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俊哥哥,我這是怎麼了?”顧媛夢問道。

安希俊看到眼前和李若曦一樣面孔的顧媛夢,隱晦的皺了皺眉頭,但想到剛纔顧媛夢爲了自己受傷,說道:“沒什麼,剛纔你只不過式昏過去了而已!”

說完,安希俊就想剛纔發生的事情告訴顧媛夢。

可是還沒等他說出第一句時,一聲淒厲的尖嘯聲打斷了她。

“啊~啊~啊~”

李若曦披頭散髮,狀若瘋狂,雙手抱着自己的腦袋,不斷地在地上翻滾着,發出一聲聲淒厲的叫聲。

安希俊見狀,臉色大變,連忙望向旁邊的李文淵,卻發現李文淵滿臉焦急的望着李若曦。

“李文淵,剛纔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安希俊大聲喝道,語氣中充滿了憤怒。

李文淵還保持着注射X試劑的怪物模樣,不過此時的他臉上佈滿了驚慌失措的表情,完全沒有了之前的淡定。

“小俊,救救若曦!快點就救若曦啊!”李文淵語無倫次道:“剛纔我們本來就要交手了,不過那道黃色的半透明屏障掃了過來,若曦就變成這樣這個樣子了!”

黃色的半透明屏障對李若曦有反應?

安希俊立刻猜測出兩者間的關聯,然後連忙又看向李若曦。

李若曦由於在地上翻滾渾身已經佈滿了泥漿,看起來十分的狼狽,而她的臉上佈滿了一團黑氣,一道黃色的光線在她的皮膚下面不斷地遊走着。

那些黑氣隨着黃線的遊走,漸漸地在李若曦的額頭形成了一個奇異的圖案。

那圖案一個裏三圈外三圈的圓形漩渦圖案,而如果仔細看的話,會發現構成圖案的筆畫由擠滿了一些類似象形文字的蠅頭小字組成。

“這是封印陣法?我曾經在我父親得到的一塊石板上看到過,一般是用來封印某種記憶的!李伯父,若曦的記憶曾經被人動了手腳你知道麼?”

安希俊看清那圖案後,猛然轉頭瞪着李文淵問道。

“封印記憶?這是怎麼回事?誰敢封印我女兒的記憶?他想要做些什麼?”李文淵先是一呆,然後反應過來安希俊的話,氣急敗壞的說道。

不過當憤怒的李文淵目光掠過安希俊時,怒道:“安希俊,你用這種眼光看着我做什麼?難道你懷疑是我做的?”

顧媛夢在安希俊的懷中微微皺眉,看向李文淵的目光中充滿了鄙夷。

在她看來,安希俊居然做出這樣的表情,那自然就是李文淵真的做了手腳,況且李文淵一直將李若曦視爲禁臠,做出這樣的舉動在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安希俊則直接道:“李伯父,關於李若曦忽然間有了鬼胎我其實在一直調查,據我所知,這鬼胎似乎和你們研究的X力量有相關聯.。。”

安希俊話說了一半,便停頓了下來,但是要表達的意思李文淵卻明白了。

“是,我們是做過有關驗證X力量的人體試驗,但是那又能說明什麼?說明我會將若曦也作爲小白鼠來進行實驗麼?”

李文淵怒道:“你們可別忘了,我是若曦的父親!”

“父親?哼,有那個父親會爲了自己的利益而犧牲自己的女兒?”李文淵話音剛落,顧媛夢便嗤笑着說道。

“你.。。”李文淵怒目圓睜,瞪着顧媛夢,一副擇人而噬的表情,安希俊閃身擋在顧媛夢身前,警惕地望着李文淵。

李文淵胸口不斷地起伏,餘光掃過李若曦,看到她不知何時已經停止了掙扎,渾身也恢復了正常人的模樣,滿身狼狽的躺在地面上,仰望着天空。

“若曦!”李文淵驚喜道,邁出兩步,向着李若曦奔去。

安希俊卻擋在了李文淵的面前,撐開雙手,攔住了他。

“安希俊,這是我們父女間的事情,你最好不要插手!”李文淵怒道,身上陰影纏繞着一股殺氣。

安希俊道:“李伯父,現在若曦剛剛恢復,還是不要打擾她的好!尤其是你,如果現在過去,恐怕會對她造一些刺激。”

“刺激?我是若曦的父親,會對她造成什麼刺激?”

“正是因爲你是若曦的父親,所以纔會造成刺激!”

“你不要欺人太甚!”

安希俊看着氣急敗壞的李文淵,目光再次掠過他已經非人的身體,搖頭道:“李伯父,不要再多說了,在若曦沒有恢復前,我會保護她的!”

“你憑什麼?”李文淵越加的憤怒,自己的家事竟然要靠一名外人插手?

