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一名聖皇境境界的修鍊者,真要是「冰清玉心決」,又或者是四象功法這樣的武技,擺放在其面前,倒不是說就真的不能夠修鍊了,但是,想要把功法武技修鍊到極致的狀態,卻是非常的困難的。

要知道,方天南在修鍊了四象功法的過程之中,在真人境界的時候,對於法相的感悟,以及到方天南突破成為聖人境的時候,把四象功法給融入到了自己的中丹田之內,等等,可都不是一名聖皇境境界的修鍊者,所能夠做到的!

若是少了這些必要的經歷,方天南還能夠把四象功法完善到極致的程度嗎?


顯然是不現實的。

。。。。。。

幾乎是在短時間內,由於四象功法的變化。而想明白了這一切之後,方天南很快的,就確定了,自己傳承四象功法的方式,以及地點,甚至於是先後的步驟。

無非是等方天南順利的回歸到天聖大陸上。尋找到一個合適的地點,然後,再獲得和四象功法相關的妖獸的能量,最終創建出一個類似於傳承洞天的空間。接下來的事情,會如何的發展,就不是方天南所能夠預料的了。

甚至於,方天南還想到過,一旦自己可以獲得儘可能多的和四象功法相關的妖獸的能量的話,那麼。類似於傳承洞天這樣的空間,並不一定需要局限在一個的數量上。

方天南完全可以在天聖大陸的北部區域創建一個,等方天南跟隨著黛兒塔一起前往天聖大陸東部區域的時候,再創建一個嘛!

若是方天南有機會回歸到「神棄之地」的話,那麼,方天南很確定,自己一定會回歸到青雲宗邊上的幽冥山脈之中,就在天殘老人留下傳承洞天的附近。重新的再創建一個類似的空間!

對於方天南來說,青雲宗、青雲鎮、幽冥山脈。等名詞,都是非常的具有記憶畫面感的。這些名詞,對方天南而言,也是充滿著各種不同的意義。

不管是方天南如今來到了天聖大陸上,成為了聖地的宗主,又或者是方天南的實力境界已經達到了聖皇境中期的程度。在幽冥山脈邊緣地帶的青雲鎮上的生活經歷,永遠都是方天南開始修鍊一途的起點。

。。。。。。

「即便是靈兒,在知曉了自己這番打算之後,應該也不會反對的吧?」忽然間的,方天南就感覺到。自己的年紀雖然不大,卻是在四象功法開始出現不可預測的變化之後,顯得有幾分悵然了,彷彿是很容易的就陷入到對往昔的回憶之中。

「這可不是什麼好的現象,……」方天南暗暗的警惕了起來。

緊接著,就在方天南收斂了自己的心神之後,忽然的發現,此時的中丹田內的四象功法區域,似乎不再是那麼的排斥他的心神了。

方天南當即就是一喜。

下一刻,方天南的神識能量,就迅速的進入到了四象功法之中。而神識的能量,所感應到的四象功法內的變化,也著實是讓方天南大吃一驚。

四象功法之中,五個區域的劃分,並沒有出現任何的變化,依然是東方的青龍區域、南方的朱雀區域、西方的白虎區域、北方的玄武區域,以及四象功法上空中央的第五個區域。

每一個區域,都閃現著不同的色彩。這些色彩,和各自的區域,所代表的屬性能量,完全是相得益彰的。就好像是青龍區域的能量色彩,就是代表著木屬性能量的青色!

此外,讓方天南略微有些心安的是,青龍、朱雀、白虎、玄武四個區域的能量運行路線,並沒有在四象功法經歷了變化之後,就出現全新的畫面,依然是四神獸的形態。只是在細節上,這四個區域的能量運行路線,變得更加的精緻了一些。咋一看去,四神獸的形態,彷彿是更加的栩栩如生了!

