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在滕榮和灰衣青年心頭震動間,慕風卻絲毫沒給二人留下任何喘息的時間,身形一動,便是朝著二人再次一拳轟了過來。

「快一起出手!」

察覺到慕風這一拳所蘊含的狂暴玄力,滕榮心頭一緊,連忙喝道。

「滅妖金龍拳!」

「百裂碎骨掌!」

兩人體內的玄力暴涌而出,均是將自己最強武學施展到了極致,然後和那暴沖而來的慕風重重的硬撼在一起。

「砰砰!」

滕榮和灰衣青年幾乎同時噴出一口鮮血,倒射而出,重重砸在了下方的山林之中,那灰衣青年由於傷勢過重,青蒼印被震碎而去,化為一道青色流光,被轟出了青蒼考核界。


「咳咳!」

滕榮猛咳了幾聲,體內的氣血稍稍平復一些,才發覺自己受到了重創,體內的經脈多處受損。不過他卻是顧不得許多,準備翻身逃竄。

不過一道急促的破風之聲陡然響起,一道金色身影驀然出現在他的身前,一柄銀色的匕首,帶著鋒銳的刀鋒,停留在了他的咽喉處。


冰涼的匕首散發出的寒意,讓滕榮的身形也是僵硬起來,不敢再有絲毫的動彈,眼中也是有著一抹驚懼之意。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你要殺了我,你也會完蛋的!」滕榮慌忙說道。

「誰說要殺你了?」慕風笑著說道, 極品複製 ,說道:「下來吧。」

凌霜兒緩緩落了下來,不解的問道:「幹什麼?」

慕風抓走滕榮的左手,亮出一枚青蒼印,說道:「這枚青蒼印算是答謝你這些天來的照顧。」

「不行……」滕榮剛想說話,便是慕風銀色匕首一抖,滕榮的喉嚨處頓時出現一道血縫,一絲絲鮮血滲透出來,讓得滕榮不敢作聲,連忙將後面半截話語吞進入肚中。

凌霜兒倒也沒有客氣,也是將手伸了出來,一道青色光芒便是從滕榮的青蒼印掠出,鑽入凌霜兒的青蒼印當中。

滕榮的青蒼印頓時由五級變為一級,而凌霜兒的青蒼印卻並沒有升級,只是顏色稍稍變得深邃一些,一枚五級青蒼印,也是不足已讓凌霜兒的青蒼印升至六級。

「這下你們滿意了吧!」滕榮氣惱的說道,眼中也是有著一抹怨毒之色。

「你剛才不是說了嗎?交出一些靈寶丹藥,我可以讓你離去。」慕風咧嘴笑了笑,說道。

「慕風,你不要得寸進尺,我大哥可是青蒼府的玄階**,你要是想在青蒼府呆下去,趕緊將我放了!」滕榮厲聲喝道。

「大哥?」慕風仍是笑了笑,但是銀色匕首仍然是陷入滕榮的喉嚨的皮肉當中:「不想死就趕緊把你虛空石的丹藥和靈寶交出來。」

滕榮臉龐扭曲,咬了咬牙,便是將自己虛空石內的丹藥和靈寶盡數取出。


慕風一見,僅是玄力丹,便有二十餘萬枚,玄階靈寶也有三件,其它的亂七八糟的東西也不少。

慕風將三件靈寶扔給了凌霜兒,自己將玄力丹收了起來,然後輕輕拍了拍滕榮的臉,冷聲說道:「你在我面前就是渣,記住,以後不要再惹我了,否則……」

慕風將銀色匕首在滕榮喉嚨上虛抹了一下,然後對凌霜兒說道:「我們走!」

望著慕風和凌霜兒遠去的背影,滕榮臉上閃過一抹怨毒之色,冷冷說道:「你最好能夠進入青蒼府!」(未完待續。) 隨著時間的流逝,青蒼府的第二關考核變得愈發的激烈起來。

眾人都知道,青蒼府的第三關,才是最難闖過,所以那些擁有九級青蒼印的強者,都想要在第二關把自己手中的青蒼印等級提升到十級,提前成為青蒼府的弟子,以避免在第三關陰溝裡翻船。

如何最快速的提升自己手中的青蒼印?當然是搶奪別人手中的青蒼印。

擁有九級青蒼印的強者,目標當然不會是和自己同級別的強者,那樣只會導致兩敗俱傷,反而是便宜了別人,因此,他們將目光投向了那些擁有八級青蒼印的強者身上。

同理,那些擁有八級青蒼印的強者則又把目光投向了擁有七級青蒼印的強者身上,如同食物鏈一般,一級吞食一級。

在這個時候,任何一個人都是不再隱忍,他們使用一切手段,瘋狂的提升自己手中的青蒼印等級,使自己的青蒼印達到十級。只有達到十級,方才能夠提前成為青蒼府的弟子,避免更加兇險的第三關。

