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親王殿下就想到了一個好主意,並且親自駕臨我的法師塔與我商談——這個好主意也是咱們的機會!」

奧利弗得意的笑著說:「等到了雷霆密境里,安東尼奧那小子必然會仗著馬卡洛夫親王的支持找咱們麻煩,到時候咱們只要引得他暴露出醜惡的一面,讓隨著馬卡洛夫親王一起隱在暗處的小公主對他徹底死心,就算完成任務了!」

對於摩勒和雷克斯也能進雷霆密境的事情,奧利弗也做出了解釋:「我們這些總督不能讓異位面的強者進入雷霆密境,可親王殿下有這樣的特權啊!我跟親王殿下說,為了確保能夠完成任務,請他老人家給我兩個特許的名額,讓我可以帶兩名異位面的同伴進去,殿下他很容易就答應了!」

知道了事情原委,摩勒和雷克斯當即就同意了雷霆密境之行,畢竟那可是一位12階強者製造的密境,專門用來試煉大師級強者的,裡面類似於法則捲軸之類的寶貝多的是,不去絕對是大損失。

試煉還有半年的時間,摩勒與雷克斯因此便在極樂城安心的住了下來,雷克斯鑽研異位面的武鬥魔法師傳承,每天都在進步,而摩勒則訂製了一個附魔計劃,他要利用附魔實驗將雷加位面的獨有魔法知識都驗證一遍,只要將這些全新的知識都融入到附魔技術當中,必然能夠讓他的附魔能力更上層樓!

一忙碌起來,時間就過得飛快,當摩勒再次從煉金室內走出來的時候,已經是一個月後了,在外面等了兩天的拉斐爾苦笑的說:「附魔師大人終於肯露面了。」

摩勒歉意的對他說:「不好意思,剛剛製成了一件有趣的東西,忍不住多做了幾回測試,結果就把答應你的時間給忘了。」

拉斐爾一點也不介意,反而討好的笑著說:「附魔師大人啊,我有個生意要介紹給你!」

「什麼生意?」摩勒打量了一下拉斐爾這種奇怪的態度,什麼生意能讓一個10階實力的黑道大哥如此激動。

拉斐爾神秘的說:「價值十張法則捲軸的生意!」

「十張!」摩勒咋舌,他手頭上只有一張從奧利弗那裡轉賣來的風系法則捲軸,還倍加珍惜的不敢輕易使用,拉斐爾介紹的這生意竟然能得到十張!

拉斐爾嘿嘿一笑說:「法則捲軸再好,也沒有命重要啊!我認識一個老傢伙……」

通過拉斐爾的解釋,摩勒明白了。原來拉斐爾的交易對象,是他們黑暗世界的一方大佬,骨灰級的黑道大哥,人家做大哥的時候,拉斐爾還是一條沒有鑽進卵zi里的小蝌蚪呢!

這位老人家是個十足的老人,沒有人知道他的年紀有多大,但至少三千歲該有了。身為10階強者,正常壽命也就三五百年,不過可以使用各種方法延長自己的壽命。而這位老人家就非常的怕死,越老越怕死,所以費盡心機的使用了各種頂級的延長壽命的手段。

不過這些頂級延壽手段向來都是只能用一次的,如今他上一次延長的壽命再次走到了盡頭,急需要再來一次,而且是以前沒用過的那種。

「如今我們雷加位面以及與雷加位面聯繫緊密的幾個位面流傳的頂級延壽手段都被這位大佬用過了。於是我就想到了您之前提到過的生命之石,那可是您的獨門手段,老人家肯定沒試過!」拉斐爾繼續對摩勒陪著笑臉。

摩勒意味深長的看著他說:「促成這場交易,你得到的好處不會少吧?」 拉斐爾表示,那位黑道大佬許諾給他的是讓他手上勢力翻倍的機會,只要掌握住了這個機會,他便能成為黑暗世界頂尖大佬之一了!