而四象功法上空的中央區域的能量運行路線,則依然是一幅星空的圖案。

方天南簡單的查看了一番,琢磨著,應該是和陣法封印結界內的能量運行路線,沒有什麼區別的。另外的,這個區域的能量色彩,也是順利的,衍變成了土黃色。方天南很清楚,若是從五行的角度來看,這四象功法內出現的第五個區域,所代表的能量,就是土屬性的了。

。。。。。。

「只是,四象功法之中,會出現現在這般的形態上的改變,還是在情理之中的,……」畢竟,在五行本源能量湧入到四象功法之中的時候,方天南就已經預料到了,自己所修鍊的四象功法,恐怕會朝著五行屬性的方向,不斷的變化著了。但是,方天南初步的按照目前的四象功法內的能量運行路線,嘗試著運行了一下,卻是忽然的發現,自己原本所具備的炎陽奧義的能量,似乎是莫名的,就變得弱小了許多,……

「該不會是,四象功法出現了這一次的變化之後,並不是進步,反而是退步了吧?」方天南不由得砸吧著嘴角,苦笑著,「真要是如此的話,還真的是有些得不償失了。」

方天南倒是不介意,自己所修鍊的,究竟是「四象」功法,還是「五行」功法。只要是能夠讓方天南的實力境界獲得提升的功法武技,方天南就不會有任何的意見。問題是,對於奧義能量的感悟和應用,可是一名聖皇境修鍊者的基礎,方天南總不能因為四象功法發生了變化,實力境界就從聖皇境中期,掉落到聖王境的境界吧?

下意識的,方天南就開始施展起屬於自己的領域來。

確切的來說,方天南對於炎陽奧義的能量的感悟,是在聖王境的時候,就掌握了的。但是,對於領域的使用,才是真正的屬於聖皇境境界的修鍊者的標識。

讓方天南略感欣慰的是,就在方天南的周身,毫不費力的,就出現了領域的空間。

「還好,還好,……」方天南不由得有些后怕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說道,「只要是領域的空間依然還存在著,那麼,實力境界上會下降,就不太可能了。不過,……」

方天南有些猶疑著,觀察起了自己的領域空間來。

「似乎是這會兒的領域,和先前的時候,出現了不小的變化啊。……」方天南琢磨著,「是自己的實力境界突破到了聖皇境中期的緣故,還是修鍊的功法發生了改變的原因呢?」

在方天南的實力突破到聖皇境中期之後,方天南還是首次施展出自己的領域來呢。

方天南唯一可以確定的是,自己此時施展出來的領域空間,遠要比聖皇境初期的時候,來得更加的強大!

.(未完待續。。) 若僅僅是因為方天南在實力境界上的提升,才導致的目前施展出來的領域空間,要比聖皇境初期的時候施展出來的領域空間來得強大,那麼,這一切的緣由,就和方天南所修鍊的四象功法上的改變,沒有任何的關係了。否則的話,方天南則可以認定,是因為四象功法出現的變化,才導致的領域空間的範圍的提升。

是以,方天南作為實力境界剛剛提升到聖皇境中期的修鍊者,還鮮少施展出屬於聖皇境中期的領域,尤其是方天南的實力,在陣法封印結界之中,又一步的獲得了提升之後,幾乎是達到了聖皇境中期的巔峰程度,就更是未曾施展出相對的領域空間了。方天南只能是去回憶著,此前所感應到的聖地的兩名護法,所施展出來的領域的那種感覺了。

「似乎也只有聖地的兩名護法,所施展出來的領域,才是自己所見識過的,屬於聖皇境中期的修鍊者,能夠施展出來的領域來著。」方天南分析著,此時周身的領域空間,和聖地的兩名護法,所施展出來的領域之間的不同。

僅僅是從領域空間的大小來看,方天南感覺並沒有太大的不同。

即便是聖地的兩名護法,所施展出來的領域空間大小,也是有著一定的區別的。而此時方天南所施展出來的領域空間,恰恰是介於兩名聖地護法所施展出來的領域空間大小的中間。很顯然,方天南此時所施展出來的領域範圍大小,還是比較符合一名聖皇境中期的修鍊者,所能夠施展出來的。

無非是方天南的實力境界,是剛剛晉階成為聖皇境中期的。

「一名剛剛成為聖皇境中期的修鍊者,施展出來的領域範圍大小。就能夠比相對長時間停留在聖皇境中期的修鍊者,所施展出來的領域空間的大小,要來得大嗎?」方天南頗有些猶疑。

不管怎麼說,聖地的四名護法,都是和方天南一起獲得了聖地的傳承能量的。

在方天南還是屬於聖皇境初期的實力境界的同時,這兩名聖地的護法。就已經是聖皇境中期的存在了。

當然了,此時的方天南,和聖地的兩名護法之間,在實力境界上,也是有著一定的區別的。

一來,聖地之中跟隨著方天南一起出來歷練的兩名護法,儘管都是聖皇境中期的修鍊者,卻也有著高下之分。哪怕是這樣的區分,並不是那麼的明顯。聖地的二護法。顯然要比另外的一名護法,來得略微得強大幾分。

可是,方天南琢磨著,不管這名聖地的二護法,在實力境界上,究竟是處於聖皇境中期的哪一個小境界,都不可能達到超越了方天南目前的實力境界的程度。

方天南可是幾乎觸摸到了晉階成為聖皇境後期的修鍊者的門檻的!