能夠進入青蒼考核界第二關,絕對沒有一個是弱者,因此這種爭奪就顯得尤為激烈。

越是接近青蒼考核界第二層中心區域,這種激烈的氣氛愈發的濃郁起來,那些實力強橫的強者不斷尋找著比自己實力弱的人,搶奪其手中的青蒼印。

來參加青蒼府考核的人,每一個都是所在王朝的天才人物,心中都是有著天才的傲氣,他們不可能將自己手中的青蒼印輕易的交出去,發生爭鬥就自然不是什麼意外的事情了。

在接近青蒼考核界第二層中心區域,這種激烈的交手。幾乎發生在每一個地方。

在短短數天內,就有不少擁有九級青蒼印的強者將青蒼印提升到十級,成功提前結束考核,成為青蒼府弟子。當然,也有不少人,因為頑強反抗,而被直接轟出青蒼考核界。

隨著這種激烈交手的爆發,越來越多的天才強者顯露出自己驚人的實力,其中一些人在青蒼考核界當中尋找到機緣,使自己的實力。得到大幅度的提升。

就在這種激烈的爭奪當中,兩道身影也是在山林中徒步行走,朝著青蒼考核界第二層的中心區域趕去。

「你得罪了那個滕榮,若是成為青蒼府的弟子,倒是真要小心他大哥了。」凌霜兒輕輕說道。

「你還真把那個滕榮當回事了。不管他說的是不是真的,即使他真有個大哥。那又怎麼樣?」慕風撇了撇嘴。不屑的說道。

「青蒼府玄階弟子,至少都是神通境強者,你有把握對付得了?」 嫡女當嫁︰紈褲九皇妃 ,說道。

慕風對於青蒼府也是有些不了解,問道:「青蒼府的弟子到底分幾種?」

「青蒼府的弟子其實共分四種,首先是黃階弟子。實力在神通境之下,其次是玄階弟子,實力至少在神通境之上,再者是地階弟子。實力至少是在逍遙境之上,最後是天階弟子,實力達到逍遙境巔峰期才行。據我所知,青蒼府的天階弟子都有近百位之多。」凌霜兒看著慕風那副吃驚的模樣,解釋說道,心中不禁有些得意。

「近百位?」慕風詫異道,也是忍不住吸了口涼氣。

逍遙境強者,放在任何一個低級王朝,都是無敵般的存在,就算是在中高級王朝,也能夠算得上有名的強者,沒有想到在青蒼府的弟子當中逍遙境巔峰期強者就有近百位之多。

「這有什麼大驚小怪,青蒼府的修鍊資源可不是你能夠想象的。你在其中修鍊的速度,比起在外面,可是快了十倍、百倍,你要是進入青蒼府當中,只要修鍊刻苦,修為也能夠達到逍遙境。」凌霜兒笑著說道。

「難怪大家都削尖腦袋往裡鑽,原來好處這麼大。」慕風驚嘆說道,成為逍遙境強者,這誘惑可不小。

「瞧你這點出息,逍遙境你就滿足了?青蒼府那些天階弟子,絕大部分最後都能夠成為武宗強者,甚至武尊強者也不乏其人。」

凌霜兒不遺餘力的打擊著慕風,看到慕風失去平時那種古井無波的表情,臉上出現驚訝之色,她的心裡也有著一種說不出的痛快,心道:叫你平曰里裝冷酷,現在裝不起來了。

聽了凌霜兒的話,慕風眼中卻是湧出一抹火熱之色,進入青蒼府的念頭變得愈發的強烈起來。

只有成為武尊強者,才算得上名震一方的大陸強者,而進入青蒼府,將成為自己走向大陸強者的第一步!