“憑我是若曦的未婚夫!這點夠麼?”安希俊眼中閃過一道寒光,冷冷道。

一旁看着兩人對峙的顧媛夢身體一顫,臉色陰沉了下來,而李文淵臉色瞬間漲紅。

未婚夫?這麼說安希俊也不算是外人,他也有權利參與李家的事情?

忽然間,李文淵心中不由冒出一個詞語——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正當氣氛沉默時,一個略帶哭腔的聲音傳來,是李若曦。

“希俊哥哥,不要再說什麼未婚夫了!夠了,這場戲已經夠了,我已經全部想起來了!”

衆人轉頭望去,看到躺在地上的李若曦擡起手,在空中擺了擺手,淚如雨下,聲音哽咽的說道。

“李若曦,你什麼意思?”三人愣了愣,顧媛夢率先反應過來,神色興奮地看着李若曦問道。

李若曦大聲哭泣道:“婚約解除!沒有婚約,沒有未婚夫!我不要結婚,不要結婚!”

“若曦,你知道你在說些什麼麼?啊?你知道我爲了李家付出了多少的心血麼?你怎麼可以說出這麼忤逆不孝的話語?”李文淵大聲喝道,並且越說越怒,氣勢洶洶地向着李若曦走去。

他要好好教訓教訓李若曦,讓她知道李家到底是誰在做主?

安希俊自然不能讓他這麼做,再次擋在了李文淵身前。

“安希俊,你是聾子麼?沒聽到若曦婚姻要解除麼?”李文淵喝道:“一旦婚姻接觸,你對我們李家來說就是一個外人,憑什麼插手我們李家的事情?”

安希俊沉默片刻,點點頭,又搖搖頭。

李文淵皺眉,沉聲道:“你到底什麼意思?”

安希俊轉頭看着地上大聲哭泣的李若曦,幽幽的嘆了口氣。

他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不過他聽得出來李若曦哭聲中蘊含的委屈、傷心、自責、悔恨。

他想不通爲什麼李若曦會變成這樣,還有她很在乎李若曦那句“我已經全部想起來了”很是在意。

既然聽出來了,而且在意了,他就不能讓李文淵打斷李若曦的哭泣。

因爲有時候哭出來後會比憋在心裏更好受一些,比如此刻的李若曦。

至於李文淵的問題,安希俊則道:“我是不會讓你過去的!前面我是以未婚夫的身份阻止了你,而現在我是要用若曦朋友的身份來阻止你!” 白家二爺見自己被秦穆然如此說,氣的那叫一個難受。

「你……你……」

白家二爺指著秦穆然想要說什麼,可是你了半天也沒有下面一句。

「我什麼我!你可悠著點,不要今天原本是一件白事,變成兩件白事!」

秦穆然說的話那可謂一個言語犀利啊。

「你還想殺了我?」

大神,我養你 白家二爺聽到秦穆然這話,算是明白了他話語之中的威脅。

「殺你,倒是髒了我的手,不過你這條狗若是再叫,我不介意揮舞我的屠刀把你宰了!」

秦穆然目光突然一寒,盯著白家二爺。

頓時,白家二爺身子一僵,寒意從他的脊背傳來,蔓延至全身,雙腿不由自主地開始哆嗦了起來。

他感覺自己不是被秦穆然盯上了,而是被一頭下山猛虎給盯著。

秦穆然的氣場實在是太強大了,哪怕是叱吒風雲的白家二爺,在他的面前也甘拜下風。

「秦穆然,你不要太過分!」

白林海見秦穆然如此囂張,立刻警告道。

「過分了嗎?我感覺一般吧!」

秦穆然聳了聳肩膀,無所謂地說道。

「家主,宗師來了!」

就在這時,一聲激動的呼喊聲從後方傳來,原本沉悶的白家眾人,臉上頓時露出了喜色!

他們白家的底蘊宗師,終於到了!