「為何,自己施展出來的領域空間範圍。還比不上聖地的二護法所施展出來的領域呢?」方天南的眉頭,微微的蹙在了一起。

。。。。。。

純粹的從實力境界上來說。方天南和聖地的兩名護法相比較而言,方天南還是處於優勢的。但是,就三者所施展出來的領域空間的大小而言,方天南卻不是佔據著絕對的優勢。

方天南斟酌著,可能是不同的修鍊者,哪怕是處於相同實力境界之上。因為對於奧義能量的感悟不同,特別是領悟到的奧義能量的屬性不同,施展出來的領域空間的大小,應該也會有所區別。

所幸的是,方天南所施展出來的領域空間。僅僅是在範圍大小上,相比起方天南的實力境界而言,還不至於太過離譜,方天南也還能夠接受。

唯一讓方天南感覺到有些意外的是,在自己所施展出來的領域空間之中,方天南似乎是難以察覺到,炎陽奧義的能量。

就好似此時的方天南,在奧義能量的感悟上,變得一團混沌起來。

「這是不是因為四象功法之中,朱雀區域的能量運行路線,發生了改變的原因才造成的呢?」方天南回頭,繼續的觀察著自己的四象功法。

朱雀區域之中,隱隱約約之間,方天南還是能夠察覺到,炎陽奧義能量的存在的。

只是,這時候的炎陽奧義,給方天南的感覺,並不是那麼的清晰而已。

光是從這一點上來說,方天南還是有些無奈的感慨著,自己在對奧義能量的感悟上,不但沒有獲得進步,反而是出現了「退步」了!

。。。。。。

「不對,……」忽然的,就在方天南的心神,專註於自己的四象功法中朱雀區域的細節的同時,莫名的,方天南就感覺到,因為自身對於炎陽奧義能量的專註,彷彿是在四象功法之中,其餘的幾個區域之內,也隱約的傳來了,和炎陽奧義能量,相似的感覺。

「該不會是,四象功法之中,其餘的幾個區域的能量運行路線,也是為了感悟到炎陽奧義的能量吧?」方天南突發奇想,砸吧著嘴角,嘀咕著,「可是,這也不太可能啊。」

四象功法之中,不管是青龍區域,還是白虎區域,甚至於是玄武區域,都不是對應的火屬性的能量。即便是這些區域中的能量運行路線,能夠幫助著方天南感悟到奧義的能量,也不應該是炎陽奧義才對。

下意識的,方天南的心神,便分散到了四象功法之中,其餘的幾個區域之內。

漸漸的,方天南倒是琢磨出一些味兒來。

「這另外的四個區域之中,的確是出現了一絲絲的炎陽奧義的能量,儘管不是很明顯,卻肯定是屬於炎陽奧義能量無疑了,……」方天南頗為確定的琢磨著,「只是,這明顯是屬於火屬性能量的奧義能量,為何會出現到其餘的幾個區域之中呢?」

至於。方天南在朱雀區域所感應到的,隱隱約約的炎陽奧義的能量,甚至於是方天南之前,所懷疑著的,自己對於炎陽奧義能量的感悟和控制,都變得微弱了。方天南倒是不再疑惑了。這完全就是容納炎陽奧義的能量的朱雀區域,出現了變化之後,把炎陽奧義能量給分散了嘛!

若是這些炎陽奧義能量,全數的都集中到了朱雀區域之中,方天南自認為,自身對於炎陽奧義能量的感悟,還是沒有出現「倒退」的情況的。

。。。。。。

「讓人頭疼啊,……」方天南在仔細的檢查了一番,自己所修鍊的四象功法之後。不由得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來。


似乎是自從方天南進入到了陣法封印結界之內以後,但凡是四象功法出現的變化,就不再是方天南輕易能夠想得明白的了。「五方令」的融入,以及四象功法出現的第五個區域,甚至於是四象功法之中,每一個區域衍變出來的全新的能量運行路線,……

