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那我們得、得將窗簾拉好!”雷強回身將窗子關上,又將窗簾拉好了。回過身來走到滿臉羞紅的小芸姑娘身邊一把將小芸姑娘摟在了懷裏,附在小芸姑娘的耳邊輕聲的說道:“我們可不能被人家也給拍了照去啊!嘻嘻!”

“去你的!我……我纔不理你呢!你睡地板………!”小芸姑娘嘴上這麼說着,卻伸手將雷強的頭扳了過來,朱脣輕啓,在雷強的嘴脣上輕輕地啄了起來!

一股芳香頓時襲入了雷強的口鼻,讓雷強猛然的產生一股衝動。伸手抱起了小芸兩個人滾到了牀上。一陣激吻之後,兩個人匆忙地扯掉了身上的衣服。陣陣**緊接着傳了出來。

第二天清晨,天剛微亮,雷強和小芸姑娘便匆匆的離開了賓館。驅車回到了雙豐村。躲在計算機中心的辦公室裏,兩個人給錄製下來的東西做了一番處理!給不該顯示的部分地方都打上了馬賽克!

不久,省紀檢委接到了一封匿名舉報信!

王副縣長正在抱着身材火辣,模樣比較出色的縣宣傳辦的史春燕副主任在辦公室裏啃着。

史春燕副主任是個三十幾歲的頗有姿色的女人,她可是早就想爬到正主任的這個位置了,不過一直的沒能爬的上去!按說她應該去巴結縣委書記纔對,不過,最近一段時間王縣長和辛縣長兩個人搞得很是熱鬧,風頭大大的壓過了縣委的吳書記!而且,誰都知道王縣長的根基很硬!於是她轉變了目標來巴結王副縣長了!

“叮鈴鈴!叮鈴鈴!”突然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響了起來。

“尼瑪!誰這個時候打電話過來,真他媽的不是時候!”王副鄉長罵了一聲,並沒有放開坐在懷裏的史春燕,直接的拿起了電話!

“一貫嘛?你是怎麼搞的?這麼不小心!有人匿名舉報你**的材料都送到省紀檢委了!裏面還有你玩弄女人的照片!現在紀檢委的人知道你是我的弟弟,把材料送到了我這裏!不然,你就捅了大婁子了!”電話裏副省長王一學喊道。 王副縣長一聽到電話裏的聲音就知道是自己的哥哥王一學。聽哥哥說了事情的嚴重,王一貫這個副縣長暴跳如雷,什麼人竟然這麼大膽子敢匿名舉報自己?是不是老虎不發威你拿我當病貓啊!尼瑪!

“尼瑪!竟然惹到我的頭上來了!看我找到你是誰我他媽的弄死你!”王副縣長放下電話立刻罵了起來。

“呀!這是誰這麼不開眼,竟然惹您生氣啊!王縣長!您一句話捏死他還不分分鐘的事!”坐在王副縣長懷裏的史春燕副主任嗲聲嗲氣的說道。

“哼!那是!這個王八蛋將舉報信遞到了省紀檢委,不是也照樣奈何不了我!不過要是讓我知道他是誰,哼!可就沒這麼簡單了!我非活扒了他一層皮不可!”王副縣長怒氣未消的說道。

不過這個沒心沒肺的東西話說完就沒事了,依舊抱着史春燕一頓亂啃,猛然的一翻身將史春燕放倒在了辦公桌上,伸手扯掉了史春燕的褲子!

“哎呀!王縣長!門還沒關好……!”

“尼瑪!我的辦公室,我不說話誰敢進來!?…………”王副縣長說着話將史春燕那圓滾滾滾的屁股捧了起來………!

小芸姑娘和雷強每天探聽着縣城裏面的動靜,二十幾天過去了,風平浪靜。新聞報紙什麼地方都沒有半大點的消息。兩個人有些急不可耐了,偷偷的躲在一起商量着下一步該怎麼辦!


