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繼續動作。

不知道過了多久,孟星辰終於停下了手裡的動作,用棉球擦乾淨血跡。

他滿意地注視著自己的作品,「真美!」

他拿來了一面鏡子,照給艾濃濃看,「你看,真的很美,我知道你一定會喜歡的。」

艾濃濃的眼珠子麻木地轉動,看到在鏡子里,自己的后腰上出現了一朵血紅色的玫瑰花。

她喜歡玫瑰花。

但她不喜歡玫瑰花長在自己的身上!

他把玫瑰花刺在了自己的身上,這就是所謂的專屬印記?

孟星辰撕開了她唇上的膠帶,解開了她手腳上的束縛,扶著她坐了起來。

艾濃濃全身已經沒有半點力氣,就算她內心極度的抗拒,也只能無力地靠在孟星辰的懷裡。

婚迷心竅:首席愛妻如命 他眼神痴迷得看著她后腰上,那朵栩栩如生的玫瑰花。

「濃濃你看,這是我給你的專屬印記。不管你跑到天涯海角,你都躲不掉的。」

男神要婚:霸愛小萌妻 躲不掉了嗎?

艾濃濃的嘴裡泛著苦澀的味道。

也許,從他們第一次的相遇開始,就註定了她無處可逃。

「你什麼時候才能放過我?」艾濃濃的聲音好像很遠的地方傳來,蒼白飄渺得好像讓人抓不住。 孟星辰的神色逐漸變冷,「你就那麼想離開我?」

艾濃濃苦笑:「何必呢?你這樣折磨我,得不到半點快樂,你就放過我吧!」

「誰告訴你,我不快樂了?」孟星辰忽然反問。

艾濃濃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孟星辰輕笑:「我很快樂,尤其是在折磨你的時候。」

艾濃濃的眼底露出了憤恨的目光。

孟星辰捏著她的下巴,「別用這種眼神看我,否則我會以為你再也不想見到你奶奶。」

艾濃濃閉了閉眼睛,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把仇恨和憤怒隱去了,表情很平淡,沒有了一絲漣漪,「我想要見我奶奶。」

「那就看你表現。」孟星辰回答,表情驟然變冷,「去躺著休息,我可不希望這朵玫瑰花因為你不好好休息而糟蹋了。」

說完,他轉身離開。

艾濃濃的身體軟軟地沿著牆壁滑落,顯得弱小又無助。

傷口很疼很疼,艾濃濃只能勉強的扶著牆壁,一點一點的往外面挪動。

一點一點地走出了地下室,然後再回到樓上的房間。

這短短的一段路,已經讓她疼得汗如雨下。

終於回到了樓上的房間,艾濃濃躺在了床上。

還是熟悉的房間,眼前的一切都讓她很恍惚。

不知道是做了一場夢,還是真的經歷過一次逃亡了。

如果還能有一次機會,她一定會逃得遠遠的。

艾濃濃閉上了眼睛,慢慢的睡著了。

只有在睡夢中,她才能催眠自己,這一切都只是一場噩夢而已……

接下來的兩天,艾濃濃始終都沒有看到奶奶。

她向孟星辰提出要見奶奶的要求,孟星辰只瞥了她一眼,還是那句話「看你的表現」。

不管艾濃濃怎麼苦苦哀求都沒有用。

最後,她也是破罐子破摔了,絕食抗議。

如果見不到奶奶,她就不吃飯!

當孟星辰知道她絕食之後,只是輕飄飄地說了一句:「不吃就讓她餓著,餓到撐不住就去找陸月白來給她營養針好了。反正我有錢,就算是她手腳斷了,在床上躺一輩子,我都養得起!」

最後,還是許清看不下去了,趁著給艾濃濃送飯的機會,悄悄跟她說:「艾小姐,你奶奶現在正在一個很安全的地方,你就放心吧!」

艾濃濃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樣地抓著許清的胳膊,急切地問道:「你見過我奶奶了嗎?」

許清點頭:「見過。」

「她現在情況怎麼樣?」

許清猶豫了一下,還是回答:「你奶奶年紀比較大了,之前摔了一跤,幸好我們的人及時趕到,把她送到了醫院救治,萬幸沒有骨折。不過……」

艾濃濃一下子就緊張了,趕緊問道:「怎麼了?」

許清說道:「我既然都跟你說了,也就不瞞你了,你奶現在的狀況的確不太好,醫生檢查之後,認為你奶奶有帕金森的可能。」

「帕金森?」艾濃濃顫抖著唇瓣說道。

「嗯,你奶奶現在的記憶出現了一些問題,她好像……好像不太記得住你了……」許清雖然覺得很殘忍,但還是把實情跟艾濃濃說了。

許清又接著說:「你也不要怪先生,先生不讓你去看你奶奶也是有原因的,就是擔心你去了之後,看到你奶奶不認識你了,你會傷心。 逆行萬年 先生這麼做,要是為了你好……」

艾濃濃的嘴角浮現出一抹諷刺的笑,笑得極其的慘烈,「是啊,他是為了我好。他把我關進狗籠里是為我好;要毀掉我的臉是為了我好;全城通緝我,把我變成了通緝犯也是為了我?他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是我不識抬舉,對不對?」