方天南總覺得,自己所修鍊的四象功法。已經偏離了最初的發展方向。

「哪怕是天殘老人,面對著目前這種情況的四象功法。也會頭疼萬分吧?」方天南嘀咕著,就更不要說是自己這個,修鍊四象功法的修鍊者了。

與此同時,方天南的內心裡,也還有著幾分隱隱的期待感。

既然朱雀區域中的能量運行路線,能夠幫助著方天南感悟到炎陽奧義的存在。那麼,其餘的幾個區域,為何就不可以呢?最初的時候,方天南在剛剛感悟到炎陽奧義能量的那一瞬間,還曾經期待過。自己所修鍊的四象功法,能夠幫助他感悟到四種奧義的能量呢。

具體到如今的情況,那就是五種奧義的能量了。

無非是方天南一直沒有辦法完善四象功法,從而,僅僅是感悟到炎陽奧義的能量而已。

而現在呢?

在突發的情形之中,方天南所修鍊的四象功法內的五個區域,竟然全部的都出現了奧義的能量。哪怕是這些能量,讓人非常意外的,都是屬於炎陽奧義的能量,但是,對於方天南而言,卻不見得,就真的是一無是處!

。。。。。。

「如果說,四象功法之中,除了朱雀區域之外的幾個區域,都沒有辦法幫助自己感悟到奧義的能量的話,那顯然是不太現實的。」方天南分析著,「之前的時候,這些區域,一直都沒有奧義能量的出現,……」

方天南只能是認為,是這些區域之中的能量運行路線,並沒有達到最為完善的境地,又或者是因為這些區域,各自所對應的五行本源的能量,並沒有融入的關係。畢竟,方天南能夠感悟到炎陽奧義的能量,還是託了火之本源能量的幫忙。

但是,現在來看,這一切的理由,都沒有所謂了。

五行本源的能量?方天南已經徹底的獲得了,並且順利的融入到了四象功法之中。

至於,四象功法之中,除了朱雀區域之外的幾個區域,能不能夠出現奧義的能量?這會兒,這些區之中,可都是出現了炎陽奧義的能量了。在方天南看來,既然這些區域,連不屬於自身區域所對應的奧義能量,都能夠出現,那麼,更何況是符合這些區域本身就對應的奧義能量呢?

是以,方天南在見到目前的四象功法之內的形勢之後,除了一開始的錯愕之外,緊接著的,就是滿滿的期待。

「是不是說,自己有機會,一次性的感悟到五種奧義的能量?」方天南遐想著,「畢竟,四象功法之中的五個區域,本身就應該是代表著五種奧義能量啊。再不濟的話,原本就屬於四象功法之中的,四個最初出現的區域,應該是和其中的朱雀區域沒有什麼差別了。」

這樣一來的話,除了最後出現的中央區域之外,方天南也可以順利的感悟到,四種奧義的能量。

。。。。。。

「只是,這奧義能量的感悟,也不知道從何入手啊。……」當方天南緩過神來之後,不免再度的陷入到了沉思之中。之前,方天南感悟到炎陽奧義能量的時候,可是順其自然的。彷彿是方天南對於炎陽奧義能量的感悟,一切都是水到渠成。壓根兒,就沒有說,是方天南極力的去渴望炎陽奧義能量的出現,然後,通過種種努力,方天南才最終感悟到了炎陽奧義的能量。



方天南的腦海里,不禁閃現出了,自己在虛妄海海域之中,第一次施展出炎陽奧義能量的景象來。

「這完全的就沒有任何的經驗,可以借鑒嘛。……」方天南不由自主的,就流露出了一絲苦笑。

如果說,天聖大陸上的修鍊者,想要晉階成為一名聖皇境境界的修鍊者,每一個人的晉階情況,都不太相同,沒有什麼所謂的經驗之談的話,那麼,任何一名修鍊者,想要感悟到奧義能量,同樣是不可複製的。

簡單來說,就是每一個修鍊者,哪怕是實力境界上,已經達到了聖王境的境界,也具備了修士所需要的功法武技,足以去感悟奧義的能量了,但是,這些修鍊者能否感悟到奧義能量的存在,又是通過什麼樣的方式,都是不盡相同的。

不然的話,方天南為何不把自己感悟到炎陽奧義能量的經驗,分享給黛兒塔、唐嫣等人呢?