一時間,白家以白林海為首的人,齊齊向著後方看了過去。

只見三人緩步向著這邊走了過來,他們的步伐看起來很輕,但是速度卻不曾減慢。

不過是幾個呼吸的時間,他們已經來到了白林海的面前。

「唐老,齊老,林老!」

白林海對他們可謂很是尊敬,一臉鄭重真誠地盯著三人,說道。

「什麼人?連我們三個人都驚動了?」

那個被叫做唐老的宗師一頭白髮,但是精氣神卻很足,哪怕白家家主白林海,在他的面前都少有不如。

「唐老,就是他!秦穆然!他打上我們白家,破壞我爸入土為安,更是打傷了我兒先旭,這個仇,不得不報!」

白林海言語懇切地看著唐志發說道。

「大喪之日,做出這樣的事情,於情於理倒是有些說不過去!」

唐志發眉頭一皺,有些不悅地說道。

白老太爺在世的時候,對他們也素是恭敬,現在他走了,葬禮卻是被人給打擾了,他們作為白家的供奉也不能坐視不管。

「小娃娃,大喪之日,你穿個紅色大衣,是不是有些過了呢?」

唐志發注意到穿著紅色呢料大衣的白冰卿,臉色陰沉了下來道。

「過?呵呵,你們這群老不死的,不要給我擺什麼架子,不會說人話,我就讓你們滾進棺材裡面!」

從他們一到來,就是趾高氣昂,高人一等的樣子,秦穆然見過裝逼的,沒見過這麼裝逼的,當時就不爽了。

「找死!」

唐志發沒有想到自己的一句話,竟然會被秦穆然這個毛頭小子給侮辱了,神色大怒。

身上氣勢一開,總是之威爆發而出,天空中的雨都好似下的遲緩了起來。

雨珠一滴一滴落下,在唐志發氣場的隔離下,竟然是絲毫不沾染他的衣服。

他目光如炬,一步踏出,大地頓時承受不住唐志發的力量。

咔嚓!

地面傳來一聲響,卻是如同雷蛇般迅速龜裂開來。

一腳,便能夠將地面震裂開來,這在周圍的白家人和賓客的眼中,已經驚為天人了。

秦穆然站在原地,默默地看著唐志發,眼中儘是冷漠。

花里胡哨的,氣勢倒是恢宏,可是這實力,也不過剛剛踏入宗師,連暗勁初期的門檻都沒有觸碰到。

「穆然,他就是白家的底蘊宗師,你可不要硬來啊!」

白冰卿擔心地看著秦穆然,生怕因為自己他出了意外。

「放心吧,這種貨色,我還不放在眼裡!」

秦穆然輕輕拍了拍白冰卿的手背,給予她一個寬慰的眼神,隨後,將目光看向了前方的唐志發。

剎那,秦穆然身上的氣勢都變了。

剛才他就好似三月里的暖陽,溫暖如初,可是現在,就好似千年寒冰,攝人心魄!

前方的唐志發感受到了秦穆然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目光一驚。

對方竟然也是宗師之境,這怎麼可能!

他這麼年輕,就算是在娘胎里修鍊也不可能這麼快吧!

「你也是宗師?」

唐志發瞪大了眼角,盯著秦穆然問道。

「呵呵!」

秦穆然冷笑一聲,不再言語。

「狂妄小兒!吃老夫一招!」

唐志發接二連三地被秦穆然忽略,他感覺自己的宗師之威被小覷了。

這麼多年在白家,唐志發三人可都是被當做祖宗一樣供著的,什麼時候遭受過這樣的屈辱?

「破空拳!」

唐志發怒吼一聲,一拳揮舞而出,速度快到了極致,耳邊傳來呼呼的呼嘯聲,卻是拳頭擦著空氣而過。

那悶響聲,轟隆隆,如同夏日裡的悶雷般,聽的心頭沉悶。

「唐兄的破空拳越發的精妙了啊!」

一旁看著唐志發出手的齊雲山,嘖嘖讚歎道。

他們都是多年的好友,自然熟悉彼此的能力,只不過近幾年來他們都處於閉關的狀態,若不是這一次事情,恐怕他們三人還不會這麼快就見面。

「是啊!看來唐兄這些年倒是不成落下修鍊啊!」

林清平同樣也是點點頭,贊同道。

「這年輕人,太高傲了,面對唐兄這樣的老牌宗師,註定要吃上大虧!」

齊雲山一副指點江山的樣子,看著唐志發的背影,胸有成竹地說道。

「我也這麼覺得!唐兄現在實力非凡,就算是我,估計也要動用五成的功力!」

林清平看著眼中閃過一抹異色。

「五成?林兄,莫非你已經觸及那傳說中的門檻了?」

聽到林清平這話,齊雲山的眼中閃過一抹異色,他很是詫異地問道。

「嗯!算是吧!估計再有幾個月,就可以踏入暗勁之境了!」

林清平點點頭,算是承認了。

「那恭喜林兄了!」

齊雲山心中滿是嫉妒,可是他的口中這些奉承的話,還是要說的。

「我看齊兄你也不遠了!只是時間的問題!」

林清平點點頭,道。

「承你吉言!」

齊雲山臉上帶著笑容,他們便是將目光接著看向唐志發,想必現在戰鬥已經結束了。

只是,當他看到眼前戰況的時候,笑容瞬間凝固在了臉上。 安希俊因爲是李若曦的朋友就要阻止李文淵?

一旁的顧媛夢不相信,因爲她作爲安希俊的女朋友太瞭解安希俊本人了。

安希俊的長相自然就不提了,性格溫和,不會對人無緣無故的發怒;對朋友認真,但是卻有不會觸及別人的隱私;做事考慮着周圍的環境的因素,可以做出最正確的選擇,不過卻又有着自己的底線。

和安希俊這樣的人相處,完全可以說是理想中的朋友和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