來是知道元薇愛慕高澤,獎賞元薇和高澤在一起。二來,可以通過元薇,關注戮仙門的動作,還可以掌控得了天聖集團的機密。

所以,周權才會如此看重元薇,才會把元薇當作那麼重要的一枚棋子。

下棋的人,有計謀有城府,只可惜棋不是好棋。單打造了一個模樣,糞土還是取代不了玉石。

元薇抬起頭,臉紅腫的一片,沒有之前的清秀,和故意裝出來的高貴,眼神里,只剩下消極厭惡,「我頂著我最恨的女人的臉,卻貼我不喜歡的人的冷屁股,看著這張臉的正主和我愛的人卿卿我我,我一刻都受不了!既然我做了那個苑媛,為何我不能坐元笑,讓元笑來替我承擔這一切!」

元薇瘋狂的叫嚷著,活似一個瘋癲的女人。周權沒有那麼多的耐心,一個杯子朝著元薇砸了過去,「你還真把自己當好貨。真忘記自己是婊子了么!天堂人間,被人****,若是不是我經過將你救下,你會有今天,我看你是忘記了過去的事情了!」

周權拿出u盤,李凱莉善解人意的接下,準備去播放。手在觸碰到u盤的時候,不由一抖,忍不住看了一眼元薇,有些同情。

韓飛白看著元薇,拚命的想元薇這個人的存在,只是他當時沒有隻顧著調查元笑一家人,並沒有關心元氏旁系,卻沒有想到,元氏旁系竟然出了這麼一個叛徒。

u盤保存的視頻被打開,一個女子,被兩個男子當眾撕扯開衣服,地板上鋪滿了百元大鈔,女子手腳被按住,四五個人輪番上前又摸又打,場面淫。亂得不行,開始畫面中的女子,只是平靜相待,像是準備好一切,可是後來,承受不起男人的羞辱,幾番想逃,哭鬧不止,跪地求饒,也沒有被男人放過。

元薇看著視頻,渾身戰慄,嘴裡喋喋不休的念叨著說「不要過來,不要過來……那不是我,那不是我!」 替身情人重生[娛樂圈] ,有哭有笑,瘋瘋癲癲的。

周權看著元薇的模樣,滿意的抬了一下手,視頻被關了。元薇抬起頭,眼神空洞的可怕,雖然被困住了手腳,可是還努力的站起來,眼神慢慢恢復神采,只是看向周權,恨不得將周權給大卸八塊。

「你不是人!不是人!」元薇大喊著,周權卻沒有半點生氣,他哈哈大笑,看著元薇,如同藐視螻蟻一般,「是的,我不是人,應為我將會成為神,不老不死,與天地同歲!」

尋找長生不老葯,進行研製開發是永生門這麼多年的旗號,可是對於永生門的歷代門主來說,尋找長生不老葯的目的並非如此,每個人最自私的要求都是想到自己長生不死。周權也不例外。

韓飛白看著狂笑不止的周權,眼底一抹不厭,但是很快的消散掉。

元薇看著比她還要瘋癲幾分的周權,不由得覺得可悲,然後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指著自己的這張臉。「你以為我會怕你是么,你看看我,現在是苑媛,是元笑,就是不可能是元薇,你大可把這視頻公布出去,讓所有人都看看。哈哈哈哈。」

周權聽到元薇的話,只覺得元薇太過幼稚,把這世界想象的太單純。不用周權命令,李凱莉就播放出下一個視頻,視頻實在韓國最好的整形醫院,只是一眼,元薇的臉色就變得慘白,她看著周權,才真的明白了什麼不是人!

元帥來到高澤的家裡,發現高芸也在,兩個人坐在沙發上,屋內除了收拾一般的食材外,並沒有任何爭奪的痕迹,元帥皺眉。

「監控維修,沒有一點錄像。」高澤頹廢的說,他保護不了真的元笑,連假的元笑都保護不了,讓他如何振作起來。

元帥看著高澤的樣子,猶豫要不要告訴高澤,元笑也被綁架。

「我查到了苑媛的身份。」高芸在這個時候,突然間開口,清冷的聲音,讓高澤和元帥同事提起神來。

高芸扭頭對上元帥的眼睛,獲得元帥的同意,這才開始說。「和你預測的沒有錯,是你們元家的人。元薇。其父袁振強是元振威同父異母的胞弟,袁振強在元薇年幼的時候車禍身亡,母親改嫁,元薇跟著母親離開元家。」