要知道,黛兒塔、唐嫣、彩蝶幾女,可都是達到了能夠去感悟到奧義能量的實力境界啊。

想來想去,方天南只能是歸結為,一名修鍊者想要感悟到奧義的能量,完全就是「自然」發生的事情。各種刻意,又或者是努力的修鍊,固然可以進一步的提升,這名修鍊者感悟到奧義能量的幾率,卻不見得一定會收穫成果。否則的話,奧義的能量,也不會是這麼的難以去感悟,並且天聖大陸上的聖皇境境界的修鍊者的數量,也不會是如此的稀少了。

一名修鍊者能夠感悟到奧義的能量,可是這名修鍊者能夠晉階成為聖皇境境界的修鍊者的基礎呢。(未完待續。。) 林塵心思一怔,隨後輕嘆一口氣,有些無奈的將緊握的雙拳鬆開。旋即他心念一閃,便是突然從這道冰冷言語之中發現了一些東西。力氣從三百鈞提升到五百鈞,她是如何得知的呢?

“收你做弟子的那老頭,靈魂力量很強,他在你身上附着了一絲靈魂印記作爲感應,若是我現身的話,他應該會有所察覺。

你聚精會神,納神入心,然後勾動一縷靈魂至心臟之口,便可以用靈魂與我交流。”對林塵的心思瞭若指掌,冰然淡淡的提示道。

冰冷的話語從心口傳出,林塵心神一凜,立即按照冰然所說的方法,沉心凝神,然後徐徐將精神導入心臟之中。最後,林塵小心催動出一絲隱藏於眉心處的靈魂之力,緩緩的潛入心臟之口。

“方法正確,但是勾動的靈魂力量太弱,無法與我交流。重來。”冰然冷冷道。

“勾動的靈魂力量太強,交流時對心臟產生巨大壓迫。重來!”

“還是不行,重來。”

“重來。”

“重來。”

……

也不知是聽了多少次重來,林塵只知道當他成功將靈魂力量控制在一個平衡點,差強人意的滿足了與冰然交流的條件之後,天邊的太陽已完全墜落西山,而林塵自己,則是累得倒地難起。

“這所謂的靈魂交流,聽來簡單,做起來還真是夠難的。”林塵喘着粗氣,額頭大汗淋漓,完全心神卻是一點不敢放鬆。

“不是靈魂交流太難,而是你太笨。還有就是你的靈魂力量不夠穩定,似乎…比平常人活躍了很多。”在林塵的靈魂世界中,冰然嘴角噙着一絲玩味的微笑,望着出現在眼前的那縷由林塵千辛萬苦凝聚出來的靈魂力量,淡淡的道。

聽到冰然這般評論,林塵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他現在根本沒力氣去探究自己的靈魂力量是否比平常人活躍,眼下的問題,是要從冰然剛纔那句話裏,認知自己的力量。

林塵雙瞳微縮,眉心輕輕一動,一道心念便通過靈魂力量傳遞而出:“我想知道你剛纔所說,我的力量從三百鈞提升至五百鈞,是如何判定出來的?”

冰然淡淡一笑,聲音依舊冰冷,“很簡單,將你內勁的波動與肌肉收縮時所凝聚的力道相疊加,就能得出你所能釋放出來的力量。”

林塵反覆將冰然的話喃喃幾遍,卻是絲毫感覺不出她所說的方法究竟是簡單在何處,他細細思索了一番,心底卻是越發感覺詫異:“若是單純是肌肉收縮的力量,倒是能憑藉着一絲身體感應對力道的多少做出些許判斷,可是這內勁的波動,卻是並無規律可循。”

聞言,冰然淺淺一笑,冰冷的話語中多了一絲人氣,“誰說內勁的波動沒有規律可循?若是你對身體的探查能夠細緻到‘入微’的地步,遑論內勁的波動,便是這血液的流速,五臟的氣息輪換,都能夠清晰的察看出來。”

林塵心神一動,冰然剛纔所提的“入微”二字,恰如他當年偶爾翻看少林寺佛經裏頭看到的那句話,“明察秋毫,細緻入微。須彌藏納芥,芥子納須彌”。

只是,佛經裏面的東西玄之又玄,林塵當年一介流寇,雖說是念過幾年私塾,但畢竟沒到理解得了這般深奧道理的地步,不過他記憶力卻是極好,所以當冰然提及“入微”二字時,他便是想起了這句話來。

事實上,林塵往常時時翻看的《神武大陸志》,對“入微”也有少量的介紹:入微,真武境強者細緻觀察體內情況的一種特殊手段。

想到此處,林塵的目光中不由得閃出一絲異樣的光芒來,他語氣中帶着試探,問道:“這探查自己身體情況的特殊手段,可以學嗎?”