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錦軒早就預料到了顧之寒會這麼說,他竟然哈哈大笑起來了。我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便問着,“有本事你帶我們進去啊?”

錦軒的眉梢一掃,輕輕的俯身在我的耳邊,然後對我說了一句話,之後我的耳根便紅了起來。臉蛋也迅速的升溫……

顧之寒也許見我這奇怪的表情,有點不解,“師妹,你怎麼了?”

“我……我……沒事……”我磕磕巴巴的,這錦軒是在玩我嗎?這話我怎麼能跟顧之寒說出口,乾脆什麼都不告訴他了。

索性,顧之寒沒有繼續追問下去,我也算是舒緩了一口氣。可是錦軒好看的桃花眼卻一直色眯眯的看着我,我心裏一橫,爲了紅綾,我現在只能是這麼做了。

錦軒十分配合的坐在了我的牀鋪上面,這下子身高算是夠着了……於是,我慢慢的靠近他,眼睛一閉,然後就吻上了他的嘴脣。

輕輕的一點,可是卻被他給霸道的迴應着。我們的淺嘗輒止的吻變爲了深深的吻……弄的我心裏是一團的火辣,而且身子已經不由自主的開始熱了起來。

最強醫聖 顧之寒十分尷尬的看着我們兩個這樣子,然後輕輕咳嗽了一聲。

“好了,這樣你可以說你的辦法了吧?”我快速的掙脫了錦軒的懷抱,然後拿起袖口,把嘴巴重重的擦拭……錦軒看到我的小動作,只感覺十分好笑。

彷彿他的陰謀得逞了似的,一臉壞笑的看着我,竟然伸了伸懶腰,順地倒在了我的牀上。然後用手輕輕托起自己的頭,這樣怔怔的看着我,看着我……順便對我不停的笑着、笑着,弄的我十分的不好意思。

最終我順利的躲在了顧之寒的身後,總算是成功的迴避了錦軒灼熱的目光。

“陸錦軒,你就要賣關子了,你逼迫遙遙做的事她不都已經做了嗎?你還要鬧哪樣?”果然,顧之寒也看出來了剛纔我是被錦軒給逼迫的。的確,這事這麼明顯,再要是看不出來,就是傻子了。

“我樂意!遙遙是我的女人,是我拜過堂的娘子,我們兩個親親我我,怎麼,你心裏不舒服嗎?”不知道爲什麼,我總覺得錦軒這是在故意挑事。似乎他特別顯擺我和他在一起這個事實,還是特別在當着顧之寒面的時候。

當他這樣的時候,我就覺得他特別像一個幼稚的還沒有長大的小孩子,雖然有點覺得可笑,可是這樣子的錦軒倒也是十分的可愛吧。

“好了,錦軒,你快點說吧……我害怕紅綾現在有危險。事情拖得越久,她就會越危險……算我求求你了,還不行嗎?”也許,錦軒是見我眼睛裏面掛滿了淚珠,他感覺有點於心不忍吧。

也許是我想多了,那個殭屍什麼時候在乎過別人的死活呢?不過,不管是爲了什麼原因,錦軒還是施展了自己的法術,然後我便從寢室的白色的牆壁上面出現了一個光帶般的小洞……

閃閃的,就像是發着光一樣,可是從外面卻無法看到裏面是什麼。我有點遲疑,難道進去了,就進入了那個結界之中嗎?

錦軒見我十分猶豫,臉色頓時有點不高興了,“怎麼,你是覺得我在騙你嗎?那好,我先進去,你願意進來就進來,不進來就算。你不是口口聲聲說擔心你的好朋友嗎,我看這是假的……”

也許他這是在激我吧,可是被他這麼一激,還真的進去了。在我的身後跟着顧之寒……進去之後,我傻眼了……

真的來到了那個世界,這就是錦軒帶我離開的地方了。錦軒突然一個踉蹌,差一點摔倒……

我看到他這番樣子,覺得十分奇怪。難道錦軒沒有騙我,開啓這個結界真的需要他耗費很多很多的靈力嗎?

