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了這個想法之後,便狂奔下樓,雖說陳迦楠這樣的人玩qq的可能性很小,但是總要試一試!

於是我坐在電腦面前,心急如焚的等它開啓,邊等邊焦急的跺腳,電腦打開之後,我迅速登錄了qq,找到陳迦楠的qq之後,心情一瞬間跌入了谷底。

頭像是黑色的。

我仍然不死心的點開了對話框,剛點開的瞬間,便聽到大門吱呀一聲被打開了,我擡頭看去,只見白如寒霜一般得月色下,站着一個紅通通的屍體,相較於昨天,今天她身上的顏色更加發黑。

我被嚇的手上一滑,不知道點開了什麼。

那具血紅的屍體哐得一聲巨響蹦到了我的身邊,這是巧合嗎,爲什麼她會偏偏在這種時候出現!

這更加證明了她是有思維的,不僅有思維,還很聰明!

邪鳳逆天:瘋狂召喚師 她一胳膊蓋下來,我條件反射的伸手去擋,那一剎那,骨頭一陣發麻,就像要碎掉一樣!

她從喉嚨裏發出一聲怒喝,隨後舉起了我,將我狠狠的朝地板上摔去,我的腰痛的就快斷了,在對上她血紅的雙眼那一剎那,我才後知後覺的發現,她已經不是單純得要喝我的血,她這是在向我復仇!

就在我想要從地板上爬起來的時候,她卻猛地向我俯衝過來,手臂一曲,便將我夾在了胳膊下。

隨後,她用力一躍,將我帶出了別墅。 她把我用力得攜在懷中,沒有半點鬆開的意思。

我用手敲打着她的皮膚,總感覺她得皮膚似乎比昨晚更加得堅硬了,打在上面,手都在疼。

我不能就這麼被她帶走,如果現在別墅裏進來任何一個人,都有可能讓孫遇玄喪命,他現在正處於危險之中,他在那種毫無知覺的情況下,心裏也一定非常的氣憤,如果醒來後發現我已經不在了,他一定會再次大動干戈的!

“阿姨,孫遇玄受傷了,他是你兒子啊,他現在很危險!”

我勉強的抽出身體,對她喊道,希望此舉能夠喚回她的理智,然而根本沒有用。

就像孫遇玄所說,她不喝到我得血不會善罷甘系,只是她這次學聰明瞭,不再在別墅裏就動手,因爲她在忌憚孫遇玄,所以,她這是在將我帶到她得領地範圍內,然後好好的享用。

我開始痛恨我這次的來潮,如果沒有來潮,血味不向外擴散,這女血屍也不會像現在這麼幹渴,一定要將我灌入到喉嚨裏才行。

我忽然想到孫遇玄昨晚說過,她說這個女血屍對我血液得渴望超過其它任何一種血液,所以,她在吸到我的血之前,是不會去吸別人的血,那麼這不就代表着,一旦她吸乾我的血,就會展開殺戮!

不行!我一定不能讓她得逞,一方面爲了自己,另一方面爲了其他手無寸鐵得人!

女血屍將我帶到了她得洞穴,在亂石雜草中,十分的隱蔽和蔭涼,以至於我在進去的瞬間,渾身上下打了一個寒噤。

洞外月色如綃,將空曠的土地映襯得銀白,就像棺材中,孫遇玄那張結滿冰霜的臉,想到這,我心口不由得一滯。

然而女血屍對這月色絲毫不感興趣,也對,她是靠血液爲生的,怎麼可能會吸納天地靈氣。

她慢慢的向我走了過來,我嚇得縮到了洞裏,在白慘慘得月光映襯下,眼睜睜得看到她得牙齒一點點變長,變長……如果插入血管,我會被立即吸乾!

虧我幾秒之前對她還是有希冀的,我以爲她將我帶到這裏是有別的事情,並不是單純的只爲吸血,但現在一瞧,她不是要吸血,還能是啥!

我蹭的一下從地上彈起,絲毫沒有了方纔一副小綿羊得模樣,因爲我不想被吃,我要想辦法自救!

重生之財氣沖天 只要我拖到白天……白天……

不,白天實在是太遙遠了,我根本就拖不到那個時候。

我剛跑到洞口,還沒有把凌亂的樹枝撥弄開,身後的女血屍便已感到,長着利甲的手直接抓破了我的衣服,在我的肩膀上留下了血痕,有溫熱的血流了下來,她在嗅到之後,整個人明顯興奮了起來。

我的傷口處疼的火燒火燎,然而此時卻根本無瑕去管,我轉身,朝她怒吼,像一個發怒的野獸一般呲起了牙齒,她見狀,也扯着嗓子朝我怒吼一聲,只是她的怒吼聲比我大多了,也比我有威懾力多了!

