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連孫氏兄弟倆,他們有錢,但是沒這麼多,而且,因爲吃喝嫖賭,他們已經私底下挪用了五大財閥公共的錢財,要是再拿來揮霍,估計會捅出**煩。

最後。

只能夠長嘆了口氣,無奈的說道:“還是那句話,梅公子喜歡,我們不奪人所好。”

“更何況,出價三千萬,我是真的出不去,所以,這套用具,還是讓給您吧。”

聽聞。

梅長耀笑得嘴都合不攏,接連點頭的說道:“其實,這套用具,女人拿來使用得比較多。但是我這個人吧,就有一點愛好,那就是收藏。我三千萬拿下來,以後無非是放在客廳裏,隨便看看,大家也都別泄氣,雖然競爭不過我,但是歡迎你們常來聚賢山莊,要實在眼饞了,可以過來看看哈。”

梅長耀自認爲勝券在握。

已經開始邀請大家以後前來觀看。

而見狀的邱東山,基本上確定,這套用具,梅公子勝券在握。

所以,就打算宣佈。

此刻。

舞臺之下的張春琴見狀之後,還在低聲嘀咕:“真是好東西,難怪顧女士這麼看重,估計,她想要這東西,也是拿來自己用吧。不過,現在價格已經炒到三千萬,這就是個天文數字!讓自己拿下來,根本不可能!”

“剛剛我還問那傻子,能不能讓眉姐幫忙點,看起來,我真是想多了。”

“既然我沒有辦法在這個用具上做文章,看起來,只能夠採取退而求其次的方法,將我的那些金銀珠寶拿出來抵押給顧女士,這樣一來,她就會投資我至少一個億,成立集團公司,讓我當總裁。”

“仔細算起來,我並不虧,反而是賺大發了!”

嘀咕的聲音重了些。

一旁的任東國聽得隱隱約約,便問道:“老婆,你在說什麼?”

“我有說什麼嗎?”

“我可沒說話。”

“這套用具,真好看,梅公子拍賣得來,估計以後也是送給他媽媽或者他喜歡的女人。”

“哎,如果當時幸運女神的事情是真的,那雨柔和梅公子肯定有戲,也不至於現在陪着一個傻子在這裏胡鬧……”

“五千萬!”

張春琴還沒有來得及吐槽完的時候,又有人舉牌高聲吶喊了起來!

五千萬?

瘋了吧?


是誰這麼喪心病狂。

價值連城的東西,也用不着開出這種天價吧?

大家尋聲望去。

最後在發現舉牌的人,居然又是葉天縱這傻子的時候,全都要崩潰了!

“又是他?”

“這瘋子是專門搞事情的是不?”

“如果說剛剛的一百萬沒開玩笑,那讓他們任家砸鍋賣鐵,可能也支付得起,可是現在是五千萬,五千萬啊!這怎麼可能?”

“還來搗亂,我建議,把他趕走,別在這裏破壞氣氛!”

已經有人很不滿了。

而張春琴一家人,則是更加匪夷所思的看着他。

有這傻子在,指定沒好事,現在空口白牙的胡說八道,真的就不怕風大閃了舌頭嗎?

“葉天縱,你是真不知道天高地厚啊,看起來,你對數字沒有任何概念,你剛喊的五千萬,可是……”

孫永夜還沒有說完的時候,葉天縱卻冷聲道:“閉嘴!這裏沒你說話的份兒,要麼舉牌子,要麼就乖乖的站在旁邊!”

葉天縱深吸了口氣,擡起頭來,看着梅長耀,問道:“我出五千萬,你要跟嗎?”

“另外,我得聲明,我知道我說話的分量,五千萬有多少錢,我比你們任何人都清楚。”

“所以,就別說那些有的沒的,總之,等到一會兒結算的時候,我該拿錢拿錢,拿不出來,我願意承擔任何後果!”


“這話可是你說的!”

梅長耀本來只當對方是在發瘋,沒有當真。可是現在說出來的這番話,很明顯頭腦清醒,他知道自己的行爲代表着什麼。這套用具,對於他來說,可有可無,但是,收拾葉天縱一家人,卻是他心頭的大事!

既然你要玩兒,那老子就陪你玩兒場大的!