許清的表情很是尷尬,他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感情這種事情原本就是說不清楚的。

他只是看不下去艾濃濃絕食,才把她奶奶的事情告訴她的,

至於她和先生之間的事情,不是他可以過問的了。

許清咳嗽了一聲:「既然你已經知道你奶奶沒事了,那你現在是不是可以吃飯了?你要是真想見你奶奶,就應該振作起來啊!」

艾濃濃沒說話,許清以為她還是要堅持絕食下去的時候,她伸手拿起了筷子。

許清見她終於肯吃飯了,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許清下了樓,孟星辰坐在客廳里。

「主子。」

孟星辰看向他,「她肯吃東西了?」

許清點了點頭,如果不是主子的默許,他也不會跟艾濃濃那些話。

「艾奶奶那邊,你去聯繫最好的療養院。我會讓月白幫忙,看看能不能聯繫到國外的專家過來。」

孟星辰這幾天其實一直在忙這件事情,為了幫艾奶奶找到專家,很是費了一番功夫。

「好的,主子。」



孟星辰約了陸月白在會所見面。

本來孟星辰每次來這裡,都是直接去樓上的包間,但是這一次在路過樓下的酒吧時,不知道怎麼的,他的腳步就拐了一個彎,直接朝著吧台走過去。

等到陸月白來的時候,孟星辰都已經喝了不少酒了。

「辰哥,你怎麼喝這麼多?」陸月白皺眉問道:「有心事?」

孟星辰一口喝光了杯里的酒,卻不小心被嗆到了。

陸月白很是無奈的幫他拍背,「你慢點。」

孟星辰擋開他的手,「你幫我個忙,幫我去聯繫國內外最頂尖的帕金森病方面的專家。」

「為了小嫂子的奶奶?」陸月白明知故問。

孟星辰抿著唇,沒吭聲。

陸月白點了點頭,「我會幫忙找的,儘快聯繫幾個專家過來會診。不過……」

前幾天孟星辰找人,把整個地下世界給搞得人心惶惶的,全世界都知道暗月要找一個女人。

陸月白勸道:「你要是真喜歡,你就好好對小嫂子。要是不喜歡,分了算了,以你的條件還怕沒有女人?而且我覺得小嫂子那種單純的女孩,也不適合你……」

話音未落,孟星辰銳利的眸子就落在了陸月白的臉上,眼神十分的犀利,「這種話以後我不想再聽到第二遍!」

看到他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陸月白有點吃驚,「怎麼,難道你還來真的了?」 關鍵是,你要真喜歡人家,幹嘛還要全城通緝?

還污衊小嫂子是通緝犯?

雖然那條新聞,已經被抹除乾淨了,而且後面還放出了公告,說是惡搞,還道歉云云。

就是陸月白投資的一個公關公司去的善後事宜。

鏡子破了都沒法破鏡重圓,更何況是把一個人的名聲搞得這麼臭,還能指望得到人家小嫂子的原諒嗎?

陸月白就算是沒正經的談過戀愛,也覺得孟星辰這樣做太重口了!

孟星辰冷笑,如果他不這麼做,能把艾濃濃給抓回來嗎?

她早就逃得遠遠的,這輩子都不會回來了!

陸月白在他的旁邊坐了下來,示意吧台的調酒師給他一杯龍舌蘭。

「辰哥,我有件事情要跟你說。」陸月白壓低了聲音。

看到他神神秘秘的樣子,孟星辰不置可否,從鼻子里輕哼了一個字:「嗯。」

陸月白小聲說:「我得到消息,孟元真那邊的實驗好像成功了。」

聞言,孟星辰挑眉,「哪方面的?」

孟元真這麼多年來一直醉心實驗,花了大把的金錢和資源去做各種實驗。

這一次又搞出什麼幺蛾子了?

「我們不是一直都派人盯著實驗室的動靜嗎?聽說……」陸月白的聲音更加謹慎,「……聽說好像是在複製人實驗。這次和以往不同,這次的標本換了,聽說他們做了一個女人,那女人是針對你來的。」

聞言,孟星辰手中的酒杯被捏碎了,酒液流得滿吧台都是。

「你是說,孟元真的實驗室做出了一個複製人,還是個女人?」

陸月白忙不迭的點頭,「手下傳回來的消息就是這樣,而且還說那女人有個奇怪的名字,叫……叫阿玉。」

這個名字對於孟星辰來說,就是一個禁忌。

他微眯著眼睛,心裡猜測著孟元真這麼做的目的。

玉娘早就死了,被他親手給殺死了。

現在搞一個阿玉出來,難道和玉娘有什麼關係嗎?