被高芸這麼一說,元帥才想起來這麼一人,記得當初,小的時候,她經常跟在自己和元笑的身後,貌似還帶著元薇去高澤家裡玩。元帥看向高澤,發現高澤也正在看他,兩個人默契的點了點頭,確認元薇的身份。

「元薇母親帶女改嫁,丈夫對其經常實施家暴,元薇耳染目睹,開始逃課去酒吧。成績一落千丈,但是大學憑藉藝考出色,被影視學院錄取,可是這年,母親因病去世,只剩下她一個人。繼父多次對她施暴,最後難忍離家出走,高價的學費和生活費無人承當,便去當了小姐。」高芸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目光轉向自己的弟弟。

「其實這事也怪我,其實之前有個叫做薇薇的女孩,通過天聖集團向我求助學金,我當時看她資料沒有達到我們的規定,便放在一邊去了。十二年前,元薇曾經跟著元笑來過咱們家一次,當時躲在樹後面偷偷看你,被我抓個正著。」高芸看向自己的弟弟,若不是今天東窗事發,竟不知道自己弟弟年幼的時候竟然有了情債。

高澤陰沉著臉,不知道在想什麼,回想這麼幾天,元薇雖然可惡,但是一直想著辦法討他開心,無奈的長嘆了一口氣,感情的事情,誰能左右誰,誰又能代替誰,在苦澀的單戀中,方知誰是傻子。

元帥沒有想到竟然是自己的表妹,他大小不喜歡那個表妹,可能是因為元振威不喜歡元振強這個弟弟一樣,因為戮仙門的繼承權,兄弟兩個掙了許多年,元笑不知道,可是他身為長子很是了解內幕。他還記得第一見到元薇的時候,元薇不滿的指的元笑對自己說,「聽說你妹妹就是家族指定的聖女?我看也不怎麼樣,不如我漂亮,不如我聰明!」

只是一句話,就讓小小的元帥厭惡到底,他從來沒有想過一個九歲的孩子,竟然有這麼強烈的嫉妒心,而那年,元笑十歲,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什麼聖女,連戮仙門的存在還都不知情。

「元笑也被綁架了。」元帥一語驚人,高澤在沙發上坐著,也立馬站了起來,看著元帥,眼睛里全是擔心。

元薇被綁架,他會內疚,可是元笑被綁架,他會擔心,會迫不及待的想要將人找到。高芸也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立馬準備和高澤元元帥一起出去找人,但是似乎想到了什麼,出門前喊住了元帥。

「事情不會那麼簡單,抓住元薇,威脅不了我們,抓住元笑,高家,元家,還有秦地天下那個男人都會竭盡全力去找元笑,他們絕對不會把一個元笑當砝碼來威脅人的,一個元笑只會讓我們三方團結起來。肯定還有其他動作!」

高芸身為女子,她的警惕和分析能力一點都不比男人差,高澤和元帥被高芸這麼一提醒,立馬想到了其他事情,「元伯父和伯母!」

高澤順口說出來,他比高芸了解的多,畢竟追查嬴隱和神秘綁架人,他發現了不少。高澤看著元帥說,「那群人要做的怕是讓你和嬴隱翻臉,而能夠徹底威脅到你的,怕是只有你的家人!」

三人臉色煞白,高芸看著元帥木訥的不懂,首先著急,「還愣著做什麼,先回家去看看!」166閱讀網 楊蓮狂笑道:「就許你有黑寒蜂針卻不許我在刀上加點料?賤.人,就算是死,我也要看著你的醜態死,你現在是不是感覺到好像有螞蟻爬的感覺?你的血液是不是在沸騰?是不是感覺到很熱?啊,那就對了,很快你就會感覺到衣服穿在身上是多麼的多餘……」

「噬心·春散!」趙妙曉的確是有他所說的感覺,而且那種感覺不但來自她的身體,還來自她的內心深處,來自她的靈魂深處,她感覺到自己全身都在燒著,難受之極,不管如何地控制,都沒有任何作用。

如果說聖女之夜是西方最強大的歡葯,那麼「噬心·春散」就是東方人最強大的歡葯,而且這「噬心·春散」比起聖女之夜來藥性更強,因為它侵襲的是人的靈魂,縱然是在如今發展到很高端的科技,都極少有人有辦法解這「噬心·春散」的毒。