“雷強!看來那封信石沉大海了,一點風浪都沒能激起來!看來我們只好用第二個辦法了!”小芸姑娘很是憤憤的說道。

“王副縣長在省裏邊有人,而且關係網很是密切!這封信很可能是被截住了!”雷強沉思了一會兒忽然又說道:“小芸,你說現在王縣長是不是一定知道了有人舉報他的消息。如果是那樣,他一定在到處尋找這個舉報他的人!看來我們更要小心了。”

“那,我們下一步該怎麼辦?”小芸姑娘急忙的問道。


叮鈴鈴!忽然的電話鈴聲響起,雷強急忙的伸手拿起了電話。

“雷強!今天王副縣長要來,你叫小芸沒事不要出來,小心一點啊!”福生在電話裏叮囑道。

“王副縣長要來!不知道來做啥。我們小心一點!另外,我們也許能探聽出來一些消息!”雷強掛斷電話對小芸說道。

“我們很謹慎,應該不會是奔我們來的吧!?”小芸姑娘還真的有些緊張了。

“你不用緊張,他不可能知道這件事是我們做的!因爲我們的信是在縣城郵寄出去的,照片也是在縣城拍攝的!沒有留下一絲興農鎮的線索。”雷強安慰小芸說道。

王縣長還真的來了!帶着新弄到手的相好宣傳辦的副主任史春燕。別說,這個女人還真的功夫還真的很厲害,讓他神魂顛倒的有些舍不下了。

雷強爲了探聽消息也跟着福生迎接了出來,看到王副縣長的嬉笑的臉色就知道不會有什麼事了。

“哈哈哈!福生!今天我帶着史主任來你這裏玩一天,給你們添麻煩了啊!”王副縣長忽然的湊到福生的耳邊說道:晚上別忘了給我們安排一個好一點的房間,嘿嘿…!這女人老火辣了!”


“哈哈!王縣長!這是必須的!不過,今天我可就不給您另安排人了啊!呵呵!”福生斜眼看了一眼史春燕,這個人以前見過幾次,不過沒有什麼接觸!長得不錯,主要是身材老火辣了,那屁股渾圓渾圓的翹起,尼瑪!這東西是不是假的?

福生和王副縣長一起進了度假村的酒店,裏面已經準備好了酒菜,衆人紛紛落坐。

“福生啊!不瞞你說,前幾天有人在省城把我給告了!說我玩女人!還弄了一些照片作爲證據。你媽!我找了數曰也沒找到到底是誰幹的這件事!所以,今天跑你這裏來了,要說玩,嘿嘿,還得是你這裏最安全、最穩當。”喝上酒之後,不等雷強用話套,王縣長自己就把事情說出來了。


福生卻是嚇了一大跳,不知道王副縣長是在用話點自己還是真的出了這件事。不過還算他沉穩,淡淡一笑說道:“王縣長!您真的會開玩笑,在整個宏遠縣,誰敢和您對着幹啊!您就是這裏的土皇上,有上幾個女人不也是您有這個能力嘛!哈哈哈!您說是不是?”

“哈哈哈!福生這句話我愛聽!多幾個女人怎麼了?咱能養的起!也有這個能力讓她們滿意!願意跟着我!哈哈哈哈!你說是不是啊!哈哈哈!”王副縣長說這話還**的伸手在旁邊的史春燕的臉上捏了兩下,又說道:“這個背後壞我的人肯定是妒忌我!哼!他也沒這個膽量敢站出來跟我較勁!”王副縣長得意的說道。

史春燕倒是並不在乎這些,借勢向王縣長身邊靠了靠,爹聲爹氣的說道:“王縣長!你又耍笑人家!當着福鎮長的面,你也不怕人家笑話啊!”

“笑話??他小子還羨慕我呢!哈哈哈!”王縣長一拍福生的肩膀,得意地笑了起來。


“那是!那是!”福生隨聲附和的說着,一邊拿起酒來給王副縣長滿酒。假意在旁邊伺候着的雷強聽到這裏心裏明白了,那封信果然是被截下了!王副縣長和福生兩個人說的都是私事,自己不方便聽這些,於是急忙轉身的出去了。

王副縣長和史春燕吃過了飯,便在度假村裏轉了一圈,然後便躲在了包間裏面玩成人遊戲去了!呼兒嗨呦的搞得整棟樓裏都是那種聲音!

雷強和小芸姑娘又溜了出來,開車直奔了縣城。縣城的一家網吧裏面生意還真的是好,幾乎是爆滿。一些十幾歲二十幾歲的小青年男女們泡在裏面,玩遊戲,看大片的,各種形態,真的是讓人咋舌!