還是說,孟元真想利用這個複製人阿玉來對付自己?

看到孟星辰一直沒說話,陸月白有些不放心地說:「你沒事吧?」

孟星辰搖搖頭,眉頭皺得更緊了。

「算了別想了,如果那個阿玉出現,我們也已經提前知道了,有了防範,不怕她作妖。」陸月白喝了一口酒道。

兩人繼續喝酒。

孟星辰的心情本來就不好,又因為聽說了複製人阿玉的事情,心情就更是糟糕了。

一杯接著一杯的喝,等到陸月白回過神來的時候,孟星辰已經醉倒了。

「真是的,怎麼就喝醉了?」陸月白正想叫人幫著把孟星辰給抬去房間休息的時候,忽然整個人就愣住了。

因為他看到有一個女人朝著他們的方向走過來。

至於為什麼陸月白第一眼就看到了這個女人,那是這個女人和艾濃濃長得竟然有七八分相似!

只不過她的年紀看起來比艾濃濃大,氣質也更加的成熟,而且還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總是覺得她的神情也好,動作也好,各方面都有一種說不出的怪異之感。

就在這時候,陸月白接到了手下的電話。

「陸少,那個複製人阿玉去會所了!」

「該死的!」陸月白低咒了一聲。

他總算是明白過來了,為什麼他會覺得這個女人某些方面看起來有種說不出的怪異,因為她根本不是正常人類,而是一個複製人!

孟家的科技很發達,做出了一批複制人殺手,但是那些人的感情匱乏,只知道聽命行事,沒有自我思考的能力。

這個複製人阿玉顯然是更先進的,擺明了就是沖著孟星辰來的!

陸月白是個很聰明的人,雖然孟星辰從未和他說過玉娘的事情,但是他作為一個醫生,又是很了解孟星辰的一個朋友,有些事情通過旁敲側擊,也多少了解一點。

之前他一直都搞不懂,為什麼孟星辰會喜歡像艾濃濃那種十八歲的女孩子。

長得是漂亮,也是也不至於是絕世美女,比艾濃濃漂亮的女人多了去了,為什麼孟星辰就偏偏非她不可?

當看到複製人阿玉的這一刻,陸月白忽然就明白了這一切的原因。

那個阿玉,恐怕和孟星辰早年的心理創傷有關係。

因為早年的心理創傷,孟星辰曾經很長一段時間都「不行」,陸月白還為他治療了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效果。

直到後來,孟星辰不再治療,還告訴他,說他的身體已經恢復了。

那時候他才知道,孟星辰找了個年紀很小的女孩,談戀愛了。

陸月白還為兄弟高興,覺得他終於走出早年的陰影了。

可其實孟星辰一直都沒走出來,孟星辰的性格深處一直都是極其暴戾和粗暴的,只是一般人觸碰不到他的逆鱗而已。

暗月王朝的暗月,又怎麼會是一個好脾氣的人?

我有一個可成長的世界 現在看著這個複製人阿玉和艾濃濃那極其相似的容貌,陸月白這才恍然大悟。

原來孟星辰心裡一直都沒有放下當初的事情,他之所以會把艾濃濃留在身邊,是因為艾濃濃長得很像他記憶中的那個人!

至於記憶中的那個女人,陸月白想肯定是死了,否則也不會這麼多年都沒有出現過。

而現在的這個複製人阿玉,多半就是用那個女人遺留下來的器官製造的。

看到那個複製人阿玉,不斷在酒吧里尋找什麼,陸月白暗道一聲不好,同時在心裡暗搓搓的想,回頭他必須把這個女人給列到會所的黑名單里去。

一個複製人還來他的地盤,簡直想想都瘮得慌!

陸月白吐槽歸吐槽,手裡的動作很麻利,急忙把爛醉如泥的孟星辰給扶了起來,想要把他帶走,免得被這個複製人阿玉給看到。

然而,已經來不及了。

複製人阿玉已經看了過來,當眼神落在孟星辰的臉上時,眼中劃過了一抹喜悅,立刻就朝著他們這邊走了過來。

「該死!」陸月白當場就急了,試圖喚醒孟星辰,「辰哥,你快點醒醒啊!那個複製人阿玉找上門來了,我們該怎麼辦啊?」 孟星辰喝多了,醉得厲害。

耳邊不停地傳來呱雜訊,讓他很是不耐煩,一把想要把扶著他的陸月白給推開。

然而力氣太大,倒是把身邊的陸月白給推開了,可是因為力道太大了,他自己也朝著後面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