「哈哈,看來傳言不虛啊,你這賤.人果然yd,連『噬心·春散』這種葯都知道,也不枉我千方百計弄了這麼一點來給你享用。」楊蓮嘿嘿邪笑道。

「你好卑鄙!」趙妙曉粉臉陀紅,盡最大的努力控制著藥力的發作,不過她旋即突然笑了:「姓趙的,看來你是早就想好要算計我了,我到是很奇怪,我貌似才是第一次見到你?」

楊蓮見她到了此時還能忍著,心中大急,心道難道藥力減弱了?這噬心·春散他的確是千方百計才弄到那麼一點點的,他自己都沒有試過,不過他卻是見過中了噬心·春散之人的醜態,那是一個意志很堅定的女人,但中了噬心·春散之後,那女人成了世上最盪的d婦,那下藥之人甚至是被那女人反強女幹了,那場面,如今想來他都還是感覺到震撼。

而他弄來這麼一點噬心·春散的確也是想用來對付趙妙曉的,這個絕世妖嬈的女人剝了光跪在自己面前求自己弄她的yd之樣的場面他不知道想像了多少千萬回了。

楊蓮是楊家子弟,但他不但是一個庶出的旁支子弟,出生之時還是一個微畸形兒,從###得不到族中長輩的疼愛,更是遭受族中其他子弟的鄙夷和欺壓,連他母親都嫌棄他,甚至是家中的下人都看不起他,是以便養成了他自卑、膽小、陰暗、暴戾的變.態性格。

不過人們常說,上天都是公平的,它既然關閉了你一扇門,必定會替你打開一扇窗。楊蓮雖然人矮體畸,相貌醜陋,但身體素質卻是遠超旁人,憑藉著家族中分到的最差的修鍊資源,他暗中使勁兒,竟然在十六歲前便修鍊到了鉤召階,而後他整整失蹤了十多年,再回到楊家的時候,他不但相貌變得好看了不少,修為更是達到了玄階後期。

楊蓮的歸來以及其強悍的實力自是讓楊家人大喜,三十六歲不到玄階,就算是再難看也是值得家族大力培養的,於是歸來的楊蓮開始進入了楊家核心族佬們的視野,對他委以重任。

然而實力大增並進入族佬們視野的楊蓮並沒有獲得家族中的二三代子弟的認可,迎接他的依然是冷嘲熱諷無盡白臉,不過這楊蓮對此卻是視而不見,他手段毒辣、性格殘暴,只要犯在他手裡的,不管是嫡系還是支系子弟,輕則斷手斷腳,重則被打成廢人,甚至族中有幾個跟他很不對眼的子弟無故失蹤也有人懷疑是他下的狠手,且還鬧到族佬會那裡,不過最後是無證無據不了了之,對於這樣一個青年強者,為了家族的榮耀和未來,族佬們哪好對他下手。

楊蓮在楊家不得待見,但因其殘暴的手段和強悍的實力,卻也讓他在龐大的楊家中生存了下來,並且羅了一些旁支的子弟,在楊家中有了一些話語權和影響力。

「三年前,你到楊家拜訪,因為我不是楊家嫡系,所以沒有資格在主院里看見你,不過那時候我混在外面的人群中。」聽到趙妙曉的話,楊蓮揭開了謎底:「一看見你的風.騷樣子,我就很想把你壓在身下狠狠地暴你,但我知道你不會看上我,因為我也曾經在你面前晃悠過,而你,這個賤.人根本連眼睛餘光都沒有掃過我一眼,當時我就發誓,一定要搞到你,一定要讓你付出代價。

「這次彌伽小世界的開啟,我知道憑著你們飛靈城趙家的信息絡一定會收到消息,你也一定會過來,所以我也來了,而我來的目的不是佛靈獸和佛意珠,而是你,趙妙曉!」

「卑鄙,無恥,變.態!」趙妙曉怒目圓瞪,她本就奇怪了,這個看起來又矮又普通的男人自從進到彌伽小世界后便一直有意無意的出現在自己的周圍,直到她們又遭遇到魔獸,這廝似無意實則是有目的的引導豹臉金剛獸來追逐自己而他又假意來救這才引起了她的懷疑,在被追殺途中,她那麼一問這廝便得意地承認了是有意為之,卻是料想不到,原來這廝打自己主意竟然已經有數年時間了。

