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白沒有想到這羣海鯊抗破浪的能力居然如此的強大,但是好戲還在後頭呢。

他輕踩着海面,一劍朝着一隻海鯊刺了過去,那海鯊猝不及防被莫白給傷到了。

顯然它是沒有想到莫白能夠直接踩着海面,臨空朝它飛了過來。

這羣海鯊終於意識到了,這人的實力不簡單,更加艱苦的奮戰就在這個時候開始了。

海鯊們意識到了莫白的厲害之後,根本就不敢掉以輕心。

虎鯊用一聲呼嘯提醒莫白注意安全。

剛剛被他所傷的那一隻海鯊流出了一點鮮血,但很快那血就止住了。

海鯊的皮肉居然如此的厚實,他剛纔用了那麼大的力道,也只是劃開了一點點皮肉,流這點血對於海鯊來說並不算什麼。

他的舉動更加驚動了這一羣海鯊,它們朝着莫白吐出了一團又一團的水柱,那水柱的力量非常大。

莫白舉起長劍,朝着這水柱一道道的坎過去,竟然被他生生的砍出了一條水路。

他心中一喜,卻沒有想到有一隻海鯊趁着剛纔視線不清的時候,繞到了他的身後,從後方攻擊他。

莫白被這猝不及防的一擊,往前倒去,一頭栽進了水中。

那羣海鯊快速的往中間游去,將莫白給圍到了中間。

虎鯊想要上來幫他,被莫白一聲大喊給制止了。

他很快就從海水中鑽了出來,直接凌空而起,飛到半空中再落下來的時候,手上就帶了力道。


海鯊吃一塹長一智,當然不會再讓莫白得手第二次了。 它們迅速的散開,躲過了莫白的攻擊。在海上,它們的行動是那麼的自如。

莫白一直拿不下這些海鯊,有些焦躁。這一羣海鯊在探了對方的底之後,居然開始反擊。

張開嘴巴之後,那一顆顆利齒讓莫白看了都有一些膽寒。

這鋒利的牙齒,若是被它們咬上一口,後果不堪設想。

莫白用長劍繼續跟他們纏鬥起來,他挽出了一個又一個的劍花。

但很快他落在了下風,這一羣海鯊就是海上的霸主。

莫白還沒能夠掌握它們的弱點,就被打的步步後退。

它們步步緊逼,莫白雖然肉體經過錘鍊,但還是比不上這些皮糙肉厚的海鯊。

體力下降之後,他被一隻海鯊那尖利的牙齒給勾到了,直接在他的胳膊上劃下了一道長長的口子。

莫白愣了一下,自己如何用力都不能給他們造成什麼特別大的傷害,對方只不過是牙齒輕輕的勾到了他的手,他就有些血流不止。

他連忙用靈力止住自己的血,擡頭看向它們。

打還是不打呢?他流出來的血格外的香甜,被這一羣海鯊給惦記了。

它們的攻擊更加瘋狂了起來,莫白招架不住,他連忙大聲地呼喊,“虎鯊快過來!”

那隻虎鯊連忙遊了過來,它的速度也不慢,但是這還是比不上這一羣的。

它嘶吼了一聲,和那些海鯊在一起。

這肉眼可見的打不過它們,虎鯊有些退縮。結果,他們被包圍了起來。

這一羣海鯊虎視眈眈的,一個個眼神都像要吃人一般,莫白看的有些膽戰心驚。

“你能撐多久?”莫白低下頭問虎鯊。

忽然虎鯊的身體抖了起來,差點把他從背上甩下去。

這虎鯊已經不能穩固自己的身形了,他們廝殺在一起,敗下陣來只不過就是幾分鐘的功夫。

此時不跑,更待何時?打不過就跑!莫白立馬就下定了決心。

虎鯊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往前游去,莫白則在後面殿後。

這一羣海鯊沒想到還是挺執着的,他們死死的咬着不放,讓莫白有些哭笑不得。

被一羣海鯊盯上,那可不是開玩笑的,分分鐘就會有被撕碎的危險。

莫白輕輕的拍着虎鯊的腦袋,“我們趕緊往有島嶼的方向跑。”