他這般虛弱,真的沒事嗎?我的心裏不免有點擔心起他來……

“你沒事吧?”我看着錦軒,看到他額頭細細的汗珠,心裏不禁爲他擔憂。

“當然沒事……我是誰啊,怎麼可能有事?”雖然他說話的語氣沒有多大的改變,可是我知道,他真的受傷了……這一次,是我欠他的,如果有機會,我會償還的。

“謝謝你,錦軒。”到向她真心的道謝,可是卻被他的玩笑話給弄的哭笑不得。

“你是我的妻……我們之間不用道謝,如果你真的想要道謝,那也可以。哪一天可以在牀上好好補償我噢……”他依舊一副色眯眯的樣子,因爲顧之寒在身邊,我是既尷尬又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錦軒也真是,怎麼開玩笑一點都不在意一下場合呢?

“不好,那東西,她來了。大家小心!”顧之寒小心的提醒着我們,然後從背後拿起了銅錢寶劍,把我擋在了他的身後。而錦軒也一手護住我,就算他虛弱,勢必也要保護我……

我的心漸漸的暖了起來,因爲有他們的存在。 我分明感覺我的後背起了一股涼氣,然後猛然回頭,便看着一羣日本軍官押着一個女人朝着我們的方向慢慢走來……

“是遙遙,我得快點去救她!”我一看,遙遙正在他們的手裏。心裏哪裏還管什麼三七二十一,恨不得自己快點飛到她的身邊,然後救她。就算自己根本不是那羣日本鬼的對手……

“慢着,你不是他們的對手……”顧之寒一把扯住我的胳膊,阻止了我接下來的莽撞行爲,他的眉頭緊鎖,表情十分的凝重。

諸天福運 莫非,這些日本鬼有着什麼古怪嗎?他們不就是一般的鬼魂嗎,想必見到錦軒在這裏就會懼怕吧?然而,在我的心中也有着一絲絲的疑慮,說到底這地府是我們中國的,錦軒也是我們中國冥界的老大,真不知道這些日本鬼會不會也在錦軒他們的管轄之內?會不會他們壓根都不認識錦軒呢?這樣豈不是抓瞎了,不是嗎?

“對,遙遙,你快閃到後面……這些是魂偶,靈力不一般。而且在這個結界之中,我的力量被封印了。而進入這個結界又耗費了我太多的修爲,如果一會真要打起來,這檀香珠子會帶着你離開的……”錦軒拖着虛弱的身子對着我吹了一口氣,然後我便看到有一縷淡藍色的煙霧慢慢的衝着我襲來……

最後進入了我脖子中戴的檀香珠子中。也許這是錦軒的一點修爲吧,從他剛纔的話語之中,我覺得這事肯定沒有那麼簡單。

而且看着錦軒和顧之寒同樣凝重的表情,就算我從未聽過有關魂偶的事情,可是卻也能猜出一個大概來吧。這應該是一個什麼厲害的鬼東西,而在這裏又出現了這麼一大片,我本以爲他們不會是錦軒的對手。

無奈現在的錦軒身子十分的虛弱,而且他還說在這結界之中他的力量被封印了。或許這就是冥冥之中的一種故意安排吧……可是,我要怎麼辦呢?

也許這一次我們誰到不能逃出去,可能會命喪在這裏……然而,錦軒卻用自己最後的一點修爲灌注在了這檀香珠子之中,他是想護我周全的……

可是,真的到了那個時刻,錦軒、紅綾、顧之寒都遇害了,我一個人出去了又有什麼意義呢?我向來是一個特別重義氣的人,而且我不害怕死,我就是不想自己死的那麼窩囊,不想那麼沒有意義。

當我死的那一刻,能夠和他們呆在一起,我也是幸福的吧。

“難道,我們就這樣坐以待斃嗎?紅綾我們也救不了嗎?”我十分焦急,我知道這些日本鬼子是在故意引誘我。甚至,我感覺紅綾不過是他們的誘餌罷了,他們最終的目的是我……知道我不會捨棄紅綾不管,所以纔會埋伏在這裏,等待我自己前來自投羅網……