她的嘴巴上沒有嘴脣,所以她的牙齒本就是呲着的,此時看上去,更加的恐怖。

看來她今天是絕對不會放過我了,那就像白淺所說得那樣,看看誰能打的過誰,總不能這樣等死。

我從凌亂的木枝中抽出一根木棍,爲了避免和她近距離的接觸,我舉在身邊,做防衛狀,她只是稍稍疑惑了一下,整個人便撲了上來,我用木枝去擋,卻被她一掌劈斷,隨着虎口狠狠一震,我手裏得木枝只剩下了半截茬子,揪着女血屍的運動慣性,我拿着木枝直接朝她的心臟處扎去。

然而根本沒用,木枝沒有那麼鋒利!

如果此時我手上拿的是根桃木枝,情況絕對會不一樣吧,因爲桃木克陰。

但是由於這一番折騰,洞穴裏已是灰塵遍佈,我立馬閉上了眼睛,扇灰塵的同時,發現女血屍也亂了陣腳,在那裏胡亂撲騰。

對啊,她沒有眼皮也沒有睫毛,所以灰塵和她的眼球是直接接觸的!

意識到這一點得時候,我就使勁跺腳,把地上的灰塵全部都跺起來,但我還是太天真了,因爲她根本就不是在用視力判斷食物,而是靠嗅覺,她之所以亂了陣腳,大概只是因爲難受而已。

所以下一秒,她就朝我蹦了過來,我像個受驚的兔子一般,不要命的往外逃!

我邊揉着被灰塵迷了的眼睛,邊在空地上逃跑,這時候,只聽身後傳來‘撲,撲——’的風聲,隨即一雙血紅色得腳,落在了我的身後。

我意識到自己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那就是我把她給引到空地上來了,這樣她的活動就不再受山洞所限,對付我來說更加得易如反掌!

她鼻子兩邊的紅肉翳動,裏面發出粗重的喘息。

完了,這下我死定了!

我伸出指甲,準備和她抵死一搏,然而最終我卻被她狠狠的摔到了地上,在摔倒在地的那一瞬間,我感到大腿外側狠狠一硌,像是有塊石頭在底下。

我心中一喜,大腦中終於遲鈍的運作起來,我口袋裏有玉佩啊!

如此一想,我立即從口袋中掏出了玉佩,激動地連手都在顫抖,終於在女血屍向我躍來的那一刻,貼在了她的身上,我本想貼在她的心臟處,卻手一偏貼到了她的鎖骨處。

剎那間,只聽得‘滋滋——’兩聲,像是生肉放到了高溫鐵板上發出的響聲,女血屍吃痛的吼叫,大步退開了好遠,就在我把手中的玉佩當做絕地反擊得武器時,那血屍眨眼功夫來到了我的背後,一腳將我踹到在地。

要不是她想喝我得血,估計她會用她的爪子像削泥巴一樣削掉我的腦袋!

女血屍的腳步非常的重,我只感覺五臟六腑都傳來了碎裂感,手裏的玉佩飛出了老遠。

糟糕!

那女血屍一把把我從地上撈了起來,伸出獠牙就準備朝我的脖子上咬,她已經迫不及待了。

我喉間一哽,彷彿被死神掐住了脖子。

就在這時,我聽到了一陣輕微的銅鈴聲,身旁的女血屍忽然不動了,她轉過身,眼球竟有些震顫,她在害怕?!

我終於得以呼吸,第一件事就是跑去撿起那塊玉佩,在撿起的同時,我發現了一抹紅的發烈的身影。

猶記得我和孫遇玄初見時,他也是穿着紅色的喜袍。

紅色……

我愕然擡頭,看見了那站在不遠處的紅色身影,臉上帶着銀色的面具!

不過短短的幾個小時,我們又見面了!

紅衣男子負着手,看着那女血屍,他什麼也沒做,那女血屍就害怕起來,低眉順眼的瞅着他。

就在這時,那紅衣男子突然發出了一個聲音,類似於毒蛇噴毒液時得聲音,誰知女血屍一聽這聲音,嚇得渾身抖了一下,像個夾着尾巴得狼,出溜溜的鑽進了她的洞穴,沒有眼瞼的眼睛,從縫隙中暗戳戳的瞅着我們。

紅衣男子見狀,朝我走了過來。

“你別過來!”我舉起手中得玉佩朝他恐嚇道:“我手裏的傢伙可厲害的很,你要是再往前一步,就別想活了!”