這條件確實很優厚,拉斐爾心動不已,還表示若是摩勒願意出手,他可以極力為摩勒尋找一件有助於他晉級11階的寶物。

然而摩勒卻果斷的搖頭拒絕了。

拉斐爾難以置信的睜大眼睛,他看出來摩勒並非是嫌報酬不夠在討價還價,而是真的不願意。

不等他詢問,摩勒就主動說了原因:「10階生命石是需要大量蘊含生命能量的東西才能製作的,如雷克斯前不久服用過的龍力珠就是一種,但必須得用上百顆才有可能製作出一塊生命石,而且我還不保證一次就能成功!如果籌集不到這些寶貝,就得用活人的性命來製作了。需要屠殺超過百萬人,才能收集到足夠的生命能量。對方是黑道大佬,你說他會選擇用什麼方式來籌集生命能量?」

拉斐爾頓時愁眉苦臉起來,他明白了這是摩勒的底線,絕對不願意用百萬人的生命去給一個人續命,報酬再高也不行。不過他還不打算放棄,向摩勒保證自己一定會想到兩全其美的辦法,隨後就心事重重的離開了。

「10階生命石啊~」摩勒感嘆,那可不是容易製作的東西,否則摩勒早就給雷克斯配上了,有了一顆10階生命石可就等於是多了一條命啊!

生命石是桑德拉之書中記載的第二強大的人造魔晶,雖說功用強大,但書中還嚴明了,如果用殺戮的方式收取生命能量,製成的生命石將會附帶十分可怕的詛咒,以此延長的壽命還不如沒命!

感嘆片刻之後,摩勒就將這件事丟到一邊去了。倒是剛剛由生命石想到了桑德拉之書,因而自然又想到了這本魔法書的最後一頁——在之前進行跨位面穿梭的時候,他嘗試著對最後一頁封印進行了破解,抵達雷加位面的時候已經完成了大半。

如今通過研究異位面的魔法理論,他對於破解這封印又有了新想法,相信再次動手的話,剩下所有的問題都能迎刃而解了。

想到這裡,摩勒便立即動起手來,拿出桑德拉之書開始破解這最後的封印。

雖然魔法書里沒有明確的說明最後一頁裡面封印的是什麼,但摩勒猜測應該是桑德拉大師獨創的最強大的一種人造魔晶的製法。

因為之前的書頁中記載生命石是第二強大的魔晶,但卻始終沒有提及第一強大的魔晶。對此摩勒是十分期待的。尤其是桑德拉這位女性附魔師,雖然直到隕落也只是10階附魔大師,但她在製造魔晶方面的才華,卻是非常驚人的。摩勒甚至還聽梅隆迪尼提到過一次,對這位桑德拉女士的才華也是推崇備至。

用異位面的魔法理論來破解封印,簡直就好像是作弊一樣,僅僅是一個晚上的時間,摩勒就成功了。只見桑德拉之書內流淌出一股翡翠般的綠色魔力,整個魔法書呈扇形散開,懸浮在空中。

令摩勒意外的是,封印破解之後出現的不是最後一頁的內容,而是隨著一陣強烈的光芒過後,魔法書不見了,一隻翠綠的水晶環出現在了原地,散發著強烈的魔力波動。

如果不是摩勒這煉金室內設置了很強的魔法陣遮蔽氣息,這股魔力波動甚至能傳到萬里之外去!

摩勒眯著眼睛探查這水晶環,片刻之後露出驚喜之色,這竟然是有一座10層的法師塔!

法師塔並不一定就是筆直的塔型,它也可以使其他的特異形態,根據魔法師的喜好而定,就像面前這隻水晶環。不過想要設計特異形態的法師塔,必須得擁有極高的附魔造詣才行,所以絕大多數法師塔還是塔型的樣子,頂多是在細節上有些變化罷了。

摩勒解開了偽裝成魔法書的法師塔的最後一重封印,因此也就得到了這座法師塔的認可,精神力探入其中一觸,便化作一道流光飛進了水晶環內部的空間里。

雖然外表看上去這水晶環只有不足一尺的直徑,但那不過是利用魔法縮小了體積而已,真正放大之後,這就是一個龐然大物,而且是懸浮在空中的,猶如飛島一般的空中法師塔。

此時摩勒進入了法師塔內部,就看到了一個很大的空間,而這個空間,就彷彿是一個魔晶世界,無數形態各異的魔晶簇擠佔了整個空間,小的只有拇指大小,大的卻有一人多高。

這些魔晶的品質都很高,最低也是高級品質的,每隔上百平米還會有一顆10階魔晶如君王一般位列在附近其他魔晶的拱衛當中,摩勒稍一注意就發現,這些魔晶的排列很特別,應該是組成了一個巨大的魔法陣。