不錯,她自視甚高,就算是王天七這種王家二代中的頂尖人物她都不放在眼裡,象楊蓮這樣的男人她怎麼可能看得上眼?卻不曾料到會出現這麼一個極品猥瑣齷齪的傢伙,竟然早在數年前便計劃著要下藥吃自己,看著楊蓮那噁心的樣子,她心中的憤怒自不待說了:「不過,你不單得不到我的身子,甚至是想看我的身子我的醜態都沒有機會了,我會馬上殺了你!」

「我是卑鄙,我是無恥,我是變.態!」楊蓮的臉上突然露出了古怪之色,嘿嘿笑道:「你也能殺我,不過很遺憾的是,你錯過了殺我的時機!」

「噗噗噗……」

趙妙曉臉色陡然一變,感覺不妙,剛待硬撐著出手,楊蓮雙手陡然緊握,數道血箭卻是突然在楊蓮的身上噴.射而出,他僵硬的身子卻是突然動了。

看著這突然的變化,趙妙曉臉色大變,駭然道:「刺血冥魔功!」

楊蓮身體站直了來,他的身上雖然出現了七個血洞,然而他的氣勢卻是陡然增強了數倍,那氣息,便是與地階強者相比也不遑多讓。

而在他身上噴血的瞬間,他也動了,化為一道殘影,一掌拍向趙妙曉,一腳踢向那隻二階的豹臉金剛獸,嘭嘭兩聲,趙妙曉倒飛而去,口中鮮血噴出,而那隻玄階的豹臉金剛獸也是被踢飛而去,同時身上傳了咔嚓聲響,儼然是被踢的骨折了。

楊蓮瞬間爆發的強悍力量也是震住了另一隻虎視眈眈的三階豹臉金剛獸,低吼聲中奔向那隻摔下去的同伴,卻是不敢輕易向楊蓮發起攻擊。

刺血冥魔功是一種極為邪門的激體功法,通過刺激活血實力暴漲數倍,雖然後遺症很嚴重,而且每施展一次,還會燃燒掉三分之一的生命力,生死關頭,但關鍵時候就相當於多了一條命,這楊蓮還真是有膽啊,要知道,以其現在的實力,若不出意外,活個兩三百年沒有什麼問題,三分之一的生命力,那可是相當於百年的壽命。

當然,或許有一些補充生命力的丹藥或者藥水,但那些葯的效果絕對達不到遠全恢復的地步,這楊蓮為了達到算計自己的目的,當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啊!

「嘭」

趙妙曉幾乎與那隻二階的豹臉金剛獸同時摔落地上,她悶哼一聲,所中的噬心·春散藥力頃刻間發作,隨後便即發出一聲膩死人的呻.吟,「嘶」的一響,開始瘋狂地扯起衣衫來,嘴裡不斷的嬌呼「啊……我要……給我……好難受……」

「不錯,是這激體功法,賤.人,你害怕了吧?區區黑寒蜂針之毒,又如何能夠毒得倒我?」楊蓮看著在地上撕扯衣服不斷翻滾呻.吟的女人,臉上露出了變.態的邪笑,賤.人,敢看不起老子,老子要你乖乖地趴在我腳下服侍我。

「吼!」

那隻三階的豹臉金剛獸趁著他得意忘形之際化為猛衝而來。

「畜生找死——」

然而楊蓮這種人本就陰暗殘暴無比,哪可能會不注意這隻一直在旁邊虎視眈眈的魔獸,他故意露出破綻,只不過是想要引它主動來襲罷了,在豹臉金剛獸有所行動的瞬間,他的右手一揮,刀毯所化的刀球便即呼嘯而出,砰地滾砸在這隻三階豹臉金剛獸的頭上,一片毛髮飛天舞,這隻三階豹臉金剛獸倒翻而去,摔出數十米遠。

「先收拾了你這畜生老子再慢慢享用這個賤.人方!」楊蓮也知道不趕跑這兩隻豹臉金剛獸想要做那事根本不可能,是以一擊得手后並沒有停手,身形一掠,閃電般地向那隻三階豹臉金剛獸撲去。

那隻豹臉金剛獸皮粗肉厚,雖然被刀球滾斬中了,卻並沒有受重傷,只不過是被斬破了一層皮,眼見這個原先還被自己追殺的人類竟然傷了自己,不禁凶性大發,一人一獸劇烈的鬥了起來。