“其實,倒是也有一個辦法……不過,就是不知道,你這師兄能不能答應……”錦軒的脣邊顯現出了一絲的微笑。總覺得這裏面有我看不出來的意思。

“什麼辦法,你快點說啊!師兄……應該會答應的,畢竟現在不是鬧着玩的。”顧之寒還沒有說什麼,我已經替他做出了答案。

其實,我的答案就是顧之寒的答案,不管什麼事情,只要是爲了我,我就知道他是一定會答應的。況且,我們現在面臨着一個什麼樣的處境,顧之寒是再清楚不過的吧。

所謂的魂偶,其實是被某種邪靈操控的鬼魂。而操控這些魂偶的邪靈想必纔是締造這結界的主人吧……聽錦軒說,這束縛魂偶之法和締造結界之術早就在上古神靈的時代,就被一個叫做素兮的上神給封印了。據說當時的上神動了凡心,所以被削了仙骨成了凡人。而她的法術因爲被她自己封印起來,所以一直以來沒有失傳……

但是都已經過了這麼久了,在人間冥界從未出現過那兩種強大的法術……這也便說明素兮上神的法術仍舊被封印,而素兮上神的元神也一直未覺醒……現在這些術法重新回到人間,是不是說明素兮上神已經被喚醒了嗎?

錦軒所說的這些故事,在我聽來倒像是神話故事。感覺距離我是那麼的遙遠,可是當聽到這些故事的時候,我又感覺是那麼的親近。彷彿這些事情我都親眼所見似的……彷彿我也曾生活在那個時代一樣。

雖然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爲我是凡人,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那種事情,我又怎麼會見過呢?更別說親身經歷了……

“錦軒,你是說這幕後的操作者很有可能是那個什麼上神嗎?可是,她不是神嗎?神不是不會害人的嗎?她們是保護人的吧?”我有點不清楚,在我的印象之中,天神精靈都是保佑這大地上面的普通老百姓的,可是如果這幕後的操作者真是那個什麼素兮上神的話,那豈不是天神違反了天條?

不過錦軒只是看着我,然後搖了搖頭,他告訴我這一切這不過是他的一個猜測罷了。至於到底是不是素兮上神的元神覺醒了,纔會把這些原本被封印的術法給放了出來。或者是其他什麼邪靈不知道使用什麼方法盜取了素兮上神的法術,至於到底是哪一種情況,目前也無法求證。

不過我在心裏是希望是第二種情況的。我不希望是上神的墮落造成的,那樣的話我們苦苦信奉的這一些神靈又怎麼樣呢?

“好了,故事就說到這裏吧……剛纔我問你的,怎麼?你答應嗎?”錦軒這話是衝着顧之寒說的,我撇了撇嘴,感情我的回答根本不算數啊!他這是想要從顧之寒的嘴裏親耳聽到答案吧。

顧之寒從揹包裏面淺淺的拿出了一根菸,點燃,抽上。最近,顧之寒的煙癮特別大,怎麼都在結界之中,何況是這種危險的境地啊,他怎麼還有心情抽菸呢?

“師兄,抽菸有害健康……”其實我是一直挺反對他抽菸的,畢竟從小我們就學習這句話,什麼抽菸的人等到以後的時候肺部會變黑啊……而且煙味着實嗆人,給人感覺也十分不舒服。

不過我的話未必他能放在心上……

果然,顧之寒只是點了點頭,恩了一聲,便沒有繼續理我。

“錦軒,你說來你的條件……只要是護遙遙安全,然後救得紅綾,我就一定答應你。”顧之寒的薄脣之中輕輕吐出了一口煙霧……味道散發出來,十分的刺鼻。我不由的捂住了鼻子……

“這是你說的,顧之寒,你我聯手必會殺了這些魂偶。甚至,我要做的是把這幕後的那個主謀給逼出來,我倒是要看看,誰在這背後搞鬼!你不覺得嗎,這一切都是衝着遙遙來的……想要傷害遙遙的人,我定然不會放過。”錦軒的眸子變得是那般的凜冽,彷彿變了一個人一樣。