過了大半夜,不少人相續離去,依舊有些人還在裏面繼續的玩着遊戲。更有些人索性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就連網管也靠在沙發上面睡得呼呼的香。

雷強和小芸姑娘輕手輕腳的走了進來,掃視了一下網吧裏面的人,忽看到一個十五六的小青年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旁邊的電腦還開着,裏邊的遊戲依舊在進行着。

雷強對着小芸姑娘伸出兩個手指在嘴邊噓了一聲,示意她不要出聲。然後來到了那個小青年身邊,輕輕地拿起了鼠標。在屏幕上點擊了幾下,然後拿出自己的U盤,裝到了電腦上。 福生和宋微微驅車往回趕,宋微微心裏很是納悶。

“福生!這麼急衝衝的幹嘛啊?出啥事了?”

“王縣長來度假村了!”福生簡單地回了一句。

“哦!你不會是說他是衝着那件事來的吧?”宋微微猛然的心中一震,看着福生凝重的神情猜想事情嚴重,急忙的問道。

“這次他來並沒有提前打招呼,所以很有可能是衝着這件事來的!我們要小心應付!”福生一邊說着大腦裏還一邊飛速的運轉着,想象着一會兒可能發生的事情!

小車剛剛進了村口,就看到度假村的大門前幾輛轎車緩緩地開進了度假村的大門。一輛紅色的法拉利轎車甚爲搶眼。兩名保安正站在大門兩邊,很有禮貌地向轎車內的客人敬禮。

“微微!你打電話通知雷強一聲!”福生說着也將轎車開了過去。

保安一見福生的車,急忙的打打開可大門,並迎了上來。

“董事長好!”

“嗯!”福生點頭應了一聲,便將車開進了院內。

“哎呀!王縣長!您來這怎麼不提前打個招呼啊?我好給您準備些酒菜!現在客人少,我們準備的東西可不是很多哦!”福生一下車就衝着也剛剛下車正準備往裏面走的王縣長迎了過去。

“尼碼!你小子消息挺靈通啊!我這剛進院子你就知道了?”王副縣長顯然有些納悶,不會是這麼巧正好撞見了吧?這次來可是沒打算這麼快就讓他知道,而且來的時候分明有人告訴他福生正在鎮裏上班呢!

“哈哈哈!真的是巧了,我剛好從鎮裏回來,還沒等回家,就看到有幾輛車進了院子來了,沒想到是您過來了!”福生一邊說着一邊來到了王副縣長的身邊。

猛然的,福生心裏一頓,一個熟悉的面容出現在眼裏。尼碼!竟然是他!

“福生!我介紹給你認識,這是我的侄子,王亞坤。”王副縣長指着旁邊的一個年輕人說道。

“你好!”福生捏着鼻子伸出了手,裝作沒有認出來一樣,去和王亞坤握手,心裏面卻是恨得咬牙切齒,恨不得一用力將王亞坤捏死了才解氣。如果當初不是因爲這個王八蛋,明月也不會離開自己。這個王八蛋正是當初騙了明月的那個明月的同學。剛纔福生看到那輛紅色跑車的時候就應該想起來!不過時間這麼久了,對這輛車和這件事福生確實有些淡忘了!不過,王亞坤這個人他還是記得的!雖然當初在大學校園門口僅僅是見過一面,但是這個印象始終烙印在福生的腦海裏。

“嗯!你好!”王的手剛剛觸碰到福生的手便立刻收了回去,淡淡的回了一句,隨即轉身對王副縣長說道:“叔叔!我們還是抓緊辦我們的事吧!”說完向度假村裏邊走去。尼碼!根本沒把福生當回事!似乎也沒想起來當初的那個明月的男友。畢竟這傢伙玩過的女人太多了,怎麼會記得她們的男友是誰!而且現在的福生也發福了很多!

