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的時候問的急了,龍德彪就搖頭。

是生?是死?還是……

也許連龍德彪自己也不知道。

二十多年前,自打家中產下龍倩倩,第二天龍夫人就人間蒸發了。

歲月的變遷,似乎把那段真實一筆抹去。

讓長大后的龍倩倩。多次想打聽自己生母的消息,卻是無從探尋……

在龍倩倩的記憶中,夏明珠。這個美麗的女人,在她會說話以來就一直住在這個家裡的,照顧著父親和自己,當然也參與著龍氏的生意。

「倩倩……」夏明珠剛要叫住龍倩倩。

「你不要管她。她現在翅膀硬了。眼裡早就沒了我這個爹!」龍德彪氣的負手走進書房。

「容小榕,你為什麼要回來!」二樓的卧室里,龍倩倩拿著一張班裡合影照,正在用一根牙籤猛戳照片中容小榕的臉。

那張早已刮花,看不見面容的合影,龍倩倩不知道戳了成百上千次。

每一次海風對她冷淡,或是有任何容小榕的消息,她都會拿出來詛咒一番。

這次。分明是約了萬錦,兩人聯手。卻不料突然跑出了一個華宇……

還讓海風當面說了那樣冷酷無情的狠話!

「海風……這麼多年。我對你……你就是塊石頭,也該被融化了吧……」龍倩倩拿起枕邊偷拍的海風的照片,緊緊的抱在懷裡,一個人將委屈的眼淚,全灑進枕頭和被褥。

………………

華宇輕輕的想挪動身子,卻是發現被子的一側被容小榕壓在身下。

轉過臉看了看床頭的時鐘。

已是晚上的11點。

臭丫頭,這次拜你所賜,讓我睡了整整15個小時。

華宇垂眼看了一道床邊趴著的容小榕。

側壓著自己的一條手臂,清湯掛麵般的頭髮鬆散的垂在一邊。

露出巴掌大的精緻的小臉。

長長的濃密的睫毛,不時輕輕眨動,彷彿一隻嬌弱的蝴蝶,輕輕扇動著翅膀。

粉嫩的嘴唇,微微張著。一行亮晶晶的口水,無聲無息的流著,浸濕了湛藍色的被子。

這個臭丫頭,真是邋遢!

華宇的心裡微微有些好笑,集中意念,想招喚來桌上的紙巾盒。

可是,使勁了半天,頭都用力疼了,也不見房間里有任何異樣。

臭丫頭,被你的眼淚害慘了!這次,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復原。

華宇微微嘆了口氣,心中卻絲毫沒有埋怨和嫌棄。

可當初,小薇的一滴眼淚,都讓他嫌棄的避開老遠,又洗了好久的澡……

昨晚,容小榕躲進自己懷裡哭泣的時候,他竟絲毫沒有躲避和拒絕。

即便明知道後果會是……

小心翼翼的從被子的另一側移了出去,赤著腳走到容小榕的身邊,本是想拿條毯子給她蓋在身上。

可看到她睡的那麼難受又香甜的樣子,華宇還是忍不住輕輕抱起了她。

然後,借著自己被窩的餘溫,將她裹進了被子中。

華宇的家中,空調設置了自動調節系統。

所以,即便是在炎炎夏日,屋內也是涼風習習。待得久了,甚至會感到有些冷意。尤其是像容小榕此刻,穿著家居的短褲t恤,細長的胳膊和修長的大腿都露著……不感冒才怪。

許是真的冷得厲害,又累得要命。

一接觸到柔軟的床和溫暖的被子,容小榕就像只柔弱乖巧的小貓,蜷著身子,縮進了被子裡面。

自動的蓋好手腳,只露出一個可愛的小頭。

甜甜的睡了。

「還真是個豬,在哪裡都能睡著,這可是一個男人的家……」華宇輕輕搖了搖頭,一絲憐惜襲上心頭。

「咕嚕嚕……」

一陣飄渺的腸胃響動。

華宇下意識的捂了捂胃。

睡了那麼久,還真是餓壞了;被眼淚侵襲了,又身體缺失的厲害……

抬眼下意識的看去,卻見床頭放著一隻保溫碗,旁邊是一隻水杯,和若干棉簽。

不自覺得摸了摸嘴巴,難怪自己睡了那麼久,嘴唇都沒有乾裂的感覺。

這丫頭……

華宇的心柔柔的被握了一下。

輕輕打開保溫碗,鮮香四溢的海鮮粥,瞬間讓腸胃暖了起來。

潔白的鮮貝,滑嫩的蟹肉,彈性十足的蝦肉,還有碧綠的蔬菜,金黃的薑絲……配合著粘糯的粥米……彷彿能讓人只吃一口,就能迅速原地滿血復活一般。

這個臭丫頭,還有這手藝……

華宇沒忍住,吃了一口,整個人瞬間被美味的幸福俘虜了。

今晚,龍倩倩在床上輾轉難眠。

打開手機,各大網站鋪天蓋地的圖片新聞讓她驚呆了!