而我特別好奇他到底要顧之寒答應他的什麼條件?他們兩個聯手就聯手吧,爲什麼非要顧之寒答應他什麼事情呢?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我有點弄不明白。

錦軒橫眉一挑,好看的桃花眼微微眯起來,雖然面容較爲憔悴,可是眸子裏面卻浮現着一種處事的波瀾不驚。

他告訴顧之寒,能不能讓自己的身體進入到顧之寒的身體之中。這樣兩個人可以共同用一個身體,而且顧之寒特殊的體質,可以暫時性的抵消掉這個結界對錦軒術法的封印……這樣錦軒就可以和那些魂偶進一步的斡旋爭鬥了。

“好,我答應你。”顧之寒爽快的答應,不就是讓錦軒讓他的身嗎?這有什麼啊,只要是能夠救遙遙,他做什麼都是值得的。

其實就像錦軒說的那樣,顧之寒之前也猜到了一點。這背後的邪靈是衝着路遙來的,雖然現在他也沒有猜透那背後邪靈的目的何在,可是他和錦軒有一個目的卻是一樣的,那便是不要讓路遙受到一丁點的傷害。

“不過,顧之寒,我上了你的身是有一點小後遺症的……”恐怕這纔是錦軒爲什麼想要親口聽到顧之寒告訴他答案的原因吧。

然而,顧之寒對於這個後遺症問題早就想到了。他本身就是懂這方面的,自然是知道被冥界之鬼或者殭屍上身必然會留下後遺症的。可是這後遺症究竟是什麼他就不知道了……

不過不知道這後遺症又有什麼呢?他本就不會考慮的。

“但凡被我上身,你的壽命便會縮短一年……你,願意嗎?”錦軒這完全是在徵求他的意見,這倒是和他平時那霸道的性子有點不一樣呢。

我剛想詫異的對他說着,錦軒,你怎麼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的時候。錦軒卻小聲的在我耳邊說着,“因爲被我上身的一個條件是當事人自願。否則的話,你以爲我會願意去和我在這世界上最討厭的人說話嗎?”

錦軒完全一副臭屁的了不得的樣子,我聽到他這回答,倒是有點驚訝的說不出話來了。 顧之寒的神情倒是十分平靜,彷彿這一年的壽命對於他來說根本沒有一丁點的關係。我心裏在想,他怎麼一點也不在乎呢?畢竟是一年的壽命啊,對於一個凡人來說,對珍愛的不就是自己的生命嗎?

我不停的在心裏安慰着自己,也許他真的是太在乎我了吧。

“好,我們成交!”在顧之寒說完的那一刻,錦軒就閉上了眼睛,然後口中不知道念起了什麼咒語,然後我就看着他的身子漸漸的化爲了一縷銀白色的亮光,然後慢慢的融入到了顧之寒的身體裏面。

Wωω ¸тт κan ¸¢○

“師兄,你怎麼樣了?”我疑惑的看着顧之寒,我不知道接下來他的意識是被誰控制的……

“娘子,是我。”玩世不恭的笑,雖然依舊是顧之寒的嗓音,可是從剛纔的那一聲娘子裏面,我已經知曉了答案。

在錦軒進入到顧之寒身體的那一刻,我便知道了他的意識就已經被錦軒給佔領了。猛然間,我的腦袋裏面突然閃過了一個可怕的想法,是不是顧之寒可以和錦軒並存呢?

如果說錦軒一直留在顧之寒的體內會怎麼樣呢?我甚至在想,如果這樣的話,我們兩個是不是就可以長相廝守了呢?是不是他就可以作爲人的身份和我在一起了呢?