不過正在慕風沉吟之際,不遠處傳來「砰砰」的炸響聲,顯然是兩伙人馬交手造成巨大的動靜。

「我們快走!」慕風連忙說道,這種交手,雖然慕風不懼,但是牽扯進去,畢竟較為麻煩,這也是為什麼慕風和凌霜兒不御玄飛行,而選擇在山林中徒步趕往中心區域的原因。

……

夜晚,山林的一角,篝火升騰。

慕風盤坐在篝火的一旁,已經進入了修鍊狀態。凌霜兒則斜靠在一棵樹上,看著在無名洞府中尋到的靈紋書典。

「呼!」

慕風輕輕吐出一口濁氣,散去手中的印結,從修鍊狀態退了出來。


「你這麼拚命修鍊,到底是為什麼呀,不覺得修鍊很沒意思嗎?」凌霜兒在一旁不解的問道。對於慕風這種瘋狂的修鍊,她也是感到不能理解。

慕風微微一笑,並不解釋,即使解釋,凌霜兒也是無法明白。

凌霜兒的爹是煉寶大師,和眾多強者交好,因此幾乎沒人敢得罪凌家。凌霜兒自小便被他人視為掌上明珠,自然體會不到被人欺辱的感覺。

慕風則不一樣,自從穿越至聖玄大陸以來,處處受到欺凌,就連爹娘及宗族的安危都無法顧全,這使得他對實力有著一種迫切的渴望。

雖然慕氏宗族和風雲宗的恩怨暫時平靜下來,不過慕風知道,慕氏宗族和風雲宗早晚還有一戰,以宗族現在的實力,還不是風雲宗的對手。

這潛在的危機也讓慕風拚命的修鍊,使自己儘可能的變強,若是自己能夠成為神通境、逍遙境強者,那麼便是可以徹底的抹滅風雲宗,為宗族解除這個隱患。

「怎麼了?」凌霜兒看著慕風沉思的模樣,小心翼翼的說道。

「沒什麼,我只是在想還要多久才能夠趕到中心區域?」慕風搖了搖頭,說道。

「若是御玄飛行的話,十幾天便到了,如果按照我們這樣行走的話,就要一個多月。」凌霜兒估算了一下,說道。

「御玄飛行,豈不成了別人的靶子?我們還是穩妥一些,這裡的強者太多了。」慕風搖了搖頭說道。

這些天他們也是遇見了不少的爭鬥,其中不少強者實力不在紀棣之下,若不是兩人靈魂感知極強,怕早就被人奪走手中的青蒼印了。

「說得也是。」凌霜兒點了點頭,倒也是同意慕風的說法,若是御玄飛行,怕不到一天便會被人攔截下來。

「什麼聲音?」慕風突然站了起來,將目光望向了遠處。

突然之間,大地微微顫抖起來,從較為遙遠的地方,逐漸傳來一些細微的聲響,這種聲響雖然細微,但是讓慕風和凌霜兒面色也是凝重起來。

「好像是妖獸?」凌霜兒喃喃說道。

「轟隆隆!」

大地顫抖的愈發的厲害,樹葉也是被這種顫動給震落下來,一時之間,如同下了一場葉雨般,從遠處傳來陣陣凶暴之氣,雖然這種凶暴之氣極淡,但慕風和凌霜兒卻是從這種凶暴之氣中嗅到一絲危險的感覺。

獸潮!

慕風和凌霜兒四目相視,臉色同時劇變。

若是一隻、兩隻妖獸,兩人倒是不懼,但若是獸潮的話,那就相當恐怖,而且慕風和凌霜兒從傳來的凶暴之氣感受到,這次獸潮的妖獸,來勢極為兇猛。

「逃不了了!」慕風察覺到四面八方都有著獸潮的凶暴之氣傳來,他們似乎被包圍了一般。

「這是妖獸的反撲!」慕風頓時明白過來。

進入青蒼考核界第二層之後,擊殺妖獸也能夠提升手中青蒼印的等級,因此許多妖獸都被參加考核的武者擊殺。

妖獸都是有著靈智之物,對於這種擊殺自然也是進行反擊,而今晚,似乎便是妖獸反擊的開始。

從遠處已經傳來武者和妖獸搏殺的聲音,不時還有著幾道青色流光劃過,那是一些人被妖獸轟成重傷,被青蒼印自動送出了青蒼考核界。

「怎麼辦?」凌霜兒低聲問道。

「只能放手一搏了,希望沒有五階妖獸。」慕風面色凝重的說道,若是有五階妖獸的話,今晚這一關恐怕很難度過了,不過青蒼考核界的五階妖獸極少,即使是有,大部分也是處於第三層。

「等會盡量跟在我身邊。」慕風說道,目光也是朝著遠處望去,他已經能夠看到在遙遠處的黑暗山脈中,似乎有著無數道猩紅的獸瞳在閃動著。

「嗯!」凌霜兒也是點了點頭,這個晚上,註定兇險無比!