這裡是整個法師塔的最頂層,摩勒覺得自己一進來就被傳送到了這裡,想來是有深意的,或許是又一重考驗。於是他仔細研究這座巨大的魔法陣,根據其布置的規律,開始在這座魔晶組成的世界里前進。

東轉西轉,花了好幾個小時,前進了上千米,眼前突然一清,只見他已經來到了一個空曠地帶,方圓三百米沒有其他魔晶,唯有中心一座豎起的t型高台上,懸浮著一顆雞蛋大小的黑色魔晶。

摩勒一看到這顆魔晶,頓時感到一股源自靈魂深處的震顫,大量金紅色的光芒在他身周逸散——由於太過震驚而導致心神失守,讓他連自己體內的魔力都控制不住了!

「轟!」一聲魔力爆發的巨大聲響過後,摩勒在這顆魔晶面前竟然難以自控的變回了巨龍形態,不由自主的沖那顆黑色魔晶怒吼起來。


「原來是馭龍石啊!」

好半天過去,終於平復了體內龍魂與魔力的震動之後,摩勒依舊難掩驚駭的看著這顆黑色魔晶——難道這就是桑德拉製造的最強魔晶?

隨即他從自己的胃袋空間里取出一根吊墜,吊墜上是一隻金色的小巨龍,被一塊黑色晶體壓住了脊樑。經過仔細對比他確認,這吊墜上的黑色晶體與此時高台上的那顆一模一樣,唯一的區別是吊墜上的這塊晶體只有花生米大小,而高台上那顆有雞蛋大!

想當初曾統治整個維斯比大陸盛極一時的米諾安人,曾試圖製造屬於自己的神明,最終他們成功了一半,製造出了一具擁有神性的四臂魔神像,而馭龍石則是他們製造出來賦予這魔神像奴役龍族之威的寶物。

正是因為這馭龍石惹怒了整個龍族,才爆發了驚天大戰,最終米諾安人消失於歷史長河,而龍族也受損嚴重,不得不舉族遷徙去了現今居住的龍島。

而過了數千年之後,米諾安人的遺族,那名叫做羅塞莉的少女,為了奪取摩勒身上可能存在的亞龍獸,將兩人引到了地下神殿,想要藉助四臂魔神像的威能制服他們。結果不但讓摩勒與雷克斯聯手搗毀了四臂魔神像,摩勒還因此獲得了米諾安人賴以造神的契約魔法傳承!而這枚吊墜也是在那個時候落到了摩勒的手裡……

摩勒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他竟然會在破解了桑德拉之書的最後一頁封印之後,見到一顆完整的馭龍石。要知道這本魔法書可是他還是一頭小幼龍的時候就得到了,還是引導他成為附魔師的啟蒙書——原來自己一直將這麼驚世駭俗的東西隨身攜帶啊!

此時回顧過去種種因緣巧合,就連一直不怎麼喜歡命運之說的摩勒也不由得感嘆命運奇妙,自己似乎是註定了要與這些東西糾纏不清……

感慨萬千之下,摩勒不由得喃喃低語:「難道桑德拉也是米諾安人的遺族?」

「不,她不是。」一個男性的聲音突兀的響起。

摩勒驚了一跳,這裡還有其他人?可是他在進來之前就已經探查過了,這法師塔里根本不存在任何生命,否則他也不會輕易進來。

而且如今變回巨龍形態的他,實力已經達到了10階的巔峰,屬於幾乎要晉級成龍王的狀態,對方竟然能夠瞞過他的感知出現在他附近!想到這裡,摩勒緊張到一身龍鱗都要豎起來了。