然而,這個想法也只是在我的腦海之中存留了那麼一瞬間。我感覺這完全是一個自私的不負責任的想法……我剛纔差一點爲了自己的一己之私而想入非非。甚至如果真的有這種情況出現的話,我竟然爲了自己所爲的愛情而傷害了顧之寒。

那個對我那般疼愛、那般幫助的男人。如果說錦軒完全侵佔了顧之寒的身體,那將代表着顧之寒將會永遠的離開這個世界。想來,我剛剛的想法是那般的可笑至極,我在心裏的不停的質問着自己,路遙,你什麼時候開始,也變成了這樣一個自私的人呢?

“師兄……額,不,錦軒,這下可以去救紅綾了嗎?”看着顧之寒的臉,卻要喊着錦軒的名字,着實第一時間讓我覺得有點不適應。

甚至,我都知道了還差一點喊錯了名字。索性我在剛喊了一個字的時候,及時的糾正了過來。因爲我明白,萬一我真的再喊錯了,陸錦軒那個小心眼的殭屍是一定不會放過我的。

他可是一個記仇的傢伙,而且那一副伶牙俐齒,我承認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在他的面前,我經常被說的啞口無言,甚至在他的面前,我只能繳械投降。

說時遲那時快,那幾個日本士兵竟然拿起了他們胸前的長刀,然後揮舞着就直接衝着我面前過來。他們的眼睛猩紅一片,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讓我的心裏感到一陣發毛。

我的身子在不由自主的顫抖,如果不是錦軒在旁邊的話,恐怕我已經被嚇的癱在了地上。那些日本鬼的身上散發着一種十足的惡臭味,讓我的胃裏覺得好不舒服。甚至那種味道讓人特別反胃,會有一種令人嘔吐的感覺。

“媽媽,媽媽,好臭好臭,好討厭!”熙久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醒來,我彷彿能感受到此時此刻他正在我的肚子裏面捏着小鼻子,一臉的不開心的樣子。

當他不開心的時候,或者當他難過的時候我的肚子就會有一種鑽心的疼痛,折磨的我有點疼不欲生。

“放心吧,寶貝,有我在,你和你孃親一定沒事。”長成顧之寒模樣的錦軒竟然撫摸着我的肚子,然後安慰着我肚子裏面的寶貝。

熙久見他這個樣子,一時間葉沒有認出來。竟然還以爲是顧之寒想要輕薄我,所以他特別憤怒,甚至還威脅顧之寒說着,“如果你再對我的孃親圖謀不軌,小心我的爹爹會來找你算賬!”

錦軒聽後心裏已然是樂開了花。他沒有想到他的兒子竟然會這般的維護他,於是他告訴熙久,其實他就是他的爹爹。

當然,開始的時候熙久也是不相信的,以爲這是在騙他。可是錦軒不知道對着我的肚皮小聲的說了一個什麼事情,熙久那小鬼竟然爹爹爹爹的喊了起來。

我想,這也許是爺們兩之間的一個祕密吧。我雖然好奇錦軒對熙久到底說了什麼事,可是我又覺得實在是沒有問下去的必要,畢竟對於熙久來說,他也該有着屬於自己的祕密吧。

不一會,肚子裏面的小鬼已經沒有了動靜。我猜想,他這是睡着了。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這小鬼的覺格外的多。不過這也正常吧,畢竟他還是一個還沒成型的胎兒吧。小孩子的覺都是特別多的,可能和人間那些正常人類的孩子相比,他睡的覺還是比較少的吧。

“錦軒,他們把紅綾要擡到哪裏去?快點把他們給攔住啊!”也許那些日本鬼魂偶已經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力量正在他們的四周襲來,或者是在背後操控着他們的那一個邪靈已經感覺到了這一股強大的力量的撲來。