“八千萬!”

梅長耀跟!

要麼認慫,讓他知道,真正的富豪是如何一擲千金的。

要麼跟,那一會兒結賬的時候,就看你怎麼原型畢露!

“一個億!”

哪知道。

這葉天縱已經是傻到了極限!

激將法一說,他馬上就跟了,一個億。

“你記住你說的話,爲你自己的行爲,付出代價!”

梅長耀也嚇到了,雖然他有錢,但是也不至於這麼砸。

要讓老爸知道自己砸了一個億,非得弄死自己不可。

而拍賣會也即將結束,他倒想要看看,這傻子,最後如何收場!

“好。”

“葉先生一個億,一次。”

“一個億,兩次。”

“一個億,三次!”

“咚!”

“成交!”

邱東山心領神會,不可能給葉天縱任何改口反駁的機會,接連喊了三聲之後,便是重錘敲下,一錘定音!

“恭喜葉先生,成功拍到唐朝貴妃梳妝四件套,總價值,一個億!”

“啪啪啪!”

此刻。

相比起之前寥寥無幾的掌聲,現場的氛圍則是相當熱烈!

而鼓掌的聲音,也是震耳欲聾!

不過,大家並不是由衷的祝福,而是在等待着看最後的笑話。

連拍兩件。

一張價值百萬的洛亦復的手稿。

一套價值一個億的唐朝貴妃梳妝四件套。

一共一億零一百萬,這要是說出去,絕對是明天的頭版頭條!

“好了各位,今天的拍賣會,到此結束!”

“下面,有請我們聚賢山莊莊主,梅清揚老先生上臺,爲咱們今晚獲得競拍品的客人們頒發!”

“與此同時,按照規定,也將由梅莊主親自接收客人們的結算賬目!”

“讓我們,掌聲歡迎!”

…… 莊主親自到場。

既贈予授牌,又親自收賬。

在外人看來,這是引起高度重視,被授牌的人,應該感到榮幸。

畢竟,梅清揚楊名在外,能親眼見一面,其實也是某種榮幸。

可葉天縱心思縝密,尤其是梅清揚的出現,陪同他一起來的,還有宋義達,他當時和自己算是結了死仇,按照這老狗的性格來看,必定是有仇報仇,不會等太久。

“莊主親自到場,真給面子。”

張春琴滿臉羨慕,與此同時,看向葉天縱的時候,還特地撇清關係的說道:“這些被授牌的人,都是真金白銀給了錢的富豪。少則百萬,多則千萬。像你這傻子,隨口就是一百萬一個億的,你當錢是大風颳來的,說什麼就來什麼?”

“我不管,你要瘋那是你的事情,一會兒要給不出錢,對方報警,要抓你坐牢,你也得受着。我還得想辦法解決我們這座次費的費用,估計得好幾百萬吧。”

說到這裏。

張春琴看向旁邊的任東國,問道:“東國,這個事情,鍾西樑能搞定的吧?”

“額,這……”

任東國完全就不認識任東國。

所表現出來的熟絡,那也都是葉天縱的安排。

他既然敢一口喊出一個億,應該有本事搞定。結合着前後的所作所爲,尤其是剛剛一人力戰八大金剛,給任東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相信對方。總之,今天能夠和平解決,平穩離開,他必定會攤牌,這麼好的女婿,如果再被老婆這樣針鋒相對給趕走了的話,那不是吃虧那麼簡單,而是巨大的損失!

“沒問題,能搞定。”

任東國毫不知情,也不知道接下來事情的走向會往何處去。

只是在張春琴詢問時,他還特地的看了葉天縱一眼,見到對方微微點頭,那自信篤定的模樣,不知爲何,任東國內心就彷彿是吃了定心丸一般,沒問題了。


“老公,你真棒!”

難得的,張春琴喊任東國老公,而且,還在他的左臉上親吻了一下,雖然是老夫老妻了,但是像這種恩愛的模樣,還是頭一次。這讓任東國受寵若驚,心中更是對葉天縱感恩戴德,似乎,自從這個傻子女婿出現之後,他的生活境況都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當然。

走勢都是積極向上的。

他隱約覺得,如果再繼續這樣保持下去,一家人肯定會更加的平安和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