這時候,那聲音又再次響起,語氣還頗為愉悅、輕鬆:「沒想到, 冷情總裁的退婚新娘 !命運可真是神奇啊!」

於此同時說話之人出現在了摩勒的面前,隨即摩勒就鬆了口氣,沒有那麼緊張了——原來是一個魔法智能體,根本不算生命,且與法師塔是一體的,難怪他之前沒有發現。

只見這魔法智能體幻化出來的,是一個身穿白色長袍,一身書卷氣的中年男人形象,表情非常的鮮活,此時正在上下打量巨龍形態的摩勒。

「你是這座法師塔的控制中樞?」摩勒問這魔法智能體:「你對桑德拉閣下很了解?」

那魔法智能體點頭說:「對呀!我是她的弟子——呃,不對,確切的說,我的前身是她的弟子。」


「前身?」摩勒也打量這魔法智能體,它還能有前身? 「你現在看到的魔法智能體,是記錄了前身的一段思維而成型的。至於我的前身,則是桑德拉老師的弟子,也就是你得到的那本桑德拉之書的作者。」

摩勒回憶著桑德拉之書的扉頁上留下的名字,說:「你就是墨菲斯?」

那魔法智能體點頭:「也可以這麼說,不過我的全名很長的,你說的這只是最後一個詞而已。」

「你為什麼要用自己的一段思維來製作魔法智能體呢?」摩勒問:「難道是與這顆馭龍石有關?」

在馭龍石的壓迫下,摩勒也不得不一直保持巨龍形態,不過時間久了之後,對於這種壓力的影響倒也適應一些了。

「是有些關係。」墨菲斯看了那馭龍石一眼,又說:「我是為了老師的傳承,而這馭龍石也算是傳承之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這顆馭龍石不是老師製作的。」墨菲斯看了摩勒一眼,鑒於他龍族的身份,首先做了解釋:「但是老師對它進行了改造。」

「我們生活的時代,神殿雖然已經衰落,但擁有的力量還很強大,而米諾安人滲透進了神殿之中,企圖藉助信仰的蠱惑力量進行復辟。那應該是他們衰亡之後最強烈的一次復辟了,因此他們很是幹了一些陰險齷齪的事情。老師是當時最富盛名的附魔大師,她的性格又是非常火爆,眼裡也是不容沙子的,所以很自然就與他們對上了。」


「那時候米諾安人的遺族幾乎是蠱惑了整個維斯比大陸的神殿和大半個魔法界,因此站在我們這邊的人很少,老師也不願意多做解釋,所以即便我們有老師堪稱奇迹的附魔能力支持,也依舊打得很艱苦。最終的結果是神殿勢力耗盡了最後的底蘊,而老師和她的弟子們也大多隕落了,我是最後一個還活著的,見證了我們勝利的桑德拉大師的弟子。」

墨菲斯表述的言語很簡單,無數艱辛和痛苦都一句話帶過了,有一種彷彿往事隨風逝去的洒脫。而摩勒也無法想象,僅僅是一支師徒傳承,了不起也就十幾二十個人罷了。他們面對整個大陸的神殿勢力,究竟是如何拼到最後,竟然還能獲得勝利!雖然是慘勝,但也已經是非常驚人的壯舉了!!

不過摩勒還是有些疑惑,因為他已經學了桑德拉之書內的所有附魔知識,可以說桑德拉作為一名10階附魔師確實是挺有才華的,但遠不能達到如墨菲斯所說的這種奇迹一般的程度啊?

墨菲斯就好像一個睿智的先知,一眼就看出來了摩勒巨大的龍眼中的疑惑,他笑著說:「你之前閱讀的桑德拉之書內的知識,都只是簡化版的,只有解封了所有書頁之後,才能得到真正的傳承。」

對啊!這麼一解釋就能想通了。摩勒恍然,他記得自己曾在夜神密境里看到過魔法影像記錄,有變形派魔法師使用桑德拉製作的鎧甲變形石,僅憑9階品質的鎧甲變形石,竟然能夠抵擋11階強者的神術攻擊。以前他不明白這其中的差距,如今他自己也是大師級的強者了,才知道能夠做到這一點,究竟是多麼的變態!