也許,他是對此感到懼怕的,所以想要後退吧……這紅綾在他們的手中就是砝碼,就是威脅我的一個籌碼。自然他們是不會把紅綾給留在這裏的。

“紅綾,你快醒醒啊,你怎麼了?”我已經見到紅綾這麼久了,可是她沒有對我說過一句話。我有點擔心她的安慰,我害怕他們已經把紅綾給害死了……

“別喊了,她的魂魄已經被抽離了她的身體。就算你喊破了喉嚨,她也聽不到的……”錦軒在一邊淺淺的說着,他就那麼不經意的看了一眼,已經知道了問題關鍵所在。

我相信,憑藉他的力量是一定可以救出紅綾的。現在他不是已經在顧之寒的身體裏了嗎,而且錦軒不是說了嗎,如果他和顧之寒一起合二爲一,一定可以救出紅綾的……

紅綾是我最好的朋友,她可一定不能出事。而且紅綾的爸爸媽媽一直對我也很好,大一大二的寒假暑假我都去過她的家裏,她們家也就紅綾一個孩子了。如果失去了紅綾,我真的不知道叔叔阿姨該要怎麼生活下去……

“放心吧,我一定會救出她來的。現在你閃到一邊,我要對那些魂偶施展術法,這樣我們便知道他們的大本營在哪裏了。也許去了哪裏,就知道這背後主謀是誰了……甚至,紅綾的魂魄也能找到。”錦軒的語氣十分平和冷靜,彷彿事情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可是,我卻不像他那本平靜。我的心裏早已經忐忑不安、七上八下的了,心裏就像是有一隻只的小老鼠在不停的抓撓着我的心一樣……讓我不得安心。除非我找到紅綾的魂魄,除非我可以看到紅綾活蹦亂跳的站在我的面前,否則我的這一顆懸着的心是放不下來了。

錦軒的小手指輕輕一點,便看到一點光暈落在了那羣日本鬼的身上。他們就像是喪屍,面目表情的走着走着,我們也不追……我還奇怪爲什麼錦軒不去追呢,他卻指了指自己的臉,示意我親他一下就帶我去找紅綾的魂魄。

我剛想委曲求全親他一下,誰想到他自己用手被擋住了。口裏還唸唸有詞,說什麼現在這個身體不是他的,是顧之寒的。如果我親了他的臉蛋一下的話,豈不是在親顧之寒?

那麼他這不是等於自己給自己戴了綠帽子嗎?所以,想來想去,錦軒還是暫且按捺住了對我的這一種衝動,從而把這一種衝動轉變成了找紅綾的一種動力。

等到徹底結束了這裏的事情,他可要好好的從顧之寒的這個身體裏面出來……順便對我求各種親親抱抱……尼瑪我瞬間感覺他就是一個色殭屍,還是一個幼稚的粘人小孩,智商恐怕還停留在幼兒園階段吧。

“走吧,想不想再次的從天上飛?”錦軒突然這般問道,着實讓我的心裏一驚。上一次在天上飛,還是他帶着我,那個時候我們還在苗寨吧……

現在一眨眼,我們居然已經在這裏了。而我們兩個相識,也有一段時間了。在和他相處的這些日子裏,我最不該做的事情便是我慢慢的愛上了他。

極品花都醫仙 明明深深知道前面就是萬道深淵,可是我卻仍然的萬劫不復……這或許就是我命裏的劫吧。而讓我遇到了錦軒,便已經註定了我這一輩子將要受到這樣的劫難。

可是我不後悔,因爲我懂得了什麼是愛。

“好啊……可是,我們要去救紅綾……”我的言外之意其實是告訴錦軒,現在並不是玩的時候。此時前面還正有艱鉅的任務來等着我們呢,救紅綾是我們最重要的事情。況且現在紅綾的靈魂還被什麼人給抽走了,我們得先去把她的靈魂給找出來,不然她就永遠也回不來了。

“笨死了,娘子……我們現在就是去尋找紅綾的魂魄。不過我們用飛的方式……”錦軒說完,我的眼前出現了一羣黑線。什麼時候開始,錦軒也開始變的這麼二了?