“王縣長!您這是要辦啥事啊?不會是這大白天的就急着……呵呵!哈哈哈!”福生故作猥瑣的笑了起來。

“啊…咳咳!那啥,福生啊!帶我們去我常住的那個房間去看看!”王副縣長乾咳了兩聲,並沒有回答福生的話,而是轉口說道。

“啊!哈哈哈!您……好好,我們走!王縣長!要不要我把敏兒給你叫過來?”福生明白王副縣長他們來的目的了,故意往旁邊瞎扯着,帶幾個人進了大樓。

“不……!啊!那就讓她也過來一趟吧!”王副縣長剛要說不用了,忽然王亞坤回頭點了一下頭,於是急忙的改口說道。

福生從王亞坤的眼神之中明白了,王副縣長這個白癡這次來可是全都聽王亞坤的了,這個王亞坤來者不善啊! 震驚,全部都震驚了。看到數十張豔照瘋傳上來,在場的幾個人都震驚了。

“尼瑪!給我找、把上傳的人給我找出來!我他媽的剁了他們!”王副縣長暴怒了,大吼了起來。

明月嚇得一抖,急忙的靠在了福生的懷裏。緊緊地抓住了福生的手不敢鬆開,福生感覺得到明月的手有些抖。

福生伸出一隻手來輕輕地按在了明月的肩膀上,儘可能的讓明月沉住氣,平穩心態。

“我立刻找一下這些圖片是從哪裏上傳上來的,找到他們的地址!尼瑪的!我就不信整不死他們!”王亞坤皺了一下眉頭,手指在電腦上飛速的敲打着。不愧是大學生,網絡高手!這種熟練地動作讓明月都有些自愧,這個公子哥雖然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是,學習方面確實比較優秀。特別是電腦方面,絕對是個高手。人也聰明得很!

“叔!他們的地址我找到了,根據ip地址可以斷定這些圖片是從市裏發出來的!我立刻打電話叫人到這幾個地址裏找人,尼瑪!找到他們我非得弄死他們不可!”王亞坤突然地說道。

“找……找!一定要找到他們!弄死他們!草泥馬的!老虎不發威,你們以爲我是病貓啊!我要讓他們死的很慘!”王副縣長一邊來回的踱着步,一邊的喊道。

福生心裏面猛然的一動,知道王亞坤一個電話過去,如果那邊的動作再快一些。自己安排在網吧安排的人貪玩,沒有及時地離開那不是要被抓個正着了。眉毛微微一動急忙的說道:“王縣長!市裏艾縣長……不,應該是艾主任了。艾主任在市裏,不如叫艾主任幫忙在市裏查一下!”

“艾、艾宏民??尼瑪!你一說我纔想起來了,準是這個王八蛋在暗中搞的鬼!”王副縣長一聽到艾宏民的名字,立刻咆哮着罵道。

福生長長的呼了一口氣,心裏面暗自的嘀咕道:“艾縣長!對不住了啊!我也是沒辦法,只好讓你搪一搪了!不過這個王八蛋也沒什麼證據啥的,應該不會給你帶去什麼災難吧!何況,你畢竟比我強勢多了,也不會在乎這個王八蛋是吧!”

“叔叔!對付這個艾宏民還用這麼麻煩麼?不如我……”王亞坤忽然的看了福生一眼,欲言又止。回過身來突然又說道:“福生!這次麻煩你們了!你們先回去吧!那個……明月的工作的事,一兩天便可辦成,你們回去等着消息吧!”

福生心裏明白,這兩個王八蛋是防備着自己,有些話不想在自己知道。哼!你們不說老子也知道你們是想對付艾宏民!不過……用什麼辦法呢?這個王八蛋欲言又止,一定是個很陰險的主意!

“王副縣長!那我們就先走了啊!明月工作的事就不用您操心了,這點小事,舉手之勞而已。”福生拉着明月向外走,卻給黃紅使了一個眼色。

“啊!福生!那你們先走吧!以後有事我在找你們!”王副縣長和王亞坤還真的就沒把福生當回事,連送都沒出來送一下,看着福生和明月走了砰的一下子將門關上,兩個人研究怎麼收拾發圖片的這些人和艾宏民了。

