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思嫺擡了擡眼,“說。”

“這不是要過年了嘛,媽媽說請你過年一起吃個飯,不過聽說你昨晚拒絕了,我想着你是不是介意這是媽媽一個人的主意。”

她伸了伸脖子,繼續說道,“我爸爸也是很熱情的,這麼多年沒見過你,之前在宴叔叔那邊見面了,他也有這個意思。”

“我過年沒空的。”

這是實話。

還有小半個月過年,但是飛行任務已經出來了,春運高峰期,基本沒有飛行員和乘務員能休假。

“那年後呢?”鄭幼安問,“初三到初七都沒空嗎?”

“有安排了。”

“哦……”鄭幼安聽出她語氣裡拒絕的意思,也沒多說,給自己找了個臺階下,“那再說吧,你肯定也是要去傅家過個年的。”

不過說到傅家,鄭幼安又說:“那個……你們真沒因爲那件事吵架吧?”

沒有吵架,就是廢了一隻手而已。

阮思嫺沒好氣地說:“沒有沒有,真的沒有吵架,我們恩愛得很,你到底在怕什麼怕?”

“那就好那就好……”鄭幼安拍了拍胸口,“其實我不是怕他,主要是我家最近不太好過,我就怕他公報私仇跟我爸過不去。”

“你家怎麼了?”

鄭幼安頓了一下,又漫不經心地說:“沒什麼,就是家裡公司經營遇到點問題咯。”

吃完午飯,兩人走出餐廳,鄭幼安的司機已經把車停到了門口,而阮思嫺則拿出手機準備打車。

“傅明予都不派人接你嗎?”鄭幼安很是震驚,“這麼冷的天讓你自己打車?”

阮思嫺瞥她一眼,同樣程度地無語,“我就出來吃個飯而已。”

說完,她又補充,“而且我也沒跟他說過,忙死了,懶得麻煩他。”

“唉……”鄭幼安看着前方的車,搖頭嘆氣,“所以我找男朋友就絕對不找這種事業型的,成天那麼忙,有什麼意思?”

阮思嫺不想理她。

鄭幼安又自顧自地說:“我上一個男朋友還是個大學生,雖然是我甩了他吧,但是跟他在一起的時候,我就沒自己系過鞋帶,沒自己擰過瓶蓋,連包都沒自己拎過。”

阮思嫺:“怎麼,把你打殘廢了嗎?”

“……” 第1846章:我看好他

秦恆見三人都不開口,他笑笑:「既然你們都不說,那我就說說我的看法吧,我覺得黃乾最年輕,而且穩重,能幹,務實,他以前在各市各省工作,都做出了耀眼的成績,但從不炫耀。」

「我看好他,你們覺得呢?」

黃乾眼神閃過一抹感激。

羅智泉臉色難看,國主果真不支持他了,改為支持黃乾了。

項城也很生氣,說道:「黃閣老能力不錯,但資歷還是低了點,再歷練幾年會更好。」

話音剛落,廳外就聽到阮紅大聲求見:「報告國主,屬下有事情求見,之前葉牧雲跟羅文樂之死,背後有天大內情,其中還涉及到有人刺殺少帥的驚天罪行。」

項城跟羅智泉聞言,臉色都變了,齊齊的望向秦恆。

秦恆笑笑,對廳外的阮紅道:「沒有看到我在招待三位閣老么,有天大的事情,有砍頭的事情,你也到偏廳等著,回頭再處理。」

阮紅道:「是!」

秦恆轉頭望向項城,笑呵呵的道:「項老,我老了,剛才你說的什麼,我聽不清楚,你再跟我說一遍兒。」

項城臉色極為難看。

他意識到,他若是不肯妥協,那麼秦恆就要把他那些爛賬,比如項家葉家雇傭殺手刺殺少帥,比如他派遣魔鬼戰隊殺死羅文樂的那些事,都要搬到枱面上公事公辦的處理。

他臉色變換不停,許久之後,他整個人彷彿都老了許多。

他緩緩的開口:「我剛才說,國主的提議不錯,黃乾同志,確實很適合當下任國主,我心甘情願放棄此次大選。」

秦恆道:「你背後那些部下,世家門閥,財閥老闆們,也是這個意思么?」

項城咬咬牙:「對!」

「但有一個要求!」

秦恆皺眉:「什麼要求?」

項城沉聲的道:「撤除北境軍統帥陳寧的職位,貶為庶民。」

此話出口,滿堂皆驚。

秦恆皺眉:「若我不同意呢?」

項城沉聲道:「那我跟我背後支持我的那些前輩們,就要爭上一爭了。」

秦恆沉下臉!

項城態度堅定!