不對,其實一直以來他都比較二,雖然還帶着一種特別的霸道……其實他給我的感覺蠻像是現在小說中的一種說法,什麼“霸道總裁愛上我”如果他要是一個總裁的話,完完全全就是這樣一個feel啊! 在我感覺,在錦軒的懷抱之中飛了幾秒,便來到了一個虛幻的屋子。這屋子詭異的很,到處充滿着一種讓人十分不舒服的氣息,我一直都想要作嘔,便一直在不停的控制自己。

“怎麼樣,好點了嗎?這裏的惡靈太多,陰氣太重……你畢竟是人,不能承受這裏這麼大的陰氣,所以纔是這般難受。”說着的時候,錦軒已經從口中輕輕的渡出了一口氣,然後送入到了我的口中。

穿越者縱橫動漫世界 有了他的這一點靈氣,我頓時好了很多,寒意消了許多,而且那一種作嘔的情況也得到了很大的改善。我便告訴他我沒事,這下錦軒也放心下來了。

等到我們到了這裏的時候,竟然沒有一個鬼的影子……那些魂偶日本鬼也竟然不見了,這裏難道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錦軒,會不會我們來錯地方了?這裏哪有日本鬼的樣子啊,紅綾的魂魄也不會放在這裏吧……”在這間屋子裏面,四周的牆壁都是白色的,這白色有點晃得人眼暈。葉傾城深深感覺這裏到處都透着一種古怪……

白茫茫的一片,看不清楚前面是什麼……可是卻很安靜,莫不是他們又進入了另外一個結界之中嗎?

“不會錯的。我在那些魂偶的身上使用了法術,法術竟然帶我來了這裏。那麼他們一定在這裏……這是不會錯的,而且我有一種感覺,他們就在我們的後面看着我們。我們還是小心一點爲好。”錦軒的聲音很輕很緩,是那般的溫柔。

當他說着那魂偶也許就在我們身後的時候,我的身子不由自主的轉了過去,然後瞅了瞅我身後的位置。依舊是白茫茫的一片,什麼都看不清楚……

可是就在這時,我卻聽到了一陣陣整齊的腳步聲從我的四面八方傳來。就像是列隊走路的士兵……

我的心中猛然有了一個想法,難道會是那些剛剛失蹤的日本鬼魂偶嗎?我睜大了眼睛和錦軒背靠背,然後看着這些從四周突然涌來的魂偶。

果然就像我所猜想的那樣,這些魂偶真的是那些日本鬼……他們臉上沒有一絲的表情,猩紅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他們手裏面的刺刀分明衝着我走來……果然,他們一直以來的目標就是我,可是,我和他們無冤無仇,爲什麼非要這般的糾纏着我呢?

狼情脈脈 “錦軒,你不是說你和顧之寒合二爲一之後,就能對付這些魂偶了嗎?你快點啊,他們可都朝着我來了……我還不想死啊!紅綾我還沒救呢,而且我如果死了,我的家人可怎麼辦呢?”我焦急的看着錦軒,總感覺錦軒是故意在一邊幸災樂禍。還在故意看我的笑話……

“放心吧,有我在,你是不會有事的。”他只是這麼淡淡的說着,然後揉了揉自己的鼻尖,脣邊浮現出一抹讓人難以琢磨的微笑。

只見錦軒嘴中不知道唸了什麼咒語,然後雙臂展開,一股金色的光芒從他的手指尖傾瀉而出,然後迅速到達那些魂偶的身上。頓時,魂偶便被這種金色的光芒所鎮住了,竟然都呆呆的站在那裏,一動也不動了。

果然,錦軒說的沒錯。這些東西都不是他的對手。

“可是,紅綾在哪裏?”我問着錦軒,我們來這裏的目的不就是爲了救紅綾嗎?可是她的軀體在這裏,靈魂卻被束縛住了……

錦軒不是說紅綾的魂魄會藏在這裏嗎,可是我看遍了這裏的四周,根本沒有發現紅綾魂魄的影子。難不成,會被那個幕後的惡靈給吃了嗎?惡靈會吃活人的魂魄之事,我自然是聽過的,而且還見過。

所以此時此刻,我格外的擔心……我害怕紅綾會出事,我害怕我會失去這個唯一的一個好朋友,我害怕不知道該怎麼跟她的爸爸媽媽交代……我害怕……害怕的事情有很多很多,可是我卻在心裏默默的做着祈禱,希望事情不會像我所想的那樣。希望一切平安順利……