然而他聽聞後,不僅僅往前了一步,因爲他根本就沒有停下來!

我舉起玉佩,朝他胸口燙去,然而他絲毫不閃躲,反而還將手背在後面,大大方方的讓我燙。

我望着那塊平靜的玉佩欲哭無淚,爲什麼一點作用都沒有啊!

他伸出手,毫不費力得抽走我手中死死抓住的玉佩,在手中端詳三秒,血紅色得脣漸漸開合:“它是我的了。”

他的聲音淳冽好聽,如同紅酒滑過舌尖。

然而令我詫異的並不是他口中的血腥味,而是他的聲音,聽起來竟極其耳熟…… 是誰呢,那種感覺很模糊,要是把他的聲音跟我接觸過的人做比較,沒有一個是像的,但就是感覺很熟悉。

在遇見他的那一瞬間,我在密道里丟失的記憶逐漸回籠,我突然想到了脖子上印記的由來,突然想到了他拿在手裏縫補的心臟。

我有種錯覺,這個紅衣男子我一定認識,或許他也認識我,要不然,他爲什麼總是*的脖子,卻不吸下去。

“誰說那玉佩是你的,你爲什麼亂搶別人的東西。”

他轉過帶着銀色面具的臉,說:“因爲它好看。”

這是什麼爛理由,我憤憤的踢了一下腳邊的石子,卻無可奈何,因爲敵我雙方實力懸殊太大,所以我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那個厚臉皮的男人撐開身上的紅色斗篷,然後把玉放進了自己的懷中。

他本來就讓女血屍害怕,現在有了這東西,女血屍一定會更加的怕他。

只是……

這玉佩上的雙蛇圖案是我好不容易得到的,雖說純屬機緣巧合,但我總覺得其中藏有什麼重要的祕密。

硬取,我根本毫無勝算,但是我不能讓他這麼輕易的拿走!

怎麼辦呢?

“喂。”見他要走,我叫住了他的背影。

月光灑在他的身上,爲他鍍上了一層清冷得光輝,與他身上那火熱的紅交纏着,有種詭異中帶着禁忌的美。

“你來幹嘛?”

“看你死了沒有。”他說的冷冰冰。

“那你救了我就準備走麼,萬一這血屍再來吸我的血怎麼辦。”

“我會殺了她。”他得聲音聽起來十分的無情,把我嚇得渾身一抖,因爲血屍不能殺,她可是孫遇玄的媽媽,於是我決定,接下來不提血屍的事,萬一他真把她殺了,就完了。

“還有,我不是在救你。”他轉過身,臉上閃爍着金屬質感的寒涼:“我只是在保護血液的純粹。”

他朝我走了過來,帶着薄繭的手指滑過他在我脖子上留下的痕跡,優雅而又危險得說:“我看上得血,絕對不準別人碰。”

他說話的期間,就好像有一把冷兵器架在我面前似的,女血屍似乎是感覺到了他語氣中的寒冷,朝洞穴深處縮了縮。

可是,如果是這樣的話,他爲什麼在密道的時候,放走我?

不到下一刻,他帶着金屬質感的鼻子在我身上嗅了嗅,語氣裏帶着些厭惡的說:“你現在正在來潮吧,這味道真影響食慾。”

他說完的瞬間,我臉便尷尬的紅了,因爲這種私密的事情被別人聞了出來真的挺尷尬的,但與此同時,我不由得慶幸的鬆了一口氣,原來是因爲這樣,他纔沒有吸我的血!

沒有想到我的例假在害了我得同時,又救了我,可是,我沒辦法365天,天天都來例假啊,總有不來得時候!

想到此,我的心砰砰得跳動。

我用手隔着衣服指着我胸間的八叉,質問道:“你爲什麼要在我這裏留下一個印記。”

“哪兒。”

“這!”我又指了一下。

“這麼?”他說話間,手指壓上了我的手指,狠狠的按了一下,好痛,痛得我不由得虛汗涔涔。

我怒視着他,問:“你幹什麼!”

“不知道你說的是哪。”他恬不知恥得裝蒜道。

“我問你爲什麼要在我這留下了一個印記,在我昏迷的期間你對我做了什麼!”我帶着怒氣,重複了一下方纔的問題。

他不緊不慢得哦了一聲,說:“我喜歡在合格的食物身上留下印記,就像給豬肉蓋簡章那樣,明白麼?”

我聞言,氣的骨頭都在發癢,你纔是豬肉,你全家都是豬肉!