而他自忖如果是按照之前的桑德拉之書上記載的鎧甲變形石製法來製作9階鎧甲變形石,恐怕就算是做到了極致,也只能讓使用者勉強在10階法術的攻擊下保命而已,一個是越一階防禦,一個是越兩階,就是天上地下的差距了!!

解除了摩勒的疑惑之後,墨菲斯繼續之前的話題:「這顆馭龍石是米諾安人遺族最大的依仗,他們從天神神殿的核心秘藏中得到一枚12階龍皇的不朽之心,隨即耗盡心血的製作了這枚前所未有的馭龍石。如果那些米諾安人真的能掌握其力量,事情的結果將會截然不同。」

所幸那些米諾安人雖然掌握了馭龍石的製作,但終究不是正統的附魔師,所以製成了馭龍石之後卻無法徹底掌握其中的力量。

「這顆成型之後的馭龍石,似乎是繼承了龍皇的意志,天生擁有召喚龍族的力量。不過它終究是死亡之後的不朽之心製造而成,所以力量屬性已經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召喚來的並非是你們這樣的龍族,而是來自於亡靈位面的骨龍和幽靈龍。」

沒有經過高深的亡靈魔法修行,貿然接觸到大量來自10階以上的頂級亡靈生物的死亡氣息,當時參與馭龍石製作的米諾安人高手立刻受到了亡靈氣息的侵蝕。實力稍弱的當場喪失生命,轉化成了意識混亂的亡靈生物,而少數幾個最強大的雖然僥倖保住了性命,但也是各個重傷,有的還呈現出了不同程度的亡靈化趨勢。

「老師就是趁著這個機會,帶著我們將米諾安人的老巢一網打盡的,隨後又利用她自己的這座法師塔——翡翠魔環的力量,將這顆馭龍石封印了起來,又想方設法對這馭龍石的力量進行了改造。這個時候她已經重傷不治,所以只是利用最後一點時間完成了改造的設計,具體實施都是我後來慢慢完成的。」

「經過桑德拉大師的改造,難道這顆馭龍石不會再召喚出骨龍和幽靈龍了?」即使是早已有了心理準備,摩勒依舊覺得很不可思議,一個10階的附魔大師,竟然有能力改造一件12階的魔法物品!

相比之下,威蘭諾瓦身為12階附魔大師,卻培養了一大批10階、11階的附魔大師幫自己打造12階魔法飛艇,就顯得弱爆了!

墨菲斯搖頭說:「老師的思路不是抑制這顆馭龍石的召喚力量,而是加強它!經過改造之後的馭龍石可以召喚出擁有12階力量的亡靈龍皇。12階亡靈生物的死亡氣息已經純粹到了極致,這種程度的亡靈氣息就彷彿有了自己的意志,除非是那亡靈龍皇主動施展,否則就算近距離接觸也不會被侵染成亡靈生物的。」

「12階亡靈龍皇!」摩勒的那對金色龍眼中爆發出強烈的光芒,再看那顆馭龍石時,視線比看到沒穿衣服的雷克斯還要炙熱。

「是有代價的。」墨菲斯提示。

摩勒點點頭,自然是得有代價,否則這天東西就太逆天了!

不過墨菲斯隨即又笑起來,換了一個話頭說:「老師有一位異種龍王做魔寵,雖然有主寵之分,但卻是親人一般的關係,他會與米諾安人對上,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為這頭龍王受到了米諾安人的窺視。後來那頭龍王在戰鬥中隕落了。老師因為它對於龍族也很有好感,所以改造馭龍石的時候考慮到了它對龍族的潛在威脅——她的改造方法根本就是不允許人使用的架勢——召喚亡靈龍皇作戰十息,必須召喚者支付千年壽命!」

尋常人類大師級強者根本沒有千年壽命,即使他們使用了延長壽命的秘法,通常也不會有能力一次性揮霍千年!唯有龍族,尤其是尋常都能活五六千年的龍王,才有這樣的底氣。

「所以當我看到繼承老師衣缽的竟然是一頭能夠變成人形的巨龍,就不得不感嘆命運的神奇了。」墨菲斯喜滋滋的笑起來,這件老師最後的也是最輝煌的作品,原本是不打算讓它有機會被使用的,墨菲斯心中自然存有遺憾,而如今看來卻彷彿是給巨龍一族量身定做的一般!