“她在這裏……”錦軒的手指頭突然指向了我們的頭頂,順着他手指的方向,我的目光漸漸的移到了上面。

他嘴裏不知道唸叨了什麼,那白色的霧氣已經消散。在屋頂上漸漸顯示出了一個虛幻的人形來……和紅綾穿着一模一樣的衣服,可是她的嘴巴卻被封着,而且渾身都在不停的掙扎,看起來她十分的痛苦。

這應該是紅綾的靈魂……

我求着錦軒,快點想辦法把紅綾給放下來。然後趁着她的靈魂離體還沒有超過二十四小時,趕快的讓她的靈魂回到自己的體內。不然的話,一旦時間過了,就算紅綾的魂魄想要回歸本體,也已經爲時已晚罷了。

“還是我來吧……我可以做到。”怎麼聽起來這說話的語氣像是顧之寒呢?於是,我小聲的喊了一聲“師兄”,正好得到了顧之寒的回答,我驚住了。怎麼錦軒和顧之寒可以共用一個身體,而意識可以並存嗎?

“誰讓你冒出來的!怎麼這麼不聽說呢?”這分明就是錦軒的聲音,看來他這是說給顧之寒聽的。而錦軒的話也正好證明了我之前的想法是對的……

“這種情況難道你能處理嗎?”顧之寒反駁着錦軒,在外人看來,同一個人的身體裏面卻能發出兩個人的聲音,多少讓人覺得怪異。只有我明白,在那個身體裏面有着兩個靈魂。

我呆呆的站在一邊,就看着他們兩個在一邊吵着。索性吵了一會,兩人都什麼也不說了……顧之寒默默的從背後裏面拿出了一個符咒,然後便從後背抽出銅錢寶劍,揮舞了片刻,紅綾的魂魄便輕飄飄的從天上落了下來。

之後,顧之寒用符咒水默默的在紅綾身體的額頭上面擦拭,再把喊着香的灰燼的符水讓紅綾喝下。之後便用手在無形之中牽引着紅綾的魂魄慢慢的走向了她的身體。

等到紅綾的魂魄完全和地上的身體合爲一體的時候,我便在紅綾的耳邊輕輕喊着,“紅綾、紅綾,你快醒一醒啊。”不過,最初的時候,紅綾沒有一丁點的反應。着實弄的我的心裏十分的着急,甚至讓我的心裏七上八下的,會不會中間發生了什麼小插曲呢?或者是出了什麼意外嗎?不然的話爲什麼紅綾還不醒來呢?我緊緊的攥緊了自己的手,甚至手指甲都已經掐到了手心的肉之中……

很疼,可是依舊十分的擔心。

“咳咳……咳咳……遙遙,你是在哭喪嗎?我這不還沒死的嗎?我現在在哪兒?”紅綾看的呆了,看她面色紅潤的樣子,彷彿是已經沒事了。可是對於她剛剛所經歷的那些事情,她似乎沒有了印象。

錦軒施展法術,我們便回到了現實世界之中。紅綾經過了此事,身子格外的虛弱,不久便睡着了……

所謂魂魄離體得好生的休養,我把紅綾之前所經歷的事情都告訴了她。在她震驚的同時,她便十分主動的躺了下來,很快便進入了夢想。

我看着她恬靜的面容,無奈的笑了笑。其實,我很希望自己可以成爲像是紅綾這樣的女孩,可以沒心沒肺的笑,活出自己想要的樣子來。對於我來說,身邊總是有着各種各樣的牽絆……

而我總是把自己最真實的樣子給隱藏起來,我不想讓別人看到自己最真實的樣子。我害怕受傷,我害怕傷害,自己的情緒總是會被自己給刻意的僞裝。其實,這本來是我最討厭的人,可是後來,我發現我自己竟然成爲了這樣的人。

可是紅綾不一樣,她單純又可愛,讓我對她格外的心疼。

“錦軒,你可以出來了……”我喊着,既然事情都已經做完了。現在也該讓這一切迴歸到原來的樣子了吧,那麼在一個身體裏面就不能存在兩個靈魂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