福生沒做停留,拉着明月直接的走向了自己的轎車。黃紅一出門忽然的停了下來,貓下腰裝作繫鞋帶。

“亞坤!你剛纔想說什麼?”福生等人才一出去,王副縣長立刻的問道。

“找人,直接的把艾宏民放倒!尼瑪!免得讓我爸跟他們費腦筋,鬥來鬥去的!”王亞坤直截了當的說道。

“做了他?草泥馬!我怎麼沒想到這個辦法!好!就做了他!砍他個十幾二十幾刀,把他碎了!”王副縣長猛然的興奮的跳了起來。

“我先叫人去查是什麼人發的圖片,要是能抓到這些人,一起做了他們!”王亞坤臉上一陣陰狠,伸手掏出來了手機。

福生和明月一上車,立刻掏出來了手機,給雷強撥了過去。黃紅幾步小跑也跟了上來,快步上了車。

“老大!我聽到他們要對艾宏民下手!”一上車黃紅便立刻的說道。

“這幫王八蛋真的夠陰狠的!”福生罵了一聲。

呼!轎車飛馳遠去!

福生的家裏,福生一個人躺在了沙發上,琢磨着該怎麼和艾宏民說,是提醒他做個防備還是直接的說實話?說實話艾宏民會不會怪自己?不說實話艾宏民會不會不當回事,不做防範!要是艾宏民真的有點啥意外自己心裏還真的過意不去。王亞坤會怎麼對艾宏民下手呢?

“福生!想啥呢?”忽然,房門一開,微微走了進來。看到福生的樣子,便問道。

“你來得正好,我有事跟你商量!”福生急忙的翻身坐起,將事情的經過跟微微說了一遍。

“他們這麼陰狠?真的會對艾縣長動手?”微微皺起了眉頭,擔心的樣子問道。

“哼!我算是認識王副縣長和王亞坤他們了!這幫東西自認爲有了王省長的仰仗,什麼事都做得出來!所以我們還真的不能讓艾縣長出事,只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跟艾縣長說這件事!有道是明槍易躲暗箭難防!這幫傢伙要是真的屬狗的偷着下口,艾縣長還真的……唉!”福生越想越擔心,不由得嘆了一口氣。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那、那你能不能想個辦法,讓艾縣長在暗處,讓他們變成在明處?不然,艾縣長不是真的會很危險啊!”微微有些擔心的說道。

“說的簡單!怎麼讓他們變成在明處啊?……”福生說着忽然的眼睛一亮,猛然的一轉身一把抓住了微微的手,眼裏一陣興奮。

“你幹……幹嘛啊?你個下流氓!你抓我的手幹嘛?”微微臉一紅,嬌嗔的嘟起嘴說道。

“嘿嘿!我有辦法了!我有辦法了!如果讓艾宏民縣長生病住進醫院,他是不是就變成在暗處了!如果這幫王八蛋敢進醫院做手腳,那他們是不是就得漏出來馬腳,變成在明處了!嘿嘿!到時候我們就好防範了!”福生欣喜的說道。 “讓艾縣長生病??怎麼讓他生病啊?跟他說實話,讓他裝病啊?他能願意嗎?”聽到福生說讓艾宏民生病,微微有些不解的問道。

“當然不能跟他說實話,他的性子直,剛烈!有些事讓他知道了反而麻煩!如果他要是報案或者有些別的舉動,一定會打草驚蛇。王亞坤要是知道我和艾宏民通氣,回頭絕不會放過我!那豈不是引火燒身!艾宏民雖然不怕他們,敢明着來。我可是招惹不起他們,人家一句話收拾我們分分鐘的事。我只能讓雷強暗中看着點,不能讓艾宏民出事。

但是,王亞坤到底會找什麼人,用什麼辦法對付艾宏民呢?唉!看來,命題那我也要去一趟市裏,看事情發展靈活應對了!”福生皺着眉頭說道。

“你也去?那……那你可要小心一些!多留個心眼,別傷到了自己。也別讓王亞坤知道你幫着艾宏民!不然我們可就不好過了!”微微有些擔心的說道。

“放心吧!我知道怎麼做!況且還有黃紅和雷強跟着我呢!不會有事的!”福生拍了拍微微的肩膀,輕聲的說道。

“嗯!我真的是有些擔心你!”微微說着話輕輕地靠在了福生的懷裏。

“微微!等下李娜就快回來了!……!”福生看着微微纖細的小手輕輕地伸到了自己的褲子裏,嚥了一口唾沫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