即便是要支付千年壽命,摩勒也覺得值了,畢竟如今巨龍一族面臨滅頂之災,惟一的出路就是找尋到能夠抗衡12階強者的力量,卻沒想到有一股12階的力量就在他身邊!

摩勒高興壞了,不過想要掌控這顆馭龍石可不容易,墨菲斯告訴他,必須得真正繼承了桑德拉的附魔傳承,才能獲得使用這顆馭龍石的許可權,否則別說是他,就算是12階強者來了也只能施展強大手段毀掉這顆馭龍石,卻沒辦法將它收歸己用。

「你對12階強者的力量有所了解?」摩勒抓住了墨菲斯話中的意味,連忙打聽起來。

誰都知道12階強者強大的可怕,可是12階強者究竟可怕到什麼程度,他們能做到什麼,不能做到什麼,卻沒有多少人清楚。即便是摩勒的化身已經在12階強者的手下做事,還看過對方出手,卻對比也不能算是有多清楚——未知是恐懼的主要根源,所以摩勒急於打聽清楚12階強者的力量究竟是什麼樣的。

墨菲斯果然是知道的,他將摩勒期盼已久的信息輕而易舉的告訴了他。

「11階強者將自己領悟的法則釋放出去,與位面法則相抗,若是能夠抗住位面法則的反噬,自身法則還不崩潰,就會得到位面法則的饋贈,掌握更全面、更深層次的法則力量,實力隨之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以此晉級成為12階強者。」

「因為掌握了更多、更完整、更深層次的法則,所以12階強者能夠擁有屬於自己的一個特殊空間,因為這空間已經具有了一些位面的雛形,但卻並非完整的位面,所以稱作半位面。調集一個半位面的力量對敵,將會對12階以下的強者造成絕對的壓制!」

「另外,12階強者對於事物的感知能力已經超過了凡人的想象,以其感知能力搜集到的信息,能夠匯聚成一條條『因果線』。通過這些因果線他們能看到萬物的過去經歷,也能在一定程度上預知其未來——這種能力對於12階強者來說毫不吃力,而世人所推崇的先知,不過是天生擁有超強的感知能力,能夠偶爾擁有類似能力的人罷了。」

「因此很少有什麼事情是能瞞得過12階強者,除非與之相關的一切因素都壓根不出現在他們面前。而他們的行事方式也往往會變得高深莫測,有些行為在此時看上去莫名其妙,只有等到幾十上百年之後再看,才能發現其中的深意!」

「原來如此。」摩勒深深的吸了口氣,為自己的幸運感慨。至此他才算明白,為什麼漢彌爾薩會一見面就認出他和雷克斯的真身,而他那看似毫無破綻的化身,也被認為瞞不過威蘭諾瓦。

原來他們都能從因果線上直接看到過去,自然是什麼變化都無所遁形了。不過這種能力一定也有破解的方法,所以漢彌爾薩才能幫他的化身遮掩了痕迹,不讓那威蘭諾瓦發現異常! 真正的桑德拉附魔傳承,是一本只有三頁的魔法水晶書。墨菲斯說只有徹底掌握了三張書頁中的知識技能,通過了他預先設置在翡翠魔環中的相應考核,才能真正的繼承翡翠魔環,並且掌控那顆馭龍石。

摩勒此時只有資格得到第一頁魔法水晶書,墨菲斯將書頁交給他之後,就將他送回了翡翠魔環,隨即這個環形魔法塔一陣扭曲,竟然再次幻化成了之前那本墨綠色封皮的魔法書的樣子,以摩勒的實力竟然無法看穿其本質!

驚訝過後,摩勒坐在一張沙發上,開始閱讀魔法水晶書頁內的信息。與魔法書一樣,雖然只是簡單的一頁,但是裡面蘊含的信息卻是海量的,摩勒的精神力一投入其中,頓時就淹沒在浩如煙海的知識海洋里。

摩勒這麼一看,就是三天三夜,知道他已經結束煉金實驗的雷克斯還奇怪他怎麼一直沒有消息,於是結束了自己的訓練找過來,在見到摩勒哥哥的狀態之後,雷克斯的眼神頓時變得凝重起來,開始默默的站在一旁守護。

第四天清晨,雷克斯見摩勒深深的吸了口氣,知道他已經清醒了,正想說話,卻驚訝的發現,摩勒哥哥竟然哭了!