……………………

(啦啦啦~我是忠心的存稿箱君~替容容求一切嘍~求訂閱~求月票~求打賞~看到你們的支持,這丫頭回來又會不要命的加更啦~對了,到底是什麼新文,讓討厭的龍倩倩這麼吃驚呢?有圖有真相……)(未完待續。。)

… 「萬錦,你在哪?」龍倩倩一個電話打了過去。

這個點兒,平日里正是萬錦這個夜店女王剛剛開始夜生活的時候。

龍倩倩仔細的聽著電話那端,沒有絲毫吵雜的聲音,安靜的讓人窒息。

「倩倩……我……我在漁灣……」

漁灣,京都白沙江一處休閑垂釣的小島,白日里聚集著三三兩兩的垂釣愛好者,可到了晚上,卻是靜無一人。


幽暗的環境,複雜的水情,甚至沒有足夠的燈光照明。

「萬錦,這麼晚了,你跑漁灣幹什麼去了?你一個人嗎?」電話那端,只有萬錦的哭泣聲。

「萬錦,別哭,等著我!」

作為名媛閨蜜,原本龍倩倩是想酸酸的提醒告知,今天的各大網站上,悉數是華宇和容小榕的照片。

那晚,華宇奮力營救車禍眾傷員的照片,幾乎每一張都有容小榕的影子。

甚至,在那位計程車司機被抬出的時候,容小榕撲倒進華宇懷抱里,痛哭流涕的照片也有。

真是佩服死某些娛樂八卦的媒體,即便這麼嚴肅的新聞,也能挖到這麼無厘頭的聯繫。

再看看那些標題。

「華總裁攜神秘女子,驚現車禍現場!」

「神秘女子vs萬氏千金,誰才是華總裁的寵愛?」

「總裁捨身營救車禍傷員,神秘女子陪伴身旁!」

「面對生死,她在他的懷中哭泣。」

「神秘女子走進仁德大門。她是誰?」

「萬氏的婚姻,能否一走到底?」

………………

諸如此類的,種種……

當然。後面的明顯跑題了。

當然,所謂的神秘女子,在那些精鑽的媒體眼中,很快就不神秘了。

以容小榕的清純容貌,想要在仁德找到她,簡直是易如反掌。

其實,原本龍倩倩和萬錦之間。也沒有什麼義結金蘭的姐妹情深。

只是,龍氏經營業務,萬氏財大氣粗。而且在容小榕的問題上。她們達成了共同的戰線。

龍倩倩的小跑車只是稍一會兒就停在了漁灣。

「萬錦,萬錦!」

繁茂的灌木叢層層遮擋,幽幽的綠色景觀燈照射在上面,讓人有些起雞皮疙瘩。

龍倩倩四下呼喊著。

「倩倩。我在這……」

江邊的長椅上。萬錦淚眼婆娑的坐著,手機的手機大屏幕上,清楚的顯示著那些網站的照片。

看來,她已經全都知道了。

「萬錦,起來!」龍倩倩深吸了一口氣,聲音凌厲。

「他……他不愛我了,他……他喜歡那個小妖精……」萬錦捂著臉,哭得聲淚俱下。

「胡說什麼!誰不知道華宇是出了名的潔身自好!除了你這個正牌女友。還從未聽說過他有別的女人!」

「他是hiq的總裁,他想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即便不是那個容小榕。他想換人,還不是一句話的事。」萬錦依舊在哭泣。

「昨晚,我還給他打電話,想約他一起吃晚飯,他說他有事……沒想到……竟是這種事……」萬錦越哭越傷心。

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萬氏千金,她的希望,她的驕傲都在華宇的身上。

從來就沒有想過有一天,會有別的女人,能有財力和資格取代她!


偏偏,那個人,叫容小榕……

穿著一身三百不到的布衣板鞋,扎著高中生一樣的尋常馬尾……

「萬錦,你別哭,哭有個屁用!你的華宇不是變心,而是被小san搶走!你不去捍衛你的幸福,躲在這哭,算什麼本事?!你是堂堂萬氏千金,京都最富有的女人!她容小榕算個屁啊,腳踩著我家海風,又來勾~~~引你家華宇!」

「倩倩,你說什麼……」萬錦抬起一雙淚眼,停止了哭泣。

「我說,罪魁禍首是那容小榕!」龍倩倩繞到長椅前坐了下來,將手輕輕搭在萬錦的肩上。

「你忘了,前天在玉玲瓏吃宵夜……」龍倩倩繼續說。

萬錦的思緒隨之漂移。

那晚,她明明是準備和龍倩倩一道,來羞辱容小榕,讓海風看清她妖精的本質的……沒想到半路卻殺出了華宇……

一想到那晚,華宇當著她的面,拉起容小榕抽身離開時的情景時,萬錦的心就像被針扎一樣疼!

「對,倩倩,你說的對!都是那個小妖精!可惡的小san!她先是勾~~~~引你家海風,現在又來招惹我的華宇!她讓我們難看,我們就讓她吃不了兜著走!」萬錦不再哭泣,抬手抹了抹眼淚,像是在做一項很大的決定似的,緊緊握住龍倩倩的手。


「倩倩,為了我們的幸福,讓我們一起保衛愛情,打小san兒!」

「萬錦,我們一起!」

兩個臭不要臉的女人啊!!!!!

人家海風可從來就沒說過自己是你龍倩倩的男友,從大學到仁德,都是你龍倩倩一廂情願!

人家華宇也從未在公開場合,當眾宣布過你萬錦是他的唯一正牌女友,你萬錦只是一面擋箭牌,沒有萬錦也會有第二個女人出現在華宇的身邊,並且固定著。

說的像真的一樣,好像全天下都對不起你們似的!

關容小榕什麼事兒啊?!

人家只不過是被海風暗戀著,然後又偶遇了華宇……至於昨晚的那些照片,純屬媒體的斷章取義,八卦編排!

娛樂嘛,沒有愚,哪來的樂?

寂靜的漁灣,兩個不要臉的女人握手達成了一致,好一番耳語后,竟然相互攜手去了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