“一個……”他血紅得脣貼着我的耳朵,蠱惑的說:“永遠都無法磨滅的痕跡。”

我鼓足最後一絲勇氣,咬牙切齒的對他說道:“我男友一定不會放過你!”

“他?”紅衣男聞言以後,低笑出聲:“恐怕他現在已經成了一個不會講話得冰塊了。”

我聞言,驚恐的瞪大了眼睛……他怎麼會知道!

“不過你最好把關於我的事情保持緘默,因爲……”他微溫的手指不斷的在他留下的吻痕處摩挲,在嘴角危險揚起的瞬間,手指頓了下來:“他得屍體在我這。”

我的身體隨着他話音的落下,而逐漸冰涼,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那具躺在冷凍牀上的屍體是孫遇玄!紅衣男在我撞見的瞬間正在縫補着他的心臟,他要把孫遇玄得屍體拼接起來,然後像操控孫遇玄媽媽這樣得操控他麼!

不,他不能這麼殘忍得對待他們母子!

孫遇玄的屍體在他那,他是在威脅我……

“你要對他的屍體做什麼?”我連說出的話都是顫抖得。

他沉吟一聲,說:“這個你就不必知道了。”

他暗紅色的脣譏誚的翹起,隨後,終於放下了他那隻讓我脖頸麻木的手。

他大概知道我還有話說,所以只是沉默的俯視我,沒有動彈。

豪門隱妻:前夫的溫柔陷阱 “你……”我擡頭,眼神空洞的看着他:“你認識孫遇玄,也認識我對不對?”

“不對。”

“那就是我認識你!”

他斜起脣角,聲音冷冽如泉:“我叫萬傾,你不認識。”

對,他說的沒錯,這是一個陌生的名字,我從來都沒有聽過。

我的視線低垂,看到了他隱藏在斗篷底下得手臂,剎那間血液逆流,我忽的抓起了他的手,將他的手攤於掌上。

他的手指細長瑩潤,但,並不是那種超於常人的長,我捏了捏,這確實是他的手。

認識我,並且又認識孫遇玄的人,我只能想起陳迦楠,但顯然,他不是,他沒有陳迦楠那雙標誌性的手指!

“牽夠了麼。”

我聞言,忽的甩開。

他哼笑一聲,低低得說:“下次想碰我得時候,不要這麼粗魯,這樣,在吸你血的時候,我纔會溫柔一點。”

他說完,嘴角淺淺的笑容瞬間生硬下來,隨後,轉過了身。

沒走幾步,他遠遠的對我說:“對了,鬼魂在消失之前,會很冰。”

他撂下這句話後,再度擡步走了,但是他這語氣平平的一句話,卻由於驚雷般炸響在耳邊。

他說什麼……

鬼魂在消失之前,會很冰……

他這不就是在暗指,孫遇玄即將要消失了嗎!

“這裏是哪啊,我要回別墅!”我急的幾乎都要哭了出來,可這荒郊野嶺的,我哪能知道哪是哪啊!

但是萬頃的腳步絲毫不停歇下來,自然也不會回答我的話,於是我跑過去追他,但他明明離我不遠,慢悠悠得走着,我卻怎麼追也追不上,就好像走在我面前的不是人,而是一個虛幻的影子。

早晚有一天,我會從他的手中奪走孫遇玄的屍體,以及那枚玉佩,總有一天,我會揭了他的面具,看看他的廬山正面目!

不知道跑了多久,我只知道我跑了好多好多的路,但奇怪的是我並不覺得累,只是稍稍有些氣喘,在終於看到別墅大門的那一刻,我的心情就如同丟了最重要得東西,卻又失而復得那樣興奮!

我跑了進去,上了樓,第一時間就是去查看孫遇玄的狀況。

權少暖愛:暗戀冷酷少帥 他比之前更加嚴重了,身體冷的不像話,我這一刻才體會到,鬼其實並不強大,在沒有人得幫助下,他甚至連仇都報不了,因爲他太容易受傷,他的身邊充滿着太多的危機。

在那堅不可摧的外表下,掩藏着一個力不從心的身體。

如果他是人,就不會像現在這樣無奈。

我合上了棺材蓋,下了樓,發現書桌上的電腦正散發着幽藍得光。 我心情無比得壓抑,走過去,發現是和陳迦楠的對話框,上面顯示的着語音通話已結束。

還有陳迦楠給我發的消息:

‘你人呢?’

‘怎麼不說話?’

‘有人在說話,我錄下來發給你。

這句消息下方,是陳迦楠發來得語音消息,我忐忑的把他打開,起初,只有空氣呼麥的聲音,其次,是一個女孩的聲音,我聽到她小聲咒罵了一聲該死!

是白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