摩勒確實是在流淚,但這是難以抑制的激動的淚水——研究附魔這麼些年,直到今日他才明白什麼的是真正的附魔!這種聞見真理的感動無法用言語表達,只能化作淚水溢出眼眶。

「摩勒哥哥,你別哭啊……是誰……是誰惹你生氣了,我這就去把他燒死!」從來沒有見過摩勒哥哥這樣的雷克斯手足無措,連忙慌亂的安慰,同時對惹摩勒哥哥難過的人咬牙切齒。

摩勒被雷克斯的蠢樣逗樂了,他擦了擦眼淚,平復了內心的情緒,隨後才跟雷克斯解釋了其中的原因。

雷克斯聽了張大嘴巴:「原來摩勒哥哥是高興的落淚啊!那你以後的附魔技術是不是就會更強啦?」

摩勒點頭,對他舉了舉手中的水晶書頁說:「只要將這裡面的知識和研究模式掌握了,將會給我的附魔能力帶來脫胎換骨一般的提升!」

「耶!」雷克斯高興的叫起來,隨即要求說:「那我以後要全身都是神器,武器、帽子、武士袍、靴子、腰帶,還有飛行器……」

「好啊!好啊!」摩勒笑著答應他,最好的東西用來武裝雷克斯,本來就是理所應當的事情。

兩人笑鬧一場之後,雷克斯高興的離開,而摩勒則再次進入了煉金實驗室,繼續學習水晶書頁上的知識。

這一頁水晶書講的是對附魔本質的研究,通過一些非常高明、嚴謹又精密的研究方法,將附魔理論研究到了一個極為深刻、更加本質的全新層次。

摩勒向來被其他附魔大師稱讚思維廣闊,附魔構思天馬行空,發人深省。可見識了水晶書頁中講述的研究方法之後,他才知道什麼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這書頁中的知識是把以往人們習以為常的魔法現象分析成令人驚嘆的深奧至理,僅僅是閱讀這些研究過程,就給人一種享受了一場邏輯盛宴的感覺。即便是不怎麼文藝的摩勒都不由得感嘆——這是世間智慧綻放出的最美火花!

一片水晶書頁,就推翻了摩勒對於魔法世界的認知,世界觀被毀滅重塑。

好在他本來就經歷豐富,所以對於這種觀念重塑的過程沒有什麼不適,若是換一個性格執拗的老頑固來看這水晶書頁,只怕用不了多久就會瘋掉了。

不過由此帶來的好處卻是極大的,摩勒的附魔技術自此真正從優秀向神奇蛻變,用比較直觀的例子來說——以往身為附魔大師的摩勒能夠比較輕鬆的製作出一些9階魔法物品,而且品質一般都在優秀以上,極品也是常有的。但是他也必須使用相應的9階材料,偶爾能用一些7、8階的材料製作出一件9階魔法物品,那就已經是一個創舉了。

而如今,有了這頁魔法水晶書里的知識,他完全可以化腐朽為神奇,哪怕是用一些普通的低階材料,也可以製作出9階魔法物品,而且品質還遠超他以往用9階材料製作出來的那些!

然而最寶貴的不是這麼知識,而是其研究理念,這是一種見微知著,由淺入深,且直指本源的研究方式。這個研究過程,其實就是直接對位面法則進行深層次認識的一個過程。

這也就難怪桑德拉雖然只有10階實力,但卻能夠把11階強者完虐,甚至擁有了一些12階強者才有的能力——她不是沒有辦法掌握一條完整的法則晉級11階,而是因為對於位面法則研究的太全面,太深入,以至於沒有迅速晉級。而若是假以時日等她真正的有了圓滿的成果,就將會直接跳過11階,晉級到12階!而且是12階中最強大,最有機會晉級13階成神的絕頂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