如果他們上了島嶼的話,這些海鯊就不可能跟着他們一起上去了,它們肯定是要留在海中的。

莫白在大海之中尋找,還真讓找到了一個島嶼,它雖然特別的小,但聊勝於無。

在這海面上,莫白其實可以御劍飛行。

但他,更希望這頭虎鯊,可以獨當一面。

莫白勾了勾,嘴角又輕輕的揉了一下虎鯊的腦袋。

他們一起上了那海島。

海島之上似乎沒有什麼特別的虎鯊,這裏的一切只是透着一種近乎詭異的安靜。


莫白回身,朝着海面上看去。

那一頭的海鯊朝這邊遊了過來,它們在海中吶喊着,形成了聲波。

這聲波緩緩的盪漾開來。

莫白那雙眼睛緊緊的眯着,看着海鯊的同時,他推着虎鯊朝着海上游去。

“試一試。”

這羣海鯊實力的確是強,而且數目衆多,如果是他在海中的話,都不一定是對手。

不過到了岸上,這可就不知鹿死誰手了。

莫白揹着雙手站在海岸之上,看着那波瀾壯闊的海面。

他那雙清澈的眼睛裏面,映入了海水的壯闊。

一羣海鯊在這海中不停的追擊而來,這場面十分浩大。

也不知這羣海鯊是爲何這般執着。

莫白把目光落在了虎鯊的身上。

他想起之前發現的事,不由得朝前走了一步。

虎鯊的小腹處有一顆冰藍色的靈氣球,這靈氣球裏面蘊含着的能量,他都覺得驚歎。

莫白深深吸氣,他微勾起了嘴角。

一藍色的靈氣球可以成爲虎鯊的底氣!

莫白髮現,虎鯊動作的時候,那靈氣球就在顫動。

不斷的有靈氣供應出來。

周圍的一切,有風在吹。


莫白看着那一羣海鯊,哪怕是這一羣海鯊所擁有的靈氣,都不一定比得上虎鯊。

虎鯊如今的實力並不是那麼的強,可是這頭虎鯊,比這些海鯊的潛力都要強的多。

莫白繼續上前,他就站在了岸邊。

虎鯊怒吼了一聲,它朝着那些海鯊撲了上去。

虎鯊先是撕咬着一頭海鯊,把它的身上咬下了一塊肉來。

哪怕是一羣海鯊,在面對如此兇狠的虎鯊時,都害怕了。

莫白看着這一幕,也忍不住心悸。

他不是說害怕,而是擔心。

虎鯊似乎在透支自己的所有靈氣和體力,也就是說它拼了。

“小心一點,它們羣體衆多,對於你來說實力整體要強上很多。”

莫白輕聲說道。

虎鯊朝前撲咬過去。

很快它張開的血盆大口,再次咬上了一頭海鯊的血肉之軀,撕咬下來一大塊肉。

周圍的鮮血,直接蔓延開來。

這些鮮血很快就把周圍的海水全部都染了一個透。

莫白冷笑,“你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你比它們更加的兇狠。”

虎鯊走投無路。


這些海鯊之所以這麼不依不饒的追過來,就是爲了想要得到虎鯊體內所有的靈氣。

莫白的眼神中的冰冷,有着深寒。

他冷冷的嗤笑。

“它們不死,死的人也就是你。”

虎鯊繼續撲咬,動作幅度又大了許多。

莫白御劍在這些海鯊的當中穿梭着,替虎鯊保駕護航。

虎鯊的撲咬動作越發的兇狠了,就在它發現自己不會被這些海鯊攻擊到的時候,它下手更加的很辣。

很快又咬下了一大塊肉來!

虎鯊的動作幅度大了許多,直接咬死了一頭海鯊。

這也是因爲莫白操控着靈劍,替它抵擋住了其他的攻擊。

很快,他們就佔據了上風。

這一羣海鯊激動起來,它們在海水中嘶吼着。

這些嘶吼聲,直接衝得莫白後退了一步。

虎鯊更兇狠了,他早就認莫白是他的主人,絕對不允許主人被這一羣海鯊欺負。

莫白髮現這種虎鯊體內的靈氣直接爆發了開來,它的周圍海水震盪着。

還是震盪之後就有了波紋,這些波紋直接凍成了冰。 這附近的海水全部都凝結成了冰塊之後,面前的這頭虎鯊,反倒是實力強了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