獸潮來了!。) 「轟隆隆!」


從遠處傳來的聲響越來越大,如同驚濤拍岸,又猶如山體崩塌,大地也是陡然顫動起來,一種狂暴的凶氣,朝著慕風和凌霜兒從四面八方瀰漫而來。

凌霜兒一向養尊處優,碰到這種前所未遇的獸潮,也是變得有些害怕起來,驚懼的目光,望著遙遠的黑暗山脈,從那裡她也能夠感覺到許多凶氣滔天的氣息。

慕風也是眉頭緊皺,他曾經在妖獸谷遇到過妖獸群,只是那次妖獸群和這次獸潮相比,無論是從規模還是妖獸的等階來說,都不值一提。

他那敏銳的感知察覺到,這次的獸潮,妖獸絕大部分都達到了四階,而且數量至少成千上萬,這才會有如此狂暴的凶戾之氣。

慕風手掌一握,玄靈劍浮現而出,目光朝著遠處望去,面色極其凝重,想要自保都尚未可知,更何況還要保護身邊的凌霜兒。

在慕風和凌霜兒的注視之中,那兇悍的獸潮也終於是出現在了兩人的面前。

在山林之中,密密麻麻的妖獸,泛著猩紅的獸瞳和滔天的凶氣,朝著慕風和凌霜兒洶湧而來,在半空之上,還有著無數的飛行妖獸。

看著這些面目猙獰的妖獸,凌霜兒的心一下子便是提了起來,雙手之中各自握著一件靈寶,緊張不安的跟在慕風的身後。

這些妖獸絕大部分都是四階妖獸,相當於出神境初期武者,只有少部分三階妖獸,但也達到了三階的頂峰。

「吼!」

一頭妖獸怒吼一聲,便是朝著慕風和凌霜兒暴沖而來,其它妖獸見狀,也是一擁而上。

這些曰子隨著參加青蒼府考核的各大王朝天才的進入,青蒼考核界的妖獸沒有少被屠戮,但是它們同樣具備靈智,終於是決定對這些隨意屠殺的人類進行反擊。

「吼吼吼!」

狂暴的妖獸嘶吼聲頓時充斥著整片天地,大地也是隨著妖獸的奔襲而猛然顫動起來,它們的目標當然是在篝火旁的慕風和凌霜兒。

「跟緊我!」慕風敏銳的靈魂感知一掃,便是發現獸潮最為薄弱的方向為東南方,便是帶著凌霜兒朝著東南方急掠而去。

慕風玄靈劍一揮,強悍的氣息陡然從體內席捲而開,一道黑色劍芒閃電劈出,將沖在最前面的十餘頭妖獸轟飛而去。

那些暴沖而來的妖獸只是稍稍停滯一下,瞬間便又是以一種更為兇悍的姿態,對著兩人衝殺而來。

「找死!」

慕風冷哼一聲,帶著凌霜兒,沖入獸潮當中,手中的玄靈劍頓時飛舞起來,劍影重重,劍芒閃動,猶如虎入羊群一般,每一道劍芒劈出,都有數頭妖獸被轟殺而去。

在慕風這般屠殺下,兩人周圍,竟然空出一個方圓十餘丈的空白,不過悍不畏死的妖獸,還是不停的沖了過來,填補著這片空白。

慕風臉上仍然沒有懼意,一枚玄陽丹悄然下肚,催動炎陽霸訣快速煉化,手中的玄靈劍,爆發出更為凌厲的黑色劍芒。

「這傢伙,是人么?」凌霜兒跟在慕風的後面,看著那瘦削的背影,心中嘀咕道。

這些妖獸,每一頭都皮堅肉厚,防禦極高,但是慕風竟然如同屠狗殺雞般輕鬆,怎麼不讓凌霜兒驚嘆?這種本事,恐怕就算是那些擁有八級青蒼印的強者,都不一定能夠辦到。

慕風的兇悍,也是吸引了更多的妖獸,不過令人慶幸的是,在附近周圍,還有著無數的搏殺聲,也是幫助慕風和凌霜兒減輕了不少負擔。

「你要是閑著沒事,就順便將這些妖晶給收了。」慕風看著跟在後面的凌霜兒無所事事的樣子,說道。

凌霜兒點了點頭,玉掌朝著那些斃命的妖獸一伸,一股極強的靈魂吸力暴涌而出,一枚枚淡紅色的妖晶便是從那些妖獸體內暴射而出,落入凌霜兒的手中。

慕風和凌霜兒在獸潮中緩慢的推進,一路之上,鮮血和妖獸的屍體遍布在兩旁,不過慕風和凌霜兒這種屠殺,不僅未能讓獸潮退縮,反而越是瘋狂的朝著兩人衝擊而去。

「吼吼吼!」

各種各樣的妖獸,瞪著猩紅的獸瞳,瘋狂的朝著慕風和凌霜兒衝擊著,使得慕風也是開始有些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