「嘶」

心智靈魂受浸的趙妙曉突然跳了起來,雙手抓住衣襟猛地一扯,上身衣衫瞬間化為碎睡,離開了靈力的作用,衣衫碎片登時著火,頃刻間化為飛灰。

「要不要救她?」看著那嫩紅如水的傲人身體,隱匿在不遠處看熱鬧的葉問龍眼睛陡然圓瞪,一時間口乾舌躁,內心無比的糾結起來。 周權來到h市,已經有一個月了,可是周栩從沒有去看過他。像是故意躲著他一樣,錯過任何見面的機會,所有的事情,都是通過電話來彙報。可是今天,路過周權住宿的酒店的時候,他猶豫了一下,最終停車,無論那個男人怎麼過分,都是他的父親。

周栩,看了看時間,已經晚上九點半,那個男人怕是正和女人調情呢吧。周栩皺著眉頭,走了過去。

身為永生門的門主,周權住下來,包了整整一層,周栩找到對的樓層,不用詢問是哪個房間,跟在周權身邊的人,自然認得出他是誰。

周栩一路暢通的嘮叨周權的房間,推開門,就看到屋內站的三個人,周權,韓飛白,李凱莉!周栩心中作嘔,一想到上次撞到李凱莉的時候,她無比囂張的嘲笑自己,並讓自己稱呼她小媽的表情,周栩就恨不得把李凱莉的心挖出來,看看是什麼顏色的。



只是這三個人在做什麼,順著他們的視線,看向客廳中間,半坐在地上的垂頭不知道哭泣還是大笑的女子,周栩的心,都揪了起來。元笑!她怎麼在這裡!

周栩心頭的暴怒再也壓抑不住,兩三步走在前面,直接蹲下,解開元薇身上的繩索,看著李凱莉,看著周權。眼睛里寫滿了恨意。

「她是我的女人!」周栩一字一頓的說,不顧周權警告的眼神,扶起元薇就走。

「慢著,你的女人?我什麼時候允許你有女人了!」周權喑啞的身影,如同詛咒一般,讓人畏懼,周栩停下步子,可是卻沒有回頭。

一時之間,屋內的氣氛,變得緊張無比。不是周栩聽話,而是他知道,男人一句話,不要說是他和元笑兩個人離開,就算是他一個人想要離開,都是困難的。

這個時候,李凱莉突然間笑了起來,笑的花枝招展,她翹起蘭花指,在周權的耳邊劃過,「權哥,這就是你不對了,男歡女愛是必須人之常情,你這樣子管教孩子,是不想早點抱上孫子了么?」

周權的年齡也不小了,不說有六十歲,也年過半百。抱孫子,他不是沒有想過,只是一想到自己要老去了,心頭就發慌,想著自己偌大的家業和身邊的美人,每次床上之事總是有氣無力,他心裡就堵得很,所以才這麼著急找回長生不老葯。

即使這樣子,也不代表他不想的當爺爺,不想有人傳宗接代,只是這樣的話,由他說來,就顯得無力許多。李凱莉顯然是明白周權的想法,所以比起那些個尋歡作樂的風塵女子,周權更喜歡李凱莉,甚至把李凱莉帶在身邊。

「周栩,你爸也不是故意難為她,只是她不聽管教,咎由自取,我看她也受了不少驚嚇,要不然你扶她去隔壁休息。權哥許久不見你,一直念叨著,你今晚也留下,等一會你爸忙完事情,你和他坐在一起說會話,一家人不說兩家話,父子之間哪有隔夜仇。去吧,一會找你。」李凱莉看著周權的臉色,擅作主張的說。

她知道周栩是認錯人了。將元薇當作元笑,不過正和她心意,若不是這樣,下一步怎麼會好做呢。周權只覺得李凱莉善解人意,卻沒有想到,她會把主意算計到自己兒子身上。

甚至李凱莉為人的周栩當然覺得李凱莉不會那麼好心,可是看著外面站著兩排保鏢。李周栩還是妥協了,「我和你可不是一家人!」周栩冷漠的說。然後扶著元薇出去。元薇不知道自己旁邊的男人是誰,從簡單的對話中,差不多知道了他的身份,她當然知道周栩認錯人了,可是她沒有力氣去解釋,更不願解釋。她要離開這個鬼穴,無論用什麼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