看來項城願意按照秦恆的意願,將國主寶座讓給黃乾坐,但他首先要保住內閣首輔的位子,其次要撤陳寧的職。

項城還記着陳寧的仇,想着以後找陳寧報仇呢。

只要將陳寧撤職,以後要殺陳寧,那就輕易多了。

秦恆沉思了良久:「你要撤陳寧的職,至少得有個理由吧?」

項城大聲的道:「我已經查清楚,之前陳寧身為一軍統帥,在戰時狀態,用陳北的身份,擅離開戰區,單單這一條,就足夠撤他的職。」

秦恆皺眉,說道:「好,就撤掉陳寧北境統帥的職位,北境統帥一職,暫時讓貪狼負責。」

黃乾聞言臉色劇變,急忙道:「國主,這……」

秦恆冷冷的道:「這事情就這麼定了,你不必多言。」

秦恆說完,又望向羅智泉:「你呢,願意主動放棄大選,支持黃乾么?」

羅智泉點點頭:「我同意!」

秦恆滿意道:「很好,就這樣吧,來,乾杯。」

大家心思各異的幹了一杯!

事情已經有了結果!

項城跟羅智泉不被問責,但失去了爭奪國主的機會,讓黃乾成為內定下任國主。

不過項城跟羅智泉,保住了閣老的位子。

同時項城,也把他的仇人陳寧拉下馬,把陳寧的北境統帥職位給撤掉了。

項城喝了杯酒,就借口不勝酒力,匆匆離開了。

羅智泉也跟着離開。

最後,飯廳里只剩下秦恆跟王韞、黃乾三個。

黃乾忍不住的道:「國主,您怎麼把陳寧給扯了,他可是咱們華夏的鎮疆戰神啊!」

王韞也道:「是呀,陳寧可是你的得意門生,你怎麼就答應了項城的要求,項城分明是想撤陳寧的職之後,再報復陳寧啊。」

秦恆笑道:「陳寧那小子,太強勢了,鋒芒畢露。」

「就拿他擅離戰區這件事來說,就不合規矩,也不成體統。」

「這次就算是敲打敲打那小子,挫挫他的鋒芒。」

秦恆說到這裏,望向黃乾:「黃乾同志呀,咱們國家以後就靠你了。」

黃乾恭恭敬敬的道:「多謝國主賞識,我一定盡心盡責,不辜負人民期盼。」

秦恆點點頭:「黃乾,陳寧雖然鋒芒很盛,但他實力也是很出眾的,真把他貶為庶民,那就是明珠蒙塵了,你上位以後打算怎麼辦?」

黃乾笑道:「北境統帥這個位子,我是不打算給他當了。」

秦恆跟王韞皺眉。

黃乾又說道:「不過我會重啟大都督職位,大都督統帥三軍,除了京城衛戍部隊之外,其他北境、江南、東海、西境四大戰區,皆由大都督負責。」

「這大都督之位嘛,就由陳寧來擔任。」

秦恆跟王韞都驚呆了。

秦恆笑道:「黃乾同志有大計劃,那我就不多問了。」

「不過項城那點先把陳寧貶為庶民,然後加害陳寧的算盤,怕是要落空了,哈哈哈。」

:。:皇帝早慧,得到的親情不多,養成了沉靜寡言的性子,自小小的孩童起就見慣了人心險惡,學會了隱藏自己,即使是在先太皇太后膝下也不敢放鬆,沒有半分孩子模樣,后少年老成,人也冷冷清清的。

這回皇帝去找她時,她確實看出了皇帝與往常的不同,人沒那麼冷了,也有煙火氣兒了,想來是裡頭女娃娃的功勞。

《憨憨妃嬪宮鬥上位記》第一百五十七章獨寵一人 天斗城武魂殿,武魂聖殿,規格很高,人數眾多,實力強大,有一位控制系封號斗羅坐鎮。

溫漩渺,武魂不詳,只知道是水屬性,第九魂環是十萬年級別,有領域,在武魂殿封號斗羅中是極其強悍的存在。

這天,蕭炎被帶入了天斗城武魂殿,見到了溫漩渺。

她坐在池塘旁邊,身着水藍色裙衫,藍發緩緩流下,手中拿着白色透明釣竿,竿子一點一點,似乎並不想釣魚。水屬性的柔和與冰涼瀰漫了方圓數十米。

蕭炎走到近處,自覺涼意漸濃,行禮道,「前輩好。」

抬頭一看,眼中流出驚訝,那釣竿竟然並非木製,而是由水凝聚而成,無線,無餌,這樣怎麼釣的上來魚?

溫漩渺聽到蕭炎出聲,手一停,竿立靜,一尾青鯉自水中躍起,含住竿頭,順着釣竿「遊動」,來到高處,魚尾一震,在空中繼續「遊動」,落入竹籃中,弄出一陣晃動,不過下一刻,竹籃中已盛滿了水,青鯉在其中自由自在。

蕭炎看着這一幕,久久回不過神來,封號斗羅遇到好多了,但能做出這種精妙之舉的人,還真沒見過。

「你來了,怎麼這麼晚。」

聲音很溫柔,毫無怪罪之意,就好像家中長輩終於等到了孩子歸家一般。

「前輩恕罪。」

「嗯,無妨,前些天發了一會呆,剛剛想起你到了天斗城,也就馬上喊人叫你過來,認個臉熟。」

「請前輩指教。」蕭炎再行一禮,碰上這麼好說話的人,心中無比安定。

「算不上,只是教皇殿那邊,要我問你一個問題,怎麼會想到要去力之一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